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都市言情

若爱。轮回中等你

时间:2012/12/20 12:05:52   作者:夕颜   来源:原创   阅读:404   评论:3
内容摘要:那天,天很蓝,风和日丽,拉着莫小川陪我逛街,当看到玫瑰的时候,眼前瞬间乌云密布,夹着打雷闪电。  当时经过一家咖啡厅,身边的莫小川不安份地冒着脖子被扭断的威险一直盯着里面看,我掰过他的头,说“看美女呢”。  他弩了弩嘴说:“那个女人好面熟”  我不依不绕地说:“哼,你看哪个美女都面熟”  他急了“真的,不信你自己看,她还对我笑了”  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便跟着他的视线朝咖啡厅的玻璃窗里面望去,果然,一个我很讨厌的女人隔着玻璃朝我们挥手。  莫小川毫无底气地说“要进去吗?”  我撇了他一眼“人家都
   那天,天很蓝,风和日丽,拉着莫小川陪我逛街,当看到玫瑰的时候,眼前瞬间乌云密布,夹着打雷闪电。
   当时经过一家咖啡厅,身边的莫小川不安份地冒着脖子被扭断的威险一直盯着里面看,我掰过他的头,说“看美女呢”。
  他弩了弩嘴说:“那个女人好面熟”
  我不依不绕地说:“哼,你看哪个美女都面熟”
  他急了“真的,不信你自己看,她还对我笑了”
  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便跟着他的视线朝咖啡厅的玻璃窗里面望去,果然,一个我很讨厌的女人隔着玻璃朝我们挥手。
  莫小川毫无底气地说“要进去吗?”
  我撇了他一眼“人家都把热脸送过来了,你好意思用冷屁股去贴啊”
  看着对面坐的女人,果然天生的狐狸精样,浅蓝色紧身裙,开口很底,露出她漂亮的锁骨,锁骨上纹了一朵妖艳的玫瑰,大波浪长卷,化了精致的淡妆,修长的淡红色指甲摸玩着自己的耳垂,再看看自己。和莫小川穿着土不垃圾的情侣装,从小到大头发从来都没有留长过,素面朝天。
  “请问俩位需要点什么?”服务员打断了我的打量。
  “两杯玛奇雅朵”我咬牙切齿地说。
  “你们好吗?”玫瑰依然露出她招牌式的笑容。
  “好啊,很好!”
  她把头转向我旁边的男人说:“莫小川,好久不见了!”
  莫小川说:“是呀,都快二年了,你不是去了法国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玫瑰低头笑了笑:“回来有一段时间了,打算留在北京发展了,不想东奔西跑那么累。”
  我一急脱口而出”别介啊,狐狸,哦不,玫瑰,你不是在法国呆得好好的嘛,干嘛回北京祸害人民呀?”
  她尴尬地扯动了嘴角,没笑出来“倪安安,都三年了,你还是嘴上不饶人,真奇怪莫小川怎么就受得了你。”
  我一听,急了,这不挑衅我吗?我回道:“我嘴上不饶人怎么了,总比某些人好,心那么毒,哎,你喝毒药长大的吧!”
  莫小川一听更急了,怕我们互掐,对玫瑰说:“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再见。”拉着我就走了。
  玫瑰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喜欢莫小川,莫小川喜欢我,所以玫瑰很自然把我当做眼中钉,内中刺,我写好的论文会凭空消失,看见的会是她得意的笑脸。学校表演,她会很不小心地把墨汁倒在我的演出服上......当很多人围观的时候,我气势汹汹,她则表现的楚楚可怜,泪珠玲珑,像古代受了婆婆气的小媳妇。她什么都跟我作对,什么都跟我抢,但她很会演戏,在任何人眼里,她对我都很友好,每次都笑脸相迎,只有我知道,那张笑脸的背后藏着一把看不见的刀,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
  以前我问莫小川喜欢我什么?玫瑰长得漂亮又性感,还有个有钱的爹,干嘛喜欢我这款?
  莫小川揉揉我的短发说“我喜欢你就像,飞鸟喜欢蓝天,鱼儿喜欢戏水,小草喜欢露珠一样,没有理由,就是喜欢,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唔...喜欢你说话的直率,做事的认真,还有笑起来像个孩子。”
   我们从大一开始谈恋爱,就这样,5年的光阴,就这样,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足迹和回忆,就这样,我们在众人眼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觉得在一起就是自然规律。莫小川很温柔,对我很好,我却仗着他对我的好老欺付他,闺密许亭亭总说:“莫小川要不就是上辈子造了孽,要不就是上辈子欠你的,今生才这样被你糟蹋。”那时候的我幸福得像嘴里塞满糖果手里还抱着一堆糖果的小孩,不知道笑得太大声了会吵醒睡在幸福身边的痛苦。
   我想我们会结婚,会有俩个可爱的宝宝,男孩像他,女孩像我,我想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等到老了走不动了,我会握着他的手,对他说“老头子,下辈子我还要和你在一起。”我想我们下辈子肯定还会在一起,因为如果这辈子爱不够,下辈子定会继续爱。直到那天,那天的出现,把我所有的梦想都变成泡影,烟消云散。
  一个周末,和许亭亭毫无目的地在街上瞎逛,许亭亭是我大学时的闺密,毕业后我们在又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所以我们无话不谈,我向许亭亭大诉苦水,玫瑰阴魂不散地又出现了,又来祸害我和我家小川了,她要是还像大学时候那样,我说不准哪天就把她给灭了......忽然许亭亭停住了脚步,用手肘推推我,指着我右边的餐厅说:“那不是你们家小川吗?”我转过头,看到莫小川的后侧面,这个男人化成灰我也认识,早上出门眼我说要加班,而坐在他对面的就是我的敌人玫瑰,我们站的位置刚好与玫瑰相对,她眼睛瞟了我们一眼,嘴角扯过一丝笑容,只看到玫瑰向莫小川说了什么,莫小川往前凑了凑,玫瑰忽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怒火中烧冲进餐厅,端起一杯放在桌上的咖啡,沷在玫瑰的脸上,莫小川上前抓住了我的手,说:“安安,你误会了,我们在谈工作......”
  莫小川话还没说完,玫瑰站起来手一扬,狠狠地打在我脸上,顿时脸上火辣辣地疼,旁边的许亭亭说话了:“玫瑰,你丫个贱人。”说着要向前打玫瑰,我伸手拦住了,我万分悲凉地看着莫小川,他低着头,我说:“你还真算个男人。”
  玫瑰眼泪汪汪地看着莫小川,哽咽地说:“小川,对不起,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对你的感情,我一直都还爱着你。”说完便“肝肠寸断”地走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我只记得我回去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去了许亭亭家,她一个人在外面租的房子,我白天拼命工作,晚上俩人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看着看着就笑了,看着看着就哭了,莫小川的电话我不接,也不让许亭亭接,短信我也不看,许亭亭自觉的帮我看,一边看一边念给我听。
  周五的晚上,许亭亭和我说:“明天去和他谈谈吧,或许真的是误会,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你们家小川是怎样的人么?看着你这样,我的心比挨刀子还疼。”
  第二天早上还很早,我就被许亭亭叫醒,她乍乍呼呼地说:“完了,完了,要出人命了。”说着把我的手机递给我看“如果真出什么事,你后悔去吧!”
  短信是零晨2点发过来的“安安,没有你的日子,我活着也没有意思,如果明天早上还见不到你,请记得,我会在天堂爱你。”
  我心急火燎地往家赶,掏出钥匙打开门,家里很乱,地上到处滚着啤酒易拉罐,客厅没人,卧室门虚掩着,我推开门,瞬间明白什么叫五雷轰顶,炸得你摸不清东南西北,炸得你魂惊魄惕,莫小川的衣服和裤子不规则地铺在地上,和一条我非常眼熟地浅蓝色紧身裙,床上躺着一男一女,男的是化成灰我也认识的莫小川,女的是玫瑰。我没有哭没有闹,深呼一口气后转身,踢到了地上的啤酒罐“哐铛......”声音异常刺耳。“安安”熟悉地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站在原地没有回头:“这就是你选择死的方式?欲仙欲死是吧?”说完便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我已经听不见了,眼睛也越来越模糊,我狠狠拭去眼泪不让它流下来。
  忽然身体被人用力地往前推,我重心不稳地摔在地上,听见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我缓过神来,看到一辆货车停在路中间,莫小川躺在离货车三米外的地方,血慢慢从莫小川身下渗出,弯弯曲曲地向四周扩散。
   我连滚带爬地冲过去,伸出颤抖的双手抱着他的头,他不停地抽搐,口中的血像喷泉一样地往外冒,我抱着他的头,想哭想喊想说话,但喉咙像被什么掐住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全身不停地颤抖。
   他艰难地抬起沾满鲜血的左手,想帮我擦掉脸上的泪,我握着他的手,放在我脸上,我在他的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我语无伦次地说:“莫小川,你还没跟我解释呢,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我们回家...你说要给我幸福让我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你说想看我有宝宝大肚子的样子,你起来,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你不能骗我,不能说话不算话啊!你不能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的,没有你,我怎么办。”
   “安安,我爱你......”这是莫小川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当他眼睛慢慢闭上,头慢慢往我偏向我怀中的时候,我撕心裂肺的对着天空喊了出来。
  莫小川葬礼的那天,玫瑰来了,她告诉我,是她让秘书以工作为由把莫小川约在外面,玫瑰不知道利用了什么手段,成了莫小川的客户,直到见了面莫小川才知道他的客户是玫瑰,当她知道我在外面看到他们时,她用一份文件作诱饵,让莫小川把头凑过去,亲了他一下。玫瑰说她亲莫小川是为了惹怒我,以我的性格肯定会对她不客气,那她就可以装可怜,博取莫小川同情了,而那一耳光是忍不住打出去了,她说她想打我很久了。事后莫小川精神状态不好请了假,周五晚上是玫瑰带了很多酒上去找莫小川,结果莫小川醉了,她便用他的手机发短信给我,包括最后那条寻死的短信,为的就是让我看到第二天她精心设计的一切。她说她和莫小川什么都没有做过,莫小川睡得很死,只是偶尔会叫着你的名字,他真的很爱你,他永远都只属于你。最后她说:“其实我并没有多爱他,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恨你,但是这代价太大了。”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扇了她一耳光,歇斯底里地叫着:“滚,你丫有多远滚多远。”
  我蹲在地上痛哭,许亭亭抱着我,没有说话。
   都说小时候摔倒了,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有就哭,没有就不哭。长大后,摔倒了,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有就不哭,没有才哭。
   这就是成长,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历一次又一次疼痛,在这些疼痛中变坚强、勇敢,真到有一天破茧而出。
   你以为老天安排你和某人相爱,是为了让你们在一起,那就错了,老天会让你在一次次得到中失去,想知道你是否足够坚强,是否配得上拥有更好的。
   我始终觉得莫小川没有离开我,他一定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等我,他一定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但是他的心没有变,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他。
  天,很蓝,风和日丽。

上一篇:五律·感月
下一篇:爱殇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