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奶奶的爱情

时间:2012/12/16 18:56:36   作者:于于   来源:原创   阅读:344   评论:1
内容摘要:爷爷死的时候,奶奶握着他的手,说:“下辈子作我儿子,我还好好爱你。”爷爷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奶奶从此变得少言寡语,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姑姑随爷爷姓,但爸爸是随奶奶姓的,我也就随奶奶姓,姓申。  爷爷奶奶的房产上房主是奶奶一个人的名字。“为什么没有爷爷的名字呢?”我问爸爸,“婚姻法规定,离婚时家产要平分。”爸爸说,“难道不应该平分吗?这是他们共有的财产。”爸爸轻轻地沉了口气,“那是他们的爱情!”  在奶奶卧床那段时间我曾照料过她两天,好几次听到她哭得泣不成声,发现有人来,便马上擦干了眼泪。 
  
  爷爷死的时候,奶奶握着他的手,说:“下辈子作我儿子,我还好好爱你。”爷爷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奶奶从此变得少言寡语,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姑姑随爷爷姓,但爸爸是随奶奶姓的,我也就随奶奶姓,姓申。
  爷爷奶奶的房产上房主是奶奶一个人的名字。“为什么没有爷爷的名字呢?”我问爸爸,“婚姻法规定,离婚时家产要平分。”爸爸说,“难道不应该平分吗?这是他们共有的财产。”爸爸轻轻地沉了口气,“那是他们的爱情!”
  在奶奶卧床那段时间我曾照料过她两天,好几次听到她哭得泣不成声,发现有人来,便马上擦干了眼泪。
  据说,奶奶年轻时有失眠症,甚至略带点精神症状。爷爷便日夜陪着她,睡前给她按摩,平时一点家务都不用她干。后来,奶奶说:“我的病是因为你,你每次不在家我都睡得很好。”爷爷说:“你想我离开吗?”“你离开了,谁来爱我!”爷爷说:“你想我怎么做都行,但是别赶我走!”奶奶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回了娘家。
  奶奶的工作一直都比爷爷的工作好,她写过好多小说、剧本、散文还有诗,又是个漂亮的音乐老师,个子高高的,会唱美声歌曲,年轻时总有人说她应该去做独唱演员。
  分开后,奶奶十分想念爷爷,在彼此朝思暮想的折磨中,奶奶背着曾祖父、曾祖母把爷爷带进了门。
  爷爷很穷,没有房子,没有财礼,没有好的相貌,也没有渊博的学识。我能理解曾祖父、曾祖母当时的心情,那场简单的婚礼,奶奶出阁了!
  两年后,有了姑姑,又过了两年,有了爸爸。奶奶喜欢姑姑,也爱爸爸,为了培养他们,她费尽了心思,他们也确实没有辜负她,姑姑和爸爸都特别优秀。但奶奶身体却一直不好,有时候,她会和爷爷分居,隔一段时间再在一起,不过感情似乎一直很好。爷爷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奶奶也曾说过,“女人应该从一而终。”
  听爸爸说,爷爷奶奶年轻时日子过得不宽裕,曾祖父母过世后更一度穷困潦倒的快要不行。他们开过小吃铺子,卖过杂货,后来又下乡当农民种过花草。爷爷总说,“让你跟着我吃苦了!”奶奶总是笑笑,从来都没有抱怨过。奶奶娘家的亲戚多是富贵人家,也正是因为如此相差悬殊,曾祖父母过世后,奶奶和申姓的亲戚便没了联系。
  我曾接到“榕树下”的一封电函,是写给奶奶的。我交给她,并趴在一边等着她打开好看看里面的内容,奶奶看了一眼就扔到一边了,我捡过来,“奶奶,你是榕树下的签约作家吗?你有出版的作品吗?”“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哎呀奶奶,爸爸说您其实是个作家,可是我连您的作品都没见过。”“谁说我是作家,我和你爷爷一样,是个花农。”
  可是爸爸说奶奶是个很有才华的作家、诗人,只是遇到爷爷以后就不再写作了。我也觉得奶奶是个有诗意有故事的人,但她从来不承认,我不懂,我不懂。
  爷爷过世以后,奶奶整天待在屋里,不让旁人打扰,一个人念念咕咕;在电脑前噼哩啪啦地打字,她五笔打字的速度可真快;戴着花镜翻阅家里的藏书,废寝忘食;只有黄昏傍晚时,她让爸爸牵着她的手在街道边走走。
  五个月过去,两本四十万字的小说和一本诗文集一本杂文集问世了,奶奶也一病不起了。一个月以后,作品出版,奶奶已经病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爸爸把书拿给奶奶,奶奶慢慢睁开眼睛,使劲张了张嘴,努力地说了最后一句话:“把我们的骨灰放在一个盒子里。”
  奶奶去了,整理她的遗物发现了十本没有出版的小说和大量的散文、杂文,现代诗、古体诗都有。“奶奶为什么不坚持写作呢?”我问爸爸,“一个真正的作家是需要很多时间读书写作的,理想和现实总是要有所取舍。”
  “野风寻野径,天马会狼星。”“《春雨点绛送嫁娘》那点忧郁那点愁,我伴西风做客楼。望春归燕好年景,微雨杏花愛彩头。”这是奶奶的诗,她管它们叫句列。品读她的诗作,时有粗旷的胸襟,时有细婉的棉柔,字句精缜,美不胜收,我真是遗憾,如果她一生都从事写作,该会是多么辉煌!
  奶奶做古了,她走时极安详,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她是找爷爷去了。我不知道她这一生有过多少快乐和苦痛,因为她总是喜怒不行于色,她做了很多事,但是不喜欢过多的言语。有时候我甚至想,她真的幸福吗?但是有一点我确定,她和爷爷是真正的爱情,因为我读过她的一首短诗:
  《树遇》
  望着心爱的恋人与他的恋人坐在我的荫凉下,我哭了,
  青青的叶脉滴落丝丝的雨,洒在他柔柔的脸庞,
  他笑了,扬起脸,暖暖的望着我,
  斜风中我轻挥起臂膀,莎莎的叶语是我盈盈的笑,
  爱人,你是否还记得前世的我,
  他的恋人离开去,我飘下一片落叶,
  斑驳的阳光里,他拾起来,轻轻的放在怀里,静静的离开了,
  留下我凝噎着,守候……
  她是那么得诗情画意,同样也是为了爱,封笔几十年,宁愿相夫教子作个本分的妇道人。
  引用奶奶的一句话,“一千对夫妻有一千种幸福”,奶奶和爷爷的爱情像一个传说,神秘,悠远,耐人追忆,像一杯茶,甘苦,醇香,余味绵长。
  

上一篇:红色扁都口
下一篇:讣文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