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左岸掠影,右岸彼年抒情散文

时间:2018/10/11 11:04:07   作者:   来源:   阅读:8   评论:0
内容摘要:  起这个名字大抵是男左女右的缘故。  我在左边过得或喧嚣或平淡,却总归不紧不慢地走着。而你在另一边是我口袋中遗失了的最温暖,最宝贵的心情,你与我的距离必定是越拉越远,关于你的过去也越发的稀薄。  时光是条川流不息的河,他就以一副无比冷漠的姿态横踞在现世与记忆之间,我们无数次想,却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去逾越。时间形成的屏...

  起这个名字大抵是男左女右的缘故。

  我在左边过得或喧嚣或平淡,却总归不紧不慢地走着。而你在另一边是我口袋中遗失了的最温暖,最宝贵的心情,你与我的距离必定是越拉越远,关于你的过去也越发的稀薄。

  时光是条川流不息的河,他就以一副无比冷漠的姿态横踞在现世与记忆之间,我们无数次想,却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去逾越。时间形成的屏障,最看不见,摸不着,它有水的延绵,有空气的无所不在。

  我想来想去,除了相对论,似乎真的没有任何理论依据可以将忧郁和遗憾牵连在一起,这两种最深沉的状态是时间带给我们的伤害。如果可能,我不愿在尘世里徘徊。变成一束光,甘愿耗尽生命去有你的地方,然后变成一缕清风,轻轻拍在你的后背,吹动你的披肩长发,这是最动人的情景,在我的记忆里还是依旧的清晰透彻。短暂却美得触目惊心,映在我身体的每一处,然后破碎在你周遭的角角落落,散发着暗香,这些闪着光的小东西,终将会滋养出彼岸花开。

  想来我都二十岁了还这么天真,明知道这样的想法有多么的不靠谱,可我还是笑了,不争气且自嘲地笑。这多可乐!起码在我看来就是这样,因为平庸惯了,连胡思乱想都成为一件奢侈的消遣活动,索性原谅了自己。当不相信命运的人开始看重回忆,那么我们就再也不忍去对他言语相加,我就是这样可怜到极点的人。彼时我害怕回忆,害怕想起的全部都是无法失而复得的种种感情,所以现在的我变成了过去自己最厌恶的样子。我坚信岁月是把杀猪刀,时间将我们摧残得遍体鳞伤后,留下想抗争却深感力不从心的我们不得不去听天由命。

  或许说我在青春中迷失了自己,不敢再义无反顾地去追寻,去摸索一份感情,因为我害怕处于一种喜欢一个人的患得患失感中。想到这,我竟然觉得这是种幸运,就像悬崖勒马,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可悲,因为这话听起来有点老气横秋,仿佛青春已逝。

  我们是站在青春尾巴上的人,不少朋友对此感同身受。无论“青春”二字出现在何时何地,在我们的眼中都会显得苍白无力,这是成长给我们留下的后遗症。为此,我时常烦恼,生怕一不留神,青春的最后一点气息就会从指缝中溜走。说到底,我还是害怕跟青春说再见的,怕说了再见之后,真的就不会再有一丁点前行的勇气。

  从对岸回过头,我看见有些人从发呆中坐起了身,有些人从我身边匆匆掠过,留下一连串的影子。我还看见有人跟我的状态一样:梦未醒,我又一次笑了。我笑的是终于明白了一个最难懂却最近在咫尺的道理:不能重来的不只有青春,还有过失的一份份心情。

  我说过会原谅自己,对于迷茫和怅惘,那些都不重要了,他们终有一天会埋没在聒噪中。我也希望全世界能对我,对我们每一个人网开一面,当右岸的灯火模糊到没有轮廓时,在我们的这一边,天空依旧能星点斑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读《活着》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