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湖怪风波

时间:2019/3/24 10:19:12   作者:刘国林   来源:原创   阅读:42   评论:0
内容摘要:  这天刚吃过晚饭,我就喊王老疙瘩去兴凯湖洗澡。北大荒的夏夜褪去了白日的闷热,一弯新月亮晶晶地挂在天上,草虫在挂着露珠的草丛里鸣叫,此伏彼起,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清香气息。  波涛汹涌的兴凯湖是中俄边境的界湖,天连着水,水连着天,是家乡人纳凉...

  这天刚吃过晚饭,我就喊王老疙瘩去兴凯湖洗澡。北大荒的夏夜褪去了白日的闷热,一弯新月亮晶晶地挂在天上,草虫在挂着露珠的草丛里鸣叫,此伏彼起,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清香气息。
  波涛汹涌的兴凯湖是中俄边境的界湖,天连着水,水连着天,是家乡人纳凉的好去处。我和王老疙瘩赶到湖边时,已经有不少人在洗澡了。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孩子在浅水区嬉戏打闹,孩子的欢笑声打破了夏夜的寂静。家乡的娃娃们从小就在湖边的浅水里捞鱼抓虾,个个都有好水性。王老疙瘩就是水性最好的一个。他还有个绝活儿,一个猛子扎下去,常常能抓住鱼出来,有时是鲶鱼,有时是鲫鱼,有时是大白鱼。兴凯湖的大白鱼特多,是兴凯湖的特产。听长辈人说,王震将军率十万官兵来这里开发北大荒时,最喜欢吃的就是兴凯湖的大白鱼,百吃不厌。乃至他老人家到晚年时,仍时常捎信让北大荒的小字辈儿们往北京带大白鱼。老将军说,吃兴凯湖的大白鱼时,就想起了开发建设北大荒的岁月,就想起长眠在兴凯湖边的战友们。老将军真的是对北大荒情有独钟。他的一部分骨灰就撒在兴凯湖里,湖边高高耸立的王震将军开发建设北大荒的纪念碑,是江泽民总书记亲笔提写的,如今已二十多年了。
  我的水性远不如王老疙瘩。我只会仰泳,身子能像一片叶子漂在水面上,悠哉游哉,惬意得很。我躺在水面上对王老疙瘩说,今晚你若是能抓几条鱼上来,我就去买一件啤酒,咱俩喝个通宵。听我这么说,王老疙瘩来了精神,一个猛子扎下去,片刻间果然手里抓了两条鱼出来。他很兴奋,在湖边的柳树上折了根细柳条,穿过鱼腮挂在树上。
  大概晚上鱼也出来透气,不大一会儿,王老疙瘩就抓了七八条。他拎着鱼说,回去咱来个湖鱼炖粉条儿,喝酒足够了。大概是他抓鱼上瘾了,“你稍等,我再捉条大白鱼给莲儿家送去,她爹最爱用大白鱼下酒。”我知道,王老疙瘩和莲儿正谈恋爱呢,就差她爹没吐口了。便笑道:“你小子想用大白鱼堵莲儿爹的嘴?亏你想得出!”王老疙瘩听我这么一说更来劲儿了,便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我在湖边等了半天也不见王老疙瘩的影子立刻慌了神儿。坏了,莫非他钻进水草里被缠住了?一想到这里,我的腿肚子立刻哆嗦起来。我不敢下去救人,因为我知道,溺水的人一旦抓住东西会拼了命地死死抓住,水性不是超级的好,救人的和溺水的会同时葬身湖底的。我来不及多想,扯开嗓子拼命地呼喊起来:“快救人哪,王疙瘩钻进水里不见了……”
  乘凉的乡亲们听到我的喊声,纷纷打着手电筒向兴凯湖集拢。几个老渔翁还搬来了小船儿,在刚才王疙瘩扎猛子的附近打捞起来。人们忙活了一个多钟头,只捞上来一些水草和枯树枝儿,就是不见王疙瘩的踪迹。在北大荒久居的人要是有乡亲出了横事,都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可这王老疙瘩怎么就一个猛子扎下去就踪迹不见了呢?
  几个妇女擦着眼泪说:“王老疙瘩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莲儿那姑娘和他是天生的一对,可莲儿爹就嫌王疙瘩家穷,硬是棒打鸳鸯,横巴掌竖挡地不让人家到一块儿,若不这孩子哪能寻短见?可怜哪!”
  一晃小半夜过去了,乡亲们仍驾着小船打捞着,却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手电筒的光亮渐渐弱了下去,人们不得不收起工具,把泣不成声的我拉了起来:“现在捞上来也没救了,黑灯瞎火的也不得施展,天亮再用的拖网打捞吧,咋也得把他捞上来……”就在我颤抖着抱起王老疙瘩的衣物时,就听小船上传来瘆人的尖叫:“有水怪!有水怪!”
  人们顺着船上的尖叫声往湖里瞧,只见在昏暗的手电筒光柱下,湖水泛起滚滚浪花,眨眼间露出缸口大的一个怪物的脑袋,继而张开盆口般的大嘴,两根胳膊般粗细的胡须在水面上一摆一摆的,发出哗哗的声响。人们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站在船上的人更是乱作一团,七手八角地划着小船往湖岸边逃。湖里真的出了水怪,乡亲们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王老疙瘩被水怪吃掉了!若不然咋能捞不到尸体?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湖边的十里八村,一时间人心惶惶。莲儿爹听到这事后又后悔又震惊,后悔的是莲儿整天哭哭啼啼,哭得他心烦。后悔当初不如答应王老疙瘩这门亲事,何必让女儿要死要活地这般闹腾。震惊的是王老疙瘩是他看着长大的,凭他的水性怎么就能淹死了呢?至于水怪把王老疙瘩吃了的传说他更是百般不信,兴凯湖里有大鱼不假,可从来没听说鱼能成精,还敢吃人!他越想越觉得蹊跷,便来找我从头到梢地问个六门到底,实在没啥刨根问底的疑问了,才悻悻地回了家。就在那天晚上,莲儿爹在兴凯湖边搭个窝棚住下了,他要亲眼见一见那水怪到底是啥模儿样。可他守了两个晚上,也没见到那水怪露头。别说是露头,就连那兴凯湖也好像故意和他捉迷藏;往日的兴凯湖是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滔天。可这两天晚上,兴凯湖却风平浪静,整个湖面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静得出奇。莲儿爹面对湖面沉思了良久,突然眼前一亮:兴凯湖靠村落的北边浅,而越往南越深,溺水的尸体会不会被水中的暗流冲到南边的深处?如果能把一个大活人吞掉,这水怪至少有小船一样的躯体。而根据乡亲们提描述,那水怪能有缸口大的头,盆口大的嘴,胳膊粗的胡须,那水怪至少也得有两丈长。可不管它有多大,一个大活人他是不会轻易让它吞食的,鸟飞后还能留下影呢,我就不信这水怪不能留下点蛛丝马迹!这样想着,他便驾着小船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南打捞。
  整整两天过去了,莲儿爹除了捞些鱼虾外,还是没有发现王老疙瘩的一丝线索。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在湖里失踪了?莲儿爹虽然一百个不信,却又万般无奈,也只好返回家劝说女儿不要瞎寻思了,死人是哭不活的,还是自个儿的身子要紧,爹还值你养老送终呢!
  半个月过去了,家乡人再也不敢到兴凯湖里洗澡了。因为王老疙瘩被水怪吃了的阴影是不会在人们的心里轻易抹去的。而王老疙瘩被水怪吃了的新闻也越传越远,竟引起了市里的小报记者的兴趣儿,一连在湖边守了十来天,终于在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真的拍到了那个神秘的水怪泛起的巨大浪花和一个骇人的张着大嘴的头。等水怪消失了,那个小报记者的腿都吓软了,连滚带爬地爬上吉普车,发动了半天,才把发动机点着火,连夜赶回报社,把兴凯湖发现水怪的新闻连同照片刊登在小报上。这下子倒好,兴凯湖发现水怪的传说越传越神,越传越离谱儿。有人认为是真的,也有人认为是在炒作,更有人指责小报记者炒作的手段很拙劣,因为外国有个尼斯湖水怪就是人造的。
  说来也巧,莲儿爹怕自己的女儿憋出病来,便想出了领莲儿去俄罗斯去旅游的主意。爷俩从绥汾河口岸出境,到境对岸的乌苏里斯克七日游。刚到乌苏里斯克那天,莲儿的心情果然好了许多。一是她第一次出国旅游,二是她见到乌苏里斯克有许多中国人在这里做生意,就萌生了在乌苏里斯克开个中国餐馆的想法。莲儿爹这些日子见女儿愁眉苦脸终于由阴转晴,打心眼里往外高兴。一听莲儿要到附近的中国餐馆买点小吃的想法,马上就给她伍十元钱,让她买点包子类的小吃,快去快回。莲儿从爹手里接过钱,匆匆地走进中国饭馆。
  不大一会儿,莲儿惊恐万状地跑了回来。只见她面色蜡黄,额头上全是汗,大喊着:“爹、鬼啊,我看见鬼了!”女儿的喊叫声,把莲儿爹吓了一跳,忙问女儿:“咋回事?”“我看见王老疙瘩了,正在那家饭馆卖包子呢!”莲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听了这翻话,莲儿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你净瞎说,长得一样的人有的是,你肯定是看花眼了!”“不,是真的,他的长相就是到天南海北我也认不错。肯定是他,要不他咋喊我的名字呢?”莲儿边说边掏出手帕擦汗。莲儿爹没再说什么,慢慢地朝那家中国饭馆走去。莲儿紧紧地拉着爹的胳膊,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啥风把您老人空吹来了?快和莲儿坐下吃点包子吧。难得在异国他乡遇见您爷俩,刚才我一眼就认出了莲儿,可还没说上句话,她就匆匆地走了!”王老疙瘩听这一番话虽然和风细雨般的轻松,却如晴天霹雳,把莲儿爹震得目瞪口呆。迟疑了片刻,他才强挤出一丝笑脸:“你真是王老疙瘩吗?你不是在兴凯湖里淹死了吗?怎么……怎么会在这里呢?”莲儿爹的声音颤抖着,两条腿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后背早已湿透了。莲儿见爹迈不动步子,误认为爹肯定是被王老疙瘩这个淹死鬼给迷住了。猛然间,她想起爹曾说过,恶鬼最怕人的中指血,便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冲到王老疙瘩的近前猛地一淋,厉声说:“你到底是人是鬼?”
  王老疙瘩放下手中的笼屉,擦着淋在脸上的血水说:“莲儿,你胡闹什么呀?我真是你昼思夜想的王老疙瘩呀,鬼怕人指血,我不怕。你别胡闹了!”莲儿这才一把抓住王老疙瘩的手说:“你可想死我了,也吓死我了!你真的还活着?乡亲们还都以为你死了呢!我曾偷偷地给你烧了不少纸钱,怕你在那边没钱花。看来这些纸钱白烧了,就当打对外鬼了!”说着,两人就抱在了一起。
  在乌苏里斯克的中国饭馆里卖包子的,正是王老疙瘩!原来,那天晚上,我和王老疙瘩在洗澡的时候,他捉鱼来了兴致,游出去很多远。突然,他冒出一个念头,想吓唬一下我。于是,便一个猛子扎下去,拐了一个弯儿,在距离我几十米远的地方悄悄上了岸。出来时,看见我正在呼天喊地,很多乡亲打着手电往他刚才跳水进去的地方跑,便知道乡亲们以为他出事了。他静静地坐在远处看着人们忙得焦头烂额,突然想到莲儿爹对他的冷眼及莲儿不敢对他爹说半个不字的谨小慎微的样子便暗下决心,就让他们找去吧,就当我死了也好。
  王老疙瘩穿过一片小树林,走了三十多里路直奔绥芬河的舅舅家而去。到绥芬河那天,恰逢遇见舅舅正准备动身去俄罗斯的乌苏里斯克。他在那里开个中国餐馆,生意挺红火,就想扩大经营规模,正愁缺人手呢,见王老疙瘩主动找上门来,又不是外人,二话未说,便把他带到乌苏里斯克的饭馆来了。王老疙瘩的舅舅在异国他乡经营饭馆,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外甥被“水怪吃了”的新闻,连王老疙瘩自己也不知道早已“被水怪吃掉了”,只是一门心思地帮舅舅料理饭馆儿,早点把蒸包子的手艺学到手……真是无巧不成书,他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人地两生的异国他乡能碰见莲儿爷俩,这才知道自己惹了大祸,已成了家乡小报上的“新闻人物”——第一个“被水怪吃掉”的人。
  听说王老疙瘩起死回生,家乡人都过来看稀罕,七嘴八舌地打听他是怎样从水怪口里逃生的。莲儿爹亲切地摸着王老疙瘩的头解释说:“这小子的玩笑开得太大了,是这么回事……”家乡人听罢莲儿爹如此这般的一番解释后,才如梦初醒:“既然王老疙瘩没被水怪吃掉,那水怪一说又是咋回事呢?”人们又对水怪的来龙去脉产生了兴趣。莲儿爹拂了把胡子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活了六十多岁还真头一回听说这兴凯湖里出了水怪。要想见识见识水怪是啥模儿样,得先看我给你们露一手,咱骑毛驴看唱本——走着瞧!”
  第二天早上,莲儿爹到市场买了一副羊下水,带着王老疙瘩和莲儿来到兴凯湖边。爷仨个乘着小船慢悠悠地向兴凯湖深处划去,莲儿爹边划船边将切碎的羊下山撒向船后,一张大网也在东西两侧悄悄地设好埋伏。乡亲们则在湖边黑鸦鸦地站了一大群,大眼瞪小眼地望着湖面,期待着水怪的出现。半个小时过去了,除了一群被香味吸引来的黑鱼、鲶鱼纷纷前来觅食,湖面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就在人们几乎丧失信心的时候,突然水面像被划开一道裂纹,一个缸口大的头露出水面,继而盆口大的嘴也一张一合地吞食着碎羊下水,两根胳膊般粗细的胡须更是有节奏地摇摆着。所到之处,那些鱼群如惊弓之鸟,纷纷四散逃去。人们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正待细瞧时,那水怪却突然沉入水中不见了。莲儿爹见状把剩下的碎石羊下水一古脑都扔进水里,看它还能不能露头。果然,就在莲儿爹扔掉碎羊下水的那一刹那,突然一声巨大的“哔啦”响声,水怪又露头了,撑起的巨大浪花把小船掀得不停地摇摆。说时迟,那时快,莲儿爹一挥手,王老疙瘩和莲儿同时拉起网纲,大网悄悄地竖起,慢慢地合围。这时,水怪似乎发现了什么,调头就往外冲,把双层鱼网撞得紧紧的,却挣脱不出去。它似乎感到逃脱不出去了,猛地浮出水面,想跳出鱼网。就在这时,只见莲儿爹嗖地一声掷出特制的鱼插,不偏不倚,正扎在它的脊背上。水面立刻涌起红色的浪花,水怪渐渐沉了下去。莲儿爹见状不敢怠慢,拼命地把上船划到岸边。岸上的人们赶紧帮忙,嘿哟嘿哟地往岸上拉网。终于把一个三米多长的大家伙拉上岸来。人们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水怪,竟是一个巨鲶。好事者把它用粮库称车辆的大秤一秤,竟高达五百六十多斤。这家伙好像不服气,仍瞪着对小眼睛一张一合地撇着嘴似乎想说什么。

  还是莲儿有远见,让王老疙瘩把插在巨鲶背上的鱼杈拔下来,又让父亲把巨鲶拉到市动物园的水族馆里养起来。气得莲儿爹直瞪眼珠子:“妈的,这么大的家伙别说我六十多岁没见过,就是祖祖辈辈生活在兴凯湖边的乡亲们恐怕也头一回见过!这要是把它分给乡亲们尝尝鲜,还能说我们个好。白白地送给动物园?我不干!”这时王老疙瘩也过来帮腔:“大伯,吃到肚里填坑,送给国家扬名。这巨鲶本来就是国家的宝贝,咱哪能独吞呢?一席话,说得乡亲们不住地点头,莲儿爹干嘎巴嘴儿,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就这样,兴凯湖发现百年巨鲶的新闻又在家乡传开了……





上一篇:关东渔趣之夜守鱼亮子
下一篇:鱼道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