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影视书评

  芈月的情理两难(随笔)

时间:2016/1/19 11:05:08   作者:刘学铭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347   评论:0
内容摘要:跨年大戏《芈月传》,在北京和上海卫视热播了40多天,终于在一月九日落下帷幕,收视率之高、反响之大,令人咋舌。

 

                     芈月的情理两难(随笔)

                          ——我看跨年大戏《芈月传》

 

    跨年大戏《芈月传》,在北京和上海卫视热播了40多天,终于在一月九日落下帷幕,收视率之高、反响之大,令人咋舌。
  这部大型连续剧,有两大吸引人的看点:
  第一,剧情有看头。
  该戏以春秋战国为历史背景,刻意展示齐楚燕韩赵魏秦群雄争霸的舞台上,一会儿和纵,一会儿联横,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粉墨登场,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剧情起伏跌宕,令人惊心动魄,非常热闹,十分感人。
  但万变不离其宗,使人能够看出那是一部历史剧,那是一部春秋战国时期群雄争霸、秦国后宫争权的历史剧。虽然剧情不免有些艺术夸张,但绝不像港台历史剧那样,肆无忌惮地开历史玩笑,充满了商业性的操作和媚俗性的恶搞。
  既没有在《赤壁之战》的历史剧中,让周瑜的爱妻小乔去当间谍,潜入曹营以美色迷惑曹操,窃取军事情报的荒唐;也没有在《文姬归汉》的历史剧中,肆意为曹操翻案的胡闹。
  第二,人物有看头。
  第一号主人公芈月(孙俪主演),是一个清纯善良、聪慧正直的女孩儿,是个人见人爱的女人,平生深受三个优秀男人(岂止于三个男人)的钟爱:一个是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楚国才子黄歇,一个是如父如兄的丈夫秦国英明君王赢驷,一个是草原雄鹰的神勇情人义渠王翟骊。
  她幼年在楚国时,受尽了嫡姐芈姝的生母楚国威后的刁难和迫害,同时也得到了芈姝的多方的关爱和庇护。为了逃脱威后的迫害,她随嫡姐芈姝下嫁到秦国,她的才识和人品深得秦国大王赢驷的垂爱,因而也引起了嫡姐芈姝的嫉妒。
  女人一旦滋生嫉妒,心就染上了黑色的狠毒。芈姝从争宠开始,与芈月的矛盾,越演越烈,到为儿子争储时,已经达到白热化程度了。
  起初,是芈姝的陪嫁姑姑玳瑁使坏水,玳瑁死后,芈姝就赤膊上阵,充当凶手了。她预感到芈月的儿子稷儿,是她那品性顽劣崇武斗狠的不争气儿子荡的最大威胁,竟然雇凶利用杀人蜂企图毒死稷儿,结果几乎把用身体保护稷儿的葵姑姑蛰死。
  事发后,尽管芈姝对自己的雇凶杀人的罪行供认不讳,但是,心地善良的芈月,念姐妹的情分,一直隐瞒实情,当大王追问此事时,她仍隐瞒不举,直到大王临终时,有人在大王面前检举此事,赢驷再一次找芈月核对时,她还是知情不举。
  常言道“大恩即大仇”,芈月百般袒护芈姝,非但没有得到丝毫的感激,那芈姝反倒一味恩将仇报,大王赢驷驾崩后,芈姝变本加厉、赶尽杀绝,先是烧毁让稷儿去蜀国封地的遗诏,继而打算让芈月为大王殉葬,后来,又改变了注意,把芈月母子送往燕国去当人质,让他们生不如死!
  接下来,芈姝的儿子赢荡继承了王位,他本是尚武斗狠的一介武夫,为了张扬武力大出风头,竟然到东都洛阳周天子殿前去举千钧鼎,结果被巨鼎砸得吐血而亡。
  于是,秦朝的形式急转直下,芈月母子依赖先王的遗诏,在义渠人和朝廷老臣支持下,平息了以赢华为首的诸王子的造反,从此,芈月母子稳定地掌握秦国大权。
  大型历史剧芈月传中的芈月,历史上确有其人,她首开中国历史上皇太后的先河,临朝执政四十多年,是一位颇具雄才大略的女政治家。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历来都是见仁见智的,只能有个人见解的一家之言,不会有众人心服口服的定评。因此,不论《芈月传》主创人员,对芈月抱有如何好感,对一个有历史模特作为参照系的人物,不能评价得过高、把话说得太满。
  如果从文学人物、艺术形象来评价芈月的话,那么,她无疑是一个情感丰富、心理复杂、充满矛盾的传奇性的女子。她虽然出生于楚国王宫,但由于她作为庶出公主,童年时饱受当权的威后以及顽劣异母姐姐芈茵的欺凌,她从小就讨厌宫廷里尔虞我诈的倾轧,渴望长大后过一种相夫教子普通女人的生活。
  这个原本想脱离宫廷纷争的女人,命运却偏偏把她推到权力最高峰,使她须臾也不能脱离铁与血的残酷斗争。于是,在芈月身上就发生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格分裂:一个是聪慧善良重情感的女人,这是她出现在儿子稷儿和情人(好像不应该叫丈夫吧?)义渠君面前的贤妻良母的形象;一个果敢坚毅重理性的女人,这是她出现在朝堂一副铁血太后的形象。
  这两种形象,对情与理的侧重面各不相同:普通女人重情感,强权女性重理性。
  在人类社会流行的情与理,其属性是截然不同的。所谓情,就是通常所说的亲情、友情和爱情;所谓理,就是通常所说理法、制度和规章。
  同样一件事,如果分别用情和理两个不同标准去衡量,得到的结论也是截然不同的。
  比如,芈月与义渠君翟俪的关系,她可以像一般平民妇女那样,前夫(秦国大王赢驷)死后,改嫁给翟俪,做个普通义渠人的女人,跟他在草原过着相夫教子的日子,这是近情感而疏于理性的生活;她也可以像后来的武则天和慈禧那样,把自己定位于至高无上的皇太后或者临朝主政的女皇,对男女之间的欢爱需求,运用权力的理性去索取,仿照封建帝王在后宫豢养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那样,可以圈养大量的面首做男宠,这种男女关系纯属于物欲范畴的性需求,与纯洁、忠贞的爱情,已经毫不沾边了。
  作为大权在握的皇太后,芈月本可以利用手中的大权,愿意跟哪个漂亮小伙儿睡,都没有什么不可以,就像她最后把一个酷似黄歇的男孩儿留在自己身边那样。然而,她既然当了独一无二的皇太后,却又不想完全按皇太后身份行事,她回到后宫后,又想关起门了,与义渠王翟俪卿卿我我,重叙小家碧玉的爱情,畅叙丈夫、儿子的小家庭之乐,妄图鱼和熊掌兼得,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呢?
  芈月与义渠王的悲剧是必然的,那个草原上近乎于原生态的蛮王,以一种超级的大男子主义的强硬态度,坚定地把芈月当做他的女人,一心想把她和她的小儿子带走;而芈月作为雄心勃勃一心想统一中国的大秦太后,岂肯委身于一个野性十足的“草原野马驹子”,终于演出了翟俪闯进内宫行凶被杀的一幕!

 

 


标签:芈月 跨年大戏 芈月传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