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如歌

指尖,微凉的幸福

时间:2012/7/22 1:22:28   作者:黑兔先森   来源:原创   阅读:332   评论:0
内容摘要:指尖,微凉的幸福【一】 破旧的书,残缺的一角。以及那泛黄的文字显示的残缺的爱:Every day without you, I what all not。 没有你的日子,我什么都不是。 我相信你一定记得,在记忆的最深处,那片深邃的大海。我们曾赤脚走过,聆听海的呼吸,挥洒着青春。你说,海上破碎的贝壳才是最美丽的贝壳,因为这个贝壳的故事一定很多。你喜欢用食指和拇指捻起一缕秀发撩在脑后,那样的你,也是最美的。我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却冲淡不了我们之间的友情。是不是忘记了?没关系,我帮你回忆。 清晨的阳

  
  【一】
  
  破旧的书,残缺的一角。以及那泛黄的文字显示的残缺的爱:Everydaywithoutyou,Iwhatallnot。
  
  没有你的日子,我什么都不是。
  
  我相信你一定记得,在记忆的最深处,那片深邃的大海。我们曾赤脚走过,聆听海的呼吸,挥洒着青春。你说,海上破碎的贝壳才是最美丽的贝壳,因为这个贝壳的故事一定很多。你喜欢用食指和拇指捻起一缕秀发撩在脑后,那样的你,也是最美的。我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却冲淡不了我们之间的友情。是不是忘记了?没关系,我帮你回忆。
  
  清晨的阳光不耀眼,却很温暖,照得人神清气爽。我怀着沉重的心情推开医院的推拉门,护士小姐似乎已经与我熟悉,她淡淡地笑着说:“又是找她的吧。她在休息呢。”我点点头,走进520病房,这个房号代表着我爱你呢。果然,她静静地躺在白色格调的床上,手自然地垂在一旁,显得单薄无力。我苦涩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梦中的人儿哼唧一声翻过身,又开始熟睡。我苦涩地笑了笑,把被子帮她盖好。为什么睡觉的时候还喜欢皱眉呢?我揉了揉她光滑的头发,心里的愧疚感又涌到了喉咙口。“对不起,都是我……”“唔,你来了。”不知何时,她醒了,吃力地撑起弱小的身躯,微笑地对我说。我张口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吞了下去。“你记忆起什么了吗?”我紧张地问。她摇摇头,苍白的脸上依旧平静。风趁虚吹了进来,她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她在旁边的桌上抽了一张纸,淑女地擦了擦鼻涕。“对不起,我还没有记起来。”我连忙接道:“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嗯?”“当初是你为了救我才出车祸的。”
  
  她瞳孔闪过一丝异样。
  
  这个不易察觉的改变被我捕捉到了,我继续说道:“我们俩可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呢。只是……出了点误会。”她迫切地想要知道到底放生了什么,我回忆起我们之间的时光
  
  【二】
  
  “可乐可乐!我告诉你哦……”女孩故作神秘地说。那个被叫做“可乐”的女孩早已习惯,她仔细听着接下来的内容。“我喜欢我们学校的凌学长了。”女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嗯,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不过,丫头,早恋不好哦。”可乐像大姐姐似的搓了搓丫头的小脑袋。“可乐,我爱死你啦。”丫头激动地抱住了可乐,在她怀里孩子气地蹭蹭,可没留意可乐脸上担忧的神情。丫头,爱这种东西是很残酷的,我不能让你受伤害。绝对!午后的蝉鸣便显得特别的聒噪。
  
  放学后,丫头决定向凌学长表白。这是一次重大的考验,自己可是准备了好久呢。再加上可乐的支持,更要努力了!路过音乐室的时候,却隐约听见女音。“你可不可以离开丫头。”是可乐!丫头暗惊。“为什么?难道……你喜欢我?”又一个男孩的声音出现,半带挑衅。丫头死都认得出来,是凌学长。可乐半天没回声,周围变得静悄悄的。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可乐终于答复:“嗯。没错!”丫头惊呆了,可乐竟然喜欢学长!而且还自私地让学长离开自己!不可饶恕。丫头恨得牙根痒痒。“哦,是这样啊。那你当我女朋友喽。”凌学长玩味地挑挑眉。可乐的眼中闪现出了杀气。后面的谈话丫头已经无力听了,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个劲地冒冷汗。可乐,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你怎么能……丫头猛地推开音乐室的门,仇恨地瞪着可乐。“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可乐的神情几乎扭曲,她慌张地说:“丫头,你听我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可乐,我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我恨死你了!”丫头说完,转头跑开了。空气中残留的泪水味,刺痛了可乐的神经,一旁看热闹地凌学长知趣地走了。可乐再也顾不了淑女的形象了,疯狂地追着丫头。“丫头,停下!”丫头一股脑儿往前冲,却没听见一辆汽车响着刺耳的警告声。“丫头,小心车!”丫头顿时发现自己无措地站在马路中央,眼前的亮光好耀眼。“轰!”千钧一发之际,可乐发疯似的追上了丫头,这个速度大概可以破迪尼斯记录吧。丫头只感觉有人将她推开了,头一阵眩晕,之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闻到的是刺鼻的药水味,她四周都是单调的白色。“这是……医院?”护士走了进来,丫头忙拉护士的手,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护士叹口气,应道:“你是晕倒了。然后被送到了医院。”丫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她的脑海闪过一个身影。可乐!“可乐怎么样了?”护士想了想,回答:“你是说另一个女孩吧。她被汽车撞了,听说失忆了呢。”失忆!丫头惊愕地合不拢嘴。
  
  【三】
  
  “那可乐在哪个病房?”丫头继续追问。“嗯……好像是520吧。”丫头急的连鞋子都忘了穿,直接奔向520病房。“喂!你还得检查一下呢!”护士呼唤着丫头,可是女孩只留下一个倔强地背影。护士无奈地摇着头,但愿那个女孩好起来吧。
  
  “可乐!”丫头急切地闯进病房,印进眼帘的是医生在为可乐检查身体。“你滚开。”丫头粗鲁地推开一头雾水的医生,对着可乐死命地喊道:“可乐!你醒醒!醒醒啊。”医生好心提醒道:“她还在昏迷中,如果能在今晚醒来便是万幸了。不过,还是会导致失忆。但是今晚醒不来的话,她就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了。”“你胡说!”丫头怒视着医生,又扭头对可乐喊:“你醒醒,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呜呜……”医生没吭声地走出了病房。床上人儿的手忽然动了动,丫头惊喜地握住可乐的手,“可乐,你醒啦。你醒啦。”可乐吃力地睁开双眼,感觉好疲惫啊。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可乐,太好了,哈哈。”丫头抱住可乐不舍得离开。可乐皱了皱柳眉,开口地话像是泼了丫头一盆凉水:“你是谁?”丫头难以置信地放大了瞳孔,“可乐,我是丫头啊,是你最爱的丫头啊。”可乐坚决地摆摆手,“不,我不认得你。”那一刻,世界仿佛崩塌了。丫头的心像被刀割一般疼痛。
  
  我们曾约定好的,Lifetimedon'tseparate。难道你忘记了么?
  
  我从记忆的漏斗里回过神来,自己都没发现已经流下了两行热泪,可是她只是很平静的看着我,眼神空洞。我失落地擦了擦眼泪,哽咽地说:“你好好休息吧。”她看着我,有怜悯、有心疼,更多的是令我绝望的陌生。我们的距离逐渐的拉远,已经到了形同陌路的地步了么?她隐隐感觉累了,躺下身,盖好被子,轻言细语地应:“谢谢你。”谢谢?别这么说,这会让我产生恐惧的。我们的关系是不需要说谢谢的。懂吗?我硬扯一个笑容,其实我不坚强,我无法适应没你的日子。可乐,你什么时候能记得你的丫头。嘴角的咸味,冰冷的心。我离开病房后将轻轻地把门合上,因为……可乐她喜欢安静呢。“呜,呜额……可乐,你原谅我好不好,呜呜呜……啊额……”我再也受不住了,抱头痛哭。那年,我终于懂得后悔的滋味,终于懂得,没了可乐,爱情它算个屁!
  
  【四】
  
  “丫头。”
  
  “这朵花多好看啊,你带上!”
  
  “不,百合最适合可乐你啦。呵呵。”
  
  “真的?那你喜欢什么花呀?”女孩文静地把冰清玉洁的百合插在发丝间,宛如圣洁的仙女。“我?我比较喜欢向日葵啦。阳光坚强。”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脸上尽是调皮地神色,坐在长凳上,耷拉的两条白皙的小腿一前一后的晃动。可乐拍了拍长凳上的灰,坐在了丫头身旁。”很好呀,向日葵很适合你呢。”丫头挑起眉,噘起樱桃嘴:“嗯哼?”那些年的日子,淡忘在了那朵百合花蕊间。悄悄地,逝去了……
  
  “丫头?”痛哭中的我无神地抬起头,样子好似吸走魂的傀儡娃娃。不过,印如我水眸的人却是我如今恨之入骨的凌学长。我面部变得狰狞,一步并两步走上前拽住了他的衣领:“都是你,都是你!你把可乐还给我。”凌学长把我的手扯了下来,镇定地对我说道:“丫头,你冷静点好么?现在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了,我们要让可乐尽快恢复,让她记起你。”我的情绪渐渐稳定了,凌学长的话很有道理。凌学长看话有气色,接着说:“医生说可乐的记忆只有她最重要的人才能唤醒,而那个人是你,所以你更要振作!”我懊恼地抓着头皮,悲从中来:“不行的,可乐忘记我了。她……”凌学长用双手护住我的头,将它被动地抬起:“看着我,丫头,我要告诉你很多事。”我固执地别过脸。“你一定要听!这样你才能知道,你对可乐有多重要。”他温暖的手掌牵着我,有那么一刻我想让时间就这样停着。可是,不行,我要让可乐变回来!我怯怯地问:“我们要去哪?”“可乐家。”“嗯?”凌学长完全无视我惊得发呆的表情。可乐家?她还从没带我去过呢。凌学长又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们……不不!我努力地甩甩头,可乐都成这样了,我还有心思管儿女之情?
  
  现在,站在可乐家门前,我愣住了。那是多么豪派啊!东侧还有林荫小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屋后应该有个花园,不然怎么老远问道沁人心脾的花香呢?凌学长走上前,按下了门铃。半晌,一位家仆开了门。“请问您是?”“哦,我们是……可……啊不,白梦雅的同学。”“哦,是大小姐的同学啊,请进请进。”大小姐?可乐怎么从来没提过。白梦雅这个名字可乐一直不让我叫,她唯一的一次霸道就是,以后只许叫她小名可乐。我规矩地进了屋,霎时间惊得呆滞。“这这……太漂亮了吧。凌学长,这……”“走了,别在这丢人。”我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嫌我穷啊。”凌学长不忘调侃我一下:“不是嫌你穷,是嫌你在这卖穷。”“嗯?”凌学长猛地拉起我的手,应该说,这一路他都没放开过,害我羞涩了好久。“哦,是小凌来了呀。”一位气质非凡的女人从楼梯下来,银装素裹中透出不可忽视的高贵。凌学长以笑迎接:“阿姨你好,这么就不见您变漂亮了呢!”“哦是吗?”女人弹了弹脸蛋,仿佛童心未泯。“诶?还带了个漂亮美眉啊,你女朋友?”这么就才注意到我,我难免有些不满,索性吹着小曲四处张望,也不理她。“阿姨,你就别拿我取笑了。我怎么可能有女朋友呢。”女人妩媚地笑了,这气质,能让多少人跪倒在她石榴裙下。“小凌呀,我家的宝贝女儿梦雅就托你照顾了。唉,这孩子,一不小心出了车祸,而我又因工作离不开身。只能拜托你了……”听完,我的愧疚感不知不觉灌输了整个大脑,让我透不过气。凌学长注意到我细微的变化,立刻圆场:“啊,阿姨,这你就别操心了。”女人突然意识到什么,大叫一声。“啊!”我被吓得一个寒栗。“你们怎么还站着呢,快坐下。坐下。”
  
  【五】
  
  我和凌学长顿时无语。这阿姨也太大惊小怪了吧。凌学长用手肘捅了我一下,“她就这样,像个孩子。”我又无语了。凌学长刚才和女人讲话的时候文绉绉的,怎么一跟我讲起就变了味儿呢?凌学长带我坐在豪华的软沙发上。“哇!好软啊。呵呵。”我坐下又跳起,跳起又一屁股坐下。好好玩啊。“你可不可以规矩一点,这是别人家。”凌学长在我耳边小声叮嘱道。我立马淑女地挪了挪,面红耳赤:什么嘛,丢死人了。“哎哟,好活泼的美少女啊。”女人用手摆出花状,可爱地嘟起果冻般的嘴唇。“呵呵……”“阿姨,这个疯婆就是梦雅口中的丫头。”在丫头两字间凌学长加重音,到底有何用意?只听平静的天空中又划过一声尖叫。”“什么啦,她就是我宝贝口中的丫头?哇,真没想到我家宝贝竟然会为了她放弃去美国就读的机会。唉……”我耳朵没听错吧?可乐为了我放弃了去美国读书的机会?“阿姨,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激动地快要把握不住了,说不定,我下一秒就会把面前价值非同的桌子捶烂。“啊,这美眉好像比我还惊讶哦?”凌学长不好意思地拽了拽我袖口,我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马上赔不是。“是啊,梦雅这宝贝儿非要在这边读书。说什么她放不下一个人。”女人的一番话彻底浇醒了我,可乐!原来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是时候我为你做点什么了。我急切地奔往医院,身后的凌学长气喘吁吁地追着。
     没有你的日子,我什么都不是。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