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蜉  蝣

时间:2018/11/2 9:07:07   作者:R_Han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18   评论:0
内容摘要:蜉蝣盛夏的酷暑还在笼罩着这个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一切显得那么平静和沉默,只有黄河岸边三三两两的游客不怕火辣辣的太阳,顺着河边的人行道,欣赏着并不为浑浊的半河水。延福坐着公交车出了火车站沿着滨河北路直接到了终点站。出了公交站点,延福左右看看,正中午火辣辣的骄阳把柏油路靠得散发出一股...
  盛夏的酷暑还在笼罩着这个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一切显得那么平静和沉默,只有黄河岸边三三两两的游客不怕火辣辣的太阳,顺着河边的人行道,欣赏着并不为浑浊的半河水。延福坐着公交车出了火车站沿着滨河北路直接到了终点站。出了公交站点,延福左右看看,正中午火辣辣的骄阳把柏油路靠得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沥青味,穿流的车辆声音和路边小贩叫卖声混杂在一起,延福突然不只知道自己该往什么地方去。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中午十二点多,延福就来到马路对面的,钻进一个牛肉面馆,要了一小碗二细的牛肉面,要了一个鸡蛋、一碟小菜。要说这牛肉面是最能体现公平的吃饭,无论开宝马、奔驰的商界人士,还是摆地摊的小贩,在这里面吃面,都要自己动手,先到门口开票,再拿着小票到窗口排队要面。面的种类虽然不多,但是能满足绝大多数人的需要。   约莫着两点的时候,延福直接来到面试地点。这是一个不太大的教学楼,估摸着就和县城高中的主楼差不多大小,共有五层,也就有几十间教室的样子,里面的来来回回的学生也不太多。延福向门卫打听了一下面试地点后就顺着楼梯直接到教研室的门口,前来面试的人也不多,也就有两三个人的样子,延福和前来面试的几个聊了一会之后走进来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姑娘,她在门口喊道,我喊一个你们过来一个。延福这会紧张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虽说是来面试,但是这确实一次不同往常的面试,这是来参加大学老师的面试,面试成功则可能留在里面任教,虽然只是一所民办高校。   “郝延福,该你了!”   延福赶紧起身,没来的及仔细思考就直接奔向面试的办公室,刚进去就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长着坐在正中间,旁边就是一个做记录的年轻小伙子。突然之间,紧张的情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面试官开门见山就对延福说:“我们学校是一所民办院校,主要的教学老师是由周边的高校当中聘请的知名专家学者,这次招聘主要是招聘一些教学辅助管理人员,你们被招聘后主要从事的辅导员的工作,收入也不高,月薪2800,每天要按时打卡坐班,签到全勤加两百。我们以前招聘的一些老师后来由于种种机会,有些就辞职去干别的工作了,因此我们学校这一块人员流动性也很大。情况就是这样子的情况,不知你想不想干?”   延福在脑子当中没有来得及思考便回答:“想干。”   面试官回答:“好的,你被录取了!所有手续你到会后去人事部门由小李给你办理,我们的要求是你下周必须到岗,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   延福也没有思索直接回答到:“能!”   延福出了校门,他是先要回家还是要留在兰州等着报到日子的到来,他在心里盘算了好久。回家可能面对父母的诘问,工作定的怎样了?诸如此类的话题是延福一直想回避的。最后延福决定先在兰州找一份短工,等到度过过段时间再学校开始自己的辅导员生活。   拨通电话,延福直接向爸妈报了一声平安,说是在兰州找到了工作,已经安安稳稳的定了下来,现在正在上班,请他们放心。   随后,他就沿着马路往前走,这种走就如同漫无目的的旅途一样,他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就是终点,就像是离开巢穴的一只蚂蚁,没有终点,没有目标。唯独的方向就是能够让他在这座城市站稳脚跟,就仅仅是站稳一周多一点的时间,用不着太久,只要能够维系到他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的那一刻。   穿过天水路,他看见一家牛肉面馆在门口贴着招聘小工,月薪1800元,管吃住。延福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能够让他在这座城市里面稳定的呆上一段时间。他就没有寻思小工是干什么的,直接走进去找老板商量能否让他在牛肉面店里面打个短工。   下午的时候整个拉面馆异常寂静,吃客们离去之后剩下的几副碗筷还没有收走,地上扔着零星的卫生纸还没有拾掇,整个面馆正要打烊。   “您好!汤已经没了。”   “不好意思!我是来应聘小工的。”   “哦!是你吗?”   “是的!”   “那就去把这几副碗筷收拾掉,把地打扫干净。”   延福没有多想,直接把碗筷拿到厨房,在厨房里面拿了一把扫帚转身就往外走。从牛肉面窗口看见老板正在低着头拿着计算器算今天的盈利情况。   他出了厨房很利索的将外面打扫干净,随后转身进到厨房帮着拉面的师傅将里面的活做做。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延福找到了他在这座城市的实习工作,虽然和正式工作相比实习工作要辛苦得多和低级的多但是延福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在学校时期的暑期实践工作已经让他能够深深地接受走向社会之后从事简单和低等的出力活计,正是有了这种与别人不同的心机和成熟才使得延福能够在毕业之后面对就业难的困境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恐和不适。在厨房里,大师傅将整块的牛肉放在案板上面拿着菜刀剁了几个来回,随后指着案板上的小块牛肉对延福说:“按照这样,把这半扇牛肉剁成小块。”说完便到门口点起一支香烟看着延福开始干活。延福也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便拿起瓦片大小的菜刀开始了一天的干活,若论出力剁肉延福还真是不行,挥刀将半扇牛肉剁成四再一小块一小块的往开分解。他想起了庖丁解牛,只有自己熟练的运用菜刀和长期锻炼之后才有的膂力才会使得那半扇牛肉像棉花糖一样被剁得粉碎,可是自己刚刚开始干这一行所以自己还是不行,剁肉时不能将肋骨和牛腿骨很好的弄断又不过分的损伤菜刀,这时他想到了坐在门口的大师傅,何不向他请教如何才能做得更好。延福随后问怎么能够使得腿骨弄断?大师傅头也不回骂道这么简单地事情你也不会做还在饭馆打什么临工,老板还给你发两千块钱,还不如早点滚蛋。延福看到大师傅一脸凶相不好再做什么沟通,只是忍着心中的一股气开始再次尝试如何剁开牛骨头。就在这时旁边另一位打杂的小牛悄悄地告诉他,那边有一个斧子拿着斧子可以将硬的骨头剁开,肋骨可以用刀背轻轻地敲开,就这样延福在剁肉中开始了自己在牛肉拉面馆的实习,说是实习其实就是跑腿打杂。   就在这天下午延福和小牛成了朋友,延福成了小牛的故事旁听者,小牛成了延福对于牛肉面餐馆各项技能的师傅,他在今后的一段日子里将要教会延福如何煮肉,如何熬汤,如何拉面。对于延福来讲虽然在餐馆的时间不好打发,他要时刻遭受来自于大师傅的剥削和欺压但是有小牛这样一位朋友他的日子总要好过一点,每每到了难受和郁闷的时候总能够在小牛那里找到安慰和宽心,因此延福在牛肉面餐馆的时间过得也挺快的,转眼间就是一周,在这一周里面延福已经从初来乍到的毛头小伙子成长成为一名合格的面馆打杂的小工,在业余的时间里面延福还能够学着拉一下面条,当然拉面需要一年多的经历才能够熟练地掌握,但是延福凭着自己的聪明和好学在一周的时间里面就能够拉简单的二细了。虽然韭叶和毛细还不能熟练地拉出来,可是这些困难和问题并不能阻止延福在面馆里面的进步。   小牛是陇中定西人,今年十九岁,来兰州的牛肉面馆子打工已经有五个年头了,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已经是牛肉面餐馆里面的老工人啦!自古以来就有陇中瘠苦甲天下的说法,这里的人家的孩子一般很早就出门在外谋生,小牛当然也不例外,他没有上完初中就成了一名童工。小牛他个子不高瘦瘦弱弱,也许是儿时营养不良,造成他在发育的时候总是看起来比正常人要小一号,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人却成了牛肉面餐馆里面的老工作人员。他熟悉做牛肉面的每一道工序,虽然由于个子矮小,力量欠缺而不能长期从事拉面这样重体力的工作,但是凭着他的机灵和热爱劳动,他成了馆子里的二师父,除了大师傅之外,牛肉面馆子里的各道工序要数他最在行。他知道煮牛肉时该如何比例的下调料,他知道如何比例的去做油泼辣子,他知道如何才能在市场里面买到廉价且质优的萝卜和蒜苗,它能够在拉面师傅不在的时候按比例和好面粉并将面粉用机器弄成均匀的面团,当然他熟练地知道做牛肉面的每一道工序,但是他没有能力开自己的一个面馆。小牛在晚上和延福聊天时总是对延福说如果以后有机会他将独自开一个属于自己牛肉面餐馆,看着每天进进出出的客流就是他最大心愿。   直到有一天上午延福平静的生活被彻底的打破了,在面馆里面延福最好的朋友小牛被滚烫的热水烫伤之后,延福在面馆里面再也不能冷静的一边工作一边实习。那天上午,延福一边往炉子里面加碳,一边在煮面的大锅面前捞饭,约莫十点钟左右,吃面的人逐渐少了下来,延福依靠在面馆窗口前面用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一边用长长的筷子在锅里面将下进去的一碗面在锅里摆了摆,这时灶台的另一边摆放着满满一桶刚从炉子上面端下来的开水,小牛在旁边切肉,大师傅转身之间将那一盆滚烫的热水一下打翻,刹那间这一盆滚烫的热水全部浇到了个子不高的小牛身上,顿时,一阵尖叫在面馆的后厨当中传开,小牛全身被烫起了一块一块的燎泡,钻心的疼让小牛实在是受不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和忙乱之声在后厨里面不绝于耳。小牛就在那上午身体被大面积的烧伤。   医院的救护车直接将小牛拉走之后,老板开始在所有的员工面前开始了一场让延福心里再也不能平静的会议。老板要求各位员工在工作之中做好自身的防护,如果发生工伤等事情那么就有自己负责,餐馆不会出钱替受伤害的人理赔,各位的人身安全完全有自己的行为决定,老板不可能天天盯在屁股背后关注各位的一举一动,小牛的烫伤完全是由自己不小心造成的,如果大师傅和小牛都注意一下那么就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小牛的治病的花费需要从小牛的工资里面扣除,不过作为面馆的老员工,面馆会酌情给与大概五千块钱的补偿,但是其余的医药费需要小牛自己负担。会上老板同时要求各位做好上班时间的自身安全防护工作,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就直接辞退。延福听到这里心里直接哇凉哇凉的,他的一颗热心再也受不住了,但是他作为一名刚来面馆工作的人员,他没有和老板发生什么争吵的纠纷,他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忍受着老板的残酷和冷血。老板叫训完员工之后,每个人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岗位,直到收拾完厨房的一切事务之后才休息。   下午延福去了一趟医院看望烫伤的小牛,看到小牛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延福心里不是一个滋味,就是这么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孩遭受了如此伤病,孤身一人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个人照顾,延福想到了给小牛的家里打电话通知病情,但是坚强的小牛断然拒绝了延福的善意请求,他只希望自己在医院里面躺两天,等到烫伤的燎泡不疼之后立即回到面馆继续他的工作。中午的时候老板娘来过已经交了五千块钱的医药费,交完费之后老板娘还有面馆的事情要做,因此就回去了,这会儿只剩延福和小牛在这个小医院里面,他两从自己的经历开始聊起,谈论自己对于生活的期望以及对明天的展望,谈着谈着就到了晚饭时间,延福到楼下买了两盒盒饭之后带回到病房和小牛吃了顿病号餐,晚上的时候大夫进来将小牛身上的药物换了一遍,经过大夫的治疗之后小牛的身上的燎泡感到了不怎么疼了,他想明天就出院回到他熟悉的面馆,延福好心的劝了一番,让小牛在医院暂时的休息两天,但是倔强的小牛还是执意要出院,在再三劝阻无效之后,小牛与第二天上午就办理了出院手续,这样还没有经过精心的治疗小牛已经回到了面馆开始他往常一样的工作。   延福再也不能像往常一样的在面馆安心工作下去,他在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便辞职离开了这家面馆,当然他还有漫长的时间将要在这座城市度过,接下来他又去了外面寻找一份新的机会继续像蜉蝣一样在城市中飘着,直到有正式的工作机会开始一段新的征程。   就在这天下午延福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卷起铺盖卷和小牛话别之后便在街上找了一家大通铺旅店住了下来,他没有在旅店做过多的停留而是立马出门去寻找新的工作岗位,因为他身上只有从牛肉面馆子里面出来挣得680元钱,这些钱要是在这座城市足够生活一段时间,但是作为一个已经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他所能够想到和做到的就是不停的工作,挣足够的钱在这座城市有个落脚点,当然面临如此的形势他来不及过多的思考和哀怨,他能够做到的就是再次快速的找到一份短期的临时工,就像《追着幸福跑》中的主人公一样,他必须每隔一个月卖出一台x光机以便支付房租和生活费,延福就在这种心态之下来到了城市当中,他继续像上次一样沿着城市的街道往前走,注意着每一个店铺门口的广告牌,以便期望在城市当中能够找到一个临时工作的机会。   当延福在下午走了有两个钟头的时候,在一条沿河的马路旁边他意外地发现一个老太太在马路边上晕倒了,延福看见周围没有一个人走过来,他就着急的赶往老太太跌倒的地方,经过仔细的观察之后发现老太太主要是因为年龄偏大脑部供血不足引起的昏厥,延福在学校的时候学过一些急救常识,在黄河岸边,延福将老人扶起之后让老人头部能够有足够的新鲜血液可以供脑部之后,老人开始有了知觉,就在约莫半个小时的急救之后延福看到老人能够正常的和人进行交流,并且能够清晰的说出下午什么时间在这里晕厥的,因此延福感到格外的高兴,但是他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自己下午该去找工作还是救人,就在延福感到自己已经干完应该干的事情之后老人家却叫住了延福,延福想要离开,老人家却让延福将自己送到家中,延福也不好拒绝,想想自己下午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延福便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随后将老人送上出租车,说明了地址之后,出租车便开走了,延福转眼之间便顺着黄河走到了城市的西边,这是一块工业区,城西边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工厂。   工业区这边最大的好处便是有一个揽活的地方,延福来到时候便是下午,可惜没有几个工头,看着贴满电线杆的招聘广告,延福心里吃了一个定心丸,因为他知道明天早上便有好多的工头来到这里进行招工,自己只要时间上赶得及时,一定会找到工作的。   第二天早上延福没有吃早饭就乘了一辆公共汽车来到了城市的西边,在昨天踩好点的地方等着工头们的到了,就在上午7点左右,太阳刚从山上爬出来的那会儿,几个骑摩托车的工头来到了揽工的地方,延福和一堆农民工一起哗的一下挤到了工头跟前。人群中工头喊着车工,钳工和焊工干过的往这边过来,延福看见这些农民工都挤过去说自己会干,而且有证,工头大声的点了两个看起来身体强壮而且三十出头的工人之后,蹬着摩托一溜烟的走了,这是剩下的一群人像没有吃上东西的鸟一样无声的散开了,就这样过了六七波的工头,有的带走了两三人,有的带走了十多人,只剩下延福和一个年级中等,头发稀疏的中年人老刘还在等着。就在等工的间或延福和这个人聊上了。那人问延福,看你的装束不像是经常干短工的人,怎么会在这里等着揽工呢?延福没有正面回答那人的问题只是说自己过来是干干短工补贴一下家用,延福的回答并没有引起那人的兴趣,就在八点过一些的时候来了一辆桑塔纳,上面坐着一个中年的男人,这人头戴安全帽,看起来身体瘦弱的多,在没有几个人的市场上指着延福和另外的头发稀疏的中年人问道你们会不会小工,延福没有来得及回答,那个中年的人便说都是老手了,干了几十年,延福就和头发稀疏的中年人被叫上桑塔纳直接奔向工厂。   在工厂里面分配工作的过程中延福才了解到,自己所去的是一家国有企业,主要的技术型工种都是由正式职工来干的,里面的勤杂工和比较脏比较累的工作都是这些外聘的农民工来做的。到了工厂之后延福在老工人的工作间捡了一套人家扔下的工作服,他将上面的窟窿按照老刘教给他的办法用胶带纸粘了起来,这样就能够在上班时穿上,就在这样对付着收拾好了之后老刘和延福便在工头的带领之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中午时分延福和老刘来到了工厂车间外面的休息室。休息室里面挤着形形色色的工人,有的在吃饭有的在玩牌,延福第一天来上班感觉对各样都很新鲜,他就在吃过午饭之后在车间的走廊里面来回的看着看那,因为他还没有看够这个车间,他对车间里的任何物件都感到新奇,好像车间里面的机器、锤子、叉车、工件都对他充满着无尽的诱惑。在车间里溜达了了半个小时之后,老刘在车间门口大声喊着:   “那个新来的,车间里面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天天上班都要见,你不嫌烦吗?出来看工友们打牌的,玩的是干瞪眼,一张牌一元钱,包你看个够。”   延福这时便跑了出来,来到人群当中,看着周围的工友围城一团,外围的人头攒动,有的大声喊着,有的瞪大眼睛看着场地中央几个玩牌的,就在这些人齐声呐喊之中延福看到原来是有个玩牌的赢了几十块钱。延福坐在旁边看了一会感觉没意思,便和老刘聊起这些工友。老刘说:“这些人干的都是最累的活,挣的都是最少的钱,中午休息没有什么娱乐的,偶尔赌钱打发时间。不像人家正式职工,挣得多,工作又轻松,上班的时间还可以休息一会,这里的玩牌的工人都是厂里面外聘的农民工,赢个几十块钱那么就相当于半天的工资,惹得周围的工友们喝彩。你要是来的时间长了你就会适应的这里的生活,虽然生活比较艰辛,工作辛苦,但是大家心里面美着呢!”延福躺在长木凳子之上,随后对厂里的各种制度还有工种,工人的收入水平,以及周围的情况问了许许多多,老刘就像一部活字典一样一一给延福解释和说明,延福在和老刘交流之中便对自己的工作有了较深的认识,知道了怎么伺候师傅,怎么做好一名零工的工作。   约莫休息了一个小时,下午的工作紧接着就开始了,延福主要是给师傅打下手进行车间的工件粗磨工作,车间的加工工序要求师傅将流水线上的工序一道一道的进行加工,延福主要的工作就是将上一道流水线上的工件通过叉车运送到下一道流水线上,当然在这过程中要求从叉车随时随地不能停留,在四个小时的时间里面运送30趟的工件,每个工件有一个纸箱大小,因此要求在流水线上生产的工件不断地有所保证,这就要求延福没有喘息的机会。就在流水线的师傅工作的时候,延福要从另外一个车间将工件运送到这个车间。延福在第一天工作的过程中就已经能够总结出一套工作技巧,他一边开着叉车,一边玩着手机,不时地关注着手机上的新闻不时地运送货物。就在延福熟练地驾驶叉车的时候老刘班上的班长过来找延福。他对着延福喊到:“你是和老刘一块来的小伙子吗?”延福在车上点头说是,延福就和老刘的班长交流上了。班长说车间里面需要一个制图的技术员助理,问延福想不想干,延福很是乐意的答应了班长,只是就在今天延福需要将这一车间的工件全部运送到下一个车间之后才能去车间制图室报到,就在班长交代了一番之后延福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重新开始了运送工件的工作,虽然延福的工作还在进行,但是延福能够在车间的岗位上开始自己并不轻松和难堪的假期,这样的生活对于延福就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锻炼和激励,激励延福能够在自己的岗位上从事不同的工种,熟练却有生涩的干好自己的手头的工作。   第二天上午,延福就和班长两人来到了车间的制图室,在车里面延福干的是最粗最累的工作,但是在制图室里面延福将要接触新的东西,主要是协助技术员将各类代加工的零件绘制成三维的模型图,随后出成二维的加工图纸交给车间里面的师傅,师傅再根据零件的加工图进行加工零件。虽然整个工作并不复杂但是要在技术员的指导之下完成这么多的零件的加工图纸的绘制和整理归类并不是一项轻松地工作。延福在技术员的指导和帮助之下开始了第一天的工作。技术员像师傅一样的细心地指导延福做好每一件图纸的归类和整理,随后在电脑之上将设计师设计好的零件出成二维图纸,当然这些工序对于技术员来讲实在是小菜一碟,但是对于刚刚接触实际出图的延福来讲这还是有一些的挑战,延福细心的梳理和整理每一张图纸,在图纸加工的类型,所有要求的各种加工精度方面,延福还是细心地请教技术员,延福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就在过去的短短几个时辰之内,延福感觉自己进步了不少,他将自己在书本上学习到的知识转化成了具体的工作经验,他将一个个抽象的符号转化成了自己熟知的加工工序,以及自己在车间看到的加工工艺,虽然自己从事的工作是协助技术员干一些细致末微的工作,但是就在这个工作过程之中将感性的认识升华成理性的认识,将抽象的思维的东西变成一个个具体的东西。就是在这一天的工作之中,延福将一个个标准件是怎么加工出来的熟练地掌握在自己的心里面,他在车间的工作和在绘图室的工作过程进行了有机地结合,综合的掌握了这里面的操作流程。   技术员在工作之余和延福聊起了他在学生时代的学习,并且将延福的思绪一下带到了自己学生时代,当然技术员更多的是处于对工作的需要进行指导延福,但是延福还是从心眼里感激这位教自己如何更好地工作的技术员,感激他带领自己走进了自己孜孜以求却不能到达的这个高度。正是由于技术员手把手的教导延福如何更好地出图和更好地绘制二位零件加工图,延福才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熟练地掌握自己的工作技能,才能在自己的工作之余进行学习和提高。   中午的时候延福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工作之余便去和老刘侃大山,老刘则在这时候给他讲工友们的生活,以及工厂里面发生的各类新奇的故事,当然延福也不是空手去和老刘师傅交流,在中午的时候延福总会带一包老刘师傅最喜欢的红塔山和老刘师傅一块进行品烟聊天侃大山。   就这样延福匆匆的度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的日子就像是在学校里面过了半年一样,延福一下从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变成了一个成熟懂事,理论和实践并重的一个青年了,他完全能够在工厂里面独当一面的开展工作,完全能够熟练的绘图和熟练的加工一些标准件,褪去了那个在学校和餐馆端盘子的青涩之后延福现在还想追求更大的进步,他不在满足自己每天只有几十元的收入成绩,相反,他在工作中不断地在寻找机会以便提升自己的价值,寻找能够让自己不断地升值的机会,虽然他知道自己将在暑假结束之后还要回到学校去当老师,但是他想在工厂里面工作的过程中不断地提高自己,以便让自己能够有足够的资本去说教和指导自己的学生,当然所有的这一切的实现都要通过自己不断地刻苦钻研学问,不断地熟练地绘图和不断地参与到加工工作之中,所有的这些都至少在餐馆里面端盘子时候是学不到的,当然他还是记得小牛的遭遇,以及小牛如何的在生病之后还继续带病坚持工作的情景。正是这样的生活和工作经历迫使延福不断地改进自己的工作动机和工作愿景,不断地修正自己的生活动机来更好的学习和工作。   当延福为自己取得的进步不断的喜悦的时候,延福的没好日子也快要到了尽头,他因为工作的需要要去自己假期前应聘的岗位上开始自己的教师生涯,就在延福准备和老刘告别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让延福推迟了去教书的工作,正是这个意外的巧合使得延福结识到了工厂里面的车间主任,能够在后来的工作当中帮了延福一个大忙,使得延福能够带领自己的学生能够到工厂里面参见金工实习和毕业实践。   那是一天中午当所有人都在忙着吃中午饭的时候,技术员因为工作的需要继续在加班,但是技术员身体不好,存在着长时间工作的劳累病,正是在那天中午由于身体不支浑然倒下了,这下车间里的绘图室的员工看到技术员跌倒之后,赶紧送他到了医院,经过检查技术员需要休息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之中除了延福之外没有人能够接手得上技术员的工作,因此车间主任很是着急,一边急技术员的病症,一边及没有人能够接手得上这么重要的工作,碰巧就在那天有一批需要赶时间的活计需要加班干,这时车间主任要求延福坚持再工作一个月,等到这批急活干完之后便去学校报到,延福当然不能撂挑子,在和学校沟通之后,延福便在车间的绘图室继续工作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当中延福独当一面,一个人熟练而又努力的工作着,当他将所有的工作做得妥妥帖帖之后,车间主任给了延福一个月正式员工的回报,当然他还是希望延福能够继续在车间工作下去,但是延福因为已经和学校签了合同,他不便再违约,所以延福和车间主任委婉的说了再见。就在延福熟练的掌握工作技能之后,他去了学校继续教书育人,培养一个个合格的工作者去了。   延福在学校第一天上班之后做的工作便是带班,所谓带班就是给将毕业的这些大学生做辅导员的工作,主要职责就是指导学生参见社会实践,指导学生如何更好地学习和生活。由于这些学生均是理科生毕业在即,有的面临考研究生,有的面临找工作走向社会,所以社会实践便非常重要,延福通过自己在工厂里工作的机会将这些有兴趣继续从事本专业工作的同学们一个个介绍到工厂里面进行社会实践,通过社会实践不断地促使学生们学会真本事以便走向工作岗位之后能够熟练的掌握一门技能。就在延福逐渐进入角色之后延福带领的的一帮同学在车间里面也得到了自己的岗位,有的同学成为了绘图员,有的成为了车工,有的成为了钳工,有的成为了焊工,有的成为铸造工,正是得益于延福带领的这帮同学不断地参见实践,在实践中检验自己的所学才使得他们能够很快进入自己的角色。   第二年延福在暑假的时候还是和往年一样并没有回家,他继续来到了这个城市的西区,又在另外一个工厂找了一份截然不同的岗位,开始了新的实践工作,虽然和以前的工作有很大的反差,但是延福还是很开心的从事自己的暑假实践,他没有为自己干不熟悉和困难的工作所退缩,他继续着自己往常的节奏,熟练却有生涩的从事着另外的技术性工作,就在这样的节奏当中度过了自己在这个城市的第二个年头的暑假,虽然他的收入还是那样的微薄,但是他在工作之余已经能够有所积蓄,这些积蓄对于在这个城市买房子来讲还是很遥远的事情,但是通过这种不断地实践和不断地积累他相信终究有一天他会结束这种蜉蝣一样的生活,过上真正的城市生活,也许就像很多他的农村的祖辈父辈们一样,他的生活终究依恋在这片土地之上,但是他能够通过他的勤奋和努力不断地在这个城市劳动工作来改变自己的命运,直到有一天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在这个城市之上有一点用来立足的土地和房屋。   几年之后延福通过工作攒到了足够的银子,在这座城市靠近黄河的岸边,延福按揭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正是这套房子的作用使得延福能够定居下来,有了自己的小窝,结束了像蜉蝣一样的生活。虽然延福在工作之余的暑假还回去工业区寻找工作机会,但是和小牛、老刘不同的是延福已经在这座城市有了定居的地方,他的生存有了可以长久居住的空间,延福结束了蜉蝣一样的生活,他开始全新的一段生活。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