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都市言情

如青烟般的女子

时间:2012/10/17 8:33:00   作者:夕颜   来源:原创   阅读:442   评论:6
内容摘要:我是一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我拒绝与任何人接触,如果是我唯一的朋友,我给它取的名字,因为我想“如果有来生......”,它是米黄色的,是一个下雨天我从路边捡到的,从那以后,我和它便相依为命,我也是它唯一的朋友,在别人眼里,我和如果都是疯子,孤僻、骄傲、有双能杀人的眼神、打架很厉害且毫不手软,从此便再也没有人敢招惹我们,直到遇见他......  那年夏天,很美的夏天,我抱着如果沿着江边行走,忽然如果从我手中跳出去,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银色奔驰撞到了路

 

  我是一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我拒绝与任何人接触,如果是我唯一的朋友,我给它取的名字,因为我想“如果有来生......”,它是米黄色的,是一个下雨天我从路边捡到的,从那以后,我和它便相依为命,我也是它唯一的朋友,在别人眼里,我和如果都是疯子,孤僻、骄傲、有双能杀人的眼神、打架很厉害且毫不手软,从此便再也没有人敢招惹我们,直到遇见他......
  那年夏天,很美的夏天,我抱着如果沿着江边行走,忽然如果从我手中跳出去,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银色奔驰撞到了路边的花坛,我皱了皱眉跑过去抱起如果,看了一眼从车里走出来的男人,光头、大肚子,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那个男人追上我,我觉得很奇怪,“他跟我着做什么,我是不会管的,这与我无关”,我停住脚步,盯着他。他笑了,不是微笑,他的笑声说不上好听,但有种被阳光照射的感觉,长得不算很好看,但是看上去很干净,很舒服......
  “你打算就这样走了?”他笑着对我说,我看着他。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或做点什么?”他止住了笑对我说,我看着他。
  “现在是我的车因为你的猫而撞上了花坛,你不是没看见吧?”他严肃地对我说,我好奇地看着他。
  “你...是哑巴?”他温柔地对我说,我看着他。
  我拿起他的手,从我的牛仔裤口袋拿出一个一块钱硬币,放在他手心,他的手很大,很厚实,很暖,不像我的手,一年四季好像都是冰凉的,我看了他一眼,他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眼睛睁得很大,我继续抱着如果往前走。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在后面歇斯底里。
  “你的补偿,尽管与我无关!”我头也不回地说,前半句说给他听,后半句说给自己听。
  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那天的你,绅士、温暖、可爱。
   再见,那是我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候,她们说如果弄坏了她们画的画,哼...画成那样,连我都看不下去,更何况是如果,尽管我再强悍,以一敌三注定会败,她们抓坏了我的衣服、扯掉了我的头发、踢了我的猫,当他看到我时,我坐在路边,他拉我上车,一边说“快上车,这里不可以停车的”他的手很温暖,就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被融化了,我很听话的服从他,回他家,洗澡,穿他给我买的衣服,吃他唯一会煮的方便面,睡他隔壁的房间,他是有魅力的,尽管他不帅,尽管我对他一无所知,只知道他叫阳。
   我就这样被阳养着,如果被我养着,如果比以前胖了不少,圆圆的,每天懒洋洋的,我抱着它,它也只会半瞄着眼睛叫几声,偶尔会玩我给它买的毛线球,我陪它玩,我还是尽量不跟外界接触,但是面对他的时候,我笑容多了,我会做几个可口小菜,会煲靓汤,会半夜爬上他的床或等他爬上我的床,我学会抽烟,我会在我抽的每一根烟上写上一句话,或是爱,或是恨,或是思念,或是扯蛋,然后抽掉,我喜欢看烟在空中飞舞然后漫漫淡去的样子,我会伸手去抓,闭上眼睛去感觉,因为我觉得那一缕缕青烟如同我的生命,短暂且美好,瞬间消失,我的手很纤细,他说这么漂亮的手,不能用来打人,他是心疼我的手,还是心疼被我手打的人?
  那是一个夜晚,又一年夏天的夜晚,却不美好,阳第一次带我见他的朋友,在夜总会,灯红酒绿、尽显露人的本性的地方,看得出来,阳是常客,我没做什么,只是当我看到一双手攀上他脖子的时候,我款款地走过去,看着她,一个浓妆艳抺,穿着暴露的女人,在她回过头看我的那一瞬间,我的右手在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重重地落在她脸上,我谁也没看,缓缓地走掉,胸口有点疼,我拿出烟,写上“贱男人”然后点上,心脏病人是不能受刺激的,所以他去找别的女人,我知道,我也无所谓,因为我的先天性心脏病只允许我偶尔满足他,
  我感觉我和阳之前发生了细微了变化,他爬上我床的次数少了,果不其然,一个女人找上了门,肚子微微隆起,她告诉我,她叫媛媛,和阳认识有大半年了,她是夜总会的小姐,阳找过她几次,她查过阳,知道阳是个不错且负责任的人,而她正好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来依靠,帮她脱离苦海,过正常人的生活,她趁阳洗澡的时候,用针把避孕套扎了个遍,顺利受孕,我像在听故事,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她讲得声泪俱下,然后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扶她坐下,轻声说“好好照顾他”,因为她说“她希望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她赢了,因为这是能让我致命的地方,一个没有完整的家的人是无法正常地生活的,就像我,当然,我...本来就不是正常的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很多事情便已注定,谁和我在一起,都会是累赘。
  我收拾了一些随身物品和几件衣服,拿上了信用卡及我和阳唯一的一张照片,是我和他十指交缠的照片,只有两只手,照片后面写着“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终于,执子之手,不能与君携老......关门的那一刹那,一句话飘过来“谢谢你的那一个耳光”,忽然记起几个月前,在夜总会,我挥掌打的那个女人,浓妆和素颜竟有如此大的区别,是的,那晚阳没有回来。多讽刺,我的爱情,我亲手埋葬,我的生命,我也能亲手埋葬么?
   入秋了,很凉,坐在公交站牌的长凳上,抱紧如果,看着人来人往,上车下车的人,他们都有自己的方向,都有自己目的地,我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因为心隐隐地疼,皱了皱眉,拿出一支烟,写上“再见了,我的爱人”。
  我来到了江边,我和阳初遇的地方,望着平静的水面,内心不停翻滚,一阵急促后感觉自己慢慢变轻了,好像要飘起来,像一缕青烟,在风中飞舞,缓缓闭上眼睛,只听到如果的叫声,我想,我终于不用再那么累了。


上一篇:爱殇
下一篇:飞舞雪花的人生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