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想要赚公分的夜晚

时间:2019/5/4 21:04:30   作者:于公谨   来源:原创   阅读:13   评论:0
内容摘要:   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想要给家分忧;也不知道时候,学会了探索,或者是求索。很多的欲望,就像是水在不断荡漾;即使是再大的湖泊,也会有着水波,在不断颠簸;并没有风,只是人生的旅行。在我的记忆里面,那些多少年前的岁月总是在不断回旋。母亲的手,会带着岁...

  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想要给家分忧;也不知道时候,学会了探索,或者是求索。很多的欲望,就像是水在不断荡漾;即使是再大的湖泊,也会有着水波,在不断颠簸;并没有风,只是人生的旅行。在我的记忆里面,那些多少年前的岁月总是在不断回旋。母亲的手,会带着岁月的忧愁,就像是杨树皮,粗糙而又有些黑质;上面布满了口子,疼痛难以遏制。当时的我,只是经历了岁月的琢磨,却并不知道母亲的疼,还有母亲在日子里面的沉重;仅仅只是想要做一些事情,这是我当时的眼睛,还有心中的期望,或者说是一份由衷的渴望。
  这种渴望,一直都在伴随我的成长;尤其是在放假的日子里面,就更加的明显。大约军子也是这样,也想要为家承担着一份重量;只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家”是什么,这是觉得这就是一份日子的安乐。军子是老舅的儿子,和我一样的年纪,只是比我小了几个月,所以我们有着同样的热切,会在一起看着这个世界,会想要清楚地认识这个世界,想要知道这个世界,也想要拥抱这个世界,或者是说拥有这个世界。这是我们的期且,却没有任何的胆怯。大约是十多岁,十二岁,还是十一岁,已经记不住,也有些模糊,只是事情却记得很清楚。
  应该是十月份,夜色清纯,完全没有深沉。我和军子一切出来,有些徘徊;而天气还没有凉下来,天中的星辰带着几分无奈,看着我们的容颜,抚摸着我们的脸。懵懵懂懂的年纪,对很多事情都是好奇。当时,我们的屯子,叫做生产队,很多的事情都是零零碎碎;那些村人叫做社员,在场院,在这样的夜晚,把那些收获的玉米,放入粮仓里。无所事事的我和军子,一起来到了场院里,可以看到大人们在干活,在劳作,当然也有我的母亲,军子的父母双亲,我的老舅和舅妈,他们也在灯光下,不断地向筐里面装着玉米,然后一些身强力壮的人负责向仓里面倒玉米。当然,这些玉米,并没有成为玉米粒,而是玉米棒子。并不劳累的工作,是有些繁琐。
  我们来到了军子二姨的身边,看着忙碌的场院。不可能是看着,想要参与着,也想要伸手干着。看到我和军子想要往筐里面装玉米,二姨连忙进行阻止,对我们说,你们两个不许有动作。我和军子都有些执着,对二姨说,这可以赚工分,我们也想像大人,也想要赚工分。二姨对我们说,你们工作,怎么算?就是工分怎么算?算多了,这些大人就会不干了;给少了,你们家里的大人也不干了。还有,这就是干活,是工作,不是玩,是场院。
  我们说我们想要分担,二姨说不是那么简单。我和军子都没有弄明白,也没有耍着小孩子的无赖;只是觉得并不复杂,还有大人干活拖沓。我们也可以把玉米棒子,装进筐里,并没有什么费事。二姨看到我们没有放弃,对我们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同,还要执着?还要干活?我们只能待着,看着这些大人干着。

  长大之后,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思考很久,就知道二姨说的没错,我们想要干活,并不是那么简单,里面牵涉很多方面。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