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乡野风情

孤女坟(小说)

时间:2012/3/13 19:19:21   作者:刘学铭   来源:原创   阅读:390   评论:0
内容摘要:如果把青年人的风流韵事,比拟绚丽多姿的彩照;那么,老年人的情感事,就显得太古董、太老气了,好像发黄的老照片,黯淡的影像中散发出尘埃的气息。青年人抗不住情感的折磨,经常大呼小叫地为爱情歌唱和哭泣;而老年人却把情感疾苦深埋在心底,让生活的高压和岁月的重荷,将曾经的爱挤压成化石。    我所在的三十多户的自然村,只有刘、王两大姓。    据说,当年开荒占地之时,只有我们刘家祖先弟兄两个,挑着担子从山东日照来闯关东的。    担子一头是全部家当,担子另一头是传宗接代的根苗——一个生殖器健全的男孩子。  

  
  如果把青年人的风流韵事,比拟绚丽多姿的彩照;那么,老年人的情感事,就显得太古董、太老气了,好像发黄的老照片,黯淡的影像中散发出尘埃的气息。青年人抗不住情感的折磨,经常大呼小叫地为爱情歌唱和哭泣;而老年人却把情感疾苦深埋在心底,让生活的高压和岁月的重荷,将曾经的爱挤压成化石。
  我所在的三十多户的自然村,只有刘、王两大姓。
  据说,当年开荒占地之时,只有我们刘家祖先弟兄两个,挑着担子从山东日照来闯关东的。
  担子一头是全部家当,担子另一头是传宗接代的根苗——一个生殖器健全的男孩子。
  老王家是在刘家安家落户三代之后才来到这里的,尽管王家人丁兴旺,不到百年时间,人丁已经超过刘姓,但由于刘氏祖先捷足先登,因此之故,这个小小自然村,依然冠以刘家姓氏,称为“刘家甸子屯”。
  由于刘、王两姓世代通婚,致使这个村子的每个成员,在两姓之间的辈分,都各就各位定不可移,尤其是谈婚论嫁,绝对不允许“差辈”;否则,如果在辈分有差错,其罪过之大,其影响之坏,不啻于**。
  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小学时代的女同学,老王家二丫与我是同辈。二丫的大名叫翠英,只比我小两岁,农村女孩儿上学晚,但却成熟早,她11岁才读小学一年级,但已经是懂事、美丽的“大”姑娘了。
  她与我在一个复合班,同一个教室有两个班级:有6名四年级学生和16名一年级学生。我是四年级班长,她是一年级班长。我们两个人,因为班级扫除的事儿,经常保持着工作上的正当联系。有人在场时,她见到我,总是怯生生地看我一眼,红着脸走开了;没人在场时,就甜甜地叫我一声:“二哥”。
  一年暑假过后,我上初中从她家后门口经过。那时,她已经辍学在家,正哼哼呀呀地哄着一个小妹妹睡觉。当时她用摇篮曲的调子唱道:“二哥哥,离开家,到城里,学文化,咱在家,惦着他,盼着他,早回家!”
  1975年早春,我被下放到下坎子农场去种稻田。进农场当晚,我就打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在几个月前,二丫因难产大出血死了。这晴天霹雳,击碎我的深埋在心底的梦幻。不过,造化在捉弄人过程中,有时也会制造出宿命般的奇遇。
  在稻苗育种前,场部把十几麻袋稻种,浸泡在稻田地的水沟里。我竟鬼使神差地自愿报名,带领一条大黄狗,在一个远离村落草窝棚里,看护那十几袋稻种。独自一人整夜守候在旷野里,孤寂、寒冷随着入夜的黑暗袭过之后,接下来便是非科学性的恐惧……
  一轮凄清的冷月,总算从东山头升起来了。夜里,我难以入睡,总是隔着透明塑料布的窗口,胆战心惊地望着,近处一个禿立的坟头。在明月的清辉下,那坟头显得分外苍凉和孤寂。来自农村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座孤女坟,而且十之八九掩埋着屈死的苦命女人,陪葬着一个令人酸鼻的婚恋故事……
  后来,当我得知,那就是二丫翠英的墓穴后,接下去几个夜晚的梦境,那是绝对不能讲给胆怯人听的……
  过去了,都过去了!那无痕的春梦,宛如如烟的轻愁飘逝了,化作死者游荡的艳魂;那朦胧的爱情,恰似岁月的积尘沉降了,变成一块凄美的化石。
  


上一篇:(自述)悲洋楼
下一篇:难脱的棉衣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