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乡野风情

村人王二

时间:2011/8/1 12:49:35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366   评论:0
内容摘要:村头有一口鱼塘,鱼塘的一角有一茅草房,每到鱼肥馋人嘴的时候,人们就见一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坐在草棚下的石桌旁,手摇凉扇,品着茗茶,那满脸洋溢着的得意与陶醉,就让人羡慕与嫉妒的不行。此人正是鱼塘的主人,名叫王二。  说到王二,还曾是让人瞧不起的主儿呢。  其实,他王二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娘,从小一个人守着父母留给他的三件破草房打发着苦淡的日子,可以说没少受人的气,没少看人的白眼。他虽身小体弱,队里也不跟他计较,就让他赶了队里的骡马满坡地里转,让他挣点工分糊口。  后来集体解散,政策变好,人人都八仙过海
  村头有一口鱼塘,鱼塘的一角有一茅草房,每到鱼肥馋人嘴的时候,人们就见一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坐在草棚下的石桌旁,手摇凉扇,品着茗茶,那满脸洋溢着的得意与陶醉,就让人羡慕与嫉妒的不行。此人正是鱼塘的主人,名叫王二。
  说到王二,还曾是让人瞧不起的主儿呢。
  其实,他王二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娘,从小一个人守着父母留给他的三件破草房打发着苦淡的日子,可以说没少受人的气,没少看人的白眼。他虽身小体弱,队里也不跟他计较,就让他赶了队里的骡马满坡地里转,让他挣点工分糊口。
  后来集体解散,政策变好,人人都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能上天的上天,能入地的入地的,唯独他王二既无缚鸡之力,又无胸中之谋略,无奈,只得守着那几亩薄田,天天赶着几只羊儿,满坡地里转。看似还有些逍遥自在。
  身轻言微,又遭人白眼的王二,到三十岁了仍打着光棍儿,日子还是苦苦淡淡,毫无生气。让人就不由顿生怜悯之心,叹他命苦不济。
  一年,村里来了个讨饭的,是个女的,年龄也跟王二相当,身边还带着个女娃,全村挨门挨户的讨要糊口的饭吃。王二也看到那母女,着实让人可怜。
  那天,村长把那讨饭的母女领到王二家里,对王二说,我把她们娘儿两个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们。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村长说完要走,王二说,我不嫌弃她们,只是我这破草房实在没法住。你能不能帮俺整整。
  村长看了他一眼,说,看不出你小子想的还蛮周全呢。好了,你不用管了,我马上找人给你修房。
  第二天,村长就找人给王二修整好了房子。
  于是,那母女就住在了王二家里,王二就有了老婆和女儿,尽管那女儿不是他的,但他心里也是满幸福的。王二也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过上了有女人又有女儿的锅碗瓢盆叮当响地热热闹闹的农家日子。
  王二的女人长得也不赖,还有几分姿色,且干活也勤快,也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可是,他们只靠种地,挣不来钱,一年一年地过来,日子仍不见起色。再看别家,做生意的做生意,出外打工的打工,家家都忙得热火朝天,家家都大变样儿了,唯独她家仍是老样子,女人心里就急。
  一天,村长在村头人们因盖房把土场拉成了池塘的边上,转了好几圈,转到最后,就停住了脚步。回身去了王二家里。
  王二,明天我给你弄点鱼苗投到村头的池塘里,说不准你靠那池塘就能发笔财。
  能行吗?我看悬。
  妈的,我投资,你受益还不干。到底干还是不干,快点放个屁!
  还是王二的女人反应快,马上答应道,村长,俺谢谢你,俺就用那池塘养鱼。
  于是,村头的池塘就成了王二的鱼塘。才开始,他王二不拿鱼塘当回事,可当鱼儿扑棱棱满塘蹦跳撒欢的时候,他才拿当回事了,还在鱼塘旁搭了草棚,按了床,也把家里的石桌弄了去,就天天不离鱼塘了,夜夜守着鱼塘了。
  村长对他王二满可以的。后来,又是村长联系乡里的各单位的食堂高价收购了他的鱼,这下他王二着实发了笔不小的财。两口子合计了下,竟净赚了好几千,快赶上乡里干部的工资了。于是,他们竟攥着钱乐得一宿没合眼。
  王二的女人聪明,就买了好酒好烟打发王二去答谢村长。可村长冲王二道,你这是让我犯法啊!快把东西给我拿走。不然明年的鱼塘就不是你的啦。
  没办法。王二只得提了东西走出了村长的家。
  回到家,王二就一五一十把村长的话说给了女人。女人听了,就感动地眼眶湿湿地说,村长是咱的贵人,恩人哪!
  就这样,他王二就用鱼塘养了几年鱼,盖了房子,有了积蓄,日子过得不再苦苦淡淡,不再无滋无味,且越过越有滋味,越有奔头。
  有人盘算过,这鱼塘在他王二手里最少也得五年的光景了,按一年抛去所有开销,净落一万块钱是不成问题的,那么这五年就是五万,这还是按最低收入计算,实际收入还要多,即是这样,也比那些出外打工的汉子强多了,而且不出力,还悠闲自在,更主要的是每晚还能抱着白光光的老婆美美地折腾一番,那日子过得真叫说不出的甜。
  也曾有人找到村长,要与王二争抢那鱼塘,理由也无可挑剔,鱼塘是村里的,不能他王二独享那块肥肉,大家都得有一份。为什么五年了,就他王二独在占有呢。这不公平。
  村长看着来人,不慌不忙,非常淡定地说,你说的很有道理,并且在你之前很多人都对我说过这句话,而且,好像我做错了什么。其实,你们不知道内情,人家王二从第一年就交齐了十年的承包费。这下,你们明白了吧。
  来人也不好糊弄,说,那你拿出他王二的合同书来看看吧?
  合同书在村里,我怎么往家里带呢。
  那就去村里看看合同书吧!
  我没时间。
  来人知道村长在跟他们耍赖,心里不服,但又无计可施,只得一肚子气地回。
  有人又找到王二,要王二拿出他跟村里承包鱼塘的合同书看看,王二听了一怔,忙躲开来人目光,问,干啥?
  不干啥,只是看看。
  你凭什么看。不给看。
  你给不给看。
  就是不给看。
  来人气急,上前一伸手,把王二推到了鱼塘里。
  王二在鱼塘里喝了几口水,才爬上了岸,要寻那人,却不见了那人的影子。
  于是,大家都说王二和村长有猫腻,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有说的难听的,说村长跟王二的女人肯定有一腿,不然,他村长为啥那样护着王二,把全村的一块肥肉只让他王二独享。
  又过二年,村长突然得暴病而亡。
  村长出殡的那天,王二和女人在鱼塘的草屋里哭的泪人一般,哭过之后,他们匆匆找来鱼贩把还没长成个的鱼儿廉价卖给了他们。且当晚锁了院门,带了所有积蓄,就奔了县城。
  进了城里的王二先是跟老婆做小吃生意,后来就做起了儿童玩具批发,再后来做什么,人们就不知道了。但大家都知道,他们在城里有了房,有了家,过上了城里人的甜美生活。
  只是,每年的清明节这天,人们就见从县城驶来一辆小车,停在村长的坟前。接着,就有一男一女从车里下来,扑通一下,跪在村长的坟前,低泣起来。
  有人走近细瞅,原来却是王二和他的女人。
  
  日期:2011年8月1日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上一篇:难脱的棉衣
下一篇:枪下留命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