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如歌

高考,忆当年

时间:2012/6/7 23:32:50   作者:刘学铭   来源:原创   阅读:295   评论:0
内容摘要:今天是6月7日,现在是北京时间9点整。想到全国上百万考生,正在考场里打开第一张考卷看作文题时,我激动得不能自己,什么也做不下去,决定写一写,当年自己高考的经历和感受。 说到人生的记忆,多半都烟消云散在往昔岁月里,正可谓“事如春梦了无痕”;然而,人生却往往有几个色彩鲜明的闪光点,就像寿星老把玩的白玉手球,时光越久磨得越亮,历久弥新,色彩依然。 当年高考就是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经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经历惨败的滑铁卢战役。中学时代的我,是个重分数、争名次的野心勃勃的“好学生”。我是戴着全校三百名毕业生中
     今天是6月7日,现在是北京时间9点整。想到全国上百万考生,正在考场里打开第一张考卷看作文题时,我激动得不能自己,什么也做不下去,决定写一写,当年自己高考的经历和感受。
    说到人生的记忆,多半都烟消云散在往昔岁月里,正可谓“事如春梦了无痕”;然而,人生却往往有几个色彩鲜明的闪光点,就像寿星老把玩的白玉手球,时光越久磨得越亮,历久弥新,色彩依然。
    当年高考就是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经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经历惨败的滑铁卢战役。中学时代的我,是个重分数、争名次的野心勃勃的“好学生”。我是戴着全校三百名毕业生中仅有的三名优秀毕业之一的光环,闪亮地登入考场的。
    记得,当年是熊岳高中、营口高中以及我就读的海城高中,三校毕业生集中在海城应试。由于我们是坐地户,没有把参加高考看得那么隆重,平时穿什么考试也穿什么;再者,论地域经济状况,海城考生是最穷、最土的;而两处客座考生则不然,临来时家里父母都刻意给打扮一番,女孩儿花枝招展,男孩儿风度翩翩。
    这给我们当地的小土包子,施加了无形的精神压力,特伤自尊的是,人家外地来的考生,各个都高高挽起袖管,露出腕上闪闪发光的手表,而我们全班35名同学中,只是托从鞍山和沈阳转来的同学的福,全班总共才有三块手表。
    那种高压气氛,发生在考前三分钟,在候场的大厅里,我们的衣冠寒酸,似乎给外地考生某些鼓舞,他们或朗声大笑,或高谈阔论,颇有一股得势不让人的架势;而相形见拙的我们,出了少数对自己竞争力颇有自信者外,几乎个个低靡得像霜打的茄子似的。
    叮铃铃,铃声响了。我随着应考的同学们,鱼贯地走进考场。我打开语文考卷,一看作文题《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便有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
    这既是我乍进考场的情景,也是我作文的开头。接下去,我写道:我出生在号称南大荒的一个偏僻的乡村,我家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再接下去,我来一段很标准的忆苦思甜;最后,怀着感激党深厚感情,表示为祖国发奋读书的决心……
    文章一气呵成,一字未改,八百字稿纸,只剩下两个空格。一看监考老师画在黑板上粉笔钟表,刚刚过了15分钟。语文基础知识题,答得也很顺手。估计能得90分左右(满分是100分)。
    数学不是我的强项,但是,那年出题的路子很适合我,题量小难度高,我凭着爱攻坚的韧劲,连攻下几道难题,使我士气大振,在整个考试过程,始终保持着超水平发挥的状态。
    物理原本是我的强项,我信心十足地准备拿高分,但是,却败得很惨。我得承认,虽然我智商并不低,但不是反应很快、机敏伶俐的那种,而是水深流去慢的类型,我对问题想得很深,但是想得很慢,适合于攻坚,不适合抢答;而那年物理试题却突然加大题量,我在考场上心一慌,便枪法大乱、连连出错,结果只得了48分,严重地影响我的高考总分,使我没能考进第一志愿第一学校——北京大学;结果被录取到第二志愿学校。
    高考的失利,曾一度使我的情绪低迷。但是,入学后,我的眼前忽然一亮,从未谈过恋爱的我,却着魔般地爱上了班上一个年龄最小、成绩最好的女同学。从此,我心无旁骛地“又红又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毕业后,让她成为我一双儿女的妈妈。
    我写这段高考的往事,也许对应届考生最有教益的,是最后几行字。
    这几行字的潜台词是:假如你考试失常,没能考进理想的学校,切不可悲观失望,还是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可知道看似并不理想的地方,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好运在等待你吗?祝你们好运临身!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