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影  子  选  举

时间:2018/11/1 19:09:43   作者:R_Han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15   评论:0
内容摘要:影 子 选 举叮铃铃,叮铃铃!象山镇党政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文书马青山拿起电话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马文书一听是窑街村刚选出来的党支部书记盛伟民。电话那头汇报到:“窑街村的选举出了点问题,正在进行的选举被人打断了,有人在选举会场捣乱!”话还没有说圆,对方便挂了电话。马青...
  

  叮铃铃,叮铃铃!象山镇党政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文书马青山拿起电话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马文书一听是窑街村刚选出来的党支部书记盛伟民。电话那头汇报到:“窑街村的选举出了点问题,正在进行的选举被人打断了,有人在选举会场捣乱!”话还没有说圆,对方便挂了电话。
  马青山听完电话便立即跑步前往镇党委书记祁玉成的办公室汇报刚才接到的电话内容。祁玉成正在办公室里面翻阅文件,他看到慌慌张张跑进来的文书马青山就问到: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慌张?”
  “窑街村的村主任选举被人打断了,原本定于今天下午选举出村主任,有人捣乱使得整个选举搞乱了,具体情况电话那头也没有多说。”
  “哦!看来事情还是比我们预料的要复杂。你去通知刘司机,我马上去窑街村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马文书应声之后便出了门。
  五分钟之后祁玉成和刚来镇上工作的镇纪委书记王当云、马文书三人便坐上去窑街村的车,十五分钟便到了窑街村村委会门口。这时只见约莫有一百五六十人堵在原本只有三间瓦房的村委会门口,场面有点混乱。摆在村委会院子里面的选票箱被人团团围住,外面想要进去投票的村民们没有办法进去投票,好多人拿着上午发放的选票正在村委会外面热闹,但是前来投票的更多群众因为不能投票便扭头回家。此时正在看热闹和闹事的一百多人把整个投票现场搅的如一锅熬沸了的八宝粥,各色人物在里面吵吵闹闹,闹事的人要夺票箱,看热闹的人要起哄,维持秩序的镇村干部要护住票箱,场面一度就要失控。
  这时只见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喝一声:“镇上祁玉成和王当云来啦!”
  人群中听到响声之后,混乱的场景顿时像浇了冷水一样,这锅粥猛然间停止了沸腾,三方人员全部停了下来,祁玉成和王当云还有马文书从人群中散开的缝隙当中走到了票箱跟前,随后祁玉成扯开嗓子向大家说明来意。
  “选民们:我们这次进行的选举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的规定进行的一次村主任和村委委员的选举,这次选举是根据我省两委换届部署所开展的一次选举,任何人都无权阻挠和干扰选举的正常进行,如果无故进行干涉选举的,责任人将要负法律责任。”
  听到祁玉成的一番讲话,所有的群众都静了下来,有个夺票箱的大胆群众在里面喊道:“祁玉成,要是发现贿选将会怎么样?我们老百姓是一百个赞同进行合法的选举,但是我们在发现有人在进行的选举当中玩猫腻,所以老百姓才对选举表示十分的愤慨,大家一致认为要通过夺票箱进行抵制这次不正常的选举,我们对党和政府的政策是持绝对的赞同,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
  原来这次选举发生的状况和马文书估计的一样,正是由于发生了选举以外的问题才导致群众对选举持有反感的倾向,最终导致发生夺票箱的意外发生。
  此时祁玉成果断的宣布终止进行的选举,等到将事情的原因调查清楚之后再开展工作。团聚在村委会门口和院子里面的一百多群众在看到他们的上级负责人宣布停止进行投票之后都对停止投票交口称赞。会场中人们三三两两的抵着脑袋相互之间进行交流,有的干脆站在院子门口不走,有的群众则守在大门口等着村委会里面来的大领导进行重要的决策。
  祁玉成此时在村委会办公室里面点了一支烟,随后向村党支部书记盛伟民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闹得动静如此之大,村党支部书记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墙角面露羞涩的抽烟,约莫过了半分钟,他朗声的对着祁玉成说群众是对这次选举有意见,所有的情况就如同你们来时看到的这样,我作为新选出来的党支部书记没有尽好领导责任。这是王登云插了一句话,事实并不是这样简单吧,肯定还有其他原因,你作为主要村上的领导就在选举前没有发现有什么苗头性的动向吗?你也是个地地道道的窑街人,怎么就没有提前注意到群众对选举抱有这么大的反感情绪,你的前期工作是怎么做的?这一句接一句的连续责问将窑街的党支部书记问的面露尴尬的难色。这时王当云插话说到,事情已经发生了,当前是如何处理群众不配合选举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们先放在一边,等到把事情处理之后再进行追责。三个镇领导随后一致认为暂时停止进行的选举,等到将事情的查清楚之后再进行正常的选举。
  直到半小时之后,在村委会里面开会的镇领导和村上的党支部书记商量好终止这场选举之后,马文书将团聚在院子里的群众召集到一块,宣布本次投票现在终止,推迟选举,具体事宜等到广播通知全体选民。
  屋外院子里的两棵老槐树光秃秃的,阵阵的晚风吹过,阵阵的凉意直沁人脊背,在原本冷清的季节里,祁玉成的心头更是笼罩了一层阴霉,他不知道这次不正常的选举究竟有多影响恶劣,但是他深深的知道,如果处理不当他将失去的不仅仅是窑街村村民对他领导的班子的信心,更是失去对整个组织的信心,如果再往深了想也许自己的书记的位置也将不保。看着一点点散去的选民离开的背影,祁玉成坐在村委会会议室里面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随后接着一直一直的开始抽烟,等到过了三个小时直到人群走光之后,他才和牛镇长、王当云、马青山走出办公室。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回到镇上之后连夜通知各位领导开会,镇上的各位领导准时到了平房里面的会议室当中。会议室里面的火炉子犹如一家开足马力的蒸汽机,炉子上面的水不停地冒着蒸汽,会场里面各位领导像往常一样各自抽着卷烟,烟雾缭绕,进了会议室就感觉像是进了一条云蒸霞蔚的溪谷。晚上九点钟,马文书开始介绍当天下午在窑街村发生的情况,随后由盛伟民补充他所了解的各种流传在选民当中的说法。当提及有的选民说是选举由于贿选的原因而不能正常进行之时,其他的几位领导立马将卷烟掐灭,随后将凳子向前拉了一下,端正了身子,双手支在会议桌上,全神贯注的开始听祁玉成随后进行的讲话。祁玉成随后开始进行讲话,他说到:
  “同志们,窑街村发生群众抵制贿选的事情,我感觉抵制的对,要是换了我我也会抵制这样的选举,只要有贿选的事情发生,这次选举就不能进行。我们要将问题调查清楚,给窑街村的选民有个交代,要让老百姓知道我们是支持他们的,虽然整个选举的过程被人打断了,但是我们不能怕事,只有不怕事才能更好地处理这件事情。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领导能够谈谈自己的看法,将各自的观点摆出来,大家讨论这件事情给如何进行处理,最后发扬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将意见统一一下,形成一个处理意见。”
  随后,在座的各位领导都对事情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经过大家认真的讨论一致认为应该先查清楚贿选的事实,再将责任人进行依法依规处理,随后重新确定窑街村再次进行选举的时间,最后将事情的处理结果汇报到上级部门。会议持续讨论了两个半小时,等到事情讨论清楚之后,祁玉成宣布由纪委王当云和马文书负责贿选问题的调查,一周之内形成初步的汇报材料报镇党委进行讨论,并在汇报材料上面形成初步的处理意见。晚上十一点半大家散会回到各自的宿舍。
  第二天由王当云和马文书组成的调查组开始进行入户调查贿选。
  窑街村位于象山镇的西南方向,是一条不大也不小的街道形成的村子,全村总共有五个生产队,其中一队所处的位置最为重要,一条国道横穿整个生产队,正是由于有条国道横穿过村子,长期以来在国道边上逐渐形成了一个市场,这个市场是窑街周围十多个村子老百姓赶集买菜的场所,长期以来由窑街村村委会负责市场的开发和管理,因此整个市场的摊位对外出租和日常管理便由村委会对外承租的一家公司负责,这家公司不仅负责着窑街村市场的摊位出租而且也经营着窑街村靠近马路的几栋商业楼。正是由于窑街村处于这样一个比较突出的位置,窑街成了整个象山镇比较繁华的地方,市场周围林立着几十栋开发的楼房,沿着国道行走,俨然进入了一个不小的繁华集镇,但是论行政级别,窑街只不过是一个行政村,窑街所处的位置当然在整个象山镇也是首位的,这里的经济发展水平在整个象山镇也是一流的。但是在这个经济发展水平不错的地方总是接二连三的冒出一些让镇领导头疼的问题,上次在发展特色养殖试点方面窑街村给祁玉成已经摸过一次黑啦,这次又闹出所谓的贿选的事情,着实让镇上在座的各位领导头疼了一阵儿。虽然窑街村每次在工作上面没有起色但是窑街村的经济在周边几十公里范围内是首屈一指的,这也是为什么窑街村的老百姓对于镇党委和镇政府推行的各项工作没有热情的原因吧。
  王当云和马文书组成的调查组还没有进入窑街村,村上几位和其他镇领导关系不错的村里的大人物已经将镇上昨晚会议讨论的结果掌握的一清二楚,他们在王当云和马文书没有进村之前,已经在凌晨通过电话商量好对策了,等到王当云和马文书第二天到了村委会之后,便吃了一个闭门羹,王当云和马文书起了个大早却连窑街村村委会的大门都没有进去,他们两个像两个雪人一样杵在窑街村村委会大门外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开始调查问题,便陷入了困境,这让王当云这位有着二十多年乡镇工作经验的老纪委书记着实还有些头疼,但是头疼归头疼事情还要进行调查。
  窑街村街上的云瑶间还没有开门营业,村上几位重量级人物便悉数来到了窑街村上的最大的一家吃饭KTV娱乐的茶馆。这家茶馆正是窑街村也是象山镇最著名的企业家姚顶三经营的茶馆,虽然是一家茶馆但是这里的顶层确是一家象山镇著名公司的办公场所,楼下基层是云瑶间这家茶馆,茶馆的主营业务有卖茶、卖饭、唱歌等娱乐消费功能,要在往常茶馆经营时间是上午十一点钟到凌晨三四点钟。赶上窑街村在农产品交易红火的日子,这个茶馆是镇上干部和村上农产品经纪人还有周围远近十里八乡有身份的人日常光顾的茶馆,可是今天早上九点钟左右,村上的一位主任候选人姚宝昌和他的几个朋友早早的来到了云瑶间。等到推门进去之后,姚顶三便在云瑶间里面等着各位的到来,见面之后没有寒暄,姚顶三直接对着姚宝昌和他的几个同村朋友就张口说到:
  “你们几个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这么小小的一个选举就有人出来抬杠,看来你们也太不会处理问题了!不是叫人把村里面起头闹事的几个都摆平吗?你们怎么一个也没有处理明白,叫人家砸了选举,现在还惹得镇纪委来调查贿选的问题。你们说说怎么办?”
  姚宝昌接话道:“这可是个严肃的问题,我以为咱们办的神不知鬼不觉,这个选举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在投票的时候有几个出来夺票箱,站起来挑头的就是和你争市场的承包权的姚等身找人干的。事情再也清楚不过,我看就是要处理好承包市场的问题,只有这个事情处理好啦,就不存在什么贿选的问题,因为村里的选民也知道,只有控制了村委会就能控制了整个市场的承包权,所以后面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姚顶三这时抽出一支烟,轻轻地用火点燃,坐在一排沙发的中间没有吭一声,只是静静地坐着,过了几分钟,突然将烟头掐灭,用手梳了梳还剩的不多的几根头发,缓过神来,接着讲话茬接了过去,他没有再正面回答姚宝昌的问题,只是用委婉的口吻说到,镇上纪委的王当云来到了村委会,你们让人把门打开,让他去调查,具体能调查出个什么结论还是个未知数,我相信他也会无疾而终,最后就是走走过场,事情的主动权还是在我们的手里面。
  约莫到了九点半左右,王当云、马文书和盛伟明才进了村委会,在村委会办公室里面,王当云对着马文书和盛伟明说到,要说你还是个外姓人,你就根本不具备执政能力,当了村党支部书记害得我们连个门都进不去,在外面等了这么长时间,与其说是要进行调查还不如说是怎么和稀泥,你看该从哪里该从谁家下手做为突破口,进行调查呢?盛伟民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支吾着搪塞的说了几句。最后模棱两可的说到我看还是从夺票箱的那几位进行调查,因为他们要夺票箱就有夺票箱的原因,要不然真不好理清楚事情的是非曲直。其实在盛伟明心里再也清楚不过那几个选民为什么要夺票箱的原因了,只不过他是不敢说出来,也不想说出来选举为什么没有顺利的进行,当然王当云也不想息事宁人,照猫画虎的走一圈打个报告,对上有个交代,对下也能说得过去。既然已经做好了打算王当云便对马文书交代了一下,安排他做记录。两个人还有盛伟明三个一道来到昨天下午抱着票箱的姚金无家里面进行调查。
  一进院门,姚金无便将王当云、盛伟明和马文书让了进来,给他们三人沏茶倒水,请他们三人听听自己对选举抱箱子的看法。但是王当云很快将话题绕到了姚金无为什么要抢着从镇政府工作人员手里夺票箱的事情上面了,他教训的说了一些吓唬姚金无的话,诸如抢票箱是你的不对,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这要往大了说就是破会选举,往小了说就是藐视政府,反正就是由于你抢夺票箱的原因导致了这个选举不能正常进行,最后王当云用吓唬的口吻再次重申了镇纪委对抢夺票箱的意见,如果说再敢有下次那么镇纪委和镇派出所将会对责任人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轻则拘留几日,重则移送司法处理。听到这里姚金无便开始说出为什么要强夺票箱,但是老练的王当云叫马文书不要做书面记录,只是静静地听姚金无的陈述,等到姚金无陈述完毕之后,便再次警告了姚金无。王当云和姚金无谈完话之后,边看看手表,手表的指针指到了十一点半,王当云不敢马虎,说接着找姚等身谈话。
  姚等身的院子位于窑街村的最北边,是一个小别墅的独栋院子,进门之后便是一个不大的花园,整个小别墅坐北朝南,中午不太强烈的阳光直射下之后,显得这栋别墅气派而又挺拔,在这个不大的院落里面有着庄稼人少有的整洁与闲适,王当云一进门便被别墅上面的琉璃瓦给吸引住了,他止不住的抬头看了看别墅上面的琉璃瓦,心里想着就是这个龟孙子导演了昨天的抢票箱的一幕,看他今天还能放什么大话。心里想着就进了堂屋。姚等身这时正在屋里吃中午饭,看见有客人来了,便将王当云等人让了进去,分宾主坐定之后,王当云说明来意,姚等身也没有客气便说出了据他所知选举背后不可告人的一些事情,姚等身的叙述让王当云了解到贿选的大概经过和来龙去脉,听到这些有用的信息之后,王当云自己将事情的脉络在心里捋了捋,便大概清楚了整个过程。
  王当云从姚等身家里出来之后,对贿选的事情明白了七八,他没有立即回到镇政府向祁玉成和牛镇长进行汇报,还是回到窑街村村委会和盛伟明马文书一道商量着如何将报告写得扎实一些,具体的事宜他不想过多的追查下去,因为追查下去对他也没有什么他多的意义,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让窑街村的老百姓都有一个信服的理由,都有一个为再次选举顺利进行的铺垫,其他的事情他并不像过分的关心因为关心村集体财产的处理对他来讲是没有意义不大的。
  第二天早上,镇政府看大门的奚大爷一推开镇政府的大门便被门上贴的几张大字报给怔住了,他立马将这个事情报告给正在值班的王当云,王当云还在办公室里面没有起床就被奚大爷紧急的敲门声吵醒。他懒懒的问门外什么事情,奚大爷隔着门对他说,你快到大门口看看,有人在门上搞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东西,往墙上和门上贴满了大字报,大字报的内容直接是关于窑街村贿选的事情。但是事情远没有王当云想象的那么简单,当他回到镇上的第一个夜晚,便有人将大字报贴到了镇政府的门口,同时大字报也贴到了窑街村的大街小巷。王当云看到这写东西之后,心里直骂娘,不只是那个龟孙子干的这么缺德的事情,将大字报直接贴到了镇政府大门口,更为可气的是不通过正常渠道来反映问题,却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给正在进行的调查的事情施加压力,看来不能像昨天下午盘算的直接打个简单的报告就能把问题摆平,调查还要深入的进行,直到把事情的曲直疏通清楚给窑街村的选民有个交代才行。王当云没有过多的思考只是吩咐奚大爷赶在机关工作人员上班之前将大门口的大字报清理干净,并嘱咐他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此事。奚大爷在接到王当云指示之后匆匆忙忙的将所有的东西清理完毕,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还是被早起的干部看到了,并将大字报的内容汇报给了祁玉成。祁玉成听到汇报之后装作很镇静的样子,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口里哦的一声算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他的内心里面犹如一个炸开的酱油瓶,五味杂成顿时翻了上来,他开始觉得事情似乎要朝着越闹越大的地步发展,看来能不能镇得住这股邪成了他心里面最近绷得最紧的一道弦啦!要是在往常祁玉成可能会立马将王当云叫过来训话,但是这次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他还在等王当云调查的结果,因为他给王当云一周的时间,就在这一周之内王当云一定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
  王当云在早上看到大字报之后心里可一直没有闲下来,他在机关的平房里面来回踱步,寻思着如何既能将调查的结果压低一下,又能对窑街村的百姓有个体面地答复,同时为下一步的选举再次进行奠定良好的基础,想打到这里他止不住的抽了一口手上的烟卷,再次盘算着该如何二进窑街村调查贿选的问题。
  第三天王当云和马文书两个人再次来到了窑街村,他这次和上次的不同并没有急着去走访上次选举夺箱子的当事人而是去市场走访了周围的租赁户还有村主任候选人的姚宝昌和姚轩迪。
  王当云走进窑街村的市场映入眼帘便是一排沿街的四层楼商业铺面,再往里面便是顶棚式的柜台,里面既有菜市场也有衣服鞋帽市场,还有牛羊皮货交易市场,该市场占地50多亩分成几个片区,每一个片区由不同的公司负责经营,但是这一片区总的市场所有者就是窑街村的村委会。在改革开放的时候,窑街村还只是一条街,经过三十年的发展,这里已经逐渐变成了一个集合有农贸、皮货、百货的一条综合性市场,在市场沿路一带,五年前开发出了一排四层楼高的商业铺面,里面入住着来自全市的许多商业公司,如今的窑街村的市场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附近矿山上的职工纷纷来到窑街村安营扎寨,随着外来人口的不断聚集,这里的房价也水涨船高,虽然市场里面的繁华程度没法和大城市相比但是在整个象山镇来讲确是无出其右。
  王当云来找姚宝昌自然是想听听姚宝昌对上次选举出了差子的看法,姚宝昌和往常一样笑呵呵的迎着王当云进了客厅,但是姚宝昌并没有说出选举的症结所在,只是一味的指责姚金无故意抢夺票箱,害的他没有能够顺利当选窑街村的村主任。当然姚宝昌提出要对姚金无的破坏选举行为提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但是王当云没有认可他的看法。姚宝昌看王当云并不理会他的提议,随后改了口吻就和王当云商量如何更好地和姚轩迪达成和解,有他提出来担任村主任,姚轩迪担任村上的其他职务,这样就在两人之间达成一种平衡,不至于因为选举而争得鱼死网破,王当云虽然不是来当两人的说客的,但是对姚宝昌的提法还是有点默许,不过他来的目的只是调查贿选的问题,对于具体的后续跟进的工作他还没有过的考虑。听完姚宝昌的提议之后王当云只是象征性的点了一下头,没有在接话茬,只是转而向姚宝昌表明来意。姚宝昌听明白王当云的来意之后,心里咯噔的愣了下来,想着既然是来调查贿选的问题,当然就是要挖我的根子,我该如何周旋才是,盘算了一会,姚宝昌一口否认了王当云的提法,他对王当云表示贿选的提法纯粹就是痴人说梦话,姚宝昌绝对不会做出那样龌龊的事情的,虽然有人对他表示不满,但是它能够理解,选举是一个靠着个人的信誉和实力说话的事情,他感觉他能够自己能够当选是因为他有一套治理窑街村的竞选纲领,正是由于他的理念符合村委会的利益,所以才能够在选举当中赢得大家的信赖。当然王当云对于姚宝昌的一番冠冕堂皇的鬼话没有放在心上,他清楚地知道姚宝昌正是由姚顶三提供资金才能够在竞选的问题上面放开手脚排挤姚轩迪。
  王当云在姚宝昌那里调查了一个上午,只是想听听姚宝昌对选举的一些看法,但是得到的是姚宝昌想在第二次选举的时候和姚轩迪达成和解的观点,王当云推断姚宝昌在姚顶三的支持下贿选的事实基本清楚了,因为只有姚宝昌蛮有打算的能够左右选举,凭什么在一场未知的较量当中敢做如此肯定的筹划,那么他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才能左右这场选举,王当云的推断再次被聪明的姚宝昌做了证实。
  王当云下午去见了姚轩迪,姚轩迪和姚宝昌不一样,他是一个退伍军人,回乡创业之后一直在窑街村打拼,现在是一名农业经纪人。所谓农业经济人就是在农村有农产经营的时候出面进行农产品中间交易的商人。姚轩迪在窑街村主要从事农产品收购运销等相关的工作,他的农业合作社在窑街村乃至象山镇都具备一定的实力,因此在窑街村的群众当中他是有一定的信誉和影响力。在王当云去见姚轩迪的时候,姚正在市场里面的办公室里面进行月末的对账,王当云等他忙完手头的一些事情之后便于姚轩迪进行了一场较深的对话。与姚宝昌主动出击不同,姚轩迪更多的是在强调选举的事情该有选民说了算,他既没有强调自己的胜出概率,也没有过份的渲染自己对手的强大,只是是在涉及竞选理念上阐明自己的立场,要是能够当选村主任,他将会选择更有利于广大窑街村百姓的立场办事,争取把群众反映的问题一件件处理妥当,与姚宝昌的迥然不同的谈话风格给王当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当然姚轩迪没有过分的强调那天选举过程中出现抢夺票箱的事情,他只是一味的从自身的优势劣势上来给王当云说说自己的情况,具体涉及提出姚宝昌贿选的问题姚轩迪没有多加半句话。
  王当云从两个选举候选人家里出来之后便对事情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他手里握有对这两个人选举成功与否的重要砝码,如果说他对选举的事情有着更多的倾向的话,他更倾向与姚轩迪,当然这里面没有什么个人的好恶的因素,纯粹是处于一位老实持重的镇纪委书记对于窑街村群众的厉害相关的事情所持有的一种态度罢了。在调查了几家租赁户和窑街村的村民之后王当云掌握了整个事情的所有素材,在回去的路上他已经在心里面有了起草贿选问题报告的底子,现在是他需要向镇党委提供所有的调查结果的时候啦,他的报告将使得幸运的天平再次向姚轩迪的一方进行倾斜。
  第五天王当云的报告交到了祁玉成的手中,报告的内容主要是对姚宝昌贿选事实的认定,经过王当云实地调查和走访群众,姚宝昌在窑街村第一次村委会主任和村委委员选举过程中有行贿的行为,根据群众反映建议将姚宝昌的候选人资格取消。当祁玉成看到这个报告之后,心里开始只犯嘀咕,既然认定了姚宝昌进行贿选,那么可以给窑街村的百姓有个交代,现在就是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的时候啦,只有处理了相关责任人,再次进行选举的可能性才能提上议事日程,这样离上级部门的最后完成选举的期限就比较接近了。
  第六天祁玉成召开镇党政领导参加的会议讨论研究处理相关责任人的事情。会议还在那间平房会议室当中举行,只不过今天情况开始转向,一切似乎都朝着好的方向进行,镇上的领导也没有上次那样紧张,唯独王当云心里敲着鼓点子,因为他不清楚,会议上面将会有谁站出来为姚宝昌说话,也许姚宝昌的候选人资格会被取消,也许有人会强调他的报告没有很充分的理由,建议继续进行调查,直到有充分的理由再次做出处理意见。
  会议室水壶还在冒着蒸汽,这次和上次不一样的是祁玉成的情绪也比较高昂,他简短的介绍了情况之后,开始宣读王当云起草的关于对窑街村村委会主任选举因故没能正常进行的调查报告,会议似乎走向了好的一面,但是在宣读完建议对姚宝昌取消候选人资格的报告内容之后有人站出来开始发表意见。副镇长钟前山认为王当云的报告取证不够严谨,贸然对于姚宝昌取消候选人资格有失偏颇,因此希望从对候选人保护的角度进行再次调查取证,直到证据确凿才能进行处理。这时会场上的人员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赞成取消资格的,一派是持慎重态度不要贸然取消候选人资格,祁玉成望着办公室里开始讨论的两派人员他没有贸然发言,只是总结性的说两派的意见都有道理。真到做决策的时候,祁玉成开始打了退堂鼓。王当云心里清楚,镇上这么多人不是不清楚贿选的事实,只是他们一开始就明白姚顶三才是窑街村的主宰,他才是影响祁玉成做决策的重要力量,如果说当祁玉成同意报告的内容而做出对姚顶三不利的决策之后,窑街村的经济格局将会发生质的变化,姚顶三掌控的一块资源将要落进别人的口袋,窑街村的头脸人物将会再次纠集力量,重新在选举过程中形成和姚等身、姚轩迪进行对抗的人物。想到这里王当云不禁在心里开始骂娘,要说让我去调查,调查结果你们也不采用,还叫老子白忙活五天。
  促使祁玉成下定决心取消姚宝昌候选人资格的事情就是一个来自县选举办的电话。第七天县选举办的一个询问窑街村贿选问题的电话打到了祁玉成办公室,在和上级领导沟通之后,祁玉成决定舍车保帅,不再偏袒姚宝昌和姚顶三,转而向王当云的报告上倾斜。
  第七天下午,在镇政府平房会议室里面,祁玉成再次将窑街村贿选问题提上了日程,与以往不同的是他这次明要求取消姚宝昌的候选人资格,转而要求在窑街村的候选人中推选第三名候选人做为第二次选举的预备人选。会上看到祁玉成是如此坚决,象山镇政府其他领导也没有再次提出要慎重处理候选人的建议,大家一致表决同意取消候选人姚宝昌的窑街村村委会主任候选人的资格,王当云看到自己的报告得到了这么多人的一致同意,从内心里感到高兴,因为他认为自己辛苦五天没有白费,更重要的是对窑街村的全体选民有一个交代,也对自己的良心有一个交到。
  今天镇政府院子里面的几棵云杉在下午的雪中显得格外厚重,白茫茫的雪持续下来一个下午,直到傍晚十分才打住。院子里面像往常一样清闲,没有几个人走动,但是就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象山镇进行的两委选举的事情确实让这里面的人们忙活了半个冬天,从开始动员选举到选举的顺利进行再到窑街村出现问题整个象山镇党委政府似乎就像做过山车一样,上车、乘车、下车一气呵成,直到窑街村的选举陷入僵局才使得祁玉成意识到事情还没有结束,可能更棘手的问题还在后面摆着,要想合理的处理这个问题要对窑街村的经济秩序进行重新的洗牌才能够做好这次选举。想到这里,他不禁的思考着自己有必要要去窑街村一趟,由他自己出面协调各方的力量对比,再次对提名候选人和姚顶三进行安抚。
  这天下午,祁玉成的越野车例外的停在了云瑶间的门口,祁玉成和王当云一道来到了姚顶三的茶馆,顺着楼梯上了顶层在姚顶三的办公室里面见到了年过半百的姚顶三。
  看到祁玉成和王当云来到,姚顶三立马从自己的转椅上面起身迎了出来,并朗声的说到:“象山镇最大的官员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分宾主让定座位之后,祁玉成开始和姚顶三闲聊一些家常里短的事情,他没有立马将话题引到换候选人的事情之上,只是和姚顶三谈论姚顶三生意经营上的一些事情。在谈话中王当云才弄明白姚顶三不仅仅开着一个茶馆,他还经营者一家运输公司,一家规模以上房地产公司,同时承包经营者窑街村的市场,他的经济实力在窑街村是最大的,在象山镇最大的,在整个冀城县也是最大的。听到这里王当云不禁心头一紧,看来自己推断是没有错的,正是由于有如此大的经济实力,所以在窑街村村主任选举过程中扶持一个他的经纪人成为翻手就成的事情。
  王当云在云瑶间见识到了姚顶三的真正实力之后他认为要想做好窑街村的选举就要在姚顶三和姚等身之间做个平衡,让他们各自的经纪人在选举过程中找到平衡,只有在力量对比上面达到妥协才能使得整个选举正常的进行下去。
  祁玉成在谈话的最后像姚顶三透露了他的意思也就是将姚宝昌的候选人资格取消掉,也就是暗示让姚顶三再次从其他的候选人当中敲定新的经纪人来替他出面参加竞选。姚顶三在明白祁玉成的讲话之后也就从谈话的旁击侧敲过程中已经明白了来意,他也就顺着祁玉成的意思委婉的同意了让姚宝昌提前落选的暗示。谈话之后祁玉成和王当云就起身向姚顶三告辞,姚顶三也没有客气留二人吃饭,因为他还要赶紧安排人选做为新的代理人来做为候选人参加窑街村的选举。
  姚顶三送完祁玉成和王当云一刻也没闲着,他立马打电话找到姚宝昌和其商量姚宝昌被取消资格的事情。姚顶三心里明白现在只有将推荐的预备人选当中的第三名找出来做好公关工作才能在选举中立足脚跟。一个小时之后姚宝昌等一干人紧急的赶到了云瑶间,当得知自己被取消村委会主任候选人资格的消息从姚顶三口中传达到姚宝昌之时,姚宝昌气的直跺脚,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在姚顶三面前姚宝昌也没有太多的放肆,只是大诉苦情牌,姚顶三这时也正烦着,他随口就说到:
  “你不干村委会主任不是还有我的市场开发公司的职位在吗!你的利益不会受太大的损失的,因此要是在村委会主人的人选上面保住了咱们的人,你们都还在一条战壕里面,要是保不住你们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听到这里,窑街村这几个有头面的人纷纷对姚顶三建言献策,提出如何拉拢上次走推荐程序时的第三名候选人盛运来。经过大家对盛运来的家境和立场分析,姚顶三还是认为先由姚宝昌出面进行拉拢为妥,自己暂时还不用出马,等到今天晚上姚宝昌将谈判结果弄出来之后自己再看情况下菜,要是自己亲自出马没准会抬高那小子的要价,弄得自己很被动。盘算好之后姚顶三让其他的几个人都在云瑶间候着姚宝昌去和盛运来当天晚上谈判。事情已经做了安排,姚顶三就立马催姚宝昌去作动员谈判工作,自己则和其他的几个心腹在云瑶间里面等姚宝昌的消息。
  姚宝昌虽然是按照姚顶三的布置去做谈判但是对于能否取得成功一点底子都没有,因为盛运来毕竟是在上次预备人选选举过程中和自己是竞争对手,他的立场现在是什么样的,自己心里还是没有一点底气。
  这天傍晚姚宝昌来到了盛运来家里,盛运来正在收拾家里的花花草草,看到有客人来了他放下手中的活计,将姚宝昌请进了客厅。姚宝昌连忙说:
  “你忙你的,我只是来看看,看你在家做什么,好长时间没有来你家坐坐啦,人呀时间一长就认生,我都有两年多的光景没有来你这里串门了,所以过来看看你,和你聊聊家常。”
  盛运来这时心里想要是没事还能来我这里吗,分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是在平时姚宝昌也不会来我家坐坐,看来今天他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我和沟通,要不就是有求于我,如若不然,对手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面来找我。想到这里盛运来眼神有些游离,但是还是强打精神说到:“稀客稀客,你这个大忙人还有工夫来看看我,真是蓬荜生辉。”
  姚宝昌看了看盛运来的眼神,他从眼神中判断出了盛运来已经知道自己的来意之后,也没有绕弯子,直接切入主题,他将他的来意和盛运来讲了一遍,随后将镇党委和镇政府取消自己候选人资格的事情绕过去,只是强调自己有市场上面的一摊子事情要做,没有功夫做村委会主任,因此想请盛运来出面做为候选人和姚轩迪来竞选窑街村村委会主任。讲到这里之后盛运来也没有客气,他像姚宝昌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既然姚宝昌要退出他就当人不让的做为候选人,但是能否选上还是两码事情。既然话都说开了,姚宝昌就将姚顶三替自己铺路在选举过程中事先打好的埋伏也一并向盛运来交代了出来。盛运来知道了这些之后便对姚宝昌说了一些客套的话,当然就是如果它能够当选村主任一定会保障好姚顶三的利益,也会保障好姚宝昌在市场中的地位,他也向姚宝昌表达了要求姚顶三倾力支持自己竞选村委会主任。看到盛运来同意了姚顶三和自己的意见,姚宝昌感觉很高兴,为此它能够在姚顶三面上说得过去,也对自己在窑街村市场中的地位将会继续得到巩固充满了信心。
  姚顶三焦急的等待着姚宝昌,但是他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出来,他还像往常一样在晚饭时请自己的几个窑街村的心腹吃过晚饭,像往常一样在房间里面搓麻将,但是今天他的心里忐忑不安,要是姚宝昌回来之后将事情没有弄好,那么他在窑街村的分量将会下降,他的经济利益将会不保,他的一大块收入将会流入别人的口袋,想到这些反倒使得他不能安下心来打牌,老是给别人点炮,手里的一沓钱也慢慢地变得薄了。这时有个眼明的说到:“姚总你歇歇,我来打两局。”姚顶三顺水推舟,将牌交到了他人手中,自己则上了楼上的办公室里面,楼下包间里面则是由那几位在里面玩牌。
  晚上十点半左右,姚宝昌从盛运来家里来到了云瑶间,看到自己的一帮哥们在里面玩牌,姚顶三却不在里面,姚宝昌知道姚顶三此时可能在顶楼的办公室里面正在等自己的到来。姚宝昌也没有惊动其他人,他自己悄悄地从楼道里面登上顶层在姚顶三的办公室里面将自己和盛运来的谈判情况汇报给姚顶三,听了姚宝昌的汇报,姚顶三悬着的心从里面放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掌控住了盛运来,下面就是像对姚宝昌一样开始包装盛运来,同时向自己买的路条通知第二次选举将会向谁投票。
  晚上十二点钟姚顶三向祁玉成电话通知了窑街村另外一个候选人是盛运来。
  过了两天象山镇党政领导会议研究决定开始进行窑街村新一轮的村委会主任选举工作,会上研究同意窑街村上报的村委会主任侯选人为姚轩迪和盛运来。同时会议决定由纪委王当云书记来主持窑街村的选举,另外在窑街村第二次选举的过程中镇派出所民警和镇干部到窑街村进行维持稳定处置突发情况。
  那天雪下得很大,窑街村村委会里面的两棵老槐树上面却没有坐住一点积雪,天气是格外的冷,以至于王当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坐在火炉子跟前也觉得脊梁骨里面像灌了冰水。前去投票的人少得可怜,人们的热情似乎在上一次选举过程中已经被消耗殆尽,没有了热情的选民对于选举的工作也就没有了参与欲望,但是选举还要如期进行。就这样窑街村的第二次选举开始进行了。
  不像上一次一样,窑街村的这次选举格外的顺利和干练,前前后后只持续了三个钟头,就在王当云还没有想清楚如何向祁玉成汇报选举过程,窑街村的新一任村委会主任便已经出炉,姚轩迪当然是落选了,同样落选的还有他谋划的关于如何推进市场承包经营改革方案,以及他对窑街村治理的观念。
  

上一篇:蜉  蝣
下一篇:绿茵场上追风人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