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针砭时弊

人格传销

时间:2012/5/10 15:11:05   作者:刘学铭   来源:原创   阅读:402   评论:0
内容摘要:有生以来,听过两次传销报告,观感各不相同。 第一次出于好奇,自愿前往做听众。公平而论,一切党政领导、文学艺术、学术讲堂的报告,其气氛之激荡,其反响之强烈,其互动之火爆,都不能与传销报告相比拟。那近乎宗教似的疯狂,让人惊诧,让人震撼,主讲人那么投入,那么动情,那么痴迷,让一切以舌耕为业的人,自愧弗如而感到汗颜。这是我第一次的观感。 第二次是被骗去的,行骗者是一位美女。说来不怕见笑,我怜香惜玉的禀性,总使我不肯接受形象俊美与灵魂丑恶集于一身的残酷现实。因此,受仪容俊雅的女人的骗,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有生以来,听过两次传销报告,观感各不相同。
     第一次出于好奇,自愿前往做听众。公平而论,一切党政领导、文学艺术、学术讲堂的报告,其气氛之激荡,其反响之强烈,其互动之火爆,都不能与传销报告相比拟。那近乎宗教似的疯狂,让人惊诧,让人震撼,主讲人那么投入,那么动情,那么痴迷,让一切以舌耕为业的人,自愧弗如而感到汗颜。这是我第一次的观感。
     第二次是被骗去的,行骗者是一位美女。说来不怕见笑,我怜香惜玉的禀性,总使我不肯接受形象俊美与灵魂丑恶集于一身的残酷现实。因此,受仪容俊雅的女人的骗,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几年前,我在珠海工作期间,一位文友告诉我,到江门一日游很便宜,全程只需80元,还供一顿午饭。介绍人是一位在旅行社工作的靓女。于是,我便带领妻子加入旅行团。谁知,这个旅行团既不游山也不玩水,径直被带进一个生产口服液的工厂,在厂区里转悠一圈之后,又被带进一个大型会场,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横贯舞台上方的巨幅标语写着:庆祝何xx女士荣升高级经理。
     一打听才明白,到会的除我们夫妇误入歧途外,别人都是自觉自愿来的,他们作为公司产品的传销者(现在易名为产品直销者),是来参加传销工作者表彰和培训大会。据说,这种大会经常召开,每次会议的一个不变主题是“炫耀忠诚此道的成功者的业绩、荣耀、高收入、高享受和无以伦比的幸福”,每次会议都能使参与者们群情振奋、热血沸腾、忘乎所以、陷入颠狂。
    少顷,忽然会场掌声雷动,人们把头转向入场门口,在乐队的引导下,四个手持鲜花的小巧玲珑的秀女,群星捧月般地簇拥一个身材高挑的大号美女,她边走边唱着:“掌声响起来”。顿时,尖叫声四起,会场沸腾了。
    接着,一场别开生面的煽情竞技的演讲比赛开始了。讲演者走马灯似地轮流登台,争相炫耀自己走上这条道路如何幸运、自己如何努力、业绩多么突出、生活多么幸福。简言之,登台者一个比一个位高,业绩一个比一个突出,最后一个登场的,是一个姓陈的业务总监。此公的演讲最具煽动力,给我打的烙印也最深。
    他一登台,就喊:“掌声在哪里?”,于是,台下响起暴风雨般掌声;接着,他又喊:“尖叫声在哪里?”,于是,台下又响起了狼嚎鬼叫般尖叫声。
    叫声过后,气氛造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会场霎时静下来,静得连一根针落地也能听得出来。
    在鸦雀无声的气氛中,陈总监正式开始了演讲。凭我在高校教学评估组多年的经历和见识,我听出他绝非等闲之辈,而是一位非常老道的演讲高手。他除了开头要掌声和尖叫声外,一切都按讲演的规律出牌。首先,介绍自己的出身,他曾是武汉一所中学的校长;不过,他不想一辈子靠有数的工资过日子,他生性折腾、不敢寂寞,他想挣大钱,看别人看不到的,吃别人吃不到的,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后来,他毅然下海经商,找到了这个公司,就像当年前途迷茫的青年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他成功了,高档住宅有几处,轿车更换过几种型号,只是没有明说老婆更换几个,但也流露出一点潜台,他说:“你们别看我很丑,我的老婆可漂亮呢!她凭什么死心塌地跟定我,因为我是这个公司的业务总监!”
    他演讲中最动人的部分,当属他成功的经验之谈。他说:“推销员成功的条件,只有两条:一条是嘴皮薄,能说会道,能把稻草说成金条;另一条是脸皮厚,不怕挫折,不怕蒙羞!”
    说道脸皮厚的时候,他大发感慨,借机抨击能说会道的知识分子,他说知识分子中不乏口才好的人,但是,他们怕字当头,怕丢脸面,怕伤尊严,怕这怕那,就是不怕受穷,因此,他们只能一辈子过着既穷且酸的生活,还美其名曰“安贫乐道”。这些穷酸们的悲剧就在于,他们的脸皮太薄了。
    说到这儿,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喊道:“大家随我喊:‘我脸皮厚,羞辱算个球;我脸皮厚,百折不回头;我脸皮厚,我脸皮厚,我脸皮最厚!’”
    台下也异口同声附和道:“我脸皮厚,羞辱算个球;我脸皮厚,百折不回头;我脸皮厚,我脸皮厚,我脸皮最厚!”
    “这就对了,大家一定要牢记,脸皮厚对干我们这行的最重要,只有脸皮厚,顾客的钱包才能越来越瘪,我们的钱包才能越来越鼓!”接着,又大声说:“大家随我一道喊:顾客的钱就是我的钱!”
     在一片“顾客的钱就是我的钱!”的欢呼声中,我带着满腔的鄙夷和愤慨,悄然离开会场。
     “他们到底传销什么?”我暗想道:“不是商品,而是人格!”,这是我第二次的观感。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