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鱼道

时间:2019/3/24 10:18:48   作者:刘国林   来源:原创   阅读:19   评论:0
内容摘要:  人有人道,狼有狼道,鱼有鱼道。何谓鱼道?就是鱼的生存之道。鱼是水族中的一分子,在弱肉强食的水族里,鱼儿为了生存,演绎出我行我素的谋生手段,令人啧舌。细品,方知这就是鱼道,这就是令人类不得不佩服的鱼道。  大马哈鱼是鲑鱼的一种,鱼体长而侧...

  人有人道,狼有狼道,鱼有鱼道。何谓鱼道?就是鱼的生存之道。鱼是水族中的一分子,在弱肉强食的水族里,鱼儿为了生存,演绎出我行我素的谋生手段,令人啧舌。细品,方知这就是鱼道,这就是令人类不得不佩服的鱼道。
  大马哈鱼是鲑鱼的一种,鱼体长而侧扁,喙端突出,形似鸟喙。口大,内生尖锐的齿,是凶猛的食肉鱼类。它生在河里,长在海中,主要栖息在北半球的大洋中,以鄂霍次克海、白令海等海区最多。它们在海里生活4年之后,到每年八九月间便成群结队地从外海游向近海,进入江河,涉途几千里,溯河而上,回到出生地。大马哈鱼的“大”,不是大小的“大”,而是音译,来自赫哲语。因此,只有“大马哈鱼”,而没有“小马哈鱼”。
  相传,唐王东征时来到黑龙江边,正逢白露时节,被敌军围困,外无援兵,内无粮草。正当唐王一筹莫展之时,一大臣奏道:“黑龙江里的鱼儿颇多,何不借鱼救饥?”唐王闻之大喜,立即传令三军人马以黑龙江中的鱼儿为食,度过了难关。马原来是不吃鱼的,自此马却开始吃鱼了,但也只是吃鲑鱼。
  许多年后,又是白露时节,一个叫什尔大如的部落首领所率人马被敌军追到黑龙江边断了粮草,十分危机。此时的一谋士向什尔大如献策:“何不仿照唐王东征时,用黑龙江的鱼儿解燃眉之急?”部落首领认为言之有理,便令部落老小皆到江边用木杈叉鱼,得以饱腹。什尔大如得救,便率部在黑龙江、乌苏里江一带定居下来,这个部落的后人,便是今天的赫哲人。所以每年白露前后,便有大批的鲑鱼来到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赫哲人称其为“达乌依玛哈”,后经演变,就把鲑鱼叫“大马哈鱼”了。
  大马哈鱼入江后便停止摄食,昼夜前行,寻找最理想的产卵场所。产卵前,雌鱼用腹部和尾鳍清除河底淤泥和杂草,拨动细沙砾石,建筑一个圆形的产卵床,然后再寻雄鱼交配产卵。自此以后,雌鱼迅速地离开卵床,迴游到深江大海。爱子如命的雄鱼却废寝忘食地、日夜警惕地守卫着卵穴,不许它物接近,直至精疲力竭。大马哈鱼的卵孵成幼苗,约需90天时间,这时雄鱼只剩下几根枯骨了,被江水冲到岸边,成了鸟兽的美食。
  有资料记载,大马哈鱼穿越大洋,返回到自己出生地产卵,其大部分旅程依靠太阳的位置、海流以及依靠它的磁觉,最后到达江河时,它能根据河水的气味“回忆”起自己的出生地的。
  在一个不太大的水泡子里,曾生存着鲤鱼、鲶鱼、黑鱼、狗鱼和泥鳅鱼。随着天气越来越干旱,泡子的水面渐渐缩小,没过几天,底部周围的淤泥已经露出来了。越来越浅的水面,让鱼儿们感到了危机。它们开始为水而战,先是异类相争,后是同类相残。但是,它们最大的敌人却是干旱。先是需水量最大的鲤鱼放挺了,然后是狗鱼、黑鱼。它们围着黑乎乎的泥坑撕打挣扎,最终却也无奈地干渴而死。接下来轮到大嘴鲶鱼了。它们在粘稠的泥浆里静静蛰伏,往日的凶残已经荡然无存,干旱带来的死亡威胁让它们软弱到连浮到嘴边的泥鳅鱼都无暇顾及。没有多久,鲶鱼和其它的鱼儿一样,随着泡子里的泥土一起,一点点地变得干硬了,残酷的干旱夺走泡子里的所有生命。直到有一天大雨来临,泡子里才又蓄满了水。
  可就在这刚蓄满水的泡子里,我竟然再次发现了泥鳅鱼的踪影,真可谓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它们是怎么逃过这场旱劫呢?后来我仔细地观察,终于揭开了泥鳅鱼不死之谜。原来它们预感到干旱到来时,泡子里的所有泥鳅便开始聚集在一起,然后尽最大的努力钻向淤泥的深处。随着外面的酷热越来越近,它们也越钻越深。就在外面的鱼儿一个个被日晒成鱼干时,在泡子底部淤泥的深处里,一场最悲壮的生命之歌却开始上演:每两条泥鳅鱼都会自然而然地分成一组,它们嘴对着嘴,其中一条泥鳅鱼,会主动把自己的唾液吐到另一条泥鳅鱼的嘴里,直到它奉献出所有的津液干枯而死,才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幸存下来的泥鳅鱼,又会面临干渴的威胁,而它们马上就会与身边的同伴儿重新结成对子,继续把有限的唾液传递给另一些生命。就这样,它们以口相待,以有限的唾液滋养润泽身边的同伴。
  尽管此时的泡子已经干涸,但是这些泥土深处的生命仍顽强地存在着。这可能是一个拥有几百条泥鳅的群体,但为了滋润另一些生命,它们日复一日地成倍锐减。这种相濡以沫的生命接力,一直传递到新的雨水的到来。
  就这个泡子里的鱼群而言,身躯顾大的鲤鱼,强悍好斗的狗鱼,凶残成性的鲶鱼,都可称之为鱼中的强者,但是,在天灾面前它们竟会脆弱得如同一粒草芥,以至全部灭绝,而能战胜最终活下来的,竟是纤弱微小的泥鳅鱼。
  生命的存亡其实像征于生命的处世方法。无论是鱼类还是人类,生命之间都不应是漠不关心的疏离,尔虞我诈的争斗,相往于江湖的超脱,那些坚强而伟大的生命,往往都是习惯付出,并与其他个体相濡以沫的生命共同面对突如其来的灾害。
  家乡的河里有一种小鱼,叫老头鱼。这种鱼长得丑陋,外形极像干瘪的老汉的脸,充满沟壑般的黑纹,在河底里若不细看,极难发现。它在水里游动的姿势,就像是在顺水漂浮一样。当它穿行在水草丛里时,更像岸边树上落下的一片枯叶。因此,家乡人给它起了个不雅的名字——老头鱼。
  老头鱼的体形较小,一般的个头也就一指长,就不再长了。它的捕食方法非常有特点,别看它平时频繁地游动,但当它捕食的时候,却卧在水底一动不动。当有猎物靠近它的时候,它会仔细地甄别猎物的大小和强弱,只要是性情凶猛的目标,它宁愿继续等也不愿意冒险出击。而通过鉴别后它认为可以攻击的猎物,它则会来个突然袭击,十拿九稳地把猎物捕获,然后美餐一顿。
  老头鱼捕食特点中,它的自救也非常令人惊奇。当它被渔人用网捞起时,它不会像其它鱼那样猛烈地挣扎,而是毫无动静地装死。渔人往往误认为它是死鱼时,随手将其抛进水里,它便可以死里逃生了。老头鱼的捕食方法告诉我们:追寻目标一定要量力而行。如能在追求过程中保持一颗平常心,成功的机率就会非常大。而老头鱼的自救策略则告诉我们: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保持冷静就是生存最基本的要领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家乡不远处的泡子里结冰的冰层中冻死几条小鱼。细瞧,是老头鱼。那水炮子不大,冰层已经冻到底了。这时我想起小时候曾听三爷讲过:“老头鱼的脑子里有‘还阳虫’,别看它冻死在冰层里,到了春天冰层一化,它就会‘还阳’了,照样活的。”我把这件事记在心上了,每次路过那小水泡子时,都会仔细地观察那几条老头鱼有啥变化没有。转眼春暖。冰雪消融了,泡子里积满了水。我站在泡子边仔细地观察里面的老头鱼“还阳”了没有。因为我知道,死鱼都会漂浮在水面上的。它没有漂浮在水面上,就证明它没死。观察了好一阵子,终于见到脚前的水泡子边上有两条老头鱼,正一动不动地浮在水底,两腮有节奏地扇动着,嘴里时不时地吐出小泡泡!真是神了,冻在冰层里的老头鱼真的活了!
  出于好奇,我跑回家里取下捞鱼用的水捞子,费了好大的工夫,终于捞出一条老头鱼。我把它带回家中,放在窗台上。奇怪,它真的会装死,竟在阳光下一动不动,跟死鱼一样。当我用小刀切下它的头时,它的身子才活蹦乱跳地挣扎起来,但是已经晚了。我把它的头用小刀划开,真的发现有根小红虫,细若游丝,正摇头摆层地蠕动呢。它就是三爷说的“还阳虫”吧?不管是不是老头鱼靠它“还”的“阳”,我确确实实地见到了老头鱼冻在冰层里,而开化后又活了的事实。家乡人都喜欢吃老头鱼,因为它的肉既细嫩又鲜美,是餐桌上难得的菜肴。有的饭店把酱老头鱼当作压轴名菜,还起个好听的名字——“降二线”。意思是老头子到岁数了,就得降至二线了,我亲眼见许多“降二线”的老头子并不忌讳什么二不二线的,就喜欢吃酱老头鱼。管它那些呢,香就行。

  由此我有点儿替老头鱼悲哀,什么样的雨雪冰霜没经过?连冰天雪地都不怕,照样能“还阳”,却死在食客们的馋嘴下。悲乎?不悲也!水族中也是有生物链的,若让老头鱼无休止地繁衍下去,那别的鱼儿还怎么活?故,这就是鱼道——适者生存,一物降一物,才能共生共荣!





上一篇:湖怪风波
下一篇:夜钓惊魂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