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络日志
  •  2017/9/14 20:43:54  阅读:31  评论:0

    在梅边

     赏春,是要从赏梅开始的。  春天的第一张笑脸,是端给梅的。  腊梅不算,腊梅是寒冬的客人。知访寒梅过野塘,说的是腊梅,又名腊梅。《本草纲目》里有详解:  腊梅,释名黄梅花,此物非梅类,因其与梅同时,香又相近,色似蜜蜡,故得此名。  春天认定的梅,是指春梅。  立春之后,我就似乎闻到空气中有梅香了。近些年,小城重视起绿... 阅读全文>>
  •  2017/9/14 20:43:54  阅读:27  评论:0

    美妙的九月

     说实在的,九月不只是一个月,而是一个季节。它本身就是一种收获。九月始于八月的余韵而终于十月的酝酿。在这由始而终的途中,她获取了得天独厚的满足。夏季的酷热和匆促既已过去,一年便开入了自我整饬。深思熟虑的九月,以独有的节奏,开始对又一个夏天进行总结。  九月一到,便有了秋意。它在一个雾朦胧的清晨潜入,又在火辣辣的下午消失... 阅读全文>>
  •  2017/9/14 20:43:54  阅读:34  评论:0

    得道的老巷子

     人一见珠宝性子就变慢了。老巷子是陈年珠宝,人一走进去,性子也慢了。  老巷子有历史的光撑着,像胡杨,一轮轮惊心动魄之后,是永恒的超脱,不挣扎,不辩解,命运照常捉弄它,一拨一拨的人给它上妆,一场一场的雨涤去脂粉,老巷子自己会沉淀,末了还是最初的风骨。  我在早晨的冷气里走了老北京南锣鼓巷,一砖一瓦数过去,上面都是重量。... 阅读全文>>
  •  2017/9/14 20:43:54  阅读:29  评论:0

    愿你安好,我随意

    记不清到底何时开始和到底有多久,只记得好久和结束。    我翻着短信,QQ,通话记录,我看着感觉关系已经出了问题,但我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虽然最近也有短信但是“嗯、哦、知道、谢谢、睡了…,”QQ好几天也没聊,就算有也是简短到无法形容的简短,就算我们都在发着动态朋友圈聊得天花烂醉也... 阅读全文>>
  •  2017/9/14 20:43:54  阅读:21  评论:0

    人世上的一粒回声

     坐在山顶,拍打灰尘。  仅仅是路经。翻过天山时,一场起自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大雾,散了。散也就散了,从远处来,又回到了远处,像一个人走掉,再也没了消息。却突然间,云塌陷,天敞开,一个广阔的世界大得无边无际,竖在眼前。人的心,也就断成了游移的悬崖。  鹰若标本,挂在太阳上,一动不动。这么空荡荡的人世,荒凉到了惆怅,不置一... 阅读全文>>
  •  2017/9/14 20:43:54  阅读:38  评论:0

    与植物的一场场相遇

     喜欢侍弄花。喜欢将旁人K歌、宴饮、网聊、网购、斗地主、打麻将的时间拿来,统统花费在花身上。遇到花店的花、菜市场的花、路边的花(野生),往往立刻生出将伊领回家的邪念。嘿!这你也敢往家拿?我家先生横眉立目地指着一棵爬山虎说,它会爬到你床上去的!甭吓唬我,我才不怕!遇到中意的植物,带它回家,欢天喜地地做定它的奴仆,将这原本... 阅读全文>>
  •  2017/9/12 21:22:41  阅读:24  评论:0

    仙人掌的力量

      大地震的时候,一盏西班牙美丽的石头灯掉落,砸中餐桌上一个日本鸣海的高级花盆,盆里种的仙人掌被压扁,掌浆四溢。意大利的大理石餐桌,也缺了一个洞。  看着那一片狼藉,使我难过不已。  我把压扁的仙人掌换了陶盆,随意放置在阳台,清理了石头灯,骨瓷盆的残骸。这些我曾心爱的、价值不菲的东西,一旦破碎,就一文不值了。  丢弃的... 阅读全文>>
  •  2017/9/12 21:22:41  阅读:19  评论:0

    哭泣的不只是这春雨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真的是你?是我?还是这世界?假的又是什么?是生活?是人生还是这无边的落寂? 看云卷云舒,看微风渐起,看这世界哭泣,人生似这春雨,春去秋来,看的到,感受的到,只是来的似雨无声无息,走的也似这雨中轻蝶,扑动的翅膀,倔强却又找寻不到方向。 山边一湾清湖,微风过后,于波光粼粼中寻到一袭白衣的你,... 阅读全文>>
  •  2017/9/12 21:22:41  阅读:23  评论:0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每个人都有一双眼睛,而这双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是人生的指路明灯,能看穿人的心理,能洞察世界。还有一种眼睛只能意会不能传神。在不同的时间里,在不同的环境里,在不同的心情下,在不同的人物面前,每个人的眼睛都会表达出不一样的眼神。 在不同的时间里:特别是刚出生的婴儿,他的眼神似乎什么都看不见,随着年龄的增长眼睛渐渐明亮,... 阅读全文>>
  •  2017/9/12 21:22:41  阅读:22  评论:0

    这是一篇零碎的文字

    这是一篇零碎的文字,甚至可以说是零言碎语,没有逻辑,没有思想,但却真实。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住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所以我看不清楚上方的天空到底是什么样子,在鼾睡?我于是开始无限制的想像它。 四周都很安静,可以说静的像死了一样,唯有我桌上的灯透下一团白光,其余都漆黑无际,没有声音,所有的一切都安然进入睡眠状态,唯有我...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