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都市言情
  •  2011/9/13 12:20:56  阅读:228  评论:0

    朦瞳往事

    我们是中学时的同学吧,虽然过了这么些年,仍能回忆得起。  我一直是个很内向的人,在学校里也是这样的。可能她也是。  每次下课时,当别的同学互相追逐嬉戏,我便会形单影孤的来到操场后面的那颗沙杨柳下面静静地看着他们,这时我便会望见她一个人呆滞的站在另一颗柳树下看那水面上自由的白鹅和水鸭。久而久之,在那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便会在操场上见到两个人,一个看着水面的白鹅、水鸭,另一个去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忽然有一日,她没有来。我一个人独自矗立在那棵大柳树下,想着她那飘舞的长发,宛若初夏桂花般的面庞,内心不禁涌 阅读全文>>
  •  2011/9/12 21:09:43  阅读:218  评论:0

    亲爱的,请带上我的思念去远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已经三年了,1095天,26280个小时,1576800分钟,94608000秒,我的生命还是满满的充斥着你。  你说过,我太冰冷,即便是夏天的烈日都无法融化我的心。但你不知道,在往昔的明媚忧戚里,我最想逃避的是曾经,最不愿提及的是回忆。其实,我那不叫冰冷,那只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以前一直很坚信我的冷酷和潇洒,永不言悔的洒脱。我始终不会想到,我终将有一天悖逆在这样一个旋涡,日复一日。  多少个日夜,我无法入睡。  三年了,我无数次重复告诉自己,你只是去远行,你并 阅读全文>>
  •  2011/9/12 21:06:09  阅读:211  评论:0

    胭脂泪

    胭脂有泪,血色的殷红散落些孤傲的流光溢彩,纵使万劫不复也还是一如既往。  传说,在大漠之西,有城西炔,一女子名唤胭脂,雪色长裙如同盛开在大漠里的雪莲,一顾倾人城,一笑倾人国。再多的刀光剑影,再多的尔虞我诈,也不及胭脂的唇角微扬。      【壹】  三月的锦城,一如她离开时那般繁华,车水马龙里看不透的尔虞我诈。  大红的披风将她整个人都掩在殷红的氤氲里,轻纱遮面,眉间朱砂殷红如血,眼眸里明亮如昔,却沉淀起冰雾冷冷的漠视周围行人的指指点点。还是这样的锦城,禁不住任何的流言蜚语,就算是很平常的事情也 阅读全文>>
  •  2011/9/12 20:58:26  阅读:223  评论:0

    过期的月饼

    “中秋我们公司组织到北京去玩,大家做好准备啊”。  听到这句话,我不知道应该开心还是伤心。我已经答应了陈颜,中秋的晚上陪她看月亮的。月饼都买好了,玫瑰味儿的。这可怎么办呀,秋雨心急啊。  “颜颜,我们中秋去北京开会”。  “爱去哪儿去哪儿,带好衣服,别冷死回不来了”小颜生气急了,自己还准备了中秋的电影票《嫦娥的春天》,你说走就走。  哼,大不了,我,我找别人陪我看。只要你不后悔。陈颜是真生气。  北京好玩啊,祖国的心脏,但是,小雨的心却不在这儿,中秋的晚上,打电话给小颜,小颜开始没有接,又打了两 阅读全文>>
  •  2011/9/12 20:53:03  阅读:227  评论:0

    迷蒙夏日

    花还在瓶子里面开着,送花的人却已经没了。枯萎的不只是泪腺,还是那一段回忆,在往事的黄昏里,悠然飘远,缓缓褪色……  耳机里面一个女人悲伤的唱着,那沙哑的嗓音,让我一度幻听,我听见心底的嘶喊,疼痛无边无际。  我喜欢在这样的黄昏里静静坐着,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没有其他的事情能做,甚至没有其他的事情我愿意做。我的心似死灰,铺平了心灵的每一个缝隙。长不出草来,更开不出花,因为没有春天,因为我的青春已经枯萎,因为,因为陈池已经没了,因为我的天空塌下来了。  没有更多的因为,只有苍白的现实,赤裸裸的呈现 阅读全文>>
  •  2011/9/12 9:27:49  阅读:232  评论:0

    红颜一曲何处觅

    夜深,躺在床上听着久违的音乐,曾经的感觉就呼啸而来,似乎被唤醒了尘封许久的梦境。梦里有的是温情、挚爱、生死相随。干净的没有一尘污染的清土。  一,一去怎见  你许我一生相守,我诺你整世不弃。漫漫路远莫问何处去,此刻,我只想将你珍藏起来做我心爱的宝物,君不离,卿必随,繁华落尽,卿只为君心依旧。昨夜,江畔边上,我看着江心小舟慢慢飘近,心便像被撕裂般的疼痛,望着他的眸,幽邃如深渊一望无际,我看到了朦胧雾下他眼里的隐伤,不言不语,我手里紧紧攥着衣角,极力不让悲伤流露,我不能哭,不能让他看到我在流泪,我不 阅读全文>>
  •  2011/9/12 8:40:12  阅读:242  评论:0

    听说你来找过我

    那时的我正在做一个很好很好的梦。我梦见自己走在一条落满梧桐树叶的大道上,夕阳映着天色,远处的湖水闪着光。白色的海鸥在那里低低的飞着,就像从天堂坠落的一片片的信笺。更远处的山峦静静默默睡着了,只有若有若无的雾霭,哈达一样环绕。  我是睡着了,就睡在秦澈的怀里。他的身上有一种野菊花的香味,淡淡的,就像萦回的忧愁。我就是被这样的花香迷惑,在他的怀里睡得不知黄昏坠落。这样的好天气,做其他的事情都有点浪费,妈妈让我多去图书馆看看书,毕竟没有多长时间就考试了。可是她怎么会知道,我倒在秦澈的怀里就睡着了,而且 阅读全文>>
  •  2011/9/12 8:22:47  阅读:237  评论:0

    雪花飘落到天国

    北风萧瑟,雪花飘飘。  学校操场的大地一片素白,宛如童话里的世界。  柳梦穿着一身洁白如雪的衣裳,久久地站立在银装素裹的大地上。鹅毛飞雪如柳絮般融化在她那白里透红的脸颊,泪水不知不觉中早已在她那清丽的容颜上滑下两行晶莹的泪痕。  雪花飘絮,鹅毛飞舞。柳梦看着那如精灵般四处飘逸的雪花,记忆不知不觉中回到了三年前。  “你好!我叫凌羽。”正在看言情小说的柳梦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一身白裳一脸微笑着作自我介绍的男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继续看起了她的书。  凌羽笑了笑,打开了课本看了起来。  这是初一新生 阅读全文>>
  •  2011/9/12 8:15:20  阅读:218  评论:0

    爱情的宿命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与你白头偕老。有的人,是拿来成长的。——题记  楔子  一天,何清照在新浪网随意浏览,不经意间看到了一篇方儒岸的访谈,还有他一家三口的照片。记忆中,从未见过他如此灿烂的笑容,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之情。旁边的她,温柔而宁静,朴实无华的脸上流露出满足和幸福。最可怜爱的是中间那小小的可人儿,那该是他不满两岁的儿子吧,粉嫩的脸蛋,滴溜溜的眼睛。看,他正咧着嘴笑呢,还露出了几颗雪白的乳牙——一幅多么温馨的天伦之乐图!  何清照久久地凝望着,直到照片中的他从岁月深处向她缓缓走来,带着 阅读全文>>
  •  2011/9/12 8:07:33  阅读:234  评论:0

    苏家有女,名唤倾城

    初进罗家:  我叫苏倾城,苏杭的苏,倾国倾城之倾城,现在正被罗奶奶领着回家。  罗氏集团不愧是本市的龙头企业,出现在我面前的房子不是一般的漂亮。罗奶奶慈祥地拉着我的手:“以后就安心地住在这里,什么都不要想,好吗?”我深深地点点头说好。  我换上好看的拖鞋四处乱看,听门口有人说了句少爷好,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就站在了我对面。明眸皓齿,气势十足,不用猜,这一定就是罗氏大少爷罗逸想了。早有耳闻他年纪轻轻已替父亲赢得不少生意,这么看来,不仅是个标准的美男子,还是个青年才俊。  “奶奶,你怎么又把陌生人往家里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