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关东渔趣之乌斯浑河拾宝

时间:2019/3/24 10:20:10   作者:刘国林   来源:原创   阅读:35   评论:0
内容摘要:  西大圈之行,收获很多,本该划上一个满意的句号。可当我徜洋在乌斯浑河源头的时候,突然联想到乌斯浑河河的入江口便是六十多年前抗联五军八女投江的殉难地,便萌发一个念头:顺乌斯浑河漂流,沿八女投江英雄们的足迹采风!陪同我的红星林场老厂长惊讶地看着我连声问道:“真的...

  西大圈之行,收获很多,本该划上一个满意的句号。可当我徜洋在乌斯浑河源头的时候,突然联想到乌斯浑河河的入江口便是六十多年前抗联五军八女投江的殉难地,便萌发一个念头:顺乌斯浑河漂流,沿八女投江英雄们的足迹采风!陪同我的红星林场老厂长惊讶地看着我连声问道:“真的要漂吗?”我说决心一下,不可改变。老厂长非常钦佩我的胆量和勇气,便吩咐林场工人精选一些粗细均匀的松杆用尼龙絲绳捆绑成了木排。他亲自在河面试漂后,觉得比较结实,才郑重地交给我。
  乌斯浑河发源于老爷岭的腹地,是牡丹江的一个支流。六十多年前,抗日联军第五军经常活动在这里的深山密林里,给日寇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五十年代的电影《八女投江》的悲壮之举,就是在掩护大部队转移后,八位抗联女战士在乌斯浑河的入江口英勇牺牲的。老场长要派两名身强力壮的林场工人为我护航,我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并告诉他我独来独往探险已成家常便饭。在一片沸腾的欢呼声中,我提着装满食物的塑料袋登上木排,轻点沙滩,木排便离开浅沙滩顺流而下。
  两岸青山之中的乌斯浑河在阳光下闪烁,木排在激流中飞星溅沫,仿佛漂流在绿色的长廊之中,实在让我心醉。越往前漂,那诱人的绿色变幻无穷,风儿阵阵,树影婆娑,倒退着的山峦似乎在召唤我引诱我,使我陷入无尽的遐想,去寻觅大自然的奥妙。
  突然,平静的河面上刮起一阵大风,远处的深林起伏跌荡,山鸣谷应般地回应。转眼间,河面渐渐变暗,升起一股袭人的冷气,好像满山的声音都在催我上岸。我将木排停留在水流平缓的浅水处,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过夜。岸边高低不平的山峰如一道天然的屏障,我在屏障下找到一个山洞,拾一堆干柴枯枝堆放在山洞里,缩小了山洞的空间。我想,得防范着点儿山里的野兽,便在洞口点燃了篝火。洞口正好被火堆掩护,我觉得比较安全了,才放心地登上木排,将塑料袋里的烧鸡、火腿肠和两瓶《北大荒》白酒拿到山洞去。
  我喝着乌斯浑河的水,一口白酒一口烧鸡肉地边吃边喝,蹲在山洞里自斟自饮,倒也自得其乐。洞中草虫微微吟唱,似在为我助兴,我竟喝的有些醉眼朦胧,有种“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感觉了,才心满意足地放下酒瓶子,望着夜幕中的乌斯浑河发呆。熊熊的火光照耀着夜色,更增添了山林里神秘的气氛。我不时抬头看一眼漂在浅滩处的木排,怕他被水冲走。山里的蚊子又黑又大,嗡嗡地叫着直往我身上扑、我穿上所有的衣服,又把空朔料袋套在头上,只露出鼻子眼睛,抵挡着蚊子的轮番进攻。夜色越来越浓,远山近岭全都罩上了层黑纱。但并不是千篇一律的黑,远山近树丛各有不同颜色:有的墨黑,有的浅黑,有的淡黑,很像中国丹青画那般浓淡相宜。所有的一切又都不是静的,都像在神秘地不停地飘荡着。天空中繁星如雨,互相拥挤着,偶尔有流星划过,刻下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直线。
  我不停地往火堆里添加枯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劳累的缘故,到了夜半,疲倦悄悄地袭来,眼皮不由自主地合上,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突然,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周围深沉的静寂使我很快辨别出重重的喘气声和那浓重的腥气味儿扑鼻而来。无限的恐惧,加上黑夜的静寂和乍醒过来的幻觉让我睁大眼睛,在微弱的火光中我看见两道绿幽幽的光直射向我。狼!我心底惊叫一声。年少的我看到过狼,且不止一次地遭遇。那时家乡人烟稀少,人和狼遭遇是家常便饭。四十年过去了,家乡的狼早已绝迹。此时此刻,久违的狼却坐在我面前,前爪搭在地上歪着脑袋瞪着我。我本能地往后挪动一下身体,感觉有东西触了后背一下,用手一摸,是我备用的木柴。此时,我满肚子酒精早已化作冷汗从后背冒了出来,大脑顿时也清醒了许多,一定要沉住气,先发制人!这样想着,我稳住了情绪,不慌不忙地往篝火里添加木柴,用嘴边吹火边有意无意地挑起木碳往狼跟前拔。狼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他好像被我的举动激怒了,用爪子刨着地面,低声地嗥叫着。
  我转身的工夫,触到了吃剩的烧鸡。我想,狼一定是饿了,我把烧鸡和火腿肠给它,不就打消它吃我的念头了?便将吃剩的烧鸡掷到它面前,它一跃而起,稳稳地接住了。它怎么不吃?还是嫌少?又把一堆火腿肠一般脑都抛给它,它嗅了嗅还是不吃,又抬起尖脑袋裂开长嘴目不转晴地盯着我。
  备用的木柴枯枝烧完了,如何是好?我的心猛地缩紧了,不知所措地看看四周,在没有可烧的东西。狼比我想象得更狡猾,它又往前逼近了几步。这时,我打开书包,把书和笔记本一本一本地扔到火堆里,火越烧越旺,狼无奈地又退回原处,耐心地等待着。书包里的东西能烧的都烧完了,风吹过快熄灭的篝火,卷起一阵灰烬。我脱下外衣,扔在残火里。刹那间,腾地蹿起一片火光。一件、二件、三件,我一阵颤栗,不能烧少了,否则,要衣不遮体了,我将脱下的衣裤又迅速穿好。火渐渐变弱,狼忽地站起来,喘气声越来越近。绝望的我一步步地后退,凶残的狼一步步地紧逼。空气似乎凝固了,我感到呼吸困难,两腿发软,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突然,我眼睛一亮,随手抓起地上的空酒瓶子向狼头砸去。就在狼一愣神的当儿,第二只盛满酒的瓶子紧接着又掷了出去。只听咔嚓两声脆响,两个酒瓶子在狼头上开了花。紧接着的是狼的一声凄惨的长嗥,更惊慌失措地逃走了。我莫名其妙地来了精神,抓起书包里的手电筒迅即冲出洞口,刷地支起一道雪亮的光柱,对准狼逃跑的方向猛扫,同时大声地噢噢叫着,惊得树上的鸟儿也跟着叫着,扑愣愣飞走了。我的手电筒成了护身符,探照灯般地对准洞外晃来晃去,给我壮胆助威。终于,残星闭上疲倦欲睡的眼睛退隐幕后了,曙色苍茫。
  太阳好像从深渊中解脱出来似的,就像我在灰烬中吹明了快熄灭的火堆一样。微微的晨风从树林里吹来,从树叶上佛下一滴滴的露水,打湿我一夜未眠的脸颊。我将木排推下水,渐渐的远离危机四伏的群山。木排在河中随波逐流,我觉得在河中漂比在岸上安全得多。飘进峡谷时,水流速度变快,木排也飞速地往前漂。两岸不见人影,只有鸟儿轻脆悦耳的歌声陪伴着我。我昏昏沉沉地仰卧在木排上任其漂流,朦胧中只听啪地一声,有什么东西跃出水面,正好落在我胸前。睁眼一瞧,原来是一条大鲤鱼!我紧紧地把它抱在怀里,亲吻着它,它是我在乌斯浑河漂流中的一个离我最近的有生命的精灵。我将它放回水中,恢复自由的鲤鱼愉快地摆了摆尾巴,向深不可测的河底游去。就在这当儿,我发现不远处的沙滩上有只鹰在啄什么东西。定睛观瞧,原来是一只大龟!我迫不及待地把木排划到沙滩前,一阵吆喝,吓跑了那只鹰。我登上沙滩时,分明看到那只吓得发抖的大龟伸出头向我求救。很快,我从龟甲的颜色和体重来看,断定这是一只千年淡水龟。这时,我发现龟的一只前爪被鹰啄伤,便心疼地掏出随身带的消炎药、纱布等给大龟包扎好。同时花200元从当地雇了两个大汉把大龟抬回家来。
  等大龟恢复了健康,我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贵贵,一是取龟的谐音,二是富贵发财的意思。当得知养龟需要无污染的淡水时,我就找铁匠做了一对捅,每当下班回来就到5里外的山坡挑泉水回来给贵贵换水。一天,我突然发现贵贵的背甲、四肢及头顶部都长出一层绿毛来,,当即高兴得跳了起来。因为我在中央电视台动物世界里了解到一些龟贵在水质好和光照足的情况下,可能逐渐蜕变成珍贵的绿毛龟,一般是甲背上长有绿毛,而贵贵的四肢和头顶上也长了,属绿毛龟中的罕见极品。

  前些日子,老邻居求我来了,要用贵贵的绿毛给他的女儿小芳治病。原来,小芳的半张脸上长了一种类似银癣的东西,老邻居花了好多钱求医仍不见好转。当他听医生说千年绿毛龟的绿毛能治愈这种顽疾后,便求我来了。得知老邻居的来意,我当即决定用贵贵的绿毛免费给小芳治病。以前,我为贵贵梳毛时,生怕用力过猛把它的绿毛梳掉了。如今为了给小芳治病,我只得用力从贵贵身上多梳掉一些毛来。这样,小芳天天用贵贵的绿毛擦洗患部。没有用完的,就用清澈的泉水把绿毛养起来下次再用。渐渐地,小芳的患部癣状皮层少了,开始变得红润了。没几天,小芳脸上的癣壮好的差不多了,第二天就要去学校上学了,她抱着贵贵哭了,亲了又亲,说要是不遇到贵贵,她这辈子恐怕就难以见人了。看到这动人的场面我也激动了。我想,目前贵贵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绿毛大龟,但它的知名度还没达到世界第一。为此,我已做好了准备,过些日子就带贵贵进京参加2008年奥运会的吉祥物竞选,肯定会大有希望的。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