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乱弹八卦

新《小崔说事》(小品)

时间:2011/9/18 11:35:17   作者:本站整理   来源:网络   阅读:433   评论:0
内容摘要:   ——调侃崔永元打假冒牌“乡村教师”事件    新闻事件:局长冒充“乡村教师”进京让官德蒙羞  (2011-08-2209:02来源:华声在线作者:慕毅飞)  8月17日凌晨,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上曝光8人冒充乡村教师,参加由崔永元公益基金会举办的乡村教师培训班。  这8人来自黑龙江省北安市和伊春市,任教育局副局长、主任和小学校长等职务。  “善款来之不易,对公益要求狠”  8月14日,由崔永元公益基金举办的第五期乡村教育培训班开班,来自黑龙江、湖南偏远地区的100名乡村教师,到北京参加近
  ——调侃崔永元打假冒牌“乡村教师”事件
  
  新闻事件:局长冒充“乡村教师”进京让官德蒙羞
  (2011-08-2209:02来源:华声在线作者:慕毅飞)
  8月17日凌晨,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上曝光8人冒充乡村教师,参加由崔永元公益基金会举办的乡村教师培训班。
  这8人来自黑龙江省北安市和伊春市,任教育局副局长、主任和小学校长等职务。
  “善款来之不易,对公益要求狠”
  8月14日,由崔永元公益基金举办的第五期乡村教育培训班开班,来自黑龙江、湖南偏远地区的100名乡村教师,到北京参加近10天的教学培训和参观活动。
  开班仪式上,崔永元介绍,本次活动仅崔永元微博粉丝的公益捐款就高达34万余元。
  “我想说,我们做乡村教师培训的善款来之不易,我想说,我们只培训乡村教师,我想说,我们对待公益和慈善的要求比较狠,我想把丑话说在前面。”崔永元说。
  冒充者为当地教育局和学校领导
  17日凌晨,崔永元在其个人微博上披露,有6位假冒人士混入了乡村教师的队伍,均来自黑龙江北安市。
  据调查,这些冒充“乡村教师”的人中,姜平其实是北安市教育局副局长,而自称是北安市海星学校教师的沙建平则实为校长,另外四人均不承认自己弄虚作假,认为是主办方“通知有误”。
  17日晚上23时,崔永元再次通过微博称,又查出了另两位非乡村教师,分别是伊春市新青区教育局主任陈兵和伊春市新青区教育局副局长陈敬林。
  崔永元要求退费并彻查如何“混入”
  崔永元说,事发之后,这些“假冒乡村教师”对于主办方的遣送处理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对请出一事持无所谓态度,他们说因为“每年都来两次北京”。
  作为主办方,崔永元要求相关责任人退回他们已经消耗的费用,并将在调查后向公众交代清楚这些人如何进入乡村教师培训行列的,“崔永元公益基金将尽全力维护慈善的尊严。”崔永元说。
  
  《新“小崔说事”》正文:
  
  场景:崔永元公益基金会乡村教师培训班开班仪式入场,众人等待,校长抽烟……
  [局长]你别抽了。你说你这么会儿工夫你抽三支儿了,你整得人家现场到处都烟味儿,都说不让你出来,你说你偏要给我出费用,咱一起来。搁北京,你老这样抽烟,你这档次太低了。唉!你记住啊,待会儿小崔出来的时候,你不准抽了,还要少说话,听着没?你别像搁咱北安似的,啥坏习惯都往外嘞,那多丢人哪,啊。你就看我和他套近乎的,行不?别吱声,行不?乖,啊。
  唉!你说这小崔,不知咋的还不出来呢?太不拿人当腕儿了!搁咱老家北安那儿,只有人家等咱俩的,这小崔得瑟的你说,什么玩意……
  [崔永元]哎呀!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啊,来晚了,对不起。昨天晚上忙完工作,又折腾这基金会的事儿,四点多了才入睡,没睡好觉,真对不起大家。哎哟!各位老师,辛苦了!
  [局长]崔,来了?
  [崔永元]您好啊,老师(和局长握手)。
  [局长]啊,你好!
  [崔永元]您好,老师(和校长握手)……
  [局长]哎呀,崔,你赶紧开始吧,啊,俺们底下还准备逛荡逛荡北京城呢!啊,这都一年只出来两趟北京,这都得留点儿时间给咱逛逛。赶紧说你那开场白吧。快开始吧,啊。
  [崔永元](嘿,比我还熟呢)各位老师,欢迎参加“崔永元公益基金会举办的第五期乡村教师培训班”……
  [校长]嗝!(看局长)
  [崔永元]前几期培训班,我采访过一些来自乡村的老师,那……
  [校长]嗝!(看局长)
  [崔永元]几年过去了,如今的乡村又有什么变化呢?今……
  [校长]嗝!(看崔)
  [崔永元]我今……我。
  [校长]好了。
  [局长]戗风了,崔,你接着吧,说你的。
  [崔永元]哎,我都不知道我说什么好了我都。
  [局长]你说你这主持人当得,你这应变能力太差了,几个嗝儿就把你给打蒙了。这么的吧,你坐下,我先采访你几句儿。
  [崔永元]行。
  [局长]怎么的小崔,几年没见,听说你抑郁了?
  [崔永元]这事儿都传北安去了?
  [局长]如今好点儿没?
  [崔永元]好多了!
  [局长]哈,你就别装了,你搁老师们在这等了第么久,这你装啥玩意儿你这?这能装的吗?都写你脸上了。
  [校长]是啊,过去你那张脸就哭笑不得的,现在跟紧急集合的似的。
  [崔永元]他们北安也这么夸人呢,咋和当年的那老赵一般?
  [局长]上北京见到崔了,得有个纪念啊,你这名人哪你说,我好歹得……(校长取笔记本)啥玩意儿这是,真是的你这人儿……(校长又取出名人签名手册),这相当有纪念意义。请崔也给俺签个名儿……
  [崔永元]哎哟,老师我这字可写得不行啊。
  [局长]别逗了,行与不行都无所谓,只要你签了就行。
  [崔永元]哎。
  [局长]崔,签扉页。
  [崔永元]现丑了……让老师们笑话!
  [局长]还有呢!还有呢!你拿……你给。(校长拿出一件北安校服)
  [崔永元]哎哟,老师!这不是你们北安的校服吗?
  [校长]是,为了忘却的纪念,写背面儿,崔。
  [崔永元]这不好吧,回去不让师生们笑话啊!
  [校长]前几届咱都没机会来,这回得一并补上……(看局长,回自己座位)
  [局长]哎呀,崔,等你这么久,俺们呀,就是揪心你昨晚这觉没有睡好啊。
  [崔永元]哎呀,谢谢!谢谢老师还关心我这睡觉问题哈。你们这一路奔波的,睡眠质量怎么样?
  [校长]我,我沾枕头就着,呼呼的。
  [局长]没品味的人睡眠质量都高。
  [崔永元]是啊,像我这小心眼儿的才睡不着呢。
  [局长]没说你,崔,你是最有品味的。
  [崔永元]啊,老师啊,您在那儿工作快乐吗?
  [校长]快乐!快乐得很呐。为了学校的事情,我天天喝得晕头转向的,一天要陪大小十来个领导们吃喝什么的……我,我快乐着呢!(局长眼瞪校长)
  [局长]都快乐着呢!他搞他的教学,我整我的教学。生活上俺们互相关心,事业上俺们互相帮助,怎么跟你形容呢!反正你没到过咱乡村,也不了解咱乡村教育的实情,说了也白说……
  [校长]和他,凑合过呗,还想咋的?还能咋的?(指一下局长)
  [崔永元]其实啊,我都听说了,特别是乡村的教育工作者在乡村工作是十分辛苦的。
  [局长]正确,绝对的正确。这如今啊,不辛苦的领导不是好领导,不关心教育的名人那算不得名人,做人难,做老师难,做领导更难……
  [校长]做校长难,做局长……难,难上加难!
  [崔永元]大家都看到了吧,这老师是一肚子实话说不出来啊(幸亏我还准备了一招,哎,咱换个方式)。老师,我问他的时候呢,你把这戴上,问你的时候呢,他把这戴上。好不好?听听音乐,放松放松。
  [局长]先给他扣上(省得他乱说)。
  [崔永元]来,戴上。
  [校长](戴上)哎呀呀(摘下),这声儿太大了!崔,这是P几呀?
  [崔永元]哈哈,老师还挺时髦的,我真的不知道是P几呢!
  [校长]看样子才P3呢,搁我们那儿都玩P6了,崔,你真OUT了……
  [局长]叫你扣上你扣上,你咋那么多废话呢!(局长又瞪眼)嘿嘿,问吧,崔。
  [崔永元]哎,老师,你们这次到北京时是怎么来的?
  [局长]俺们……搭,搭飞机来的。
  [崔永元]那得花多少钱?那太贵了,那我们报不起啊。
  [局长]哈哈,不用报,都小钱儿,这年头,咱们学校可有钱了。瞅这穿的,相当有钱,嘿,太有钱了,哎呀,这都是挺贵的……
  [崔永元]老师,您这是貂皮?
  [局长]错!貂绒。
  [崔永元]特别贵吧?
  [局长]不贵,才四万呢!
  [崔永元]哎呀我的妈哟,四万还不贵啊!老师你真舍得给自己花钱啊!
  [局长]嗯,男人嘛,对别人就得下手就要狠一点儿,千万不能亏待了自己啊,崔。
  [崔永元]是的,老师说的对。那我得再问问他?
  [局长]行。
  [崔永元]您听听音乐。(摘下校长耳机)
  [局长]问你了,该你了。
  [校长]这声儿挺大的。
  [崔永元]老师啊,听说你们这次到北京是搭飞机来的?
  [校长]啊,是搭飞机过来的。
  [崔永元]那得花多少钱啊。
  [校长]不多啊,我俩的都是咱学校报销呢!这几年咱们可有钱了,你看他这衣服。
  [崔永元]他这衣服挺贵的吧?
  [校长]老贵了!四万的,我买送他的,老不情愿了。
  [崔永元]四万的?这么贵?你真舍得!你俩铁哥们儿吧?(还得这么问。啊,我再问问他。您听听音乐。)
  [局长]这底下咋都笑了呢?我看这里边有事儿,不能让他乱说啊,你,看我点儿手势。
  [校长]明白。
  [局长]你问吧,崔。
  [崔永元]老师,咱说说您工作的事儿吧。
  [局长]工作的事儿啊?
  [崔永元]嗯。
  [局长]说工作那可有的说了。那,从哪儿说起呢?
  [崔永元]就从,你参加工作说起吧。
  [局长]参加工作啊?
  [崔永元]啊。
  [局长]我参加工作那天,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了得呀!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呀。那把我都差点儿吓晕了。
  [崔永元]噢。那我再问问他?
  [局长]行。问你,注意点啊,是我那参加工作的事儿呢。
  [崔永元]啊,老师啊,老师啊,那位老师参加工作那天,您也在现场吧?
  [校长]对啊,在。
  [崔永元]场面怎样?
  [校长]那真的是不一般的!
  [崔永元]那,他刚才说“人山人海”?
  [校长]哎呀妈,那天,一听说市长的舅子下乡支教来了,全县的党政机关还有乡镇干部的都来了,还有记者呢,那家伙,长枪短炮的,人是左一层右一层,右一层左一层,后来,还上了电视呢。(二老师击掌)
  [崔永元]老师,把耳机给我吧。
  [局长]按我手势说的?
  [校长]对。
  [局长]智商还可以。
  [崔永元]是这么回事啊,刚才呀,我问老师的是同样的问题。
  [局长]是!
  [崔永元]可是你们俩回答呀……
  [局长]嗯。
  [崔永元]好象有问题。啊,我戴上耳机听听音乐,你们自己对一对啊。
  [局长]怎么的,你怎么说的?咱怎么来的?
  [校长]坐飞机过来的。
  [局长]我这衣服呢?
  [校长]四万的。
  [局长]我工作的事儿呢?
  [校长]我都按你那手势,实实在在的按实际情况说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呀。一点也没夸张。
  [局长]说了不让你啥实话都往外嘞,你咋记不住呢?
  [校长]那没办法,他那玩意儿给扣住了,我看你也是这么说的。这小崔咋学坏了呢!我说他两句儿去。小崔呀。
  (崔永元摘耳机)
  [校长]你戴上。(竖拇指)你学坏了你呀,你这招儿太阴了!你不怪睡不着觉,心眼儿太多了你,该,啊!
  [崔永元]啊,谢谢啊!
  [局长]他们主持人都这样儿!这么的吧,从现在开始你一声儿不许吱,一声儿都不吭,听见没,记住没?说话之前还得看我手势呀!
  [校长]面对面的是小崔,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不让说话吗?!
  [局长]跟你合作真是太难了,你说,这辈子咋没有过默契!崔呀,摘了吧。
  [崔永元]哎(摘耳机)。
  [局长]咱接着唠。
  [崔永元]好!那我就,再问老师一个问题。
  (校长向崔永元示意不能说话)
  [崔永元]啊?
  [局长]嗯?
  [崔永元]啊,怎么了老师啊?(校长捂着嘴)
  [局长]啊,他胃疼。说你胃疼呢。
  (校长捂肚子)
  [局长]这咋还下垂了呢?
  [校长](捂着胃)胃在哪儿呢?
  [崔永元]啊呀,老师您好象有点怕他哪!您让老师哪疼他就哪疼啊。
  [局长]没有,他,他,他身体不舒服,你问我呗。
  [崔永元]我刚才听了你参加工作的事儿啊,说你第一天参加工作的时候,那场面,特别壮观吧?
  [局长]那怎么叫“特别”壮观呢?那是“相当”壮观哪!那家伙,那场面大的,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那……(好象不该说呢)
  [校长]小崔我求求你,我把这玩意儿戴上吧!
  [局长](摘下校长的耳机)我说的都是假的是不?
  [校长]真的。
  [局长]你听不下去是不?
  [校长]听得下去。
  [局长]那你扣它干嘛呀?!
  [校长]胃疼。
  [局长]咋这么烦人呢你说?你就胃疼着吧!崔,你接着问,啊。甭理他,乡巴佬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他这人还怯场,都好几回了,一上这种场面他就胃疼,都老能毛病了。崔,别管他吧,不碍事儿的,我们接着唠。
  [崔永元]我知道,其实老师您真的不是一般的老师啊,见过的世面挺多的,参加的活动也很多吧?
  [局长]那是“相当”的多。一天到晚,俺们就是到处检查,四处验收,没事儿还给人剪彩呢!
  [崔永元]出场费也不少吧?
  [局长]工作需要,没有出场费的。
  [校长]都事后收点红包礼物土特产啥的。
  [崔永元]那都给哪剪彩呀?
  [局长]都是,都是咱们管辖内那一带的大中小型企业,只要有人邀请,咱都去。
  [校长]大煎饼铺子、铁匠炉啥的,他都去。
  [局长]啊……俺们那农民文化技术学校有个老大的养鸡场,那都是我剪的。
  [校长]是,他剪的,那纯朴的农民还给他送了五百土鸡蛋呢!(好不容易与小崔面对面儿的,我得想办法插一手,要不,这趟北京就白来了)
  [局长]那不说话能憋死你不?能憋死你不?!(瞪眼)
  [校长]不能,实事求是的。(无奈)
  [局长]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这人……
  [校长]怎么就烦人了,我说的都是事实啊!要不咱说点儿其他的吧……
  [局长]我不让你说的事儿你就拉倒了你,今天搁小崔面前,我给你留着面子了,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向崔永元)我不稀罕说他呢!你说就他这人吧,还给人唱歌呢,他这嗓子能唱吗?教师节天呢,就给全校老师唱歌去,拢共底下坐着七个人儿,他“嗷”一嗓子喊出来,昏过去八个。
  [崔永元]那不还有一个是怎么回事呢?
  [局长]有一个是个孕妇呢,那天差点儿出事了。
  [校长]你好啊你!你得得瑟瑟还上精神病院给人讲演去了。(不甘示弱)
  [局长]嗯。那叫做心理讲座,你懂不?
  [校长]只讲了一个下午。
  [局长]怎么的,精神病院又……
  [崔永元]有效果。
  [校长]效果十分显著,完了院长就拉着他的手不放,还感激不尽呢!
  [崔永元]真的那么有效果?
  [校长]真的,他的心理学讲座一讲完,精神病院里的病人个个的病情都加重了,当晚又给精神病院增加俩病人,一个是他的随从,一个是他的司机,当晚他们还是打的回家呢!……
  [局长]怎么说话的你?那么不负责任呢你说你……崔啊,千万别信他的。怎么说话的你?……这老年痴呆呢,出门儿忘吃药了你。崔,咱接着唠,唠文学方面的,省着他插嘴。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
  [崔永元]那,那老师,咱就唠唠文学吧?
  [局长]嗯,崔,你问吧。
  [崔永元]我听说您们领导的讲话稿每期单位都刊登了,还有稿费呢!
  [局长]对,这几年一共有十万多字了。(感觉不对,好象上套了)
  [校长]哎呀妈呀……
  [局长]怎么的?!
  [校长]胃疼。
  [局长]忍着!!(向崔永元)崔,你接着说!!
  [崔永元]哎哟!
  [局长]问吧,崔,你接着问。
  [崔永元]我听说,老师啊,你的讲话其他的老师都特别的期待?
  [局长]哈,搁我们北安那儿,怎么说是“特别”的期待呢?那是“相当”的期待呀!那家伙,那,只要听了《讲话I》的就想接着听《讲话Ⅱ》呢,都搁那憋着呢。(好象又上套了)
  [校长]那,这话是真的。那憋得是“相当相当”的难受啊!我学校的那老师们啊,都上俺家堵着门儿就告诉我:校长啊,别再学习局长那《讲话Ⅱ》了好吗?里头的东西一点都不实际呀,村里头的那老师们都快给《讲话I》逼疯了……
  [局长]崔,他在乱说话呢!我恳请你们这培训班封杀他,让他走人,让他走人!
  [崔永元]哎,老师怎么要让他走人?
  [校长]干啥呢?干啥呢要让我走人呢?在这儿个培训班上,我可比你正统着呢!(一脸无奈)
  [崔永元]别吵,别吵,我会有办法的。
  [局长]你说干啥呀?你说我本来还想指着,这次上北京来在小崔面前再火上一把呢,硬是让你这家伙给扒得……都传出去了呢!
  [崔永元]没事儿,这微博看的人少。
  [局长]少也不行啊,搁咱北安,我大小也是个名人儿。真是气死人了!
  [校长]走就走吧!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走了别人也别想太好过!得瑟什么玩意儿你?!你什么名人儿,那就不是个官名儿!你说你咋这样儿呢?!你这就,不就是官儿比我大,参加的外出活动比我多,见的世面也比我多那么一点点了吗?你看看下回有机会我就不告诉你,我就自个儿出来,我就不给你出费用!你咋这就把我祸害成这样呢,啊?说真的,咱们不就是一小校长儿小局长吗?要不是有那点特权,咱谁也别想出来啊!你那大学文凭都是花钱买的啊!你看你就那点儿破水平,还跟人家小崔谈文学呢,我呸!
  [局长]怎的?你要怎的?(猴急了)
  [校长]这么多年了,都不敢说你,都不爱与你争辩的,你就老老实实儿就得了呗。你这活得多累,你这样儿啊?你飘吧你就到处飘吧你,你说不上哪天风大,把你头顶上的这块儿云彩飘没了,我看你还唬人不!小样儿的。
  [局长]怎么的?你有能耐也飘啊你也飘啊。
  [校长]我不飘则已,一旦我飘起来就是沙,沙尘暴。你走着瞧吧,啊!崔啊,对不起噢,我们都是假冒的。
  [崔永元]你不是乡村老师?
  [校长]崔,对不起啊,我是个校长,你刚才和他唠文学的这人八年前就已经不是老师了,都局长了。
  [崔永元]怪不得怎么觉着那么别扭?
  [校长]崔,你别别扭了,好不好?你坐着吧,我说。
  [局长]我可警告你,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校长]你不是让我走人吗?有啥大不了的,说了,我这就走人。
  [崔永元]哎呀,你看哪,本来这培训班经费原本就十分紧张,你说你们硬要占了去,对老师来说,这公平吗?哎,领导们呀,这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我可要求退费了,还要查一查你们是如何混入的。
  [局长]我不想要,都他给的!说是这回一定会见到你我才来的。实在要退的话,那就退吧,我也无所谓的,反正北京我们一年还来两次呢!也不差这一回。
  [校长]局长,这回真玩大了!……
  [崔永元]我们做乡村教师培训的善款来之不易,我们只培训乡村教师,我们对待公益和慈善的要求比较狠,我想把丑话说在前面……(拉下脸)
  [校长]崔,犯得着那样吗?天下乌鸦一般黑呀。
  [崔永元]嘿!真的吗?
  [校长]你看看,看看。像我们这样的还算轻的,你能也把其他人也揪出来吗?你知道不,我们那儿一个小小的中心校长,每年都要出去六七回呢!什么省啊市啊县啊的优秀证书上百个,一线老师们连个信儿都没听说呢,什么好事儿都他一个占了,相比之下,我们还算是比较有良心的那种了……
  [崔永元]嘿,好。哎,从咱这儿开始,就要让黑乌鸦们把吃下去了的都给我吐出来!
  [校长]其实,我们也没啥坏心眼儿,只是想上北京见见你啊!顺便也逛荡逛荡这偌大的北京城。教育界不是流传什么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吗?常言也说:兵雄雄一个,将雄雄一窝。我们也是想让学校雄起来才如此这般的。
  [崔永元]初衷是好的,可是……那局长呢?
  [校长]他是来带队儿的,凡事都得有个头儿才行啊。
  [局长]没人请我还不来呢,北京一年我至少要来两次,还在乎这一次吗?(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崔永元]真是无语……
  [局长]小样儿,回去看我让你好过。(瞪眼)
  [局长]崔,莫生气了,所花的费用呢我们退了就成,莫那样嘛,生气对身体不好。况且,全天下的实情都是一样的,不信,我们就唱一段给你听听。
  (唱)
  [局长]八月里来迎桂花儿开啊桂花开。
  [校长]乡村老师北京来呀北京来。
  [局长]说起了这件事儿啊,还真有点怪。
  [校长]通知一下来呀,咱就想到一块儿来。
  [局长]他说黑我说白,都怪想见小崔来呀小崔来。
  [校长]他装腔我搭台呀,动动手脚咱就来啊咱就来。
  [局长]当着小崔抹不开啊,才把马脚露出来呀露出来。
  [校长]为啥实话都敢说出来呀,只因这种情况太普遍呀太普遍。
  [局长][校长]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
  [局长]开水它不响啊,文件不传开,培训的事情老师怎晓得啊怎晓得。
  [校长]响水它没开呀,通知锁起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啊一般黑。
  [局长]亲爱的朋友们呀,本本分分是正道,弄虚作假的事儿来不得啊来不得。
  [校长]亲爱的朋友们呀,实实在在最自在,玩弄特权的事儿做不得啊做不得。
  [局长][校长]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如此这般使不得啊使不得。
  [崔永元]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捅破了窗户纸把事儿抖出来,该退的经费全部给我退回来,提醒大家黑白不能倒过来呀倒过来。
  [局长][校长]困了你就赶紧睡,睡好了你就醒过来吧。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
  [局长][校长]提醒大家莫乱来呀莫乱来,本本分分实实在在轻轻松松乐乐呵呵健健康康痛痛快快奔向人生大舞台呀大舞台,嗯哎哎哎哟……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