•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  2012/9/15 14:56:47  阅读:312  评论:0

    捍卫钓鱼岛

    中国钓鱼岛中华民族魂无耻小日本占岛百余年今日公然卖华夏岂容忍胆敢再侵犯华夏显威力旧恨并新仇一同作了结抵制日本货封杀小日本还我钓鱼岛归我中华魂 阅读全文>>
  •  2012/9/1 21:01:40  阅读:216  评论:0

    酒会

    酒会正在进行中。  进来一女性。一男性碰倒了酒杯。男性说:“我走神了!”他望着那女性。  女性立即回答:“这叫我多不好意思!”  另一女性纠正道“应当说‘谢谢’!”  女性又把酒杯碰翻了。那男性马上来 阅读全文>>
  •  2012/8/23 22:56:12  阅读:463  评论:0

    资助风波

    十分钟前,我们110接到王总的报警。根据局领导的指示,我和市纪委的陈主任,几乎同时赶到王总办公室。办公室特别豪华气派。我们见到王总时,他正坐在皮沙发上吃红薯稀饭。陈主任认识王总,打趣说:“王总,还吃红薯稀饭,小时候还没吃够吗?”王总看到我们来了,立马起身说:“不好意思,我又打扰你们了,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哦,陈大主任还亲自过来,请坐、请坐。”我是第一次和王总见面,想不到还真和外界说的一样,王总虽然是一名海归企业家,资产几十亿,员工三千多,但他架子还不如小个体户大。他放下碗 阅读全文>>
  •  2012/8/14 23:04:12  阅读:555  评论:0

    天声,人语

    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进来。他在公车里慌忙的接了起来。  台北今年的冬天有些冷。早起的学生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他倚着靠栏接了电话。只是听到一把陌生的声音问:“今天怎样了。身体恢复的怎样?”  他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嘴里却吐出一句“还好啊。你是?”  手机里显示的号码好像和他脑海里的一切变得模糊而紊乱。然后对方在轻微的啜泣声中挂断了电话。  他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小贩推着早餐车慢慢地走。  阴公庙里的电烛香长燃不断。昨晚的宵夜饭市老板刚准备要收拾起招牌。  慢慢地,公车里的乘客只剩下他和一个坐在最靠 阅读全文>>
  •  2012/8/14 11:26:55  阅读:220  评论:0

    五律·秋日杂感

    望月梦相语,对花思共眠。露荷凝晓日,池柳拂秋烟。无此心头意,何来笔底缘。若能驾云去,哪怕做神仙。 阅读全文>>
  •  2012/8/10 14:34:27  阅读:222  评论:0

    爱殇

    哭泣的海岸迷失了那滴与他邂逅的海水,他挥舞着颤抖的臂膀拥抱起整个大海,只想要她的再一次回顾,而迎接他的,只有茫茫的等待,无穷无尽。心倦了!心伤了!心痛了!心碎了!每晚,伴着海风,海水们听到他在哭。却不知,潮起潮落,是他亲手将那滴海水推入了下一个轮回,广袤的汪洋里不经意间,她便湮灭了。游走在海洋之心,也从来不知道他的这份苦爱。下一次潮来,又有谁能来劝慰这痴情的岸呢! 阅读全文>>
  •  2012/8/7 23:49:57  阅读:250  评论:2

    老公我不吃草莓了

    风呼呼的吹,鹅毛般的雪花从天下飘落在地面上,落在那开得鲜红的梅花上面,衬托的梅花更是鲜艳无比。妈:“快来看啊,今年院子那棵丑八怪树尽然开花了”。“还真是啊,这么多年了从种都没开花呢”?菊妈你也过来看看,“呀!还真是啊,小姐,夫人看来今年家里要有大喜事了”。果然没过多久小熙就交男朋友了,很快家里就给她筹备婚事了,可是小熙的男朋友没有钱帮她买大房子,小熙爸爸是资产千万的老板,但是女儿任性非要嫁给锦的穷小子,不愿看女儿受苦,所以给她的嫁妆就是一栋别墅。很快两人就结婚了,小熙男朋友很懂事又很照顾小熙,但 阅读全文>>
  •  2012/8/5 16:08:53  阅读:247  评论:0

    义犬

    寡妇王氏,随众人赶集买菜蔬,路过肉摊,一狗从笼中伸头,咬其裤管不放,满眼蓄泪,王氏且惊且急,一瞅狗眼,又化作满腹的恻隐,屠夫冷眼横肉,夹头棍盖向狗。“别,师傅,这狗我要了!”王氏东挪西凑,棺材本都拿了出来,领了够狗回去,叫它“小顺”,小顺是王氏的孤子,九岁得了脑膜炎,一个高烧就殁了,王氏做了几回梦,逢人便说,顺子没死,是他爹太想他了把他接去瞧瞧。小顺忠贞无二,整日跟着王氏转,似贴身保镖,王氏惊觉,有条壮狗在身边,自己的腰板也挺直许多。狗顶一个人呐,村人都讲,没人再欺负王寡妇。王氏搂着狗给孩和孩他 阅读全文>>
  •  2012/7/16 20:36:26  阅读:260  评论:0

    得你之幸

    一、初始你便是我最美好的祈愿  景园觉得若桦很傻很笨。  你看她,脸圆圆的,成天一脸傻笑。这样已经够傻的,笑点还特别低,成天在教室里疯来疯去的,一点女孩子家的娇羞都没有。  若桦此时正被她前面的晓成逗得直哈哈笑,没有形象地拍着桌子以表示晓成的笑话真的很好笑。“幼稚!”,坐在若桦斜后面的景园只是觉得这些都是无聊人的幼稚游戏,甚至有些不屑一顾。  声音虽然不大,但看着若桦被自己逗笑得前俯后仰正沾沾自喜的晓成却听到了。他心里哼了一声,对这个高傲自大的男生从一开学就没什么好感,景园总是冷着一张脸,有时候 阅读全文>>
  •  2012/6/19 22:54:56  阅读:232  评论:0

    两年前,两年后

    兔辞玉乾坤,龙腾花世界。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送走了平平安安的玉兔,又迎来了我们华夏的图腾。然而值得商榷的是时间在慢慢的流逝,让我们捉摸不定。回头想想步入大学的校门现已印下了两道深深地吻痕,茫然间才发现在这两道吻痕里夹杂的更多的是堕落与孤寂。人生的象牙塔,想象的完美世界,只可惜那是梦境中的故事。两年前我还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睿懂少年,怀揣着梦想与期望,漫步在峡山急流间,寻求着逍遥的快感,没有忧伤,没有孤寂。两年前我还在读高中,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每天过着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的反复生活,平淡而又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