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针砭时弊
  •  2011/9/18 11:21:47  阅读:288  评论:0

    君若做好事,得学陈冠希?

      前些天出去,到一个偏僻的山村,一个坐落在群山怀抱中的山村。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满眼的绿色,满耳的潺潺流水声,叫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鸟雀在绿阴间鸣叫,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看着远处的郁郁葱葱的群山,仿佛闻到绿叶的味道,让我们这些久居在钢筋混凝土林立的城市中的人,确实有一种难得的惬意与新鲜。虽然正值酷暑,来到这里,却一点没有燥热的感觉。  在村中慢慢行走,见到的是一张张淳朴的脸。不管老人还是孩子,见到陌生的我们,脸上也是那种熟悉的、善意的微笑。从这一张张笑脸上,我仿佛又读到了父辈们的淳朴、善 阅读全文>>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  2011/7/29 10:46:09  阅读:1155  评论:6

    看后,绝对震撼心灵!

    1、江苏一位8旬老人和奥迪车主发生争执,对话如下:车主:“老瘪三,找死啊,当心我撞死你!”老人:“青年人,别动不动就出口伤人!”警察过来协调,车主:“找死也不挑个好日子。”最后老人说了句惊人的话:“小伙子做人低调些,我开苏制T-34坦克那会,恐怕你爹都还没出娘胎呢!”所有人沉默。2、中国著名航天城背后另一番景象:在距离中国著名航天城直线距离不到10公里的地方,发现了另一番景象。如此简陋的教室,就独处在航天城附近,中国花费巨资打造著名航天城时,为什么没有顺便盖座学校?3、一个民营企业家,一个真金白 阅读全文>>
  •  2011/3/11 8:41:47  阅读:491  评论:0

    医在江湖(第二章)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 阅读全文>>
  •  2011/3/10 12:01:38  阅读:1481  评论:0

    医在江湖(第一章 二)

    st1\:*{behavior:url(#ieooui)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 阅读全文>>
  •  2011/3/9 22:10:40  阅读:1292  评论:0

    医在江湖(第一章)

    第一章程小娇今天夜班,从市场走过去上班时,正巧看到一个水果摊位前挂着招工启示:本店诚招服务员两名,25-35周岁,包吃住,月薪1200元。程小娇不禁自嘲的想:“没我赚的多。”程小娇今年28了,江州中医药大学毕业,七年制本硕连读,毕业后在一家民营医院工作,标准男性。据他妈说,起这个名字是取天之娇子的意思。不过程小娇现在的处境是真正的“两袖清风”,并没觉得这个“娇子”有多大的含金量。工作一年多了,攒了3000块钱,今年同学里结婚的也特多,光随礼就1000。现阶段,程小娇最大的理想是工资卡的钱超过四位 阅读全文>>
  •  2011/2/10 20:12:46  阅读:810  评论:1

    C友之趣

    C算是多年老友,然而我们来往密度并不大,既非远隔重洋,(两家仅十步之遥),又非日理万机之辈,可能出自我与他横溢才华相比产生的胆怯吧。  正月初二晚上,C携妻光临寒舍,前后用时3小时,也就是180分钟,或者说是10800秒。  我怎么会喋喋不休的说些废话?是过年荤腥过重,把脑细胞腻住了?哦,说正事。  敲门、开门、无比惊喜热情的让座、递茶、敬烟,极为关切的询问过年诸事。  导语部分暂告一段落后,C细致的端详手中的香烟,“中华烟?假的!保险是。”  我急忙解释:“不会的,是在烟草公司正规渠道买的。” 阅读全文>>
    标签:天马文学 
  •  2011/1/21 16:07:47  阅读:870  评论:0

    三个校长

    三个校长 一所不大的农村九年制学校,教师32名(其中5名在编不在岗),学生472名,有三个校长,一个是在职的一把手,另两个曾任小学校长,现在不在任了,成了这所学校的出纳和保管。我天天看着他们的工作,耳闻目睹着他们的言谈举止。 一把手校长一周在学校的日子最多超不过三天,就像那个张天翼笔下的华威先生,总是来去匆匆,不知道在做什么。有意思的是,他表面上的行踪不定,其实也是颇有规律的。借用徐志摩先生的话说“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镇上有几辆夏利牌小汽车,专门在乡村跑出租,学校比较偏僻,从学校到镇 阅读全文>>
  •  2011/1/21 10:08:39  阅读:882  评论:0

    两种“老师”

    上小学的时候,我心目中的老师有两种:男的和女的。 上中学的时候,我心目中的老师也是两种:打人的和不打人的。上大学的时候,我心目中的老师还是两种:有学问的和没学问的。当了老师以后,和我共事的老师有两种:有骨气的和没骨气的。当了很久老师以后,我才发现,老师还是两种:事业型的和生活型的。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