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改爷

时间:2017/3/19 14:14:17   作者:侯仁卿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94   评论:2
内容摘要:“改爷”今年70多岁,头发胡子全白,残缺不全的门牙,说话时在漏气,语音不清。他家门上堆着小山似的金黄的玉米棒子,正指挥孙子们往网袋里装。因为他忙,我打了个招呼,有多说什么,就匆匆走开了。突然关于“改爷”的一件往事窜出我尘封的记忆大门,心里顿时难受起来,本来舒畅的心情顷刻间荡然不存...

 “改爷”今年70多岁,头发胡子全白,残缺不全的门牙,说话时在漏气,语音不清。他家门上堆着小山似的金黄的玉米棒子,正指挥孙子们往网袋里装。因为他忙,我打了个招呼,有多说什么,就匆匆走开了。突然关于“改爷”的一件往事窜出我尘封的记忆大门,心里顿时难受起来,本来舒畅的心情顷刻间荡然不存。

那是大约发生在1970年秋天的一件事。现在回忆起来仿佛就在眼前——我们正在地里干活,突然从远处传来了敲锣声。抬头看去,三个民兵拿着红缨枪,押着一个头戴白纸糊成的尖尖的帽、胸前挂着一个牌子的人向我们走来了。很快到我们干活的地方。牌子上粘贴着白纸,上面用毛笔写着“偷玉米贼徐快”几个黑色大字。牌子在脖子上挂着,拴牌子的是一根筷子粗细的麻绳;另一根绳子上拴着四个玉米棒子:左右各两个,也挂在脖子上。玉米的皮还是绿色的,刚饱未黄。徐快的手被一根拇指粗的麻绳从两个胳膊上绕几圈反捆着手。由于手提得很高,腰无法直起。那牌子是块木板,挂牌子的绳子陷进脖子的肉里。如果是铁丝那就更惨了(那时斗地富反坏右分子时,牌子是用铁丝拴的,虽然割不断脖子,一场批斗会下来,把脖子里割出一道深深的血红的印)。其中一个是民兵排长的叫队长让全体社员集合,叫徐快面向群众低头弯腰站下,交代偷玉米的经过和动机。

徐快本是我们队的。其实交代不交代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那年月能吃饱肚子的人没多少。偷生产队的玉米,洋芋,黄豆,葵花头等的人多得很。可以说,什么能吃偷什么。虽然生产队派人看着,但饿着肚子的人们是看也看不住的。包括看的人也偷,只是没有抓住过而已。

徐快迟疑了一下。也许是站在本生产队全体社员面前感到丢人,难以启齿。再说脖子上挂的牌子和玉米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此时徐快的屁股上被那个民兵排长狠狠地踢了一脚,由于徐快弓着腰,身体向前倾着,差点栽倒在地上。“你说不说!你还敢抵抗命令!”

“我是徐快,昨晚我偷了队里的西麦(玉米)……声音有点小。徐快脸上豆粒大的汗珠子往下滴。

“声音大一些!再说三遍!老实交代!你偷了多少次,你为什么偷!”其中一个民兵大声呵斥。

徐快再不交代,把腰弯得很低。头始终低着。也许嫌丢人,不敢抬头;也许是腰弯得很低抬不起头。那个凶神恶煞的民兵排长一把将徐快的头发倸住,往上一提,“你偷集体的玉米,说话还怕丢人?我叫你抵抗!我叫你抵抗!”说着又把徐快的头往上提了几提,“你还嫌丢人!大家看清楚了,这就是偷玉米的贼徐快!”徐快就像被人拎着脖子提起的鸡,脸涨的彤红,大张着嘴,民兵排长一松手,徐快就像一滩烂泥,堆在地上。

“说!你偷了多少次!还偷了什么?老实交代!你为什么偷集体的玉米!那个民兵排长又像拎小鸡一样,採着徐快的头发把他拎了起来,随即又把他的头摁了几下。

“我只偷了一次,别的什么也没有偷……我肚子饿得受不了,就想起偷西麦(玉米)吃。”也许是怕再挨脚踢和採头发,这次的声音比前次大了许多。

“什么?只偷了一次?你还想抵赖!只偷了一次怎么让我们捉着了!?”很有逻辑,“贼不犯遭数子少”嘛。

徐快再没得话可说了。脸上的汗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滴。

徐快兄弟5个,他的父亲因病过早去世了。羸弱多病的母亲操持着一贫如洗的家。当时徐快已经23岁,是老二,他的哥哥25岁还没有结婚。其余三个弟弟,每个只隔两岁,都是大小伙子,正是吃饭的年龄。生产队分给的口粮每人每年只有300斤左右,即使俭省节约着吃,还是不够。

徐快只说因“肚子饿”而偷玉米吃,革命民兵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大队共9个生产队,民兵押着徐快一个队一个队游村示众,让徐快“低头认罪,老实交代”。但徐快再也没可交代的,到哪个队说的都是那几句话。他连一天的学门都没有进过,“冻鸡”(动机)是啥意思,他不知道。谁冻过鸡呀?冻鸡干啥?下雪天鸡也没有冻死过呀?偷吃玉米和“冻鸡”有啥关系呀?徐快懵懵懂懂地想。

当时的批斗会可不是闹着玩的,会场气氛非常严肃。全大队的社员都参加。因开会也记工分,人们乐得休息一天半天。大队革委会主任抽调各生产队文化程度好的,思想觉悟高的人,专门从事写揭发批判材料。徐快交代不出偷玉米的动机,写批判搞的人结合当时国内国际形势,替他深入挖掘——说徐快偷吃集体玉米这是挖社会主义墙脚,是资产阶级贪图享受、好吃懒做、好逸恶劳、不劳而获、腐化堕落的思想在作怪。如不及时批判教育,这种思想会侵蚀人的灵魂。并说,徐快,他的这个名字就非同一般。他为什么没有起成徐慢呢?如果起成徐慢他就跑不快。跑不快能偷上东西吗?肯定不行,跑不快就会被捉住的。根据他的名字中的‘快字说明他跑起路来很快。正因为跑得快,他就具备了偷东西的先决条件;由于跑得快,所以很难被人抓住。要不然,三队的玉米,洋芋、葵花……被偷掉那么多为什么没有抓住过贼呢?就是因为他跑得快,以前没被抓住过。但被偷掉的东西那是铁证如山的,掰掉了生产队的多少玉米、多少葵花头、挖掉了多少洋芋、胡萝卜……俗话说:“拔掉萝卜有坑坑子在,掰掉玉米有空杆子在……”他说只偷了一次,鬼才相信呢!

批斗会后,经大队革委会研究决定,把徐快的名字改成“徐改”,并决定数玉米和葵花的空杆,拔掉胡萝卜的坑坑子……最后本着治病救人,挽救灵魂的思想,扣罚徐改200斤粮食。为了让“徐改”改得彻底,又罚两个月的义务劳动。

在义务劳动的几个月里,徐改每天要到“忠”字台前早请示晚汇报。他低着头虔诚地说:“我原名叫徐快,我偷了生产队的西麦,已改名为徐改。我要认真接受改造,以后肚子再饿也不偷吃生产队的东西了……”从此徐快原来的灵魂已不复存在,改名徐改后,他的灵魂被洗涤得干净透明,肮脏的东西不复存在了,就连肚子里的粪便也少了许多。徐快的灵魂是洗涤干净了,但贫穷的生活并不能得到改变,罚掉那么多的口粮,他经常吃不饱,纯洁的灵魂和辘辘饥肠经常在吵架,在辩论和搏斗。口粮的短缺给他本已一贫如洗的家庭雪上加霜,也由此给他带来悲惨的命运——全大队乃至全公社谁都知道了他因偷玉米吃改了名字,他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从此臭名远杨,到三十岁了找不下对象(当然也与兄弟们多,贫穷有关)。后来徐改找了个瘸寡妇,生下了三个瘸儿子,再也跑不快了。这就是一个“改”字给他带来的悲惨命运,也是那个时代给他留下的烙印。

好在到孙子辈上,也许是遗传失误,孙子们没有一个瘸子。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