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侠玄幻

残灭(三)

时间:2011/11/18 23:21:39   作者:头大短发   来源:原创   阅读:392   评论:0
内容摘要:(上接 残灭二 http://www.tmwxw.com/Html/?7603.html)    左首的巨人雕塑左手臂上的金色月牙形图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何少泽的左手臂上出现了一块手指长短的金色月牙形图案,映入肉色之后,原本的金灿灿的颜色变得暗淡了许多,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难发现!  这瞬间之事一闪即过,然而还没等何少泽清醒过来,一阵剧烈的皮肤瘙痒感涌上心头。  “好痒!好像挠,好像挠……”,何少泽双手紧紧的互相拽住,指甲用力在巴掌心上掐出一道道的血痕来,瘙痒感觉深入骨髓,叫人有种将皮肤掀

(上接 残灭二 http://www.tmwxw.com/Html/?7603.html)

  
  左首的巨人雕塑左手臂上的金色月牙形图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何少泽的左手臂上出现了一块手指长短的金色月牙形图案,映入肉色之后,原本的金灿灿的颜色变得暗淡了许多,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难发现!
  这瞬间之事一闪即过,然而还没等何少泽清醒过来,一阵剧烈的皮肤瘙痒感涌上心头。
  “好痒!好像挠,好像挠……”,何少泽双手紧紧的互相拽住,指甲用力在巴掌心上掐出一道道的血痕来,瘙痒感觉深入骨髓,叫人有种将皮肤掀开,好好的挠一挠的冲动。
  牙齿不知觉的咬住了嘴唇,那脆弱的嘴唇犹如薄纸片一样被轻易咬破,鲜血汩汩的流淌而出,沿着颈部鼓起的粗大青筋,一直流到了胸口心脏的部位。
  “受不了了!”,何少泽开始咆哮起来,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一重苍白而又无力的嘶叫声。
  何少泽意识却是清醒的,他知道只要自己坚持不住,或是用手去挠痒了,那么等待他的将是一场空前绝后的灾难。
  甚至他年轻的生命也会就此终结。
  他太年轻了,年轻的几乎还没有开始,叫这样的人去放弃自己的生命,简直就是开玩笑!
  对于自己幼年还很稚嫩的理想——成为一名了不起,甚至像是残灭仙人一样的存在,这种理想在这关键时刻形成了一道犹如城墙一般的执拗之力,与那剧烈乃至索命一般的瘙痒感强烈的抗争。
  “坚持——坚持——”
  良久,不知是多久,何少泽只觉得一辈子从未度过如此痛苦而又漫长的时间。
  时间像是外界的阳光滑了进来……
  瘫坐在岩石累叠而成的石地板上,何少泽已经全身无力,汗水沿着刚才嘴角流血的痕迹接着流下来,甚至将血液稀释,乃至清除体表。
  “庆幸”“劫后余生”“爽快”“痛快淋漓”这些字眼用来描述何少泽现在的处境丝毫不过分。
  “刚才还真是险啊!要不是小老儿我意志坚定,恐怕已经……”,何少泽美美的吸了一口气。
  而何少泽的左手臂呢!就在刚才何少泽苦于无奈之际,左手臂也经历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战,他的左手是全身部位中痒的最厉害的。
  左手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出现了犹如新生一般的稚嫩的白皙颜色,甚至几乎透明,何少泽并不是美男子,不可能拥有那么白皙粉嫩的皮肤,相反他常年在寻仙门当杂役,他的皮肤是粗糙的,那种饱受创伤,久经风雨的古铜色。
  而现在,这只手却是他全身最大的讽刺……
  手臂上的月牙图案也改变了原本的淡黄色,成为了一种融合多种色彩的图案,其中包含了原有的金黄色,另外加上何少泽的肉色,最为奇怪的是,整个月牙形图案之中像是纵横交错的生出了无数条血红的丝线,丝线的摆布是个圆形,圆心正是那月牙形图案的最中间,如果不是靠的太近的话,真容易将之看成一只连续熬了几夜出现了血丝的眼睛……
  而何少泽却没有被这种诡异的图案所吓倒,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
  强力一握,五指像是食人花的花瓣迅速的啮合起来,将一团空气紧紧的握入手心,强大的指力形成巨大的爆发力,空气甚至无法从指间迅速的移开。
  只听见……
  “啪——”的一声,空气炸响,变成了一团压缩成为沉甸甸的液珠流在手心,跟着又在空中挥发。
  何少泽怔怔的看着血肉模糊的左手,心中快慰了许多。
  “指间的力量增加了十倍有余,而且……手掌心中,似乎还存在一丝不合理的力量……!”何少泽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他的手心像是一阵飓风围绕一般,手心就是风眼中心。
  手心所能掌控的力量形成一具力场,周围的事物甚至都在何少泽的掌控之间。
  力场——是对于用肉眼无法看见的力量的表述,比如说重力,无形无状,但是它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习以为常的人们并不司空见怪于它的存在;又比如说是磁场,也没有任何征兆,现代的人们为了研究这种古老而又神秘的力量,假设了很多像是“磁场线”“等势面”这种词汇,其实正是出于对于这种力量的未知。
  此刻的何少泽也是如此,他无法形容这种力量。
  可是那种对于空间的控制能力,却让他深深的感受的到!
  “一米的范围之内,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何少泽兴奋的站了起来,虚手一伸,那掌中忽然就有了一阵犹如真气一般的透明物质,因为这种物质本身的折射率有不同,所以看起来就像是透明的玻璃疙瘩。
  一块十斤大的石块被瞬间吸起,快速的向着何少泽飞来。急速的冲击声塞满了何少泽的霜双耳,可是何少泽并不慌乱。
  “转!”何少泽微微一笑,意念一动,那块巨石就像是围绕在地球的月亮一般的自觉的运动起来,上下颉飞。
  “走!”,石块就像是热恋中的女人,对于情人的话言听计从,丝毫没有反抗,又快速的朝着结识的墙壁飞速撞去,带着爱情的火焰,似乎它已经步入了消亡之际。
  “碰!”,石块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凿出了一巨大的坑……
  “力量似乎不错,只是好像要消耗很多真气!”,何少泽已经意识到了这种能力所带来的弊端,那就是对于真气的消耗特别大,刚才那么一会,何少泽体内原本就少量的真气已经消耗了十分之一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何少泽虽然得到了这奇怪的驱物力量,与此同时也成为了一个真气消耗的现代化工厂!
  在山洞呆了一会,又等了半会,因为忌惮洞外的巨型长臂猿,何少泽现在还不敢离开山洞!在山洞里硬是打坐了一个多小时!
  打坐是非常无聊的修炼,需要心静如水,同时还要水中无杂念,我靠,这还是人可以做到的嘛!何少泽就连蹲茅坑都在歪歪的人怎么可能会安下心来想着自己身体的真气如何运行,如何导动。
  一个小时,坐坐起起,闲暇之余,又将石壁上的二十七尊雕塑看了几遍,记住了他们摆酷的动作,然后才提了提裤腰带,准备离开山洞!
  洞口处
  何少泽张着脑袋,偷鸡摸狗一般的在洞口扫描,正前方还是那一堆庞然的大森林,妖兽吼声不断,不时的还能传来一阵阵呛鼻的腥膻的气味,令何少泽欣喜的是,那只巨大的长臂猿已经消失不见了!
  “猴急!猴急!这猿也差不了多少!”
  何少泽大喜,真气运转于左手手心,形成一股不小的吸力,将手掌紧紧的压在了石壁上安稳,快步的向着山壁上滑落下去,双脚踩到实处。
  有恃无恐,就像是上了安全带,想着下方不断的降落。
  何少泽准备绕着这山峰走一圈,斜着上栈道,然后进入银角峰的三代弟子住处。
  就在何少泽以为长臂猿已经离去的时候,忽然……
  “嗷嗷嗷……”剧烈而急促的咆哮声传来,伴随着一阵阵捶胸顿足之声。
  何少泽耳膜为之一震,全身真气凝结,险些就要倒去,定睛一看,下方正有一庞大的身影快速的冲了过来。
  浓密的皮毛之下,掩饰不了那一块块犹如土坝一般垒砌的肌肉结构,四肢发达,特别是那一双巨手简直就是人间凶器,像是两吸盘,系在了岩石之上,一会儿就已经冲了上来,离何少泽不足十米。
  “混蛋!长臂猿!想不到这老儿没走,跟哥哥我耗着呢!”,何少泽心里来气
  保命要紧,何少泽双手手脚连动,赶紧向着上方爬,就像是一只越野狸猫……
  “快……快……快!”
  何少泽给自己打气,与此同时,丹田之内的后天真气也毫不吝啬,这个时候吝啬就等于自杀,不到半会真气量已经挥霍一半了。
  转眼,长臂猿离何少泽不足五米
  “碰……”一声巨响,长臂猿巨掌一挥,携带着万钧之力,向着何少泽弱小的身体拍来,空气为之一凝,山壁都像是背着一股压迫之力陷进去了不少。
  这一掌的力量何少泽抵挡不了,要是硬抗,至少会弄个终身残疾!
  “呵呵!”,何少泽身体快速的跃起,通过左手臂为支点,凌空一翻,左脚前移,像是铁钉一般的猛力的钉入了石壁中,与此同时左臂甩出,像是毒蛇出信一般的吸住了山壁,转眼向着侧面跑去,速度再次飙升,躲开了长臂猿的攻击!
  “好险!~”,自己的屁股一米之处,一堆凸起的岩石群被这一巨掌重重的砸出一个大坑,碎石像是烟花一般的飚射而出,整个山峰为之颤抖不迭。
  烟尘四溢,不过何少泽已经趁着这一乱,迅速的攀上了栈道,栈道虽然狭窄,可是在栈道上,何少泽依靠身体灵巧显然要安全的多,不去管那长臂猿在何处,何少泽只管沿着来时的路卯足狂奔。
  “冲啊!!”,经过刚才的一役,何少泽这才了解到左手臂的力量以及灵活程度,那飘逸的动作,灵活的手法,自己以前是万万做不到的。
  方才能够逃出一命生天,左手的功劳最大,确切的说应该是那月牙形图案的功劳。何少泽感叹之余,信心也是大增,面对身后穷追猛打的长臂猿的咆哮声,心里平静了许多
  “嗷嗷!!”,长臂猿迅速的赶上,大声的咆哮起来,同时不断地用石块投掷何少泽。
  长臂猿手粗力大,它扔的石块有百斤,以长臂猿的力量,这石块犹如陨石一般冒着熊熊烈火、拉着长长的尾气,急速的冲着何少泽就是如雨一般的打将而来。何少泽左躲右闪,趁着空闲绕弯曲折而前。
  银色的巨大山峰,蜿蜒的栈道上,一大一小的身影闪动……
  巨大的长臂猿奋力的攻击着,一会儿咆哮吼叫,一会儿又是巨掌连击,一会儿是投掷巨石,种种花样只为了攻击到前方一个小布点般身影而已。
  栈道在攻击之下,变得残破不堪,千疮百孔,碎石凌空四溢,整个栈道就像是发生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战,狼藉之间,就看见一大一小的身影快速的穿越而过。
  小布点身后拉出一道长长的青色幻影。
  小布点就像是栈道上的精灵,一会儿跃上石壁,一会儿又进入栈道底层,四肢连动,像是爬行的野兽
  两者在这一翻跑酷较量之后,谁也制不住谁!
  长臂猿嗷嗷大叫,气急败坏的气傻在了地上,跺着脚。
  何少泽结着这一路狂猛的势头,迅速的离开了……
  


上一篇:残灭(四)
下一篇:残灭(二)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