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除夕夜

时间:2017/1/28 10:23:02   作者:神宫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97   评论:0
内容摘要:爆竹声辟辟叭叭,势如暴风聚雨,席卷刚刚上了夜影的故河村。震天雷和五彩缤纷的礼花,尽管知道还不到自己登场时间,却争先恐后的升上天空,迫不急待地迎接除夕夜来临。……

神宫

 

    爆竹声辟辟叭叭,势如暴风聚雨,席卷刚刚上了夜影的故河村。

    震天雷和五彩缤纷的礼花,尽管知道还不到自己登场时间,却争先恐后的升上天空,迫不急待地迎接除夕夜来临。

    李老汉拿了根长长的酒瓶精细的木棍,走到大门口,横着拦在门口的地上。

    每逢年三十的晚上,家家户户门口,都要横放这么一根棍子,名叫“拦门棍”,是仙差临凡的神岗,专管拦住家中金银财宝不向外跑。

   他放好拦门棍,又点亮了大门两盏大红灯笼。立刻写着福寿大字的红灯亮了起来,红红的,很是喜庆。在黄河故道这一带年三十的晚上,各家各户都是不关大门的,与其说给乡邻爷门留门到各家相互啦呱熬年,倒不如给村里孩子们大开方便之门。男孩、女孩三三两两,叽叽喳喳,嘻嘻哈哈,一会跑到这家尝尝新炒的花生瓜子,一会跑那家一起点炮仗,放礼花。大人们看了快乐、天真烂漫的孩子,卸去了一年的操劳,一起溶入了这一年中最欢乐最幸福之夜。

   李老汉家住村子最东边的果园里,家中无小孩,自然别家的小孩也不到他家来玩。大门也开着,红灯也挂了,但院子里仍显得冷清。多年来,除夕夜都是这样过的,他已经习惯了。年夜饭是断然少不了的,鸡、鱼外加两个素菜。其实这和平时吃的也没有什么两样。家中的冰箱里,这些东西一年四季不断,若再添三五个菜,顶多是举手之劳。但他懒得去做,因为他清楚自己和病中的老伴,根本吃不下那么多东西,摆那么多的盘盘碗碗,纯碎是脱了裤子放屁——找麻烦,咋着摆上的还得自个咋着收拾,最多是给自己看看而已,每到这个时刻,他最盼望的莫过于“春晚”了,可每年三十,从天黑到“春晚”开始,时间是那么的漫长。

   李老汉把小饭桌放在老两口睡觉的席梦床边,摆好菜、杯、筷。掏出拴在腰带上的钥匙,打开床头柜的锁,抱出一个酒箱,这是国酒五粮液的包装箱,他把酒箱放在小饭桌上,默默地看着,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四年前的除夕夜……

   四年前的春节,儿子福生带着儿媳和孙子支边回到了老家。这是自儿子结婚后第二次回家。孙子五岁的时候来过一趟,一晃过去了四年,如今支边已经九岁,上小学四年级了,才又来这一趟。没结婚前,福生象南飞的大雁,每年三十前准来到家。正因为这个原因,老伴就象小孩盼年一样,一进腊月,天天念叨,掰着手指头算日子。一天不知道跑到大道上看几趟。儿子来到家,还流鼻子抹泪。

   儿子总是替妈妈擦去眼泪,笑着说:

“娘,别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吗?明年早早的来,要不,我不走了,在家帮助你老种地”

   老伴破涕笑了,骂道:“憨熊,你看你娘是一辈子把儿子抱在怀里的人吗?攻你一个大学生咋那么容易?你现在是吃官饭的人,要把公家的事放在前头,娘掉眼泪,是高兴的,这是喜泪。”

   儿子福生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边疆政府部门工作。四年前春节来家,九岁的孙子支边已经很懂事了,就象拴在爷爷奶奶裤带上的小铃铛,钉钉铛铛地围着爷爷奶奶团团转。老伴让孩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搂在怀里,剥好亲手炒的花生,一个粒一个粒地喂孙子。

   儿媳妇见了连忙叫:“福生,快来看你儿子,这么大的孩子,还让奶奶抱着,把妈累坏了。”

“支边,快下来,累坏奶奶”,福生训斥着。

“就不,就叫奶奶抱抱“

   别看福生吹胡子瞪眼的,支边跟本不买帐,反而把搭拉在奶奶大腿上的两条小腿翘起来,悠哉悠哉地来回摆动,看着笑咪咪的奶奶,得意地吃着塞进嘴里的花生米。

“支边,上脸不是?看我揍你”

   福生做出生气的样子,向着走了两步,举起巴掌。

“奶奶——爸要揍我。”

支边撒娇地趴在奶奶怀里喊叫。

“他敢,碰俺孙子一指头,我就扒了你这熊羔子的皮,滚——”

    支边在奶奶怀里朝爸爸挤挤眼,得意地吃吃地笑着。

“娘,你就这样娇惯他吧”

   福生笑着走开了。支边更加得意了奶奶护着我,才不怕你呢。奶奶我下来吧,别累着你

    懂事的支边把个奶奶喜欢的不知道该怎么疼才好,在孙子稚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又一口。

“奶奶——奶奶——把我的脸弄疼了,我要尿尿——”

    说罢,挣脱奶奶的怀抱,一溜烟地向正在喂羊的爷爷身边跑去。

    想到这里,李老汉幸福地笑了,他慢慢地把装酒的箱子打开,拿出箱中唯一的一瓶酒,看着,抚摸着……他好又回到了四年前除夕夜自家的饭桌前。

   四年前年三十的晚上——

   李老汉打开儿子带来酒瓶,酒香四溢,泌人心脾。

“这酒很贵吧

   他看看儿子

“爸,这是你儿媳妇孝顺你的,如果喜欢,明年多给你带点来”

   儿子笑着给老爹斟满一杯酒。李老汉端起酒杯,呷了一小口,眯上眼睛,咂了咂嘴

“好酒好酒哇我真的得儿子儿媳妇的济(方言即供养享福)

“爸,看把你乐的”儿媳妇笑着说:“这才哪到哪?我和福生二人都上班,就这么一个孩子,孝敬你二老的日子在后头呢

   李老汉呵呵地笑着,突然严肃起来,看了看儿子“福生,你当了付县长了?”

“以前是县长助理,去年改选的时候,当了个管水的官”

“爸,福生是学水利专业的,在当长助理的时候,把全县水利搞的可好啦,在省里都出了名,这不才被选上付县长,成了当地父母官”儿媳妇自豪地介绍着自己丈夫的业绩。

“是吗?”李老汉静静地问。

“是的,爸爸。”

“是老百姓的父母官”?

“群众都这样说,可能是从古至今人们对县官的叫法”

“我看儿子,这个官咱别当啦,还是去挖你的大河吧

“爸,咋啦?儿子哪一点做错啦?我可没行贿,也没贪占,请你老相信,你儿子是干净的”。

“福生,我的党龄比你年龄都大,你爷爷奶奶都是土改时期老党员,咱一家可以成立一个支部了,你现在问着公家的事,是公家的人,我问你,你爸为什么时时挂念你?”

“这还用说,我是你儿子,儿行千里母担忧,你不担心我谁担心我。”

“对呀,儿啊,当官不是给老百姓父母,而是给父母当官。是儿子官,你是百姓的儿子,只有这样,百姓才能时时想你,挂念你,咱家祖祖辈辈都是种地的,如今出了你这个县官,给咱老李家长脸了,争光了,爸高兴啊,你今后要想当个好官,就要时时把百姓当成爹娘。

“爸,我懂了,我一定要牢记你的教悔,当个你心目中的官,爸我敬你一杯。

“不慌喝,支边,到爷爷跟

支边挣开了奶奶,来到爷爷身边。李老头用手抚摸着支边的小脑袋:“看我这孙子脑瓜,长大了准比福生出息,来,爷爷给压岁钱”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放到支边小手中。

支边接过钱,掂了掂稚嫩的小脸笑得象一朵带露绽放的芙蓉花:

“爷爷,给这么多,我都快拿不动啦

说罢,一五一十地认真数起来,连数了两遍,又一张张地在电灯下抽验。

李老汉笑了。

奶奶笑了。

“这孩子——”

福生有些难为情。

“支边,你这是干啥?爷爷给你的钱还有假钱?”儿媳妇生气地数落支边。

“妈,亏你还是个教经济学的大学教授,当面银子对面钱,当面验钱不薄人,爷爷,我说的对吧”?

“对,对,光说不算,还是俺孙子,办事就得有这样一个认真劲”

李老汉哈哈地笑了,全家都笑了。

“爷爷,共四千块钱,没有一张假钱,对不对?”

“对,对,一年给你一千元压岁钱,这是给你存了四年的……”

说到这里,李老汉话有点咽了。

“爸,你放心”福生自愧四年没回家,怕这个话题引起老人伤心,急忙用话岔开:

“以后我们年年来,年年在一起过除夕。”

“爷爷”,听了福生的话,支边趴在爷爷耳边悄悄地说:

“明年三十,爷爷还给这么多压岁钱吗?”

“给,明年你又长一岁,压岁钱要翻一翻哩”。李老汉抚摸着天真无邪孙子的小脑瓜,开心极了,听了孙子的话,不加思索的自动的把明年许愿加码。

“爷爷真好”支边高兴一蹦一跳得跑到妈妈身边。把钱交给妈妈:

“明天你把钱存到我卡上,我这卡是管进不管出的,年年攒着,等我上大学的时候,学费就够了。”

支边的话引起了全家的话题,大家谈到生活,谈到工作,谈到了昨天、今天、未来,天伦之乐,合家幸福,年年都能过上这样一个除夕,该多好哇!

 

黄河故道这一带,民风古朴,至今还流传着大年初一早上全村和邻村,晚辈给长辈拜年的风俗,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或成群结队,给长者拜年。

天刚蒙蒙亮,李老汉全家都起床了,支边挑起一挂五千头大鞭炮燃放,然后摆供,敬天敬祖,李老汉象往年一样,在堂屋当门饭桌上摆好干果,酒菜,准备接待前来拜年的晚辈。

村邻村听说李老汉当付县长的儿子回来了,陆陆续续地来到李家,李老汉把儿子带来的五粮液招待亲邻,可能是因为是名酒,人们遵循“美味不可多食”的古训,端起酒杯,只是轻轻地咂了一小口,然后竖起大拇指:

“好,还是李县长的酒好,你看,咱村上出了个县长,咱大家都跟着沾光

乡邻们又着实把福生夸了一翻,又称赞李老汉教子有方,绝口称颂李家老爷奶奶行好积德行善,听了大家的溢美之词,李老汉心中高兴,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他觉得尽管儿子多少年才来一次,李家门大放光彩,儿子为国家效力,不能象常人年年来家,忠效不能两全,这是古今为人处事情理之中。他觉得自己是这里最有成就,最幸福的人,作为对亲邻答谢,李老汉让儿子带上孙子,给全村挨家挨户拜年。

春节后,儿子全家走了。李老汉把剩下的四瓶五粮液锁进了床头柜。又是一年除夕来,儿子没有回来,李老汉独自打开一瓶五粮液。

又是一年除夕夜,老老汉独自默默地打开第二瓶五粮液。

今年除夕夜,李老汉从箱内拿出最后一瓶五粮液,满满地斟了一杯,端到半卧在病塌上老伴嘴边:“老子,过年啦,你喝点吧,这是咱儿子,儿媳妇给买的酒……

泪珠从老伴腊黄的脸上滚下来,她已经卧病在床半年多了,她是多么想念儿子,想念孙子啊,四年前孙子绕膝成欢历历在目,儿子自那年之后,调到一个更边远更穷困的地方当了县长。四年啦,没回来一趟,今年病情恶化,更加思子心切。时时叨念着儿子名字,村邻们看了,暗然泪下。直肠的胖二嫂看望老太太,恨恨地说:”拉扯这样儿子有啥用?还不如喂个小猫小狗,当县长咋啦县长就不要爹娘啦 养儿养女,不就是为了老了那几天吗?看到哭泣不止的老太太,一边给擦眼泪,一边跟着流着眼泪说:“好妹妹,不哭,不哭,等福生来,你看我非揍他个狗日的不可……”说着,说着,自己哇哇地哭起来,比老太太哭的还厉害。

自此,大家伙来看望老太太,谁也不在她跟前提起儿子的事。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天空飘起了雪花,老太太天天掰着手指头,盼着又一个除夕到来。

李老汉放下酒杯,给老伴擦去脸上的泪花。老伴嘴里含混不清地说:

“福生,福生咋还没来到……”

说实在的,李老汉他比老伴更想儿子,但在除夕之夜,不能顺着老伴话说,他怕打翻了老伴的泪罐子,大年节,不吉利。

他安慰说:“今年咱儿有事,明年……明年的年三十……,咱儿一定会早早地来看你……

说罢,转过脸,端起酒杯,猛地一口喝了下去……

 

“春晚”开始了,很是欢乐,喜庆精彩。到底演的什么,李老汉说不清。眼前电视屏幕上红红绿绿,男男女女又说,又唱,又跳。但他脑海里轮换着依然是这样几组画面:

儿子、孙子,卧床的老伴……

“李大爷,过年好

还没见到人,一句响亮亲切的问候就传到李老汉耳朵眼里。

门被推开了,村支书郭爱民和一位姑娘满面笑容地走进屋里。

“是郭书记啊,过年好,过年好,快请坐”

李老汉忙站起来,招呼二位来客。

“李大爷,这位是今年到咱村挂职的大学生村官杨琴,过年啦我和杨琴给您二老拜个年。

“你看看,大年三十的,你们不能在家守着父母,还想着我,你爸妈都好吗?”

“好着哩,身体硬朗着呢,怎么,福生哥今年又没回来过年?”

李老汉脸上笑容消失了,看着眼前朝气蓬勃地二位年青人,儿提时代的儿子在眼前闪现……

村支书郭爱民和儿子福生是光腚在一起长大的前后庄邻居,从小学到中学,二人形影不离,高中毕业,郭爱民参军,复员后回村当农技员,村长,村支书。福生考上名牌大学,郭爱民象自己考取一样高兴,人前面后,引为自豪。小伙了很有上进心,当支书五六年光景,把一个贫困后进的故河村,带进全县十佳小康村。郭爱民为人处事,很象他老子,随和,诚实,见了比自己年龄大的或长辈,离老远就打招呼。每年三十晚上,总不忘来看望二位老人。

“福生这孩子也不知成天这么忙,今年又来不成了”李老汉苦笑着说:“姑娘,家是那里的? ”

“大爷,我老家在苏州”

姑娘笑咪咪的很招人喜欢。

    “苏州,好地方,古语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怎么想到我们这个穷地方来啦?”

   “瞧大爷你说的,我是来这里向郭支书和您老人家学习的。这里民风古朴,人杰地灵,自古就有丰沛收,养九洲之说,几年后,这里也会变成人间天堂,我来这里,就不走啦,大爷,您欢迎吗?”

    “这姑娘真会说话,大爷十分喜欢。”

“大爷,你还不知道。”郭支书笑着说:“人家杨琴可是农学院畜牧系的高材生,今年来咱这里,创办养鸭小区,一炮打红,全年鸭子出圈100万只,创收2000多万元。”

“听说啦,听说啦

李老汉笑呵呵地上一眼下一眼打量杨琴

咱村来的本事那么大的村官,原来还是这么俊巴的闺女哈哈……”

李老汉忘却了想儿烦恼,快活起来

杨琴被夸得不好意思:

“大爷,瞧您老夸的,听郭支书说,你儿子福生才真是了不起,我要向李县长好好学习,大爷,你老人家怎把儿子教育得那么优秀呢?”

人无论年长年幼,听到赞美自己的儿子,心情都是愉快的。李老汉脸上立刻绽放出兴奋的光彩

“杨姑娘,你这孩子嘴真甜,这大过年的,不在家,到这里来看我,你爹妈还不知多想你呢,光顾说话,喝酒,要不我再加二个菜,现成”。

“别忙乎啦,肚里早装满啦”

郭支书笑着说:“这瓶还是福生哥给带来的酒吗?”

“是,那次走时,喝剩四瓶,我给他留着,他不来,咱喝,一年一瓶”。

福生带来的五粮液,那年喝剩的四瓶,哪瓶也没拉下我,替你喝了,你老心痛了吧?

“乘孩子,心痛,我感谢还来不及呢,年年三十,福生个熊羔子不来,要不是你年年来陪我,该多么寂寞啊……”

李大爷说着,咽起来。正在这时,手机响了

是福生打来的,李老汉接听后开启扬声器,手机里传来福生声音:

“爸呀,我,福生,你和妈过年好吧,今年又回不去了,你老多原谅”。

“妈的个巴子,净说没用的,不原谅又能咋着?支边和他妈妈都好吧?你不能来,明年假叫支边来一趟也好……不行,算了,算了,孩子还小,千万不能叫他自己来,看看,看看,我这是想孙子想疯了……”

“我娘身体好点了吗?”

“还那样,你也不要很挂心,你忙你的吧,别把公家的事给办砸了。家中真有急事,我给你打电话,你现在在家吗?”

“没有,我在一座大山里,这里一位八十多岁的藏族老奶奶,儿子因公殉职,过年孤单,我在这里陪陪她,俺娘想见我么,我把画面传给你

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儿子福生坐在一位白发苍苍老奶奶床前,向她嘴里喂着东西。

“福生……”李老汉流泪了。

“福生,福生……”老太太含混不清地哭喊着。

李老汉关掉手机,擦去脸上泪水:“郭支书,杨姑娘,让你们见笑了,来,喝酒……”

“可怜天下父母心”郭支书端起酒杯

大爷,我敬你,愿您二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罢喝干杯中酒。

“大爷,刚才见到您儿子,真帅气,想当年大爷也是一表人材”

杨琴举起酒杯:“我十分敬重您这样德高望重的老人,今后请多指教”

杨琴的话,总是那么顺耳,受听,

“闺女,你真好,真讨人喜欢,我要是有这么一个闺女多好哇,可惜我没有这个福气,一辈子只生了福生这么一个熊羔子。”李老汉感叹地说。

大爷,看你说的,要是您老不嫌弃,我就是您闺女

杨琴望着老人慈祥的脸。老人缓慢摇了摇头

“我哪有这样福气……

“我看这样,杨琴认你作干爹”。

郭支书望着真情的爷俩,提议说。

“我同意”杨琴立即表态。

“我见证”郭支书自告奋勇。

“爸妈在上,受女儿一拜”杨琴说罢,双膝扎跪,给二位老人磕了三个头,走到老太太床前,趴在老人脸上,亲切地叫“妈——你闺女扬琴和您一起过除夕……”

李老汉听了扬琴的话,老泪纵横,说:“老妈子,听到了吗,你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今天补上了,你有了女儿了,你要好好的活着,郭支书和扬琴村官,都是咱的儿女,咱俩永远都不孤单,永远永远都在享受天伦之乐

-——铛——新年的钟声响了,杨琴和老太太娘儿俩脸贴着脸,泪水交流在一起。

新的一年开始了,在这喜悦的泪水中,这老老少少在尽享天伦之乐中踏上新的征程……


上一篇:    争水
下一篇:盼归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