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乡野风情

二六小传

时间:2011/7/25 10:02:14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366   评论:0
内容摘要:二六,是表叔的小名。对于这个名字的来历,我问过村里的老人,有人说是他出生在闰六月,又有人说他出生在六月初六,所以就有了这么个名字。表叔有大名的,但是人们还是叫他二六,我们当面叫表叔,背下也叫他二六。  二六,是表叔的专享名字。以我们村为圆心,向周围辐射十里路,在这个范围内,你要是冲着另一个人喊二六,那人一定会和你切磋拳脚的,谁都知道,二六是个傻子。    表叔不是特别傻,要不,表婶也不会嫁给他,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表叔成亲的第三天,丈人家就要接姑爷闺女回门。那时候规矩大,怎么进门,怎么作揖,
  二六,是表叔的小名。对于这个名字的来历,我问过村里的老人,有人说是他出生在闰六月,又有人说他出生在六月初六,所以就有了这么个名字。表叔有大名的,但是人们还是叫他二六,我们当面叫表叔,背下也叫他二六。
  二六,是表叔的专享名字。以我们村为圆心,向周围辐射十里路,在这个范围内,你要是冲着另一个人喊二六,那人一定会和你切磋拳脚的,谁都知道,二六是个傻子。
  
  表叔不是特别傻,要不,表婶也不会嫁给他,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表叔成亲的第三天,丈人家就要接姑爷闺女回门。那时候规矩大,怎么进门,怎么作揖,怎么落座,怎么敬酒,怎么吃饭都有套路的,为这个,表叔的爹耳提面命,亲自示范演练,指手画脚地教了一天,表叔还是一脸茫然,气得他老子一抖手,咋就生出你这个宝来!这混沌脑袋,三斧头都劈不开!
  幸好那天有个老辈亲戚也在,一路指点着,进门,作揖,落座也倒没什么差池。表叔饭量特别大,端起饭碗能把爹娘都忘了,更别提爹娘的交代了。一碗饭,拨拉三五下就没了,小舅子小姨子赶忙添饭,他也不客气,来者不拒。
  新姑爷上门,这样的吃相犯了大忌。跟表叔坐一条凳子的人看不下去了,在他吃第四碗饭的时候,忍不住用屁股撅了他一下。表叔以为挤着他了,很识趣地往旁边挪了挪。到第六碗的时候,表叔禁不起同坐接二连三的攻击,又挪了一下。这次,屁股坐空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脸上还扣着满满的一碗饭。
  大家忍着笑,七手八脚将他拉起来,帮他扑打身上的饭粒,表叔咽下嘴里的饭,指着地上的饭,说,用水漂一漂,还能吃的,白米饭,不能浪费了。
  
  吃饱了,也该回家了,丈母娘提着他们带来的礼篮相送。表叔一看,篮子里还有两条米糕,两包红糖。
  这不行,记得爹说了,篮子里的东西必须全部留下,只带空篮子回家。表叔赶紧又把礼物取出来放到桌上,偏偏丈母娘客气得紧,一定要他带回去孝敬自家父母,这一来一往一推一搡见招拆招的就是半个小时。
  表叔急了,好吧,我带回去。丈母娘满意地笑了,这就对了,去吧。
  走到五丈开外,表叔突然一个转身,大喊一句,糕来了!
  丈母娘一惊,只见一条米糕凌空飞来,急忙伸手来接,没接着,落在地上,散了。正在惋惜,第二条又到了,还是没接着。
  别扔了——一句话还没说完,一包红糖飞来,不偏不倚,面门上正中,丈母娘一个踉跄跌坐在地。看着散落在地的红糖,丈人心疼得不得了,眼见第二包又飞了过来,不由自主的腾空一跃,双手来接。
  这次接着了,不过在起跳的时候,他的脚被老太婆的胳膊绊了一下,所以,他也毫无疑问地横着落了下来。
  任务完成了,表叔一手提着空篮子,一手拽着表婶,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关于表叔的传说太多了,有很多已经被演绎成为传奇。
  有路过的人问表叔借一把稻草,清洗铁锹上的淤泥,表叔很严肃地说不行,我家的稻草还不够喂牛呢。
  有人看见表叔年初一挑大粪浇油菜,就说,二六啊,过年也不歇着,谁家年初一挑粪啊?表叔说,咋了,挑粪还要择日子呀?
  表叔在我家吃过饭走了,我爸说,他等一下还要回来的。我问为什么,我爸不告诉我。正猜着,表叔回来了,对我爸说,刚才临走忘了打招呼,大表哥我吃过饭走了啊!
  
  表叔命好,生了五个儿子;表叔命又不好,有三个儿子比他还傻,饭量比他还大。后来实在养不起,丢了两个傻儿子,老大和老三。
  老二最精神,和我一般大。十几年前在城里学做蛋糕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姑娘。
  这是件大事,表叔的堂兄堂弟,还有我爸都齐聚一堂,商量下一步棋的走法。他们知道,表叔那个三斧头劈不开的脑袋是想不出好主意来的。
  堂兄说,拿点钱让俩孩子出去躲一躲,人家娘家是肯定会找来的。
  我爸说,找来的结果有两种,一个是把姑娘带回去,一个就是要点抚养费,姑娘留下来。可是二六能有几个钱呢?
  堂弟说,要人没有,要钱也没有,还怕他了?在我们这里,他还敢吃人不成?
  表婶抹着眼泪,还是俩孩子出去躲着吧,我五个儿子,这······这是第一个媳妇啊。
  表叔没吭声,会议基本上圆满结束。
  
  没过几天,那家人果然找上门来了。我爸和他的老表们都是满脸的得意,幸好见多识广,未卜先知,事先有安排啊。
  表叔提着篮子往小店去了,被他堂兄喊住,二六,你去哪呀?
  表叔不停步,低着头边走边说,亲家找来了,我去小店买二斤啤酒。
  堂兄大怒,站住,你个实心呆子!你不是承认了吧?
  不承认咋办,你还能瞒人家一辈子!表叔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承认了你就得给钱,你有钱吗?猪脑子!堂兄脖子上青筋暴露,手里的牛鞭在激动地哆嗦。
  我有多少就给多少!人家一个姑娘,从鞋底大,横托竖抱抚养成人,容易吗?人家大老远的来了,连一口饭都不给人吃,你们还算人吗?这是表叔有生以来第一次对抗他的堂兄,我爸说的。
  那根牛鞭毫不犹豫地呼啸而来,撕开表叔的褂子,在肩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是本能,还是愤怒?我不确定。确定的是表叔还手了,而且很有力度和烈度。
  我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其他人的配合下,终于将他们拉开了。
  表叔坐在地上哭,我穷,可是穷人也要讲理啊······
  他堂兄也坐在地上哭,我打他,我不心疼吗?自打三叔死了,我就把这傻子当儿子看,我图他什么呀······
  我爸揉了揉眼,都起来吧,都起来吧,都······
  表叔的亲家走了过来,拉起表叔,亲家,你是个好人。我们今天来也不是问你要人,也不是问你要抚养费的,就是来看看孩子以后生活的地方。孩子大了,我们同意她自己的选择和安排。你给孩子们打电话吧,就说我们同意了,让他们回来好好过日子吧,不要在外面躲躲藏藏的,我们下午就回去了,唉······
  傻人有傻福,亲家临走没要表叔一分钱,还要留下一千五百元,说是给女儿买嫁妆。我那傻表叔自然是万万不会答应的,拿出当年和丈母娘见招拆招的精神,把这一千五又塞回去了。
  当天下午表叔亲自把亲家送到县城,买了票送上车。送走了亲家,自己却傻傻的站在大街上,找不到回家的车,一直到下半夜才找到家。这期间把我爸和表叔的堂兄急得不行,说这二六一定是被他亲家拐走了,等着咱们拿他闺女去交换哩!
  
  表叔老了,上次回家,看见他鬓发已经白的差不多了,腰也驼了,说话还是那口气,瓮瓮地:三丫头回来啦!哎呀,我又忘了你大名了,现在大了,不能再喊你小名了。
  我嘴里说没事,你不是表叔么,心里说,没事,你不是被人喊了一辈子小名嘛。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