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侠玄幻

长歌倚楼,一樽芳酒情依旧

时间:2011/8/2 12:18:46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269   评论:0
内容摘要:醉知酒浓,醒知梦醒,原来看残花凋尽也是一种殇。  【一】  已进入春天,可却未见桃花。  一曲熟悉的悠扬笛声在我身边响起,我兴奋的冲进院子,可此时偌大的院子里只有风陪伴着我,我这才想起离开南丰山庄已有多日,而且这熟悉的笛声再也不属于我了。  虽然已经进入了春天,却还残留着寒冬的影子,我早已被冻得全身发抖但仍固执的站在冰冷的风中抬头仰望星空,柳香奇曾对我说过,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是我对你的守候,可如今那闪亮的星还在,而柳香奇却消失在桃花盛开的季节,让我的泪不由忍不住的又一次落下。  “不要这样对待自己
  醉知酒浓,醒知梦醒,原来看残花凋尽也是一种殇。
  【一】
  已进入春天,可却未见桃花。
  一曲熟悉的悠扬笛声在我身边响起,我兴奋的冲进院子,可此时偌大的院子里只有风陪伴着我,我这才想起离开南丰山庄已有多日,而且这熟悉的笛声再也不属于我了。
  虽然已经进入了春天,却还残留着寒冬的影子,我早已被冻得全身发抖但仍固执的站在冰冷的风中抬头仰望星空,柳香奇曾对我说过,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是我对你的守候,可如今那闪亮的星还在,而柳香奇却消失在桃花盛开的季节,让我的泪不由忍不住的又一次落下。
  “不要这样对待自己,你的病刚好,如果想他我就把你送回南丰山庄。”费云鹏把棉披风罩在我的身上,宽大的披风让我显得更加瘦弱,我看到费云鹏想把我揽入怀中的手又悄悄的放下。
  “我不该把你从南丰山庄带出来,我以为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可以,可没想到几天了你还是这么伤心,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费云鹏也抬起头望向夜空,他的眼中也闪着泪光。
  “费大哥,我们成亲好不好。”我转过身拉着费云鹏的手。
  我能感觉到费云鹏的手一抖,没错,费云鹏爱我自打第一次遇见我后费云鹏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我,我的聪慧、善良占据着他的心,可我爱的却是柳香奇。
  我不是不懂费云鹏的心,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总是透过他的身影去寻找柳香奇的影子,连睡梦中那甜美的笑和此时的泪都属于柳香奇的。
  但费云鹏还是答应同我成亲,我清楚只要我高兴,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拜堂成亲的那晚,我在房内看到费云鹏站在大红喜字的木门前很久后又转身去了隔壁的书房。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又重新把盖头盖在头上,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二】
  曾经有个年轻人,爱上了杭州知府的千金,可知府却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穷苦的年轻人,他觉得这样有失他的颜面,可为了能和年轻人在一起,女孩趁着夜色偷偷爬窗出来,等年轻人见到心爱的女孩时,女孩的脚上已经磨破了许多血泡。
  这个女孩后来就成了我娘,在我的眼中,爹和娘是很恩爱的一对,从没红过脸拌过嘴,让旁人羡慕的不得了,我一直在想今后我一定要嫁给一个像爹疼娘一样的男子。
  我叫花裳,我遗传了母亲所有的美貌与聪慧,却惟独没有遗传她栽花的手艺,可偏偏我却痴迷于花,望着满园残败的花我黯然泪下。
  爹不忍心看我如此伤神,于是请来费云鹏帮忙打理这些残花,我躲在门户看他站在院中央望着满园的花摇头说:“真是可惜了这些花。”
  费云鹏是江南一带小有名气的养花师,听说凡是经他手载出来的花都充满灵气,而且他还是无师自通,好像他就是为花而生,在他养护下满园残败的花渐渐又有了生气,终于有一日清晨,丫鬟兴奋的跑来敲我的房门:“小姐,那些花又开了。”
  我拉开房门冲进花园,看到花园里一朵朵娇艳的花在清晨的阳光里向我绽放,我流着泪向费云鹏道谢。
  “花裳,愿意和我学养花吗?”费云鹏在不远的地方望着我。
  “我可以吗?”我弯下腰,捧起花放在鼻间。
  “唔,你绣的牡丹那么有灵气,想必你也是爱花之人。”费云鹏的话让我一下子红了脸,原来他一直在注意我。
  一日有媒婆上门来提亲,让我没想到男方竟然是费云鹏,爹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可我不愿,但我看到爹满脸的笑容和满头的白发,自从母亲过世后,爹苍老了很多,我不想他难过我也点头答应。
  婚期定在八月十五,那一年,我刚满十五岁,费云鹏十九岁。
  【三】
  就在我以为日子会这样按部就班时,老天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那晚,我听到前院有嘈杂的声音,我顺着声音跑过去但被眼前的一切所惊呆,镖局里上上下下的人全部倒在了血泊里,我呆傻在那里,这是我感觉一道寒光向我袭来,突然一双大手将我拦在怀里。
  “云鹏,快带花裳离开。”爹在远处嘶喊。
  我被费云鹏浑浑噩噩的拉着,当我再回头时看到爹也倒在了血泊里,我的泪模糊了双眼,可我早已不知哭喊,慢慢的倒在了费云鹏的怀中。
  不知睡了多久,梦中总会有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可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直到我再次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破庙里,身边燃着火,我挣扎着起身,可我浑身像散了架一般,这时一个人将我扶起,“啊——”我看到一张恐怖的脸。
  “花裳,别怕,我是费云鹏。”他的手僵在那里。
  原来,费云鹏为我挡了一刀,那原本落在我身上的刀落在了他的脸上,他毁了容貌,我摸着那道恐怖的疤痕,泪慢慢的落下。
  安葬了爹之后,费云鹏为了让我有个安全的庇护所,他带我离开苏州,前往他的老家山东,坐在马车上我撩起帘子最后看一眼熟悉的地方,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四】
  或许一些事早已是上天安排好的,我没想到我会在铜铃巷遇到柳香奇。
  自从费云鹏带着我辗转来到他的家乡后,我就陷入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中,望着他整日在花圃前摆弄着原本娇艳的花时,我竟然对花失去了兴趣,也让我怀念起在江南的日子。
  那天我失神的走在热闹的街头,直至四周渐渐燃起了灯笼,我才惊醒我已从早上走到了傍晚,可此时我却早已迷失了方向不知身在何处。
  “哟,哪里来的小妞。”
  “长得真是标致。”
  “弄回去给大哥做小,肯定的不少酒钱。”
  身后响起嬉笑的声音,我转过身发现几个混混正靠近我,这时一曲悠扬的笛声进入我的耳朵,同时我也看到那几个人惊慌的神情。
  “你不该这么晚还独自出来。”一个帅气的白衣男子从暗处走近我。
  他的眼睛在黑夜里那么清澈有一丝冰冷,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迎向他,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桂花的味道,让我突然的有了想家的念头,我的泪不听话的落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为何会答应柳香奇和他一起去南丰山庄,我只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快乐的,这是与费云鹏没有的感觉,我的心乱了,从见到柳香奇那一刻起,我的心就不属于我自己了。
  费云鹏看出了我心中的慌乱,也许是我每每出神的坐在窗边望着窗外,嘴角始终挂着笑容,或许是当我微笑着回来后不久又陷入了沉思,他淡淡的对我说:“喜欢他的话就去找他吧。”
  我转过头望着费云鹏脸上的疤痕,我摇摇头油转过头望向夜空,我怕费云鹏看到我的慌乱和我眼中的泪,可我却管不住自己的心。
  【结尾】
  那夜我与柳香奇一同抬头仰望星空,他情到深处的将我揽入怀中:“花裳我爱你,我愿意一生来保护你。”
  我在他怀中心跳的好厉害,当我沉浸在其中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柳香奇虎口处的刺青,我脑袋嗡的一声,我记得这个记号,那晚在我眼前闪过的持刀人也有一模一样的印记,我眼前不断闪现出镖局里那一具具尸体还有爹的惨死,我不知自己如何回到的山下。
  “费大哥,柳香奇是杀害我爹的凶手。”我哭着向费云鹏喊出心中的痛。
  “这封信给你,不要怪我现在才给你,其实我很早就知道,只是你爱他,我不想你痛苦,我想等你自己知道的时候心里会舒服一些。”费云鹏把我揽在怀里拍着我的背,一滴泪滴在了我的脖子上。
  等我在回到南丰山庄时已是五天后,我看着柳香奇喝下我亲手为他倒的酒后慢慢的在我面前变矮,腹部的疼痛让他碰翻了桌上的酒壶,我的心也跟着撕裂般的疼。
  柳香奇虚弱的露出笑脸:“就在铜铃巷见到你那一天我就认出了你,我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
  “你们全都知道为何只瞒着我一个人,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我站在那里哭喊着。
  “因为我爱你,花裳,对不起。”疼痛让他英俊的脸渐渐变得扭曲,但他始终微笑着。
  柳香奇慢慢的倒下,我扑过去把他抱在怀中,我哭喊着他的名字,可他已经听不到了,我听到心碎的声音,就在这时桃花终于开了。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上一篇:醉红尘
下一篇:天涯路,只影向谁依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