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都市言情
  •  2011/9/18 12:23:17  阅读:433  评论:0

    生命之末

    白色的床单如雪,冰冷着室内的一切。  在如雪的床上,我静静的躺着,像是沉睡了千年的王子般从来都没有醒过,脸色苍白得毫无一丝血色,仿佛僵尸那白得发福的脸庞。  许久,当我从沉睡中缓慢醒来,首先映入我的眼帘的是你那疲倦的却如同天使般的脸。你爬在床边,像婴儿一样可爱的眼睛此刻紧闭着,我知道你疲惫的睡着了。我慢慢地伸出苍白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你那憔悴的面容,内心一阵绞痛。  天已经黑了,室外皎洁的月光穿过窗户斜射在那冰凉的地板上。而你穿着一身洁白如雪的衣裳,就这样静静的守护了我一整天吗?  月色如火,似乎 阅读全文>>
  •  2011/9/18 9:23:03  阅读:413  评论:0

    一抹忧伤!微醺年华的败落!

    或许又是一个很老套的悲情故事!不过,还是说说吧!  在初中的时候,两个人是前后桌。  他们一开始不怎么说话,哪男的沉默,但很开朗;  女孩活泼而且很爱笑,爱闹;  或许上天就这样安排叻一个悲剧的爱情。  男孩一开始受不了女孩的吵闹,便跟女孩吵,悲惨的是男孩嘴笨,吵不过女孩,屡屡败阵,到最后,男孩认输叻,不再生气,毕竟又吵不过人家,生也白生。  再往后,男孩由最先的厌烦变成叻接受,并慢慢的和女孩一起说笑起来,两人,一会说一会笑,又一会开始置气,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呵呵,他们或许并不觉得,那单纯的友 阅读全文>>
  •  2011/9/18 9:17:14  阅读:400  评论:0

    爱,坐在副驾驶

    娟和艾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那年又一起考入同一所大学。只是学的专业不同,娟读的是中文,艾念的是企业管理。  娟是公认的校花,入学不到一年,就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  每到周末,娟的宿舍里,都挤满了灿烂的鲜花和深情的眼睛。  而娟,总是不为所动。娟的心里,只有艾。  艾,一米七八的个头,长得算不上英俊,但善良、朴实、憨厚。  娟就喜欢这点。每当漫步在校园铺满柔情的小路上,头,轻轻靠住艾宽宽厚厚的肩膀,娟就觉得非常非常地踏实。  艾不善言表,只是用怜爱的目光,默默地看着娟,眼里蓄满脉脉的温情。  艾的家 阅读全文>>
  •  2011/9/18 8:57:41  阅读:369  评论:0

    初遇

    那是一个特殊的晚上,特殊到我只注意到她的外表,个子高高的,白色上衣,配牛仔裤运动鞋,看起来搭配是那么合理,一个善良朴素的女孩,顿时展现在我面前。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听她说她的过去,以至于忘记自己要说什么,只是有种想要保护她的感觉。  要我说,她就是一个谜,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我愿意去探索,去追求,去发掘出到底是什么给了她那么大的勇气去承担。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总之只要是人,都有自己的性格脾气爱好特长,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她看起来是那么傲慢,那么自信,把人生看的那么透彻 阅读全文>>
  •  2011/9/18 8:56:20  阅读:315  评论:0

    爱就值得

    出差两个月回到他住处,她发现了别的女人来过的痕迹。  是浴室里的化妆台上样品瓶装爽肤水暴露的。欧莱雅,而她从来都不用这个品牌。她把它拿起来,仔细端详了许久,像研究一个人那样,爽肤水已经用了半瓶,女人在这里呆的时间,恐怕不止一两天吧。她一下子明白这些日子来他有意无意的冷淡,心仿佛被一束无形的针刺着,呼吸困难,眼泪啪地掉下来。  她洗好脸面,打点好眼泪梳理好心情走出浴室。或许,只是一场误会呢,直觉有时候并不准确。可能千万种。她照旧出去买菜,做饭,洗衣,拖地,琐琐碎碎地跟他讲出差遇到的趣事。他跟着笑— 阅读全文>>
  •  2011/9/18 8:53:57  阅读:265  评论:0

    无处忧伤得忧伤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夏殃第一次遇见纪连臣是在一个并不晴朗的雨天。天空像是被抹上了厚重的脂粉,雨滴淅淅沥沥落在她象牙白细高跟凉鞋的鞋尖,洁白纤细的小腿,盛开了一朵朵泥泞的小花。  她一直是个优雅女子,尽管湖蓝色长裙已经湿透,长发粘连在额头颊畔,她的脚步依旧没有慌乱一分。  车水马龙,这样一个美丽、精致的女子在湿漉漉的小街上缓步徐行,无畏清冷的空气、慌乱的人群,像一只落在凡尘的仙鹤,似乎停下顾盼 阅读全文>>
  •  2011/9/18 8:39:43  阅读:330  评论:0

    花与梦言

    仰首,感受时光的缝隙溜过,耳旁传来指针走过的轻微声响。回首从前,我记得,你还欠我一个拥抱,一个永别的微笑。  刚刚过完中秋佳节,节日的气氛还没散尽,空气残留着星星点点的烟花的味道,而此时的雅阳感觉自己就像住在广寒宫里那个叫嫦娥的女子,为了自己的残喘的利益,被人遗弃在月亮上,与兔子、孤单、寂寞为伴。  雅阳从杭州来北京已有几年的光景,在给几家不同风格的杂志社做签约写手,爱写字的人都知道手中一拿起是停不下的,笔是魂,字是魄,假如放下,那只剩下空空的皮囊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雅阳就是这个爱写字的女子, 阅读全文>>
  •  2011/9/18 8:36:32  阅读:290  评论:0

    月儿圆时,我回来娶你

    一  他们相恋在春天时节,他们的爱情像花朵一样狂热地绽放。  贫穷的他无法给予她惊喜的浪漫,拙嘴笨舌的他更没有对她说过太多动听的海誓山盟。而她也无需这些,他们只愿意坚信彼此之间的诺言,因为这是二人最美丽的爱语,最真挚的承诺。他对她说:“我非你不娶!”她告诉他:“我这辈子就嫁你!”  他把她领回家中,他的爸爸妈妈乐得合不拢嘴,破例去菜市场花了好几百元钱,弄了一大桌子丰盛的餐宴,无微不至地热情款待着她。  她也将他请到了自己的家里面,可是她的父母对他除了冷嘲便是热讽,他在她双亲那爱搭不理的态度下,如 阅读全文>>
  •  2011/9/18 8:32:30  阅读:315  评论:0

    造事

    人的生和死都是痛苦的,唯一值得回味的是过程。  ——题记  墙很高。王府墙内的家仆和墙外的百姓一样来来往往,他们心中都有自己的事情,没人可以猜透。  彭雪是王爷的家仆,他在王府内干一些零活,像往常一样,午后他就在后院扫那些本属于树上的落叶,不一样的是今天的不速之客,一个黑影从墙的另一端翻入,然后消失掉,彭雪放下手中的扫把,向前院走去。  王爷正在前院散步,还是那个黑影,忽然出现在王爷的身前,然后是一把寒冷的剑,王爷大叫“刺客”转身欲逃,但为时已晚,刺客一把抓住王爷,另一只手中的短剑早已高举在空中 阅读全文>>
  •  2011/9/16 13:03:29  阅读:326  评论:0

    再说一次我爱你

    清晨,天边有一道彩虹。弯弯曲曲的彩虹呈现在空中的时候智也正坐在椅子上,他抬头看着窗外,拿出手机,将这美景拍下来,附加语音信息发给葵。信息显示发送成功,葵却迟迟没有回复,智也无聊的抬起头,看到电视上的新闻广播,原来葵在一场空难中丧生……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日本产的青春偶像电影,我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瞥着电视剧里帅气的岸田智也,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我听到皮箱拉动的声音,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到一脸愧疚的青城。  “你要走了吗?”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青城不敢看我,眼角飘着窗外,“明天早上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