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生百味
  •  2012/3/31 21:32:56  阅读:278  评论:0

    置顶桃花盛开

  •  2012/3/26 9:57:00  阅读:289  评论:0

    置顶道不完的母恩

    当漫天满地的金色叶片铺满视线之时,我又踏上了回乡的山路,一种激情在心中澎湃着,一种无法诉说的情结在心中缠绕着。记忆中的故乡似一幅年深日久的图画,发黄的纸页间总有淡淡的忧伤弥漫着,因为在我心里,对故乡最浓郁最无法割舍的情感永远属于母亲。  在我离开故乡的十年里,我常常借助一枚创伤的车票来维系与母亲的联系。母亲是我精神上的故乡,而故乡对于我,相当于被放大了的母亲的概念,每次想起,从内心深处便感到温暖,这种时空无法阻隔的心灵感应,在我的一生中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小时候,家里很穷,全家十一口人靠父亲那 阅读全文>>
  •  2012/3/23 14:10:29  阅读:378  评论:2

    置顶生命的守望者

    生命的守望者.......... 阅读全文>>
  •  2012/3/23 10:45:27  阅读:293  评论:0

    置顶背叛

    作者简介:郝士锋:笔名:雪峰、雪峰老人,男,本科学历,汉族,1968年11月14日出生。现供职于安徽省颍上县江店中心校团委书记,县作协理事、《作家天地》记者、中国散文协会会员。艰辛的生活没有阻止一支秃笔、一颗不泯之心,拙文见于《语文世界》、《作文周刊》、《阜阳日报》等刊物。始终坚信:文学铸就人生。至死不渝,捍卫民族文化、弘扬民族精神。  阅读全文>>
  •  2011/9/8 19:19:32  阅读:328  评论:0

    置顶病中琐记

    病中琐记 古浪县黄羊川职业中学 毛舜国 阅读全文>>
  •  2013/9/21 23:08:50  阅读:253  评论:0

    中秋后幸福感

    被人瞩目时会有一种幸福感,没错,是这样的。但是,不被人重视的时候依然胸怀宽广,看淡云霭,这便是一种境界。幸福吗?平和的心看不平的事,其实苦和累就是幸福。 很多人瞧不起你,因为他们看到了你的缺点,但也有很多人高看你,因为他们看到了你的优点。你怎么可能只有缺点,而没有优点?又怎么可能只有优点,没有缺点呢?所以,不管别人怎么看,都是无所谓的对与错,不管什么大是大非,舆论压力,只要你不放在心上,都不算个事儿。好未必好,不好未必不好,最后关头是急转直下还是逆力回天,没人能断言。只要结果好,很多过程可以一笔 阅读全文>>
  •  2013/1/15 10:07:16  阅读:233  评论:0

    结婚

    他俩从小青梅竹马,一起走过小学、中学、大学,一起怀揣着建设家乡的梦想回到了家乡。结婚这天,他还是原来的那个他,但身边的她却不是那个她。而她却在远处带着他的孩子含着泪远远的祝福着他。 阅读全文>>
  •  2012/11/30 19:04:18  阅读:226  评论:0

    那种感觉麻木着你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忧伤?  这种感觉就像强大的电流从身上划过  只是静静的发呆  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  通常会觉得自己是自己吗?  看着镜子中的我  会呆呆的问:你是谁,你是谁阿?  这种感觉就好像全世界都欠你的  又或者你欠全世界的,欠每一个人的  不能把自己从悲伤中解救出来  是解救不出来的  因为时常会这样失常  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为什么  可能是莫名其妙  又或者是自己不愿意说的不堪  所以时间长了也就觉得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身上背负着千般罪恶本应死无数次  可却被无罪释放 阅读全文>>
  •  2012/11/30 18:48:51  阅读:235  评论:0

    我们彻底的赶走了什么?

    走在路上看到两个七八的小男孩跑着迎向另一个,口中说着我小时候也曾说过的话,他们的眼神中饱含着童真和无邪,看起来好幸福的样子,让我不禁联想起自己的童年,可能是我太健忘,已经记不起了,我不由的多看了他们几眼,希望可以沾染一些还未退温的幸福感,只可惜并未发生一连串的脑部震动,风大的将有一系列音调的旋律都吹不见了,手机屏幕落了满满的灰尘,视觉有了些障碍,不知不觉脚步放慢了许多,落地时有千百般沉重,一落一声,阿超的《你好吗》,《比你好的人》反复的听,看来他好像很喜欢起相似的名字,那本很厚的白纸本,现在却因 阅读全文>>
  •  2012/11/30 18:47:43  阅读:238  评论:0

    至少我还相信所经历过的真实

    次日的黎明在耀眼光芒下的同一水平线出现,不会因气温阴晴所改变,它在那不升不降的映入我们的眼敛,今天过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唱阿超的“比你好的人”时大哭,似乎一般的情节已不能感动我麻木的神经了,温热的蜂蜜水缓缓流入疲惫不堪的喉咙,干涸的舌根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世界已平静于全体默认的状态,遍天的乌鸦叽叽喳喳的叫不停,它们在天空中央分隔一道长长的三八线,以此为界的背对飞去,我茫然的望着它们,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大难临头各自飞,或许我们只停留在自己想象的情景氛围,墨蓝的色彩点缀了眼中的空白无物,两指间的烟火已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