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夜钓惊魂

时间:2019/3/24 10:18:20   作者:刘国林   来源:原创   阅读:5   评论:0
内容摘要:  牡丹江朴崇山峻岭中穿行,在离家乡三里远的地方拐了一个弯儿,掉头向北流去,家乡人都管这地方叫江崴子。  江崴子的鱼特多。因为这里水深江阔,动水流平缓,大鱼小鱼游到这里都爱在此打转转,停歇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去。这里又是钓鱼人经常光顾的地方...

  牡丹江朴崇山峻岭中穿行,在离家乡三里远的地方拐了一个弯儿,掉头向北流去,家乡人都管这地方叫江崴子。
  江崴子的鱼特多。因为这里水深江阔,动水流平缓,大鱼小鱼游到这里都爱在此打转转,停歇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去。这里又是钓鱼人经常光顾的地方,但白天胆儿大的人敢来垂钓,夜里便没人敢来光顾了。因为几十年来家乡人故去的时候都埋在江崴子边上了,说这里窝风向阳、面对江水,后辈儿人定会当官发财的龙脉之地,少说也埋葬十几代人了。坟地边上靠江崴广的地方有一条土路,随着坟地的扩大,走人的地方越来越窄,成了羊肠小道。
  近些年来,家乡对养鱼池里的鱼儿吃腻了,把目光盯上了野生的鱼。十多元钱一斤的野生鲶鱼在集市上也成了抢手货,供不应求。而江崴子正是垂钓野生鲶鱼的理想场所,赵四虎子哪个夜晚都能钓上来十斤八斤野生大鲶鱼,第二天早上到集市上一摆,不用吆喝,买鱼的便蜂拥而至,转眼间便一抢而空,变成了白花花的钱票子,哪天都能卖一千多元哩!看到赵四虎子生财有道,家乡人都眼红了,纷纷效仿,也不怕坟地里闹鬼了,三五成群地去江崴子垂钓,收获颇丰。渐渐地,垂钓的人多了,鲶鱼就钓得少了。常了,赵四虎子不愿意和大帮轰凑热闹;独自夜钓江崴子,照样每晚上钓出百八十斤大鲶鱼,照样每天把一千多元的票子揣进腰包。家乡人见了都眼馋得直跺脚,就是不敢夜钓江崴子,怕那坟地里冷不丁冒出鬼来,吓个好歹不合算。只得眼巴巴地看赵四虎子悠哉游哉地去江崴子夜钓,又眼巴巴地见赵四虎子把一条条大鲶鱼变成白花花的票子揣进腰包,自叹不如:“还是赵四虎子有股虎劲!”赵四虎子也故意逗钓友们:“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哥们儿,今晚上也去试试呗!”钓友们则把头摇得货郎鼓似的:“俺有那心也没那胆儿呀!”
  赵四虎子是个酒鬼,夜里在江崴子垂钓也揣个酒瓶子,闲来没事就啁几口,美其名曰:“酒能驱寒,也能驱邪。野鬼见了酒也都会垂涎三尺的,喝酒前往地上洒点儿酒,也就打发外鬼了。你钓你的鱼,他喝他的酒,不会打扰你钓鱼的。”钓友们听了他的话似信非信,宁可少钓几十斤鱼,也不愿夜里去江崴子冒险。一天早上,我在集市上碰见赵四虎子,他已卖完鱼正准备往家走。“虎子哥,今天卖多少钱?”“外甥打灯笼——照舅(旧),不换来千八百元的票子,我还是你虎子哥吗?”赵四虎子很得意。有道是,财大的人气都粗,赵四虎子钱来得容易,酒也喝高档的,非“五粮液”莫属。什么像少,哪瓶都得三百多元呢!说,心里话,我没少喝赵四虎子的剩酒,就我的生活水平,哪敢天天喝“五粮液”?能混上喝地方小烧也就不差啥了。刮风下雨不知道,兜里有没有钱还不知道?能贴上赵四虎子的杯,也算福气不小啦!赵四虎子见我眼巴巴地看着他,大眼珠又轱辘辘地转了几下说:“老弟,今晚我请你喝‘五粮液’。不过不是在家里,咱在江崴子喝。你敢不敢陪虎子哥喝酒?”我知道他在欺我胆儿小,故意激我,便拍着胸脯保证:“敢!陪虎子哥喝酒哪儿我都敢去,有虎子哥在我怕啥?”“好,一言为定I晚上江崴子见!”
  到了晚上,我早早来到江崴子。此时,一弯月牙高高升起,江风习习,小虫唏唏,江崴子的月夜静得出奇。我独自欣赏着夜景,自言自语道:“哪有什么鬼?都是自欺欺人哩!”“这话就对啦,什么鬼不鬼的?啥鬼都怕人哩!”不知什么时候,赵四虎子已站到我身后。“我早知道你来了,故意藏在坟圈子里试试你的胆量,你小子还算有种!”说着,他放下钓具,把鱼钩上好绿虫子作的诱饵,甩到江里,便拿出一瓶“五粮液”和一包五香花生豆放到我的跟前:“你只管喝酒,吃花生豆。我边喝酒边钓鱼,两不耽误。”这家伙真是个酒鬼,竟一口接一口地光喝酒,—粒花生豆也不吃。我可不行,一口酒一把花生豆,边喝边聊边看他一条接一条地往出甩大鲶鱼。我看上瘾了,便凑到他跟前也想帮个忙:“你喝酒行,夜里钓鲶鱼就不行了。你看,鲶鱼咬不咬钩全凭手感,一上钩就得往上甩,稍晚一点儿它就把钩吞到肚子里啦!”说着,他又甩上来一条大鲶鱼。他把鲶鱼摘下钩,放到鱼篓里,又一本正经地说:“老弟,刚才我在俺娘坟前坐着等你时,把一瓶‘五粮液’放在俺娘的坟前了。俺娘活的时候也愿喝酒,可她一辈子也没尝到‘五粮液’是啥滋味儿。现在你虎子哥手头也宽绰了,也让俺娘尝尝‘五粮液’是啥滋味儿!这暂,估计俺娘也品尝完了。你去把那瓶‘五粮液’取回来,咱哥俩今晚都啁喽!”“虎子哥,我不敢去。”“怕啥?啥鬼都怕人。你当孬种啦?你要把那瓶‘五粮液’给我取回来,明天我还奖励你一瓶‘五粮液’!”我知道赵四虎子又在激我,借着酒劲儿说:“去就去,你可得说话算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几年没到过这里了,对一些变化感觉无所适从。小路已被整得断断续续,若有若无,有时竟找不到。在高大的坟堆间走了一段路我就后悔了,想撤回去。又怕赵四虎子笑话我,还是咬着牙往前走吧。我如同摸索在一个深渊里,陡然产生一种恐惧的感觉,额头开始冒汗。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注意那些坟茔,可眼睛无论如何也不听使唤。尤其是几座插着白幡和花圈的新坟,更是吸引着我的视线。我小时候曾听人说人死后就变鬼了,在坟地游荡,留恋人间不肯离去。见谁从坟边路过,就扑过去把人吓死劫到阴间,顶替自己入了十八层地狱,而那死鬼才能脱生……我正在胡思乱想,竟分明听到一种古怪的声音,既像人声,又像兽语;既像呜咽,又像尖嚎。天哪,难道这就是鬼的声音吗?我毛骨悚然,忙四下里张望,除了坟头就是坟头,什么也看不见。那声音竟像从几十米外的一个新坟中发出的!我强迫自己镇定,腾出右手揉揉太阳穴,拍拍耳廓,我想证实那声音只是幻听幻觉。因为我刚才喝了半斤多酒,正四肢发热头脑发胀,况且我的确曾有阵发性耳鸣的毛病。但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觉得那声音是真实存在的。由于实在太紧张,加上酒力发作,我喘着粗气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便失去重心,结结实实摔个嘴啃泥。
  我心惊肉跳地挣扎着爬起来,仿佛手触摸到个冰凉旷东西。细瞧,我的妈呀,我握住的是一只人手!再往旁边看,那儿有个死人,披头散发,双目圆睁,正扬着手直勾勾地盯着我,张着嘴似乎要将我一口吞下去,!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便记不太清了,我的思维已戛然而止。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慢慢恢复了知觉。我是被折腾醒的,有什么东西正拉着我的裤角往回拽。我很快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定是鬼在拉我!而刚才的哭声可能就是这个鬼发出的。它要把我弄到哪儿去?我没睁眼,支楞着耳朵细听。可能是吓过了劲儿,也醒酒了,似乎听到有轻微的叫声和喘息声,还能嗅到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儿。它们在使劲儿地拽我,好像很费力。仔细一想,鬼应该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怎么感觉这么实实在在?它们该把我摄走,怎能如此这般地笨拙呢?估计是几个不太厉害的笨鬼,我心里稍稍有了底。
  突然,我感到小腿正被塞进一个洞穴中。洞口不大,勉强可容下我。如果被拉进去,卡在那里可彻底没救了。管它是什么鬼,拼了吧!我气沉丹田,双手拄地,猛地一收腿,同时朝右上方一弹,来个专业式武打动作——乌龙摆尾。这时的鬼防不胜防,有一个家伙未来得及松手,被我双腿带起来甩出几米远,摔得呜咽不止。我乘机嗖地来个鲤鱼打挺,就势站起来,顺手捡起两块石头。我定了定神朝鬼望去,终于看清了,哪里是什么鬼,分明是几只狼!正支楞着耳朵,眼里闪着骇人的凶光望着我呢!狼的身旁是一座坟墓,杂草间露出一个黑洞。我终于明白了这几只狼是想把我往那里面拖呢!这时,狼已经逼上来,未等它们靠近我便将两块石头猛地甩出,当即砸倒了两个。我又低头捡石头,另外两只狼乘势扑到我身上。原来不是鬼,我还有什么可怕的?我挥拳运腿,迎头猛砸猛踢。这几个家伙比我在动物园里见到的狼要小得多,顶多能有二、三十斤。便断定这是几只未成年狼,我底气更足了。我一阵暴打,首先把一只砸落在地,另一只又被我握住俩前腿狠狠地攒在地上。我又用皮鞋猛踢丁一通发泄着怒气。这两只狼的生命力真够强的,竟然没死,爬起来呜咽地叫着,夹着尾巴夺路而逃。我刚要乘胜追击,它们已蹿至一片坟头里,踪影皆无了。我生怕它们去搬救兵,如果来了成年狼,那问题就严重了。我顾不得去取赵四虎子放在他母亲坟前的“五粮液”酒了,撒腿跑出坟地,向江崴子跑去。赵四虎子见我这么晚才回来,却没把“五粮液”酒拿回来,以为我中了邪呢。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狼!‘我遇上狼啦!”听完我断断续续地诉说,赵四虎子的虎劲儿又上来了,以为我胆儿小编故事骗他,立即要带我回去看个究竟。我俩在他母亲的坟前把那瓶“五粮液”酒拿回来了,但却没见到一只狼。赵四虎子不是好眼神地望着我,好像说:“孬种,算不得男子汉!”.

  第二天,为了证实我确实没有撒谎,我又领赵四虎子来到江崴子边的那片坟地。白天和夜晚的景致相差竟如此之大,我难以判断昨晚的方位了。找了好半晌,才找到那个新坟,指着眼前的女尸说:“就是她,吓得我半死!”赵四虎子走过去一看,见是村里三天前死去的一个八岁的小丫头。本来是埋在土里的,却被狼扒了出来,已面目全非,确实够吓人的。又找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那个坟边的洞穴。赵四虎子这才信以为真,便推测:“昨夜那几只狼正在扒那个女孩的尸体;恰巧被你撞上了。你被吓昏后,它们以为你死了,便想把你也拽进洞去,看来你没撒谎……”说到这里,他一拍我的肩膀:“老弟,虎子哥错怪你了。我话附前言,照样奖励你一瓶‘五粮液’,回去就兑现!”




上一篇:鱼道
下一篇:垂钓归来时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