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乡野风情
  •  2016/10/8 13:28:34  阅读:200  评论:0

    接生

    接生(486字)文/赵春宝山村的夜晚,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仙儿羊水破了,可孩子难产,仙儿疼得叫声不绝,让人听了揪心不已。于贝拿起电筒,飞奔而去,找来了接生婆。接生婆满手是血:“我没办法,赶快送乡卫生院。”于贝吓坏了,叫来亲友,扎了担架,把仙儿抬到乡卫生院。血水,顺着山路滴滴答答,像... 阅读全文>>
  •  2014/3/20 20:09:59  阅读:1008  评论:1

    干城吼街

    干城吼街王平春在我的故乡古浪干城,每到正月十五日晚上,全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自发地集中到大街上,大家一齐大声吼叫,然后像潮水般涌向街头的一个个商铺。这种吼叫带着欢笑,带着祝福,没有任何暴力性质,大家自发地维护着秩序,像一朵朵欢乐的浪花汇入了欢乐的海洋。这种气氛也感染着不少来自... 阅读全文>>
    标签:干城 吼街 
  •  2012/12/16 18:58:48  阅读:372  评论:1

    阿菜的故事

    阿菜四十岁了,一米五左右的个子,圆敦敦的身材,红堂堂的脸盘,总是笑得心无城府,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下田里时总戴一顶白草帽,裹着她来不及梳理的发髻。  邻居都不太和她打交道,因为她除了见人一笑一点头,多余的话什么都没有,也从不曾见她和王叔李婶的话话家常。早年她母亲在世时,她还算是个混合利落的人,自从她母亲去世,这穿着打扮也“随意”了,闲话也变成“金口玉言”了,更让人不理解的是,她直到四十岁都没嫁人。难道她就没喜欢过人?没有过感情?  南院刘大婶曾和过世的阿菜妈是好姐妹儿,阿菜刚过三十那阵儿刘大婶托 阅读全文>>
  •  2012/10/25 21:47:16  阅读:287  评论:0

    伤心之城

    伤心之城 几乎所有的黑夜 我衣衫褴褛的散步大声诵咏着星星和月亮鲜花和路灯从身边走过 高跟鞋敲打着柏油马路 波浪发带来的风夹杂着菊脂的香味手风琴、电吉他、管弦变得骚动不安 嘲笑开始包裹 能看见心还有血液都在颤栗城市,喧嚣的空间我的诗以及我的诗人悄悄地死去 几乎习惯了没有浪漫的日子 酒吧的灯光依旧暗绿 骨架和躯干扭捏的组合 踩碎的不只是一个清梦 日历伤感的像一片片枯叶 在这杯名贵红酒飘香的门前散落 夜啊,漆黑的夜 精灵飞舞的夜晚我的诗以及我的诗人 在疲惫中悄悄死去 阅读全文>>
  •  2012/6/4 13:13:04  阅读:387  评论:0

    我思念你

    思念的毒,已渗入了我的骨,我踏上归路,只为再看一眼你的眉目,思念的苦,已陷入了我的颅,我捧起故土,只为再一次与你接触,思念的簇,已伸向了我的足,我走上迷途,只为陪你身处云雾。 阅读全文>>
  •  2012/4/25 22:49:46  阅读:384  评论:0

    (自述)悲洋楼

    楼下不知道在干什么,很热闹,但很模糊,像是在比赛。可又不了解具体在比什么。不一会儿就结束了,我和好几个人就上了二楼,应该是开始约好这样做的,但谁都没说出来。并且那些人我都不认识。 还好还能意识到,大概有三四个是长辈,德高的人。还有几个是新来的一些年轻才俊,很活泼和顽皮,还有一个大概是打下手的。最后还有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一起上来了。 很空荡,也比较干净,像才打扫过的一样,但应该是好久都没人住过了。 在二楼稍微转了一下,我们都没什么交流。大概是不怎么熟,或者是已经模糊了 阅读全文>>
  •  2012/3/13 19:19:21  阅读:385  评论:0

    孤女坟(小说)

    如果把青年人的风流韵事,比拟绚丽多姿的彩照;那么,老年人的情感事,就显得太古董、太老气了,好像发黄的老照片,黯淡的影像中散发出尘埃的气息。青年人抗不住情感的折磨,经常大呼小叫地为爱情歌唱和哭泣;而老年人却把情感疾苦深埋在心底,让生活的高压和岁月的重荷,将曾经的爱挤压成化石。    我所在的三十多户的自然村,只有刘、王两大姓。    据说,当年开荒占地之时,只有我们刘家祖先弟兄两个,挑着担子从山东日照来闯关东的。    担子一头是全部家当,担子另一头是传宗接代的根苗——一个生殖器健全的男孩子。   阅读全文>>
  •  2012/2/22 20:58:21  阅读:350  评论:0

    难脱的棉衣

    现在城里的孩子,入学前一般都进托儿所或学前班。他们很早就接受了社会教育。 而我在入学之前,却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社会教育,完全处于原始的野生状态。我和同龄的小伙伴们,在大自然撒野中度过学前阶段。 那时,我们像自然界中的野生动物一样,顺乎一年四季的物候和季节的变化,而改变着自己的生活内容和生存方式。那时,农村穷人家孩子,普遍受着饥寒的熬煎。因此,当年我们在自然界中的全部活动,不仅包含着打发时间的玩耍和游戏,而且还包含着原始的渔猎和采集等求生内容。 记得,我当年最怕过冬天。因为,冬季里天寒地冻,由于 阅读全文>>
  •  2011/8/1 12:49:35  阅读:364  评论:0

    村人王二

    村头有一口鱼塘,鱼塘的一角有一茅草房,每到鱼肥馋人嘴的时候,人们就见一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坐在草棚下的石桌旁,手摇凉扇,品着茗茶,那满脸洋溢着的得意与陶醉,就让人羡慕与嫉妒的不行。此人正是鱼塘的主人,名叫王二。  说到王二,还曾是让人瞧不起的主儿呢。  其实,他王二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娘,从小一个人守着父母留给他的三件破草房打发着苦淡的日子,可以说没少受人的气,没少看人的白眼。他虽身小体弱,队里也不跟他计较,就让他赶了队里的骡马满坡地里转,让他挣点工分糊口。  后来集体解散,政策变好,人人都八仙过海 阅读全文>>
  •  2011/7/29 9:58:53  阅读:437  评论:0

    枪下留命

    791厂是个军工厂,七十年代全国搞备战建三线,791厂就从大城市搬到豫西这个山沟来了。其实这里并没有大山,只是沟多,横七竖八也不知道有多少沟,一般的沟都有几公里长,而且是那种两边直上直下的土沟。沟的宽窄不一,宽的五、六十米,窄的一、二十米,而深度都在二十米左右。791厂就建在一条东西走向五、六十米宽的沟中,生产车间又向北掘进五十米,挖出来的土全填在沟的东头,使东头的沟被填平了百十米。从远处看不到厂房,只有附近的老乡才知道这里还有个791厂。厂不大,只有几百人,但一个系统的792,793,794加 阅读全文>>
最近更新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