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乡野风情

桃花朵朵开

时间:2011/5/10 12:44:56   作者:不祥   来源:网络   阅读:510   评论:0
内容摘要: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枝头鸟儿成双对,情人心花儿开。我仍然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儿开,把那桃花儿采。-  ——题序-  每个人心里,都向往着一方小小的桃花源,一眼小小的苍穹。可以不必太用力,就能安心靠岸的那个小小的港湾。所以总信赖着自己写过的一个故事,期待着牛郎织女那样,永远永远。可是啊,我们过的这些日子,总是劳劳碌碌、虚头八脑、浑浑沉沉,惶惶悠悠。一不小心就褪色了,苍白了,像手里拿着的一朵粉红的桃花。摘下它,因为它美丽;丢弃它,因为它的凋零。是不是没有了就会空虚无聊,有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枝头鸟儿成双对,情人心花儿开。我仍然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儿开,把那桃花儿采。-
  ——题序-

  每个人心里,都向往着一方小小的桃花源,一眼小小的苍穹。可以不必太用力,就能安心靠岸的那个小小的港湾。所以总信赖着自己写过的一个故事,期待着牛郎织女那样,永远永远。可是啊,我们过的这些日子,总是劳劳碌碌、虚头八脑、浑浑沉沉,惶惶悠悠。一不小心就褪色了,苍白了,像手里拿着的一朵粉红的桃花。摘下它,因为它美丽;丢弃它,因为它的凋零。是不是没有了就会空虚无聊,有了也永远嫌不够呢?-
  世界熙熙攘攘,老天给的安排,是否别具匠心,有苦难有甜么?韩军从监狱牢房里出来的时候,正好是秋天。春又去秋又来,寒暑已三载。-
  韩军和别人合伙一块做生意,那人叫陈刚,是韩军的结把好兄弟。生意刚开始赚了,后来又亏了,亏的有些憋屈。钱和订单汇过去了,足有十多万呢!结果对方,生意合作上的客户老板得钱后跑了。愤愤不平之下,韩军和陈刚百费周折,打听到那小子的下落。终于在一家夜总会包厢里头,出于野蛮和血气方刚,韩军和陈刚把那人给废了。废了的时候,包厢里面正点播着阿牛唱的《桃花朵朵开》。事情办利索后,韩军和陈刚扬长而去,离开了夜总会。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出于江湖哥们义气,韩军大抱大揽,说所有事情都是他一人干的,并对犯罪事实供人不讳。鉴于韩军有自首情节,有悔改之意且认罪态度良好,法院宣判韩军因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陈刚有教唆和帮凶的成份,但死心悔改,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法院宣判将其邢事拘留三个月,并处以五万元罚金,负责承担全部医疗费用。结果陈刚动用关系,在里面待了一个半月就出来了,韩军因改造期间表现良好,提前获释。-
  这一晃就是三年,回想那些时候的事,韩军在城市的边缘看天,剃着光头,身穿迷彩服,提着一个布疙瘩,一副流浪寒酸相,但他心胸比天还高还大。-
  韩军是在
秋天的天空下,看到了迎春。迎春那时正在自家的院子里洗衣服,她的衣裳被秋风鼓成了一叶帆,很轻柔很美丽,看得韩军都有点痴了。-
  韩军是穿着刚从市场上新买的迷彩服,从迎春家门口走过,看到迎春的。-
  迎春今早起来,左眼皮右眼皮跳跳,又看见喜雀欢叫着,从屋檐面前飞过。可迎春压根没想到喜事是这一出。因为韩军出狱后压根也没和说过……-
  迎春抬头看着韩军,脸上掠过一丝惊喜,然后讪讪地一笑,很不自然地说了句,回来了?几时回来的?回来了就好!韩军笑,露出白牙,回来了!刚到的家!-
  陈刚从屋子里走出来。他现在是迎春的男人,也是山桂寨村的村支部书记。他后面还跟着两小孩,女孩看起来大一点,像陈刚,男孩小一点,长的像陈刚。两个小家伙岁数相差不大,韩军猛然想起,他进监狱那会,迎春肚里的小孩有三个月大,是韩军他的种。-
  听着小孩在大人的教唆下,一声一声叔叔、干爹,亲热地喊,韩军的目光像老鹰一样阴郁,他在想,本来这迎春花是应该开在自己这儿的,可惜错过了季节。-
  陈刚也用老鹰的目光,精敏地看了看迎春,又看了看韩军。韩军很尴尬,不知道如何应付小孩,也不知道以什么方式面对迎春和陈刚。迎春和陈刚同样心里很纠结。一时间,都没话了。-
  还是陈刚打破了僵持,陈刚说,回来了就好,先进屋里坐,一会迎春去弄点菜,咱哥俩喝上几口,权当给你接风洗尘,埋汰那一身晦气。-
  韩军点了一下头,又笑了笑,还是进了里屋。只是韩军绿色的影子,在秋风里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韩军把崭新的绿迷彩服脱掉了,露出白色背心和瘦削仍结实的肌肉。迎春看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一阵紧一阵的心疼。迎春很是手巧能干,三下两下,饭菜就弄好了。自家杀了只鸡,油爆了碗大豆子,搞了个青菜,称了两斤卤猪皮肉,煮了一小盆葱花荷包蛋汤。-
  酒、菜、饭吃得很热闹!陈刚显得特别激动和兴奋,一个劲地劝韩军夹菜吃酒。-
  酒过半巡,孩子们都吃饱了,出去玩去了。只剩下韩军,迎春和陈刚了。陈刚再次举起酒杯:“兄弟,让你遭罪受委屈了,哥,对不起你。来,迎春你也满上,咱俩一起敬韩军兄弟一杯!今后,只要有我陈刚一口饭,就不会饿着你韩军,来,咱们三,一起干!”-
  韩军缓缓地端起酒碗,觉得碗有千斤重。这碗酒该喝还是不喝呢?韩军有些迟疑,但看到迎春清澈乞求的眼睛,心里一横,闭着眼,一口气灌进了肚里,两行清泪顿时就流了出来。韩军知道这碗酒一喝,以前的种种,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就算过去了。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只能烂在肚子里,直到死了装进棺材,埋在土里。压根不能说,更不可能旧事重提。因为韩军和迎春再也回不到过去,何况人家有了幸福平静的生活和温馨的家庭。也罢,也罢。-
  为了缓和窘相,韩军装腔作势地干咳了几下,说了句,好久没喝这玩意儿,还贼呛贼辣。-
  其实酒辣不辣,迎春自己心里特别明白是怎么回事。酒是自家酿的小米高粱酒,脾性温和,不冲。-
  接着就是陈刚一饮而尽,最后才是迎春。-
  “来,来,来,先吃点菜,压压酒。咱家迎春的手艺还真不赖!”陈刚热情地说着话,有点把韩军当外人了。-
  韩军听到后,深皱了两下眉头,然后大大方方往碗里夹菜,脸上荡荡着笑,也不知道笑啥。而迎春莫不作声,只是给两个男人来来回回夹菜。-
  酒喝的差不多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迎春忙着收拾桌碗。陈刚打着饱嗝,对韩军说道:“今后有什么打算?要不行,回来跟老子一起办厂吧。”-
  “我先调养段时间再说,在里面呆久了,这一下外面的社会还不适应。过些天我想好了再说。”韩军打了个马虎眼,也没明说行,也没明说不行。其实韩军的话,迎春已经很明白,是拒绝了陈刚,只是怕驳了他的面。-
  山桂寨村子里的人都知道,韩军和陈刚是兄弟是朋友,拜把子的兄弟,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韩军去坐牢了,临走前,捎话给陈刚,把女朋友未婚妇迎春托给陈刚,说,陈刚,帮兄弟一个忙,好好照顾迎春。-
  起初,陈刚责无旁贷,但是后来就变味了。这一照顾倒好,陈刚硬软兼施,费了不少心思,把迎春骗到了手。再加上迎春肚里有小孩,也只好做罢。于是迎春成了陈刚的老婆,并有了她和陈刚生的另一个孩子。-
  那会,韩军在监狱接受改造。迎春写信给韩军。收到信时,韩军正在农场干活。那一天,韩军看了信后把信撕了,然后大吼一声,一天没吃饭。那天,韩军的力量怎么也用不完,但是到后来,他哭了,跪在地上哭,说,迎春迎春,迎春迎春。-
  信后面还是回了过去,韩军只在信了说了一句话,将来陈刚和迎春生下孩子,就让孩子叫他干爹。-
  韩军后来终究没有进陈刚的村办厂。大伙都说,傻,傻,你真傻,老婆媳妇没了,自己的姑娘也跟别人姓了,这份工作可不能不要呀,这是陈刚想法补偿你啊。-
  韩军笑着摇摇头,他找到陈刚,托关系求贷款,承包下了一百亩的山地,种下了大片的桃树和少许板栗,因为迎春以前爱吃板栗。韩军就在桃林里搭了个小木屋,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棵桃树,种在了地里。-
  有一天,陈刚被抓走了。陈刚贪污村里的公款被抓走了。走向警车时陈刚脸色苍白。迎春愣住了,她变得不会说话,只是木然地看着陈刚。-
  陈刚看到了人群中的韩军,就走了过去,他手腕上的手铐,在阳光下闪了好几下,一下子就刺痛了韩军的眼睛。-
  陈刚说,兄弟,现在轮到我请你照顾迎春了。韩军点了点头,他把头点得特别郑重。警车呜呜地开走了,卷起很多烟尘。只有韩军特男人的那一嗓子吼:“早点回来,迎春还等着你,娃儿还跟他爸姓陈…”山桂寨村的乡亲们都听见了,说韩军的声音,真他妈的长志气,好响亮。-
  国不可一日无君,村不可一日无头。韩军高票当选为了山桂寨村支书。-
  韩军当选上村支书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毫不犹豫地把村办造纸厂给关掉了。这下可捅破了马蜂窝,断了村民们的财路。村民们就反对,就大吼,就大吵就大闹就大吼,就说他妈的,我们能把你选上,也能把你捅下来。村民们愤怒的声音,铅云一样撑满了山桂寨的天空。-
  韩军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韩军说,造纸厂的污水,只会把美丽的山桂寨变成臭山沟沟,变得像一个大型垃圾箱。村民们马上质问,我们投的钱怎么办,那你让我们怎么挣钱?韩军说,我们搞度假村,建生态园,建观光农业园,让城里人吃我们自家喂的土鸡土鸭土鹅,让他们给我们送钱。以前集资搞的造纸厂掏的钱,仍有效,可以当作股份。我们要建一座有山有水的山桂寨山庄,同意的请举手。-
  韩军的话极有鼓动性和震撼力。村民们的手都举起来了。韩军看到,迎春个儿不是太高,但是硬把手举得老高老高。-
  很快的,大伙钱又筹上来了,只不过这次成立了集资监督委员会。很快的,观光农业园建成了,无公害蔬菜基地建成了,休闲山庄也建成了……-
  几年之内,山桂寨村的人,本钱回来了,腰包渐渐鼓了,富了。再也没有提当初反对关掉造纸厂的事儿了。大伙都觉得这个牢里放出来的韩军,不简单,人真好,威望很高…-
  韩军一直帮称着迎春。有好几次迎春想把身子给他,一方面对韩军的感激,另一方面想挽留一些情份,也别让韩军太苦了。韩军很委婉地拒绝了:“我已经犯了一次错,抛下你们母女俩,现在我不能再犯错了,不然伤了的是你们母子女三呢…”-
  见到迎春的儿子,韩军说,我打心眼喜欢他,认他做干儿子了,以后闺女她姐弟俩都叫我干爹,不要一会叔叔一会干爹,听着别扭。迎春幽幽地说:“你不恨我了?”韩军笑了:“恨有什么用,这烟缘,是上天注定的。”-
  韩军后来一直没娶亲,有媒人给他介绍,他不要。他说,他还年轻呢!其实,韩军心里一直有个心结没打开。时间一晃,韩军就三十好几了。在农村,这个年纪的人,孩子早就都上小学了。-
  韩军的农业生态园越搞越大,名气越来越响,村里人的钱越挣越多。大伙平时闲暇的时候,又提到了陈刚。农家人是朴实的,他们现在不恨陈刚了。那个被遗忘角落的陈刚,重新被捡起来了,并得到了人们的同情。当初检举陈刚贪污的村民们,纷纷撤诉,为他求情。一方面基于迎春母子们生活不容易;一方面是陈刚这么多年牢狱之苦,足够他好好反省;还有一方面是基于韩军、村民的大度。-
  陈刚总算是出来了,韩军的心结算是打开了。陈刚回来的那天,韩军给他接风洗尘。同样是迎春弄的饭菜,还是那那几道菜:自家杀了只鸡,油爆大豆子,称了两斤卤猪皮肉,炒了个青菜,煮了个葱花荷包蛋汤。酒桌上,韩军喝得很豪爽,韩军说,喝,喝喝喝。结果两个人都喝多了,痛痛快快醉了。韩军很开心,说了句:“大兄弟,迎春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了,我心里踏实了。”-
  结果话说完,两人就抱在一起,一定要迎春唱首歌。迎春就唱:“我们的家乡,在山桂寨村上。那里有白云,那里山山水水,真漂亮。我们的家乡,农业生态园带来了新的希望……”-
  韩军和陈刚都哈哈大笑,说,他奶奶的,真舒情真优美真得劲嘛!笑完之后,韩军说:“陈刚,跟我一块干吧!兄弟不会亏待你的…”-
  “行!”陈刚爽快地答应了。-
  又是一年桃花盛开。韩军一抬头,看见了一大帮子城里人。为首的是陈刚的妹妹,叫陈洁,今年二十四五岁,在县城教书。韩军蹲监狱那会,陈洁还一十多岁的小姑娘,转眼间就成大姑娘了,出落得亭亭玉立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陈洁喊,韩军哥!韩军一阵感叹,看到了一个美丽的人影在面前晃动,方缓过神来。-
  陈洁说,我带同事们来参观你的观光农业。韩军说,非常欢迎。陈洁又说,我不想回去了,我想和你一起在山桂寨做事。韩军想了想,仍然说,非常欢迎。站在不远处的迎春就笑了。后来村里大伙都说,迎春是韩军和陈洁的大媒人。这是后话了。-
  时过境迁,而现在,春风把陈洁的衣衫吹得鼓鼓的。桃花正在盛开,花儿开放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韩军深陷其中。韩军突然觉得眼角流出了一串幸福。陈洁递上纸巾,轻声说:“韩军,你怎么了?”-
  韩军说:“陈洁,难道你没有看到--桃花,桃花,桃花运……”-
  “桃花怎么了?”,陈洁好奇地问,随后便羞红了脸……
  韩军笑了,很清晰地回答:“桃花流水风含笑,我生命的春天已经来了。”-
  随兴,乖巧伶俐的陈洁哼唱起了关于桃花的歌曲音乐:-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枝头鸟儿成双对,情人心花儿开……-
  (完结)
桃花朵朵开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上一篇:放牛湾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