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都市言情

再说一次我爱你

时间:2011/9/16 13:03:29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326   评论:0
内容摘要:清晨,天边有一道彩虹。弯弯曲曲的彩虹呈现在空中的时候智也正坐在椅子上,他抬头看着窗外,拿出手机,将这美景拍下来,附加语音信息发给葵。信息显示发送成功,葵却迟迟没有回复,智也无聊的抬起头,看到电视上的新闻广播,原来葵在一场空难中丧生……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日本产的青春偶像电影,我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瞥着电视剧里帅气的岸田智也,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我听到皮箱拉动的声音,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到一脸愧疚的青城。  “你要走了吗?”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青城不敢看我,眼角飘着窗外,“明天早上
  清晨,天边有一道彩虹。弯弯曲曲的彩虹呈现在空中的时候智也正坐在椅子上,他抬头看着窗外,拿出手机,将这美景拍下来,附加语音信息发给葵。信息显示发送成功,葵却迟迟没有回复,智也无聊的抬起头,看到电视上的新闻广播,原来葵在一场空难中丧生……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日本产的青春偶像电影,我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瞥着电视剧里帅气的岸田智也,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我听到皮箱拉动的声音,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到一脸愧疚的青城。
  “你要走了吗?”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青城不敢看我,眼角飘着窗外,“明天早上的飞机。”
  我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着电视上智也帅气的脸凄惨一笑,身后的青城叹了一口气,将皮箱放下走向阳台。
  我轻轻地夹起一支烟,打火机点燃的那一刻,我感到手被烫的痛。额前长的有些不像话的刘海被我拢到耳后,烟圈随着风飞起,迷蒙的烟雾将眼泪熏出来,我已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哭。细长的指甲紧紧扣在我的手臂上,我努力保持面无表情。可是……当青城转过身来的那一刻,我还是沦陷了。
  “别走好吗?”我从后面抱住他,用尽一生的力气问道。
  “对不起……”青城的身子一愣,慢慢分开我紧紧扣住他的手,“对不起……”他很轻巧的说出那句对不起,没有一丝留恋,只留下我一地的伤痛。
  我轻轻地分开双手,看着曾经属于我的青城,那背影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细长的指甲带着点点鲜血,我面无表情的坐到沙发里,刚好看到佐藤葵和岸田智也相遇的那一幕。
  “对不起……”青城在说了第三次对不起之后,我便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我突然觉得全身的力气就用尽了。
  “青城,青城……”我将盒子里的烟全都倒在桌子上,一支一支点燃,电脑上的播放器里正放着一首熟悉的歌,“这支烟灭了以后不要挽留轻轻握握手,你说着关于爱情你再也猜不透,你说烟快灭了,烟快灭了……”“青城,青城……”我拿起桌子上的纸巾,将眼泪和鼻涕一块擦干净,然后关上电脑,关上电视,关上灯,点燃的烟如同有了灵魂,飞舞在半空的时候画着美丽的漩,飘扬在半空再消失不见。
  我猛烈的吸烟,在最短的时间将二十只香烟消灭干净,那已经泛黄的指尖似乎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我拿起身边的香水,拼命的喷洒,然后颓然坐在沙发上。眼泪和鼻涕已经布满了整个脸颊,我又开了一盒香烟,依旧挨个点燃,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将香烟吸完,用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来麻痹脆弱的神经。
  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了,我拉上窗帘,不想去看楼下的热闹繁华。有些颤抖的双手打开早已经没有电池的手机,凄然的拨下一个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一阵甜得发腻的女声传来,我厌恶的挂上电话,对着手机里那个曾经是死党的名字凄然一笑,终究,我还是孤身一人。
  夜很凉。
  我独自走在街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那些或者熟悉或者冷漠的面孔,如同一幅幅面具,戴在一个不相称的世界里,一切都显得那么可笑。
  魅惑,是一家酒吧。
  我进去的时候,一群人正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用疯狂的身姿来展现他们年轻美丽的身体。
  角落,依旧是角落。我点了一杯伏加特,烈性的伏加特,又点燃一支烈性的男士香烟。依稀记得当初和青城的相遇,也是在一个酒吧里。我在酒吧的角落里喝着最烈性的伏加特,吸着最浓烈的男士香烟,画着最浓的妆,穿着最暴露的衣服。青城端着一杯SevenUp,就那么站在我面前,羞涩而单纯。
  我冷冷的看着青城,看着他脸上泛起阵阵红晕。“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七喜?”我冷笑地指着青城手里的七喜,用细长的指甲轻轻拨动伏加特里的泡沫。
  青城的脸一红,将手中的七喜换过我手中的伏加特,一口饮尽,然后双脸涨得通红,“我注意你很久了。”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我轻轻地应了一声,继续吸着烈性的香烟。烟圈飞到青城头上,他突然握住我的手说道,“我来照顾你好吗?”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闪现出纯净的光芒,我凄惨一笑,将整瓶的伏加特灌进肚子里,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吸完桌上散落的香烟,然后优雅的吐出最后一圈烟雾,“好。”我轻轻地说道。
  那一夜,我带他到我的住处。那一夜,我们疯狂的纠缠。那一夜,我们尽情的发泄。那一夜,我们彼此神情的享受对方的身体,将生平的孤独与伤痛悉数散在云外。
  那一夜,是我的初夜。
  青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依旧画着浓妆的脸,看着我暴露的衣衫,那一瞬间,眼中闪过的不知道是心疼还是什么。
  从此之后,我卸掉浓妆,头发也束成一条马尾。我扔掉那些暴露的衣服,穿上普通的T恤和牛仔。我戒掉伏加特和香烟,学会做青城爱吃的菜,学会做给他养胃的汤,学会做他爱吃的小点心。
  青城的眼中从来都有我看不懂的情愫,我不想去猜,也不敢去猜。我只需要他在我身边,这就够了。这就足够了。
  白天,我像个小妻子做好三餐,打扫家务,戒掉网络,戒掉毒瘾,为了他,我会做一个好女人。夜晚,我们依旧纠缠,热烈的纠缠,仿佛要融进对方的身体里。
  这一晃,竟然过了三年。
  三年啊,青城。
  我捂住有些疼的胸口,看着摇晃的人群,有些头晕眼花,我一抬头,将眼前的伏加特喝净。然后点燃最烈性的男士香烟,细长的指甲扣在肉里。
  身边走过的男男女女看着我暴露的不能再暴露的着装纷纷侧目,我面无表情地喝着烈性的伏加特,没想到三年没碰,那种烈性还是那么适合我。
  或者,原本我就和伏加特一样,烈性的孤独,孤独的伤痛。我捂住胸口,眼前有些模糊。三年了,三年啊,青城,我为你戒烟戒酒三年了,如今再次喝到当初的味道,为什么会醉呢?我冲着疯狂扭动的人群凄然一笑,踩着细长细长的高跟鞋加入他们的行列。
  疯狂的音乐,疯狂的人群,疯狂的我。我尽情的扭动着身子,尽情的发泄着悲伤的情绪,脸上的眼泪悉数被我吞到肚子里,然后将这一切化为最妖娆最魅惑的舞姿。
  我尽情的唱着,跳着,周围的人似乎受到了我的影响,扭动的更加疯狂。我凄然一笑,带着一身细汗回到座位上。
  座位上已经有人了,看到我的到来轻轻一笑,绅士的伸出双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我面无表情地坐下,开启了另一瓶伏加特缓缓倒进杯子里。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身旁的男人问道。
  “魅惑。”我轻轻的说着,将手中的香烟放到嘴里,轻轻一吸,说不出的魅惑。
  “好名字……”他伸出双手,邀请着我。
  我冲着他一笑,将杯子中的伏加特泼到他头上,他擦擦头上的酒,“好厉害的小野猫……”他暧昧的笑着。
  我将杯子满上,一口喝尽那烈性的酒,身旁的男人笑的更暧昧。头似乎更晕了,我感觉到了醉意,是醉了吗?我感觉到自己在晃动,努力睁开眼睛,看着刚才坐在我身旁的男子正抱着我走向包间。
  很热,很热。我想叫喊,却发现自己的声音那么媚。恍惚里,我看到那一脸淫笑的男子,几下就将我暴露的不能再暴露的衣服扯光,然后暧昧的靠近。
  我感觉到了一种疯狂,一种放纵的疯狂。不管是不是媚药,也不管他有什么企图,我现在只想放纵。渐渐地,我失去意识,只觉得身体如同在大海里,被海浪抛上抛下,一阵阵痉挛的疼痛从小腹传来,却很快被快感所代替。
  天亮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呵,媚药,在杯子上的媚药。我厌恶的将身上的被子扯开,刚一动却发现身体疼得不能动。下身一片血迹,有的已经干涸,却还在继续留着。小腹一阵痉挛的疼铺天盖地的袭来,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来到医院的时候,医生用严肃的眼神告诉我,由于性生活过于激烈,孩子没了,孩子刚好一个月。
  我静静地看着医生,掏出香烟,被医生强烈制止。我凄然一笑,直挺挺地躺在病床上。
  “你没有家人吗?”医生问我。
  我摇摇头,虚弱感传来,我心力交瘁。
  “朋友呢?”医生不死心的问道。
  “没有,我没有朋友。”我冲着他凄惨一笑,他不再问下去。嘱咐我一些事项之后便留下我一个人。
  呵,又是一个人。我无聊地看向窗外,竟然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彩虹。好美,挂在清晨的天空里。我看着自己破败的身子,凄惨的笑着,然后打开电视机,电视机上正播放着早间新闻。我看得无聊,刚想换台,电视上插播一条新闻,今天早上八点去美国的飞机因撞鸟坠毁,全机无一人幸免。
  遥控器从我手中落下,我感觉大脑轰的一声,麻木从头到脚。身下又流出了不少鲜血,我的虚弱感越来越强烈。
  “呵,青城,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吗?”我淡淡的说着,将水果刀从手腕上划下浅浅的一道,鲜血直流,我看着妖媚的鲜血,很美,美的动人心魄。我加深水果刀的力度,明显能听到血管破裂的声音。
  “青城,我爱你。让我再说一次我爱你。”我看着魅惑到极致的血花,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我看着身下血流成河,意识已经脱离了身体。我似乎听到了护士的尖叫,听到了医生的脚步……
  我已经死了,不是吗?我看到了自己的身体,看到医生们摇头的模样,看着那满身是血的尸体,嘴角绽出最美的笑。“青城,我来了。我爱你……”我轻轻地对着虚空说道。
  人群被一个人拔开了,我竟然看到原本死亡的青城。他正抱着我的尸体大哭,身旁的医生在教训着他什么,他身后跟着那个我讨厌的女人,这算什么?我死了也不放过吗?
  我似乎听到了青城撕心裂肺的哭声,似乎感觉到了那种无助的心痛。可是青城,是你想放手的不是吗?我陪着你去天堂的时候你还在人间,那我自己去行吗?
  “我失去了……我失去了她……”青城抱着我的尸体走出医院,留下一地的鲜血。身后的女人叫喊了几声,却得不到答复。是她,用美国的国籍,签证诱惑了他,是她,用了最卑鄙的手段抢走了他,现在,呵呵,青城,对不起,我不会再等你。
  “双双,我爱你,我爱你……你睁开眼,让我再说一次我爱你,好吗?”青城将眼泪滴在我的脸上,我摸摸自己的脸,冲着天空凄惨一笑,那身下的血如同盛开的妖冶,我的意识也模糊在空中。
  恍惚中,我听到青城那撕心裂肺的呼喊。我却凄惨的笑着,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依旧画着浓妆,依旧喝着最烈的伏加特,依旧吸着最烈性的男士香烟……
  “双双……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醒来?我爱的是你,是你……我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孩子没了可以再有,我们的家没了可以再建,可是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让我再说一次我爱你?……”青城的声音在继续,我看了一眼那弯弯曲曲的彩虹,永远的消失在这里世界里。
  因为爱,所以爱,但如果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上一篇:造事
下一篇:寂城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