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离别的抒情散文

时间:2018/10/11 11:04:07   作者:   来源:   阅读:15   评论:0
内容摘要:  梅艳芳病逝的消息来的很突然。那天早晨,两碗浓厚的腊巴饭摆在餐桌上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微妙的岁末心情让我隐隐的闻到一股年味。偏偏这个时候我从电视里惊悉了这一噩耗。于是万般感慨聚拢来,使我禁不住喟叹,差一点就要跨出2003的门槛了,又一颗流星再次坠落在这个年份!2003,我说我称它为离别之年。  在这一年里,演艺圈可谓风...

  梅艳芳病逝的消息来的很突然。那天早晨,两碗浓厚的腊巴饭摆在餐桌上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微妙的岁末心情让我隐隐的闻到一股年味。偏偏这个时候我从电视里惊悉了这一噩耗。于是万般感慨聚拢来,使我禁不住喟叹,差一点就要跨出2003的门槛了,又一颗流星再次坠落在这个年份!2003,我说我称它为离别之年。

  在这一年里,演艺圈可谓风云变幻,我虽不是追星族,但听闻这些不怎么让人愉悦的消息,总是不忍不伤心。从高峰、张国荣再到柯受良、梅艳芳,哪一颗星不曾照亮过人间?虽然世界上每天都在进行着生命与生命的更替,一拨来一拨走,但是从不知晓某人的存在也就罢了,就怕我们曾领略逝者生前的风华,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生命的不定式。提到这些光芒四射的明星,上班一族通常会在闲暇时间里与荧屏上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不期而遇,对于他们尽管我们未必全都喜欢,时间一长竟也能在内心深处为他们留一片芳丛。就像布满了天的繁星一样,一颗一颗集在一起才是煞美的景致,于是,当有流星划破心灵夜空时,作为感情丰富的人来说又怎能不百感交集?生命的绝别无疑是最为悲壮的离别。

  多年前,和我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大学,记得在送行的路上我的心里就一直空落落的,想到许多没有朋友在身边的不便之处,顿然觉得难以适从,当列车载着他彻底消失在我视线里的时候,转过身的我发现自己两眼已盈满了泪,虽然没有滴下,却引得鼻子早已像泡了醋一样的酸。那时不经世事的我把这种离别看的很重,多年以后才发现人生短暂的离别只不过是用时间来锤炼和考验内心的成熟度,在这种离别里爱情、亲情、友情会突然从自然而然的流露变为赤裸裸的直白的等候,所有情感都会返古。其实对每一场曲终人散的筵席,淡淡的伤感总应屈尊于冉冉的希望,因为每一次离别都是重逢的铺垫,而每一次重逢都是情感的升华,从离别到重逢,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便在不断的储蓄着情感,随着若干聚聚散散分分合合,心底的真情堡垒便逐渐的固若金汤。而经历了如此多的离别,人便也会习惯这人生的定律,对离别看淡了,就成了自然而然的等待,不需任何点缀,就如每一天一家人各奔东西或挣了一天的辛苦钱或埋头苦读了一天又殊途同归一样的自然,我想,人淡如菊是不是指的就是这种情感的最顶峰?

  体会这些总要一些时间的,一些本会让我们落泪的事总会因另外一些更悲情的事而变得平淡无奇,因而才能更深入的领悟人生。人生暂时的离别总是无法和生命的绝别同日而语的,在这一年的三月份,我最感情深厚的爷爷悄然离世,这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经历身边人的逝别,这让我在此后的日子里总感觉缺少了些什么,体会着苏轼丧妻后的心情——“无处话凄凉”,这也正是我称2003年为离别之年的最主要的原因,正如某部韩剧(《冬日恋歌》)里的台词——“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只不过是少了一个人,这种感受其他人是很难体会的!”。谁都清楚生命的结局,但几乎没人能做到面对这样的离别而无动于衷,这就是有血有肉的人,那么当提到某人撒手人寰会有人禁不住黯然神伤便也不足为奇,更无论至亲的人了。相形之下,离乡也罢,失恋也罢,与永失一份情相比又何足挂齿。

  没有谁可以决定谁的生命,但谁都能决定自己的心情,我曾用情不自禁、不由自主来阐述自己的那些不良情绪,但静下心回想一下从我生命中路过且一去不返的人,便不由得问自己,面对缠绕心头挥之不去的愁苦,我是不是真的要永远把它们放在心上?面对由一些是是非非织就的层层雾霭后面的真相,弄清它们对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有时候,人是需要用糊涂去清醒自己的,糊涂的是事情的本来面目,清醒的是对人生真谛的领悟,领悟那句经典“人生难得糊涂”。其实人的生命都只不过是一颗稍纵即逝的流星,流星划过的痕迹便是短短的人生之路,无缘做恒星,我们又为何不痛痛快快的做一回流星呢?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上天原本就没有留给我们多少开心的时间,为什么还要用那些不开心的事去浪费它呢?想想爷爷以及每一位逝者,想想1岁到22岁的跨度在心中短过22天的奇怪感受,我还有多少时间去开心?只要心中的世界向往美好,现实总有一天会为之所动,我相信,处在现实中的每一个人其实在内心深处都是向往美好的,用我心中的美好去唤醒你心中的美好,再用我们心底的热忱融化大家心中的冰冷,美好的现实不正是由一颗颗向往美好的心共同缔造的吗?

  不管怎样,逝者已然升天,生者除了悼念更应抹干眼睑的泪扼住命运的喉咙扬起爱的风帆翩然驶向那日落的地方,要知道,人生最美的风景莫过于临终时不枉此生的欣然一笑,正如那日落时的红霞满天。

  朋友寒假归乡了,归途中,发来短信,想找时间聚一下,我当然痛快的应允,见面时,大家竟然平静的出奇,没有激动没有拥抱,短短的寒暄,却蕴含着旧时的默契,如果泪眼是表达真挚情感的最有效的工具,那么我们没有太多表示的相聚则已经成了自然天成的本能,重逢总是必然的,再远的距离亦无法阻隔——当然,再长的路也抵不过生者与逝者的距离——爷爷,新年快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读《活着》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