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曾经年少

回家

时间:2010/2/10 14:38:25   作者:木.讷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842   评论:0
内容摘要:我已有半个月,没有回家探视娘了。  周末,娘打来了电话,一接通,我就告诉娘:明天,我们回来!    时已寒冬,道旁原野里,茫茫一片。呼啸的北风,偶而盖过隆隆的马达声。公共车渐近村口,透过窗玻璃,远远地,我看见路边的电杆下,娘拉着小外甥女莲儿的手,早已侯在那里了。  “莲儿。”公共车还没有停稳,瑶瑶就掀开妈妈的臂弯站起来,拉开窗子,向外一边挥手一边喊。  “小心。”莲儿挣脱奶奶的手,横穿公路,直奔公共车这边来,急得奶奶直喊。  娘抚了一下瑶瑶的头,朝我笑笑,接过小黄手中的一个包,嘘寒问暖,然后挽着
  我已有半个月,没有回家探视娘了。
  周末,娘打来了电话,一接通,我就告诉娘:明天,我们回来!
  
  时已寒冬,道旁原野里,茫茫一片。呼啸的北风,偶而盖过隆隆的马达声。公共车渐近村口,透过窗玻璃,远远地,我看见路边的电杆下,娘拉着小外甥女莲儿的手,早已侯在那里了。
  “莲儿。”公共车还没有停稳,瑶瑶就掀开妈妈的臂弯站起来,拉开窗子,向外一边挥手一边喊。
  “小心。”莲儿挣脱奶奶的手,横穿公路,直奔公共车这边来,急得奶奶直喊。
  娘抚了一下瑶瑶的头,朝我笑笑,接过小黄手中的一个包,嘘寒问暖,然后挽着小黄的臂向家里走去,我跟在后面,莲儿和瑶瑶蹦蹦跳跳着跑在前面。
  刚到院子,就香气扑鼻。莲儿掀开帘子,厅里的火炉上正炖一只大公鸡,锅盖峡开着,热气腾腾。火炉旁的老方桌上,搪瓷盘里盛着萝卜和豆腐丁儿,萝卜丁儿显然用水抄过了,还有丝丝热气。娘说,天冷了,她把火房的一部分搬进厅里,简单点的,顺便就做了,平常两个的饭,挺方便的。
  我到处转转,最后到灶房里,水缸里布着一圈圈厚厚的冰茬,这一定是娘每天早上舀水时,用切面刀磕下的。今冬奇冷,筷笼子的筷子都凝在了一起,抹布硬绉绉的躺在锅盖上。倒是案板中央,娘擀的细长面,匀着黄黄的玉米面,盘了好几行。一想到端上桌子的情景,顿时口舌生津。
  然而,午饭很快就吃完了。娘有点失望地说:
  “哎呀,怎么了,这是?肉也不好好吃,个个都像尝似的。瑶瑶,跟妈妈把这碗面分着吃了。”
 回家 “实在不行了,妈,我都吃两碗了。”小黄连忙摆手。
  莲儿领着瑶瑶到村头的幼儿园玩去了。我们围在炕上聊家常。
  “老家条件太苦了,夏天还凑合,冬天实在难熬,这被内三伏,被外三九。妹妹在外好几年了,听说还可以。”小黄双手并着埋在被窝里,向前微倾着,侧过头来对娘说。
  “你妹妹也不算紧张,只是打工的哪上学太难。”娘说。
  “我们的房子太小,实在添不下两个人。”小黄遗憾地说。
  “好着呢,都不错,比以前可强多了。城里不比乡里,多个人就填床被子,加双筷子,走一步路都要钱哩!何况莲儿还要上学呢。”娘乐呵呵地说。
  我有点困了,一躺下就睡着了。
  至晚,莲儿和遥遥回来了。一进门,都争着上炕,往被窝里钻,刚暖热和些,就开始嘻闹了,闹了一阵,又要比赛讲故事。我没想到,现在的小学生脑壳里东西还真不少,竟知道的那么多,而且多有出处。印象中,我像那么大时,只知道三面红旗万万岁。
  遥遥讲了一个“齿指心痛”的故事,任莲儿再讲什么,都不认可,情急之下,莲儿向我求救。
  “舅舅讲的算不算?”莲儿征求瑶瑶意见。
  “算。”瑶瑶自信地说,她满以为我讲不来。
  我知道这个故事出此二十四孝经,在二十四孝经里,能和这个故事媲美的只有“埋儿奉母”。
  “晋代的郭巨,父亲去世后,把家产一分为二,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取母亲供养,后来,家境逐渐贫寒,妻子生一男孩,郭巨发现,母亲常常分食给孙子吃,就对妻子说: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妻子不敢不听从。于是,夫妻二人挖坑,挖到二尺深的时候,忽见一坛黄金,上书:天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夫妻得到黄金,回家孝敬母亲,并兼养儿子。”
  刚讲完,莲儿鼓掌说:
  “这是真的吗?要是这样的话,爸爸妈妈回来了,在我们院子挖个坑,假装埋我,也挖一罐子黄金,养外婆。”
  娘急忙捂莲儿的嘴,不高兴地说:
  “哪还不如把我埋了,活下那样的妈干啥呀?你讲的这啥故事。”说完就下炕,走到火炉旁,添了一铲煤。回过头来,问小黄:
  “午饭吃的太迟了,我把这鸡汤热一下,在炉子上烤几个馍馍,就当是晚饭了。”
  “饱饱的,不吃了,妈。”小黄说。
  莲儿和遥遥却争着都要吃。娘又忙活了好一阵,安顿两个孙女吃罢晚饭,收拾停当,看了一阵电视,才领着瑶瑶和莲儿到隔壁的屋子睡去了。
  大约下午睡的久了,我翻来覆去,没有睡意。刚有点迷糊,突然,小黄一推我的肩膀,气哼哼的问:
  “你,这是给孩子们讲故事还是给我讲。”
  “怎么了?”
  “你有本事,换套大房子来,我连妈和莲儿一块接到城里去。”
  哦,原来如此!
  我无意中讲的一个故事,无非是应了莲儿一个小小的要求。没想到,惹得娘不高兴,还得罪了她。
  我何尝不想换一套大点的房子。可是……。
  
  北风呼啸,天乌朦朦的飘起了雪花。
  我们一家人踏上了进城的末班车。
  路旁的电杆下,娘满头银丝,拘搂着身子,牵着莲儿,向我们挥手道别。
  
  我已有半个月,没有回家探视娘了。
  又是周末,娘打来了电话,问讯这,叮嘱哪,接着是短暂的沉默。大约在等待我的一句话——明天我们回来!
  我挂机了,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小黄坐在餐桌前正监着瑶瑶背三字经:
  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裕于后。

回家

标签:回家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