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心灵驿站

刻骨铭心的日子

时间:2012/2/17 13:01:06   作者:田心   来源:原创   阅读:453   评论:0
内容摘要:今夜,又梦见了父亲。梦境依然是那个刻骨铭心、生死离别的一幕。父亲面带微笑,安详地睡在华光四射的冰棺里,栩栩如生……  2010年农历七月初三八时三十二分,我的父亲走到了生命的终点,驾鹤仙去。那天,炎炎夏日,骄阳似火!遵从父亲的遗嘱:丧事从简,不做孝服,尽早火化。然而,噩耗像长了翅膀,家喻户晓。来自四面八方的吊唁,如同潮水般地涌来。在一条约莫300米的水泥马路两侧,挨挨挤挤排满了几百只花圈,足足装满了三大卡车。几位白发苍苍的老农,自二十多里外的乡村,赶到父亲遗体旁,大声哭喊:老队长呀,您带我们种了
  
  今夜,又梦见了父亲。梦境依然是那个刻骨铭心、生死离别的一幕。父亲面带微笑,安详地睡在华光四射的冰棺里,栩栩如生……
  2010年农历七月初三八时三十二分,我的父亲走到了生命的终点,驾鹤仙去。那天,炎炎夏日,骄阳似火!遵从父亲的遗嘱:丧事从简,不做孝服,尽早火化。然而,噩耗像长了翅膀,家喻户晓。来自四面八方的吊唁,如同潮水般地涌来。在一条约莫300米的水泥马路两侧,挨挨挤挤排满了几百只花圈,足足装满了三大卡车。几位白发苍苍的老农,自二十多里外的乡村,赶到父亲遗体旁,大声哭喊:老队长呀,您带我们种了一辈子的田,咋说走就走呢?您好狠啊!
  父亲虽是个卑微的农民,可在当地是出了名的“伟人”。他的伟大之处:崇尚文化,科技兴农。尽管他只读过三年私塾,但成了当地的能人——“文化人”。在那物质极度匮乏、家里吃了这顿没下顿、被人指骂“穷八代”的日子里,为让有幸存活的我们,成为真正的文化人。我父亲煞费苦心,绞尽脑汁,“砸锅卖铁”坚持供我们读书!正因了父亲的坚持,在我们兄妹四人中,一个是公务员,两个是高级教师。最为逊色的便是我这“半吊子”(我母亲一手制造的颛顼“后裔”),亦在工作六年后,依然考取了城里一所化工技师学院,了却了父亲最后的心愿。
  去年春,78岁的父亲再次查出肝癌症晚期(13年前贲门癌手术),经过半年的化疗、输血,最终还是被癌魔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病入膏肓的父亲,瘦骨嶙峋的脸上,就一高高的鼻梁撑着,眼窝凹陷,口唇干瘪紫黑。一根根青筋暴出腿膀、手脚,肤色斑驳蜡黄。整个肢体毫无生命迹象,整个身体就是皮骨连着的架子。但父亲坚强如刚,用惊人的毅力,顽强地与吞噬他生命的癌魔抗争!整个治疗期间,始终坦然面对,从没吭过一声。
  特别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父亲病倒后,自始至终,从没一件脏物。每次大小便都要自己去洗手间,哪怕后来需要三人同时架着他走,也决不会用一下自便器!直至临走的一天,依然如故。
  那天早上,已穿好寿衣的父亲,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忽然,他吃力地将头微微拗起,作欲去洗手间的启示。几个大男人赶紧架父亲去了洗手间。坐在便器上,父亲面带微笑,忽然诙谐地说:看来,这次真的要走了,你妈等急了。刚回到原地,父亲就想吐……这是父亲第六次大出血。每次出血,日夜守护在他身旁的我们,都忍不住轻声哭喊着:爸,撑住,撑住!生怕父亲一下子离开我们。而父亲每次都很平淡地说,孩子们,别怕,我只是即将要去另一世界照顾你们的妈!但这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出血,我可怜的老父亲,终于支撑不住,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状,他似乎耗尽了毕生的力量……
  当我们托着父亲身体,将他慢慢躺平的那一刻,那个凶恶的癌魔将死神牢牢地箍住了父亲的脖子,父亲紧闭双眼,抽着由气。我与小妹紧紧地抓住父亲的手,哭叫着:爸,您别走,您不能走哇!在一片慌乱与呜咽声中,我们一群儿女,子孙,曾孙,都整齐地站在父亲的跟前。父亲挣扎着睁开了双眼,像是集中了毕生精力的父亲,眼睛骤然发亮,神情十分专注,一刻不停地扫视着他的亲骨肉。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我身上,脸上露出惬意的微笑。我深深懂得父亲的心思:我在家是“最不放心”的一个!在我购房后,他逢人就说:我家大丫头(指我)也有房子住了……突然,父亲扯动了几下唇角,头摇晃一下,侧到一边,安详地合上双眼。
  我们拼命扒着父亲喊叫着,惊恐地把手伸到父亲的鼻孔前试了试,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哗哗而下…父亲走了啊!不,父亲在笑呢!他没有死,他还活着!可是,父亲已真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遗容:安详、坦然、微笑!
  那个日子,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上一篇:男孩·生活·命
下一篇:咖啡飘香的早晨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