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那年徒步去北京

时间:2019/10/18 16:38:41   作者:天马文学网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12   评论:0
内容摘要:  天亮醒来发觉已过了洛阳。  小李庄。车坏了,他们去买零件。我们在路边等,顺便和路旁一个卖陶瓷的年轻人闲聊。  他说这里的村办企业、私人企业很多,经济发展较快。但这些企业效益一般,工人工资大约200--300元,办厂的...

  天亮醒来发觉已过了洛阳。

  小李庄。车坏了,他们去买零件。我们在路边等,顺便和路旁一个卖陶瓷的年轻人闲聊。

  他说这里的村办企业、私人企业很多,经济发展较快。但这些企业效益一般,工人工资大约200--300元,办厂的老板赚钱最多。

  看他们一时半会还修不好车,我们还是继续走吧,毕竟这是十三朝古都洛阳(夏、商、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武周)、后梁、后唐、后晋),这里有白马寺与龙门石窟,还有洛神出没的洛河。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曹植的洛神赋有屈大夫离骚的神韵。

  我们很巧合地经过一座洛河桥,桥下的水流稍微有点浑浊,河面宽广,也不知是不是曹植怀念宓妃的洛河。

  我们站在桥头,眺望一下远处,“云遮雾断,芳草自萋萋”,边沿路前行。

  走了一段,在大街上与一位修鞋的老大爷攀谈起来,他好心地提醒我们要看好自己的包,告诫我们出门在外要多加小心。我们虽然几近于赤手空拳走天下,但头次听到这样的提醒还是十分感动。

  他说这里是洛阳郊区,经济条件还可以,苦就苦在山区。郊区大多是种菜,比种庄稼合算。一般一人五六分地,要是种小麦的话,有8—900斤一亩。

  洛阳的社会秩序比较好,还算平安。

  我们告别这位老大爷继续沿着310国道走,也不知走了多远,看公共汽车牌子,这里离白马寺还有十几站,看来一下子我们也走不到,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那辆车又来了,他们果然极重义气,看到我们之后,又把我们叫上车。

  白马寺,也不想看了。

  很快便进入偃师地界。

  偃师 “及时雨”老乡

  偃师正在大修公路,听他们介绍说这几年偃师经济发展极为迅速。

  他们把我们带到一个老乡的家里,然后挥手告别。这几个人河南汉子,义薄云天,有古侠客之风,在此再次向他们致谢。

  到了老乡家里,真有一种到了自家的感觉。

  其实老乡一开始对我们颇有点冷淡,后来与他详谈得知,前不久,也是路上司机把一个老乡送到他这里,那个老乡借口遇到困难,找他借了几千元钱救急,留下了通讯方式,答应过几天还钱,可几天后,钱没还来,电话也打不通,让他郁闷之极。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他慢慢了解了我们,很快便亲如一家人了。

  他是南县人,在偃师开了一个电瓶修理店,因为生性豪爽,重义轻财,赢得国道线上长途司机的好评,人称“江湖及时雨”,所以这些司机一发现谁遇到困难,就往他这儿带,当然他的生意也不错。

  然后,他带我们去一家面馆吃了满满一碗油泼面。

  吃完饭,我们到了他那间窄小的租房,整理这数天来的“混乱”,把脏衣服洗了,然后给全身来了一个痛快而彻底的大扫除。

  这一切完毕后,我们便第一次躺在软软的草席上睡着了。

  醒来已是黄昏,老乡亲自操刀主厨,给我们弄吃的。

  饱饱吃完以后,我们便开始游览这三千年古城——偃师。

  “偃师因公元前11世纪周武王东征伐纣在此筑城“息偃戎师”而得名,先后有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等七个朝代在此建都。”

  这里有玄奘故里、商城博物馆、商汤陵。

  老乡带我们先去老城,发现这边新建房屋极多,鳞次栉比,看来这里的人们真的富起来了。

  走了一大圈后,老乡发觉我们有点口渴,又请我们喝了一瓶汽水,然后从一条古色古香的巷子里穿了出来,经过水果蔬菜市场,他又给我们买了一个大西瓜。

  素昧平生,又刚刚发生那样的委屈事,他还能如此赤忱待人,令我们感佩至极,这才是真正侠义可风、古道热肠的湖南人。谢谢你,老乡,虽然这多么多年,一直没有与你联系,也没有偶遇到你,但在我们内心,深深刻下了你那朴实、厚道,并不敏于言的老乡形象。

  接着我们来到偃师体育场,我看到了这里正在展览一些夏朝的文物,其中很多是二里头遗址出土的文物,有石器、陶器、玉器等,第一次知道夏朝在这里建都(有待进一步考证),让我大开眼界。

  然后我们在体育场里的游泳池坐了半天,才慢慢起身回家。

  到 家后,他在这儿的朋友过来玩,其中有个吉林姓曲的年轻人特别喜欢侃足球,于是我和他聊上了正在举行的世界杯。可惜今晚没有世界杯比赛,到他们那边看了一会 儿电视,有如重见天日,毕竟流浪江湖好多天,一直没注意这玩意儿了,电视正放首届大学生毕业晚会,那个“过桥米线”的节目很有趣。这时才发现自己也是他们 中的一员,心里便有一种自豪感涌现出来。

  可惜不能久看,明天还得赶路,早点歇吧。

  一宿无话。


上一篇:老叔
下一篇:原谅时光太匆忙
相关评论
  • 热点资讯
  • 新闻中心
  • 打破手机和PC的隔离 EMUI10多屏协同功能上线
  • 细数北马赛会纪录变迁,39年提高8分14秒
  • 《天气之子》:叙事不足就用“新海诚宇宙”来弥补
  • 摇摆不定?英国有意将授权华为建设英国5G网络
  • 5G来了!三大运营商明日统一开启商用计划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