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关东渔趣之夜守鱼亮子

时间:2019/3/24 10:19:41   作者:刘国林   来源:原创   阅读:12   评论:0
内容摘要:  每到秋季,家乡沟沟汊汊里的鱼儿都要游向大江大河中去越冬。所以,每到这个季节也正是家乡人下鱼亮子逮鱼的旺季。所谓下鱼亮子,就是在山沟里筑个土坝,把水截起来后,再在土坝上扒个豁口,在流水的豁口上用指头粗细的柳条儿编个大帘子,放在豁口上。这样,水流下去了,鱼无私...

  每到秋季,家乡沟沟汊汊里的鱼儿都要游向大江大河中去越冬。所以,每到这个季节也正是家乡人下鱼亮子逮鱼的旺季。所谓下鱼亮子,就是在山沟里筑个土坝,把水截起来后,再在土坝上扒个豁口,在流水的豁口上用指头粗细的柳条儿编个大帘子,放在豁口上。这样,水流下去了,鱼无私却截在柳条儿帘子里。家乡人称这种截鱼的方式谓“下鱼亮子”。
  家乡的小河里鱼儿特多,挨挨挤挤地直往水面上蹿,只要下好了鱼亮子,哪晚上都能截上千八百重的鱼儿。大的三五斤重,小的也有半斤多。每当家乡人下鱼亮子的季节,也是山里好吃懒作的野猪、黑熊等野兽趁火打劫的时候。
  看见亮子里铺满了白花花、黄澄澄的鱼儿的时候,野猪、黑熊便三五成群地来“大会餐”。把亮子里的鱼儿吃得一干二净还不算,把鱼亮子也拱得东倒西歪,玩够了才肯离开。最可恨的是黑熊,它吃饱后总寻思着要带点走,就开始把鱼儿往腋下夹。可刚夹住的鱼儿还嫌少,又去夹另一个鱼儿,却不知一抬掌的当儿腋下的鱼儿又掉了。它就这样夹呀捡呀,不停地折腾,最后把亮子里的鱼儿都放跑了,腋下仍是夹一条鱼。偌大个鱼亮子,就这样被黑熊给糟蹋完了。每次大哥见鱼亮子被野猪和黑熊给扒开的时候,气得心都发抖,没办法,就在河边搭了一个小窝棚,夜夜守护着鱼亮子。
  在河边守夜是很辛苦的事,得时时提防着野猪和黑熊的偷袭,晚上不能睡觉。大哥带了一支火枪和一根螺纹钢做成的标枪,还带了些鞭炮。每过一两个小时,便朝天上放一枪,或放一个鞭炮,一是为自己壮胆,二是为吓唬敢来偷鱼的家伙。
  一天晚上,大哥把枪放在窝棚里,拿着标枪去找了点干草,在窝棚口燃起一堆火,烧了十几个土豆,又在余火里埋了十多棒嫩玉米。他想夜里饿的时候用这些土豆和嫩玉米充饥。在土豆和玉米快烧熟的时候,已是后半夜了,一阵困意袭来,大哥抱着标枪靠在窝棚柱子睡着了。
  那天晚上秋高气爽,下弦月把夜幕下的草甸子照得明晃晃的,眼前的小河和鱼亮子看得十分真切。大约两三点钟的光景,大哥在睡梦中觉得有人抱着他亲脸,还拍拍打打的。大哥以为是下游看鱼亮子的二秃子来看他,见他睡着了便搞个恶作剧,就没好气地说:“你小子还有没有点出息?挺不住就去找个老婆来陪你,别他妈的来抱我!”说着,随手把二秃子推开。谁知大哥竟没有推动亲他的二秃子,同时感到脸上钻心地痛。睁眼一看,顿时把睡意吓没了。哪里是二秃子,一头大黑熊正面对面地拥抱他呢!在月光下,连黑熊的那对小眼睛和嘴上的胡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黑熊见大哥不接受它的拥抱,还敢拨啦它,顿时恼羞成怒,肩背上和脑门上的黑毛一下子都竖起来了,张开血盆大口吼叫起来。大哥见状不敢怠慢,慌忙操起怀中的标枪,向黑熊胸口上那撮白毛刺去。他听人说,那撮白毛就是黑熊心脏的位置,刺中后黑熊马上就会死掉的。谁知那黑熊反应更快,不等标枪刺到胸口,只见它的左掌一挥,便把标枪夺了过去。紧接着,右掌也挥了过来,一下子打在大哥的脸上。亏得大哥灵机一动,往后一闪,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和黑熊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黑熊的掌击过来时力重千斤,别说是人的头,碗口粗的树都会拦腰折断,九死一生啊!虽然大哥躲闪得及时,但还是被熊掌划到了,他顿时觉得脑壳像要开裂一样,肚子也好像被打歪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倒在地上。这时的黑熊并没有放过大哥,哇哇怪叫着扑过来,一屁股坐在他的身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大哥左侧的肋骨被黑熊坐断了,一根断骨插进他的肺里,大哥的嘴里立刻涌出带泡的鲜血,他在剧痛中失去了知觉。
  等大哥苏醒过来后,觉得浑身像散了架子似的疼痛,脸上更是痛得火烧火燎一般。睁眼一瞧,原来那黑熊正在舔他的脸和嘴里流出来的鲜血!熊和人的力量对比太悬殊了,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战争。大哥本想放弃抵抗,就这样被黑熊舔光鲜血乃至被啃成一堆白骨。但想到小儿子才两岁,老婆孩子都指望自己支撑这个家呢!“我不能死,我要和黑熊拼个你死我活!”想到这儿,大哥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突然坐了起来。黑熊被大哥的突然动作吓愣了,本能地倒退了几步,瞪着对小眼睛发呆,不知道眼前这个血人在搞什么名堂。这时,大哥才看清眼前这个对手右后腿有点瘸,可能是被人用枪打的,或者是被夹子夹的,难怪它会这么狂怒地攻击人。若换成一般的黑熊,大哥装一装死,可能也就蒙混过关了。但这头熊实在太狡猾,也实在太残忍,它对人有着刻骨的仇恨,恨不得把大哥撕成碎片才肯罢休。大哥这才明白对这种残暴狡猾的家伙,不能硬拼,只能斗智。像刚才用标枪刺它的动作,只会激起它愤怒的攻击。可是,用什么办法才能战胜这个庞然大物呢?这时,大哥又见黑熊嘴里发出低声的咆哮,那对小眼睛正贪婪地盯着自己出血的脸。大哥猛然想到,这家伙的腿有些不方便,和同类抢食鱼亮子上的鱼时,肯定是没抢上槽儿,等它爬上鱼亮子时,鱼儿早被它的同类抢劫一空了。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类大腹便便地离去,才拿自己杀气的。大哥断定,这家伙肯定是饿急了,若不然它不会像狼一样舔鲜血的! 想到这里,大哥慢慢地伸出手,把火堆边上烧熟的土豆刨出来一个,黑熊没有动,瞪着一对小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谢天谢地,这家伙总算没有进攻。大哥把土豆掰成两半,带热气的土豆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他把土豆轻轻地丢在黑熊鼻子下边。黑熊经不住土豆香味的诱惑,用鼻子闻了闻,一口吞了下去,然后又目不转睛地望着大哥。但这时它眼里的凶光已退去,像讨吃的狗一样,充满渴求的目光。大哥见有了转机,伸手又掏一个土豆,掰了一半丢了过去,又被黑熊一口吞了进去。这样一掰一丢,大哥丢的速度跟不上黑熊吞咽的速度,干脆张开大嘴等着,让大哥直接把土豆丢到它嘴里。十几个土豆很快丢光了,大哥又从余火里掏出温热的玉米棒子,朝黑熊口中丢去,只听黑熊的口中咔嚓、咔嚓地响了两下,便把玉米棒子全吞了下去。黑熊的肚子犹如一个无底洞,很快把大哥的饭食全吞光了,肚子仍瘪瘪的。这时,它看大哥的目光不再那么凶狠了,大哥的行动也相对有了点自由。但它绝不许大哥远离它,每次大哥想爬远些,它都发出低沉的咆哮。相持了一会儿,黑熊坐在地上挠起痒来,两只前掌相互在肚皮上抓挠着,却越挠越痒。月光下,大哥看到很多虱子在它挠过的黑毛上爬进爬出。此时,大哥想起小时放猪时给猪挠痒痒的情景,猪都愿意让我给挠痒痒,何不在黑熊身上一试?于是,大哥低着头爬过去,像所有被打败的动物那样,讨好地接近黑熊。它没躲闪也没发怒,接受了大哥给它挠痒痒。
  大哥的肺里仍不断地往他的口里涌鲜血,像喷泉般地往出冒。大哥强忍着把鲜血咽回去,以免引发黑熊的野性。他专拣黑熊爪子够不着的背部和臀部给它挠痒痒找虱子。黑熊的毛特脏,沾满了草屑和泥土,有的地毛都结成了一片,挠都挠不开。挠开毛的地方便能见到一个个肥胖的虱子顾头不顾腚地往毛里钻,大哥便把它们一个个地揪出来丢到余火里,随着爆裂声溅出一些火花,吓得黑熊睁大了眼睛往余火里瞧,见没什么反应,又闭上眼睛享受起大哥的爱抚。大哥尽力让自己的手挠得轻些,从后背挠到它的腹部,又从它的腹部挠到它的后胯。把黑熊挠得轻轻地哼着,看来它舒服得很,渐渐地把四肢伸开,露出胯下一大嘟噜卵子。大哥听三爷讲过黑熊喜欢在倒木上蹭痒痒的习性。猎人便用斧子把倒木劈开半截,在劈开的尽头插个木橛子。若是碰上公熊,它便会沿着劈开的木缝往前蹭,把卵子夹在木缝里,越蹭越舒服。公熊蹭高兴了,便搬着木橛子摇晃,三下五下便把木橛子晃出来了,公熊的卵子便被夹在木缝里,挣扎着也挣脱不掉,只能眼睁睁地被猎人生擒活拿。想到这里,大哥便有了主意,一只手慢慢地在黑熊的卵子上轻轻地抚摸着,一只手轻轻地解鞋带。两只鞋带都解下来了,大哥又轻轻地把两根鞋带缕在一起打个活结儿。慢慢地套在黑熊的卵子根儿上。它怕黑熊挣断鞋带儿,才把两两根鞋带缕在一起套在黑熊的卵子上。这样保险,量黑熊挣也挣不断。见黑熊没什么反应,大哥又轻轻地抽出腰带,一头系在窝棚柱子上,一头系在拴牢黑熊卵子的鞋带上。一切准备完毕,大哥又仔细检查一遍,确认万无一失后,大哥猛地站起,抓起身旁的螺丝钢标枪,狠狠地砸在黑熊的头上,撒腿就跑。黑熊砸得哇哇怪叫,正张牙舞爪地欲追赶大哥,却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便又栽倒地下,双爪捂着胯下翻身打滚地哀嚎。大哥却顾不上这些,逃命要紧,连滚带爬地向家跑去。

  第二天,三爷领着父亲和老叔来到小河边的窝棚前时,老远就见到那头黑熊弓着身子一动不动。走到近前一看,它的胯下淌了一滩血,卵子连着生殖器活生生地被扯下来,黑熊的两只前掌仍捂着胯下,却早已气绝身亡。看到这一切,三爷惊得目瞪口呆,连声说:“亏得大孙子想到这一招儿,若不然,还说不上啥结果呢!”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