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 【散文诗】走进今岁繁华

    梅花的香气里,我感知到春的脚步轻轻。和以往的春天一样,我开始勾画那无限生机,那万紫千红。也许,今岁之旅,我可以摘下有色眼镜,感受真山真水的诱惑,感受大自然真实的风情。甚至,脱下我厚重的外衣,和雨露零距离接触,和风霜面对面抗衡。 虽然我的本色不是太优秀,虽然,我的心态不够太老成,可我必须如此。我不能总站在繁华之外,看都市的霓虹。生命的空白总要填满,结痂的伤处不会总疼。从樊篱中走出寻找幸福,是生命的本能。走进繁华,开始今岁的跨越,不想再去计算前路的风雨,既然多云总会转晴。留一些力气壮壮行色,留一些力 阅读全文>>
     2011/2/11 9:57:56  阅读:359  评论:0
  • 年节闲事

    春节,在中国可谓是众节之首。隆重,热闹,欢悦,也是所有其它的节日都无法相比的,它不仅是一年的复始,更是人们又一次旅程的新起点。每个中国人都不能不重视它的存在,期盼在新的365天中更好更辉煌。我自然也不脱俗,尤其是春联更不愿有半点马虎的认真,也许因为本人天性,也许因为自己喜欢写文弄字,近几年的春联皆有本人自想自作。欣逢今年又乔迁新居,那更是不能不认真了。虽高居薄七层楼首,总也算自己有了个属于个人的窝居吧!况且楼高窗亮,无遮阳之忧,心情自然也是睛多阴少。经过思虑,就:“楼高室明迎东南西北风,健身强体 阅读全文>>
     2011/2/10 13:50:28  阅读:1183  评论:0
    标签:年节 节闲 闲事   
  • 火炉的温度

    冬急急地来了,一会冷风,一会冻雨,阴冷而潮湿;一会又露出太阳调皮的笑脸,暖洋洋的,变化之快象个老顽童。其实他更喜欢玩弄自己身上的云被,扯下一缕缕、一片片,随意地向空中抛散,雪花便飘飘落下,禾苗尽享着雪花的亲吻,低喃着春的美梦。人却需要一些外来的热量,才能抵御住冬的顽皮。掀开罩在沉寂了三季火炉上的桌布,抖抖烟管的锈迹,漆漆斑驳的外壳,裱裱火炉凹凸不平的内层,架上木炭,引燃金沙煤块的蓝色火苗,屋子里渐渐有了温热的味道。火炉便有了它特有的魔力,冬季里围绕着它暖意融融且富有诗意的生活开始了。小时候在乡下 阅读全文>>
     2011/2/10 13:50:25  阅读:912  评论:0
    标签:火炉 炉的 的温 温度 
  • 回家过年很幸福

    腊月二十七下午了,原想还要上两天班,没想到开会时领导说,从今天起,男的上班,女的可以回家忙活。哇,太好了,做为一个女人,我完全同意这样的安排,因为自己家那点活,早抽时间做好了,可以回家给母亲干活了。腊月二十八一早就坐车回家,一路颠簸,在下午时分才到,进门可着嗓门喊:“妈,我回来了。”“外婆,我回来了。”女儿的声比我大多了。母亲从屋中跑出:“还没放假吧?是请假回来的吧?”母亲惊讶又高兴地问着,我一边回答一边笑着把置办的年货向屋子里搬。回头再看母亲和女儿时,她们早都跑到屋中亲亲地侃上了。让她们欢喜去 阅读全文>>
     2011/2/10 13:50:12  阅读:1618  评论:0
    标签:回家 家过 过年 年很 
  • 爱情是无法续写的传奇

    一骨子里,我认定了秦裕,便跟他回家。只是,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家,竟然是一幢别墅,门前,停着一辆劳斯莱斯。秦裕什么也不说,坏坏地笑着,把我推到他父母的面前。我怯怯地,丑小鸭般地打了声招呼。他父亲看我一下,威严地说,你们不合适。你的品味也太低了,他母亲的话格外刺耳,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我们秦家大门的。心在滴血,可我还是无法责怪他们的冷漠。这原本就是个错误,他是王子,我是丫环,我们之间,怎么会有可能?对不起。除了这句话,我不知该说什么。虽然出身贫寒并不是我的错,可生在豪门,秦裕也很无奈。错误的是,我们 阅读全文>>
     2011/2/10 13:49:57  阅读:2241  评论:1
    标签:爱情 情是 是无 无法 
  • 陈小染的爱情角落

    一我叫陈小染。习惯面无表情。习惯仰角看天空。习惯边走路边听歌。习惯沉默。习惯背很大的包。习惯穿深色系衣服。喜欢青桔子和橙子。喜欢深夜看悬疑小说。喜欢在下雨天逛街。喜欢看这个不知面目的繁华尘世。我只是我。我只是一个被人海湮没的毫无特点的陈小染。或者说是,平凡。我一直安静于我的生活。我习惯这种属于我的生活。这对于我来讲,这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我爱上了他。辛明。二有时候你说不准哪个时间里就爱上了那个人。到后来也许你连什么时候爱上也忘了,只是固执地爱着。喜欢他温和的笑。喜欢他永远镇定自若的表情。喜欢他清 阅读全文>>
     2011/2/10 13:49:47  阅读:1210  评论:1
    标签:陈小 小染 染的 的爱 
  • 东坡肘子乱想

    大年初一朋友请客,席间上了一道菜叫“东坡肘子”,大多数人都说菜好吃,但不知道它的来历,吃着菜,我就想到了北宋那位先生,想到了先生,就不由得为他坎坷多舛而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而慨叹。脑袋里突然间就冒出了他那一首简要而准确的总结他一生的《自题金山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先生就是苏轼。北宋建中靖国元年,恰巧也是个正月,那是先生病逝前两个月,遇赦北返的苏轼游览金山寺。寺里,那幅李公麟所画的东坡画像还在──那是寺里的住持冒着极大的危险保存下来的,苏轼看着自己的这幅 阅读全文>>
     2011/2/3 19:10:12  阅读:442  评论:1
  • 过年了

    过年了!又要过年了。在大街上,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在一声接一声的鞭炮声中,在小孩子们兴奋地笑脸中,我嗅到了过年的气味,可是我的心却平静如水,没有丝毫的欢喜和憧憬。一年又一年,年年岁岁相似的情形,准备过年的新衣服、买肉吃、搽玻璃、整理平时忽略了的角角落落。一切都没有变,变了的是我。再也感觉不到小时候那种盼望过年的心情,再也感觉不到为了穿过年而特意准备的新布鞋而欢喜跳跃。再也不会在一个月前就数着时间盼过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过年只定格在了大年三十这一天。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过年的意义变得淡了又淡。思 阅读全文>>
     2011/2/2 14:41:18  阅读:301  评论:3
  • 梦回天山

    经常会回忆起我的童年时代。积雪的天山在遥远的记忆里无比曼妙,那美丽的山山水水,柔软的草地,遍野的小花,飞扬的雨丝,都无数次在眼前出现。 春天,积雪初融,向阳的山坡上,消融的雪水流成一道道细细的小溪,蜿蜿蜒蜒,快乐的奔向山脚。便有浅浅的一抹绿悄悄探出头来张望,不成想被我们逮个正着。我们偷了大人的药铲,引了伙伴,在山坡上找寻提早出土的野味。有一种叫乌药的根,似乎积蓄了一个冬天的鲜嫩,最令我们钟爱。 夏天,山间的天气最是适宜,隔三差五会有小雨,地上的草呀花呀蓬勃的生长着,草深的地方有一人高。最喜欢雨后 阅读全文>>
     2011/1/29 23:33:06  阅读:401  评论:1
  • 午后

    午 后 连日来的奔波,使我竟真的有了些疲累的感觉。 午饭过后便倒在床上,本想小憩一会儿,没想到却大睡过去,直到一点五十分的上课铃声响起,才惊醒了沉睡中的我。洗把脸,看看窗外的小雨仍在淅淅沥沥地洒着,尽管窗帘已经拉开到了最大程度,办公室兼宿舍的屋子里还是显得有些暗。在这种有些昏暗的氛围中,什么也不想做,心情却格外地好,我喜欢这种安静的感觉。 忽然间脑袋里冒出诸葛亮“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的诗句。这四句诗意思挺浅显,无非是说:人生只不过是看起来真实一点的梦境,谁能够先看穿 阅读全文>>
     2011/1/24 1:16:39  阅读:381  评论:0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