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乡野风情

一只鸡的战斗

时间:2011/7/28 14:54:46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395   评论:0
内容摘要:“那只大毛腿鸡也丢了。”  王老太太对刚进门的老王说到。  “又丢一只?除了那只大公鸡还剩几只了?”  “两只。”王老太太无限怜惜的说。“这几只鸡可没少下蛋。”  “就你那喂法,一天下两个也不为过。”老王觉得老太太平时对鸡太好了。  自从小花母鸡、黑翅母鸡还有毛腿母鸡没了后。大公鸡就告诉小白母鸡和大黄母鸡不许出主人的院子。只要有陌生人来,大公鸡都会伸着脖子,蓬起羽毛冲过去查看情况。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这几天天气很冷。王老太太把老伴的护耳帽找到,叮嘱他出门时带上,别感冒了。  中午,老王刚进门
  “那只大毛腿鸡也丢了。”
  王老太太对刚进门的老王说到。
  “又丢一只?除了那只大公鸡还剩几只了?”
  “两只。”王老太太无限怜惜的说。“这几只鸡可没少下蛋。”
  “就你那喂法,一天下两个也不为过。”老王觉得老太太平时对鸡太好了。
  自从小花母鸡、黑翅母鸡还有毛腿母鸡没了后。大公鸡就告诉小白母鸡和大黄母鸡不许出主人的院子。只要有陌生人来,大公鸡都会伸着脖子,蓬起羽毛冲过去查看情况。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这几天天气很冷。王老太太把老伴的护耳帽找到,叮嘱他出门时带上,别感冒了。
  中午,老王刚进门。那只大公鸡一见他,就箭一样的冲过来。飞起来就开始啄。老王一边赶着,一边叫老太太来帮忙。从厨房出来的王老太太一见这情景,先是一愣,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你咋得罪它了。它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咋像见了小鬼子一样。”
  老王没空理老太太,不停的躲闪着宁死不屈往身上扑来的大公鸡。一场人鸡大战正在进行中,只见大公鸡全身的毛都蓬了起来,一副恼休成怒,不到最后不罢休的样子。老王为了避让忙得不亦乐乎。但还是被鸡啄了好几下。老王一边骂着,一边用手舞足蹈的挥赶着。老太太那边被这一出闹剧惹得前仰后合的大笑。她觉得不是这只鸡像疯了,就是老伴有问题了。直到老王一不小心,把帽子给甩掉了。这只鸡才停下来。还歪着头瞪着眼远远的看着老王,嘴里还不停的咯咯的叫着。好像是在解释什么。
  一肚子气的老王拍打着身上的泥土,看到老太太笑成那样了。本想发火。可一个没憋住也莫明奇妙的和老太太一起笑了起来。活了一辈子,今天被鸡给耍了一通。
  他不知道。他们的战争仅仅只是个开始。
  老夫妇俩说说笑笑的把这顿饭吃了。
  傍晚老王回来的晚,那只鸡已经飞到树上休息了。
  第二天,老王又与鸡大战了一场。直到热得老王把帽子拿下这才算了事。这次他们已经不觉得好笑了,“这是啥回事?”老俩口开始质疑了。
  下午,老王特意早回来试一试。谁知那只公鸡一见他,跟见了仇人一样飞奔来而,不依不饶的又开始拼命啄起来。
  老太太赶紧来帮着赶鸡。但大公鸡跟本不听她劝。只冲着老王没命的纠缠。这次,老王动怒了。把帽子一摔,非要捉住它炒吃了。这大公鸡一见他脱下帽子,扭头就走。支着两个翅膀,咯咯叫着跑了,就像是举手投降了一样。老俩口看到这个样子。又气、又恨、又可笑。
  “这鸡是怎么了?”老太太问道
  “谁知道啊。我也没打它,没骂它。它怎么就冲着我啊”老王委屈的说到。
  “就是出去玩一会,比你管的还要严?”
  “这鸡啊,是替我出气的。以后你再回来的晚,我就让它啄你一身疙瘩。?”
  在树上休息的大公鸡,也睡不着了。
  它看着小白母鸡和大黄母鸡睡得如此香甜。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它们。就算拼了命也要把那个偷走毛腿母鸡它们三个的那人啄瞎。
  它想着那三只母鸡的样子。心里很难过。黑翅母鸡丢的时候,他一点都不知道。自此他就紧紧的跟着母鸡们。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小花母鸡丢的时候,它看见了。是一个带着护耳帽的人。他敏捷的一伸手,小花母鸡就到了他的手上,他捏着小花母鸡的脖子。往怀里一塞,大遥大摆的走了。
  毛腿母鸡丢的时候,它刚好就在毛腿身边。它告诉毛腿母鸡有危险,可毛腿母鸡还是赌气的往那个人身边走过去。当那人伸手抓住它的脖子时,大公鸡直冲过去。飞身在他手上啄了一口。那人本能的踢出一脚。把大公鸡摔在三米外,大公鸡挣扎着起来的时候,他已跑远了。
  想到这里,大公鸡流下了眼泪。它们三个不知道是死是活。
  一想到那顶帽子,大公鸡就纳闷。为什么跟他一打架,他就变成主人的模样呢?
  大公鸡想着想着睡着了。明天,它还要战斗,还要保护他的两只小母鸡!
  第三天,第四天,一连一周过去了。
  每次老王回来。都要与大公鸡搏斗一翻,慢慢的他发现,只要他戴着帽子,这大公鸡就跟他扛上了。摘掉帽子,这鸡就正常了。
  “这鸡跟这帽子有仇?”老太太问。
  “一个帽子能碍它什么事啊?这大冬天,总不能为它不戴帽子吧。我看啊。它是找死。杀吃它算了。”老王气愤了。
  “看在它能看家护院的份上,养着吧。”老太太劝道。
  “养着它?养个母鸡能下个蛋。养它做什么,就为了天天跟我作对啊?”
  “你看你,跟一只鸡较啥劲啊?”
  “你不杀,我杀。非杀了它不可……”
  老王是一天也憋不住了,这像什么,回自己的家,还要被自己养大的鸡啄的不成样子。
  这几天,大公鸡也很苦恼。它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跟坏人打架,可坏人一会就变成了主人……再看看安祥睡去的两只母鸡。大公鸡心里还是高兴的。至少这么多天了。她们还在身边。
  一早,老王起来。把那只大公鸡引到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然后一把捉住了他。高兴的叫着,“老太婆,快点拿刀来。”
  大公鸡一看这架式不对。拼命的挣扎,不停的喊着,叫着。想解释给主人听,当他看到女主人递给男主人一把刀时,它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它歪着头对远处惊恐的两只小母鸡说:“你们注意安全,我要走了……”
  老王接过老太太递过来的刀。把大公鸡的头往一边一拧。在跟鸡对眼的那一瞬。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随即,老王一咬牙,一刀下去,鲜红的血热热的流了出来。大公鸡没有再挣扎。它无限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那两只母鸡……
  2011-7-27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上一篇:枪下留命
下一篇:二六小传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