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局外观史

持节十九年

时间:2011/8/20 23:55:41   作者:诸葛子月   来源:网络   阅读:375   评论:0
内容摘要:   要论中国古代的气节名人,这个人肯定少不了。他以非常的毅力在塞外经受十九年的风霜曝露之苦,捍卫了国家的尊严,同时也成全了自己的节操。他就是西汉历史上的著名人物,苏武。接下来我将以班固的《汉书,苏武传》为主要材料,结合历史地图材料以及汉代制度材料,论述苏武的一生。  首先了解苏武的家庭背景。  苏武,字子卿。具体的出生时间汉书当中并没有记载,大约是公元前140年出生。在苏武出生的前一年,即公元前141年,文景之治的后一位皇帝汉景帝刘启驾崩。景帝驾崩同年,西汉王朝的另一位威名赫赫的皇帝,汉武帝刘
  要论中国古代的气节名人,这个人肯定少不了。他以非常的毅力在塞外经受十九年的风霜曝露之苦,捍卫了国家的尊严,同时也成全了自己的节操。他就是西汉历史上的著名人物,苏武。接下来我将以班固的《汉书,苏武传》为主要材料,结合历史地图材料以及汉代制度材料,论述苏武的一生。
  首先了解苏武的家庭背景。
  苏武,字子卿。具体的出生时间汉书当中并没有记载,大约是公元前140年出生。在苏武出生的前一年,即公元前141年,文景之治的后一位皇帝汉景帝刘启驾崩。景帝驾崩同年,西汉王朝的另一位威名赫赫的皇帝,汉武帝刘彻即位,次年改元建元元年,这也是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帝王年号,苏武出生。
  苏武的父亲苏建因为军功曾经被封为平陵侯,官位到郡太守。西汉实行郡国并行制度,秦朝把天下分为三十六郡,秦始皇认为“六”是自己王朝的吉祥数字,六六三六,因此将天下分为三十六郡。西汉的皇帝认为秦朝的郡太大,于是不断划分,到西汉结束,一共有83个郡。在郡行的基础上,西汉还在郡间插入封国,这就是郡国并行制度。郡的最高长官就是太守,太守的俸禄是二千石。西汉有制度,俸禄到了二千石的官员,他的儿子可以被举荐为郎官。这是春秋战国时期世卿世禄的残余。
  于是苏武和他的哥哥苏嘉,弟弟苏贤都因为父荫得以担任汉武帝的郎官。郎官并不是正式的官职,是官员的后备队伍。但苏武也算一只脚踏入了官场,这时候的苏武三十几岁,已过而立。
  我们再看看此时西汉和匈奴的外交情况。
  这时的西汉已经开始了对匈奴的作战,两国之间经常互派使者来窥探对方的情况。常言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匈奴虽然没有斩汉武帝的使着,但是将他们扣留了。前一拨使者没归朝,武帝又派一拨,前后派去的十来拨使者都被匈奴扣留了。按汉武帝的想法,这叫冒犯大汉天威,所以汉武帝下令把匈奴派来的使者也扣了下来,两下僵持。
  这种僵局一直到天汉元年,即公元前100年。匈奴的单于换了,且鞮侯单于即位。刚刚即位的且鞮侯单于担心西汉趁机侵袭,说:“汉天子我丈人行也”(《汉书》)。也就是说,大汉天子乃是我的岳父辈的人,这个说法主要基于西汉派了不少公主与匈奴和亲。且鞮侯单于于是下令归还原先被扣押的十来拨使者。作为答礼,汉武帝派苏武持节出使匈奴。公元前100年,苏武四十岁。
  “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持节送匈奴使者留在汉者,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
  ——《汉书.苏武传》
  苏武到达匈奴,按照汉帝的意思,将棉帛财务赠给匈奴单于。有话说得好,若给三分颜色便要开染房。汉武帝把这三分颜色给了单于后,《汉书》记载,“单于益骄,非汉所望也”。
  无论匈奴单于是否骄傲,苏武出使匈奴的使命已经完成,准备启程返回汉朝。在这时候,历史的意外发生了。多少历史的意外成就了中国史上一拨又一拨的名人。
  就在苏武准备返回汉朝的时候,一个阴谋正在悄悄酝酿。匈奴昆邪王姐姐的儿子匈奴缑王曾经和他舅舅昆邪王一起投降了汉朝,后来又跟着赵破奴一起逃回了匈奴。这个缑王和汉朝投降匈奴的虞常一起秘密商议在匈奴谋反,推翻现任单于。虞常原来在汉朝的时候和张胜有交情,他找到张胜一起商量在单于打猎的时候把单于的母亲劫持回汉朝。张胜何许人也?张胜正是此次苏武出使匈奴的副使。
  虞常张胜的计谋因为有人泄露而失败了。这场谋反的后果就是,缑王战死,虞常被活捉了。
  在这次谋反的预期目标中除了劫持单于的母亲,还有一条,射杀一个叫卫律的人。卫律何许人也?他也是从汉朝投降匈奴过来的。
  在谋反计划流产后,匈奴单于让卫律来审理这个案子。苏武的副使听到这个消息,害怕虞常把他供出来,于是把整件事告诉了苏武。
  苏武听说这件事后,《汉书》记载,“欲自杀,胜、惠共止之”。苏武自杀的理由是,“见犯乃死,重负国”。意思是,如果等到事情被发现了才死,那就太有负国家了。试想一下,如果是班固的弟弟班超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会怎么做?他会怒杀出帐,他出使西域的时候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事。苏武和班超毕竟不同,但两人同样都有最传统的忠君爱国思想。
  卫律在审虞常的时候,张胜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虞常果然把张胜供了出来。于是卫律准备审理苏武。在苏武的意识里,他是大汉使者,是汉帝的臣子,匈奴的客人。让汉朝的客人接受匈奴的审判,这对于外出大使而言,不仅是对自身的羞辱,更是对国家的侮辱。所以在卫律要开始审判他的时候,苏武对身边的副使等人道:“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汗!”(《汉书》)说完这些话,苏武就拔出随身佩刀刺向自己。坐在审判席上的卫律一下大惊,赶紧上前抱住苏武,让人飞马传召大夫。苏武这次的自杀,确实是抱着必死之心。《汉书》记载,“武气绝,半日复息”。
  有自己的原则和节操的人总会受人尊重,无论他是自己的人还是敌方的人。我们回想一下抗日名将杨靖宇将军就清楚了,他对国家的坚守和那崇高的个人魅力不也折服了那些侵略者吗。单于欣赏苏武的气节,更希望他能为自己所用。
  苏武身体恢复以后,单于让他参加对虞常的审判。单于在审判中剑斩了虞常,副使投降了匈奴。接下来就是卫律劝苏武投降,卫律用了以下办法劝降苏武:
  一、以死威胁
  卫律以副使张胜犯罪为名,说苏武应该连坐。苏武反驳道:“我本来就没参加谋划,张胜又不是我的亲属,哪里来的连坐罪名。”卫律于是举剑威胁苏武,苏武不动。
  这是卫律硬的一套。
  二、诱以富贵
  卫律见用死不能威胁苏武,于是改换方法。他说,“我来到匈奴,承蒙大王的恩赐,拥有民众数万,牛羊满山。苏君你今日降了,明日也是如此。不然,白白把自己埋葬在这里使野草肥沃,谁又能知道你的忠心呢。”苏武不应。
  卫律软硬兼施,不仅没有说动苏武,反而在苏武那里遭到了一场羞辱。以下是《汉书》记载苏武骂卫律的话:
  “汝为人臣子,不顾恩义,叛主背亲,为降虏与蛮夷,何以汝为见?”——《汉书》
  卫律知道苏武不可降,就把这情况向单于报告了。但是苏武越是不肯降,单于就越想让他降。这就是人性作祟,越是难以得到的东西越想得到手,这可以让他有成就感。
  在饿了苏武几日后,单于终于死了大半心。但他又不想取苏武性命,大概还是想日后他能够投降。当时匈奴的首都单于庭也就是今天蒙古国的首都乌兰巴托,而把苏武迁徙到的北海地区则是今天俄罗斯境内的贝加尔湖。贝加尔湖的纬度是北纬五十几度,接近寒带。且不说在气候变暖的今天那里的冬天仍然冷得可怕,两千多年前的那里的冬天该是怎样的情况。单于让苏武到那里去牧羊,要他等到羊下了小羊后才能回来。但是单于提供给苏武的羊全是公羊。
  单于不给苏武提供粮食,苏武只能靠挖掘野鼠,储藏野货维持生存。他可以忘掉自己的处境,甚至自己的生命,但绝不会忘的是自己的身份。他是大汉天子的使臣,即使是牧羊,他仍然是汉朝臣子。所以他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回忘了他身份的象征,节杖。卧起操持,苏武都不会丢弃他的使臣节杖,直到节杖上的毛尽皆脱落也是如此。
  过了几年,单于仍然没有放弃劝降苏武的想法。这次他派了另一个人到北海去劝降苏武,这个人就是李陵。太史公司马迁就是为这位投降匈奴的李陵辩护触怒了汉武帝被处以宫刑。
  李陵到北海,主要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们看看李陵都说了哪几件事:
  一、汉朝家中已无可牵挂
  李陵告诉苏武,他在投降匈奴之前,苏武的哥哥因为不小心将皇帝的马车车辕弄断而被刺自尽。而苏武的弟弟在陪同祭祀土神庙的时候因为追捕不到逃跑的犯人害怕而饮药自尽了。除了兄弟二人都不幸外,苏武的母亲也已去世。又听说苏武的妻子已经改嫁,现在汉朝的家里只剩下两个妹妹和他的三个孩子。李陵因此说如果是因为还有牵挂的话就不必了。
  二、汉帝春秋高,恐忠义不可见知
  李陵又说,现在皇帝年事已高,法令无常。大臣们没有罪的的也常常被灭族,你在这里苦苦坚守又是为谁呢。
  我们不能说李陵的话没有道理,确实动情。如果说苏武是为了家人坚守,那么这时他没有理由了。一个人的坚守必有理由,必有精神的后盾。我们可以看看苏武的回答:
  “武父子亡功德,皆为陛下所成就,位列将,爵通侯,兄弟亲近,常愿肝脑涂地。今得杀身自效,虽蒙斧钺汤镬,诚甘乐之。臣事君,犹子事父也,子为父死亡所恨。愿勿复再言。”——《汉书》
  李陵第二次到北海上,把汉武帝驾崩的消息给苏武带去。苏武听后,面向南面而哭,呕血。早晚哭吊。
  到了汉昭帝即位,汉和匈奴和亲。在北海牧羊了十九年的苏武才得以带着他汉朝使臣的节杖,回归远在千里之外的祖国。
  “武留匈奴凡十九岁,始以强壮出,及还,须发尽白。”
  ——《汉书.苏武传》
  到汉宣帝甘露三年,皇帝下令画十一位肱骨之臣的画像入麒麟阁供后人瞻仰。其中一位就是持节十九年的苏武。
  苏武以大汉使臣的身份从汉朝的京师长安出发,最后被流放到远离京师的北海去牧羊。贝加尔湖到长安的直线距离有多长我不清楚,但可以做个比较。从地图上看,贝加尔湖到长安的直线距离不短于长安到海口的直线距离。从西安到海口,我看至少有四十个小时的火车行程。各位可以想象一下,这个路程到底有多远多艰难。苏武只身一人在远离京师这么远的地方持节牧羊十九年,如果不是超乎常人的毅力,不是超乎常人的操守,何以能够如此?
  苏武的身上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气节操守。儒家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讲三纲五常,讲春秋大义。当忠孝不能两全的时候,忠君永远摆在第一位,因为如苏武所说,“臣事君犹子事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儒家首先要做的修身,苏武几乎做到了极致。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近乎病态的坚持,但是我们不能失去对他的尊重和敬仰。一个人在远离家国几千里的漠北只身面对风霜雨雪,十九年不放自己的节杖。从壮年出使到花甲而归,他没有一刻忘记自己汉朝使臣的身份,他的节杖与他一同遥望家国,在茫茫漠北。
  北海留下了他牧羊的足迹,留下他持节的影子,一个年近花甲的老者用自己的坚持维护了国家的尊严,成全了自己的操守。谁能说那持节的背影不让人千古赞叹,谁能说那苍苍白发不让人精神振奋。这就是历史的民魂,中华浩然之气。
  一人,持节十九年,西汉典属国苏武。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