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民间传奇

美丽的南斯拉夫(一)

时间:2015/12/31 20:40:25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269   评论:0
内容摘要:描写南斯拉夫游击队打击德国鬼子、地下党的故事
1945年2月中旬,在欧洲巴尔干半岛的南斯拉夫正处于二次大战的末期。由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游击队,在经历两次重大战役:第一次是内雷特瓦,第二次苏捷什卡,从德国侵略者比游击队多数倍的兵力中。其中南斯拉夫游击队2万多人被12万德国军队,意大利军队包围在苏捷什卡河谷,经过多次战斗,突出了敌人的深重包围。我们将在以后的章节里再叙这两次战役。而后游击队在南斯拉夫全国,进行的游击战对德国占领下的南斯拉夫,进行了主动而积极的沉重打击,使德国法西斯遭到了不可挽回的失败。这时,德国法西斯已经开始出现了失败的必然势头,南斯拉夫离全国解放的日子将要到来。那么,这就意味着:行将结束的德国侵略者会更凶毒地用两手对付在南斯拉夫各地的地下党,和在广大山区里在战斗的南斯拉夫游击队,企图扭转自己的颓势。所以,加倍用尽阴毒的手段对付南斯拉夫地下党和游击队……
  
  
  今天是1945年2月20日,一个阴沉的傍晚。
  这时,一片灰阴阴天空,就像抹了碳灰的幕布,不知不觉地遮盖在世界名城贝尔格莱德的上空。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城,那鳞次栉比的带有欧洲中世纪古典风格的,哥特式的楼房屋宇从城中心散漫在宽阔的城市边缘。而离城不远,就是广袤般山岭。这个城市,大多是久远的建筑。城中心大多是三,四层高的旧时楼房:几幢楼头相对,长长的楼体向后呈放射状延伸。而几幢楼头相对的中间呈花瓣形状的街道,随处可见。当然还有两边是楼房一条大街从中间穿过的热闹的繁华地段。可是在德国侵略者占领下的贝尔格莱德更加显得凄凉,已经看不见以往的热闹场面,而是被日夜24小时在街上乱抓乱捕的在德国盖世太保指使的秘密警察,阴魂不散地守在一些可能有共产党经过的街道,进行突然的围堵,然后,就是抓捕。真是恐怖!这一情势使得城里的每一个居民人心惶惶担惊受怕。
  
  
  而在贝尔格莱德城边的小坡上,有一些单独的小洋楼和涂了红油漆的房顶灰墙的方形房屋,还有与这些房屋相隔些距离的错落的房子。它两边长,房檐往上是越旧的灰色房顶白墙的有两层结构的别墅。这些小坡上的房子有过道至小坡下的公路边。位于城边有公路通向郊外的山区。两条平行的公路,从这一片房屋群过去的西侧,往上呈有些拱的路面通向贝尔格莱德的郊外。而两条路的中间有一道细溜的夹道。培植了些脱掉了树叶的一色光秃秃的树子。两条路静静地延伸到一片褐色小坡上拐弯就被拱起的灰色路面挡住了。
  
  
  二月初的暮色来临了。在一片高低不一各种式样的灰色,白色小洋楼与相杂期间的陈旧平房静静地散布在这一片位于城边的小坡上,总带有些灰蒙清静的贝尔格莱德城边的气氛。据历史简绍:处于欧洲东部,巴尔干半岛的南斯拉夫冬天,寒气袭人,到春天都还有一些寒气。那么,现在的贝尔格莱德城还是处于冬去后,春来的非常冷的日子里。
  
  
  在城西北边一片土红色房子间的一僻静处,转弯往里走三分多钟,到围墙门口进去,有四幢相排的旧楼,座落在围墙边。有一座楼房刚好是处于围墙旁。在它二楼过道的尾部一间房子。它的窗子下刚好看到小街和对面的一幢四层楼的灰色楼房。楼房都是一色窗子。小街上少有车来往,多久都看不见一个南斯拉夫人在街上走。
  而在这间房里,住着一对母女。女儿微娜长得漂亮,文静,她是南斯拉夫地下党的成员。他的爸爸在德国占领贝尔格莱德城的两年后,因为同情帮助地下党员,被盖世太保打死了。两年了,她就和妈妈一起生活。也靠地下党的资助,生活到现在。这时,妈妈端了一杯咖啡,从厨房走到了外屋。对站在挂着桃红色窗帘略开一些,看着窗外开始暗黑下来的初春的天色下,行人稀少的空荡荡的街上;还有街对边一色的,忽高忽低的只有四层楼高的静静显得发暗的楼面和灰黑色显出一溜边的楼顶。
  
  
  “微娜,你在看什么?”妈妈担心说。就把咖啡放在土色的茶几上。又说:“不要再看了,听说这几天,盖世太宝和贝尔格莱德秘密警察,在加强对你们地下党的大肆抓捕。真是太吓人了!”并走到站在窗口旁的21岁女儿身边,伸出手,拉住她的右手,把女儿轻轻拉离窗边,并立刻走到窗下抬起右手,把窗帘拉上。
  “喝咖啡!”
  “妈妈,我不想喝。”微娜没有心情。
  “你还再想前天你们的人,被秘密警察抓去的事吗?”妈妈问。
  “嗯。”
  “看来落进盖世太保的手里,是很难活着出来了。”妈妈不禁为那些被抓的南斯拉夫地下党员叹息。而她可能略知点自己的唯一的女儿,也是地下党员。而尽管她(微娜)还是努力想隐瞒这个事实,可是,把自己女儿当宝的妈妈,从有时来找自己女儿的一些青年,感觉到这一现象。她就担心。而现在,南斯拉夫处于德国法西斯的控制下,凡是有良心的南斯拉夫儿女,都会起来战斗的!她妈妈还经常听说:一些青年被抓,还有某些人当街被秘密警察打死。好像一些秘密警察(都是一些情愿为德国盖世太保卖命的南斯拉夫奸细,他们专门对付南斯拉夫革命者,卖国求荣也敢当走狗)。一些国家的反动派都擅长捕风捉影和敏感。比如:日本侵略者等也是。(请几个月后,关注发向江山文学网,小说阅读网等的地下党小说《特高课在仓阳》
  
  
  “刽子手对我们共产党人,一向是杀绝的!”微娜气愤地说。
  可她一时出于气愤,就说出自己带有身份的这一话。她明白,她的妈妈早已经看出来了。她转过脸,也看到妈妈看着她的忧心的脸和妈妈的表情和神态,不由得可怜自己的妈妈。就走到靠墙的一个发黄的又旧的皮沙发上坐下。心情不平静和忧郁。
  妈妈也走了过来,略绕过摆在黄沙发跟前的一张茶色的还是有划痕的茶几旁,挨着自己女儿坐在有些皱褶的沙发上。
  仿佛要守在女儿的身边,不准她走开似的。
  微娜觉得自己就不说这些,这样妈妈就没有这样担忧。就用一种闲聊的表情问:
  “妈妈,我们的钱还够用吗?”
  “没有什么,我可以去斯坦娜夫人的裁缝店去做点什么,至少,还可以挣点钱。我们也不能老让地下党帮助。”
  “妈妈,你老了,爸爸也被德国鬼子打死了,我已经长大了,可以出去干点活,你就不要去了,我去找斯坦娜夫人。”
  
  
  “你要去!”妈妈担心起来。她主要担心现在德国鬼子和秘密警察乱抓人,害怕自己唯一的女儿遇到不测。
  “是的。”
  “你不要去!”妈妈赶紧说。
  “为什么?”
  “现在街上德国鬼子到处抓人,你是一个姑娘……”妈妈有些激动,她的意思非常的明白。
  “这样,你父亲死时,还留下了一些财产,我们还可以用一下。”妈妈显然是不愿意让自己女儿去做这事。因为,现在的城里令人更加不安,盖世太保和秘密警察在随意乱抓人。
  “可这样下去,也不行呀!”
  “以后说。”妈妈这样说,就是要阻止微娜去干活。
  妈妈对于自己女儿参加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地下党,原先额头上皱纹就多,现在更多了。她每日每夜地为自己女儿担忧。丈夫死了,她就只有这个女儿,当然,更加珍爱。然后,微娜就坐在沙发上。右手习惯性地握住左手的拇指和食指;看起来,也没有要端起茶几上咖啡要喝,而是在忧心。微娜是在想着前天晚上,以就是三天前一个落雨的晚上,她没有去参加区委在约万的家里开的小组会。据说会还没有开到六七分钟,就被秘密警察包围了。在场的地下党人立刻拿枪,有的想跑;这时,出去的门被秘密警察立刻堵住。约万,一个地下党的组长,从阁楼上跳墙跑了。其余被打死。至于有没有被捕,有谁被被捕;这几天,贝尔格莱德地下党在通过内线在查。同时,现在是:1945年2月17日。南斯拉夫游击队在铁托领导下,已经到了,从原来的零星打击扩大成全面性的进攻,最终对将要失败的德国法西斯由强到相持转到了战役进攻。在接近五年的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各类战斗中,极度英勇的南斯拉夫游击队,坚毅顽强地与德国法西斯进行了坚韧不拔顽强的战斗,获得巨大的胜利。那么。现在德国法西斯由强变弱,等待他们的将是不可挽回的失败。苏联红军由北向南,在开进南斯拉夫,即将对在南斯拉夫占领了五年的德国纳粹进行决定性的打击。我们将部分描写。关于苏联的红军战事,请明年关注描写苏联卫国战争的小说《小路》
  
  
  德国法西斯开始出现失败的征兆。这时,德国法西斯一方面加强对南斯拉夫地下党进行凶残破坏,一方面,连续对一直生活和战斗在山里的南斯拉夫游击队进行围杀。就跟在中国的日本鬼子对东北抗日联军和八路军,新四军围剿一样。那么,就南斯拉夫目前的局势来看,是德国法西斯对南斯拉夫正在进行最后的丧心病狂的灭杀。因为,德国法西斯的末日将要来临,离南斯拉夫最终解放的日子不远了。
  
  
  微娜当然担心;可是她的母亲更加担心起来,她只担心自己女儿。于是,这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好像陷入拌了下嘴的不愉快气氛中。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微娜惊了一下,马上仔细听。她从这稳重的敲门声里,听出是自己的同志。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边,把门打开。进来的是约万。看上去,目光坚定,机智而厚道他瘦高,最突出的是鼻子非常的尖(一般南斯拉夫人鼻子都比较尖),剪得平断的黑乎乎的胡子,看上去令他非常的英俊。刚一进门,26岁约万,就开始说,他已经没有想,比如:在聊聊家常什么的。脸色非常的严峻。他俩站在门边。
  “微娜,现在的情势十分凶险,三天前,在我家里开的会,你知道,被秘密警察破坏,伊利亚受了伤,被抓了。这个人,使人不放心,平时就大大咧咧的,思想散漫,怪话连篇,他的被抓,让人担忧。”
  “你说,需要通过我们人在秘密警察内部查吗?”微娜问。
  “这个应该需要时间,在敌人的手心,肯定要十分的留心。”约万说,而他来这里是有要事。就马上说:
  “昨天晚上,我接到了贝尔格莱德市委书记德瓦同志的通知,由于山里的游击队,与德国鬼子作战伤亡大,需要把在城里坚持地下斗争的有为的青年,送到山里的游击队,增加游击队的实力。为继续开展游击战,不断消灭敌人打下良好的基础。”
  “为什么这样?”微娜非常的迷惑问。
  “这是一个大的原因,而还有一个原因是:现在盖世太保和秘密警察正在倾力抓捕在贝尔格莱德的地下党员。德瓦书记考虑到,毕竟我们是处于弱势。现在这些警察便衣一天到黑呆在街上,看到一些可疑的人,就跟踪,这对我们很不利。他们不只是要通过一些我们内部出现的叛徒,来搜捕共产党人,还要广泛加大对他们以为的嫌疑人,进行较大范围的搜捕,随意地荒唐地成了想抓誰就抓谁的德性。(这一句话来自南斯拉夫1956年的电影《跟踪》。南斯拉夫阿瓦拉电影制片厂出品。长春电影制片厂配音。)这样就加大了我们地下党被抓捕的可能性更大了,所以,必须避开敌人的这一阴险手法。让我们的部分青年去游击队,参加打击德国鬼子的战斗。”
  “那我们这个小组,都去山上吗?”微娜问,她觉得自己是被考虑在这个范围内。
  “我要留下。”约万说。
  “为什么?”微娜非常的意外。
  “城里必须有人留下坚持斗争。除了我还有,苏里,布伦斯等留下。我们这个组现在剩下的13个同志,在今晚从比尔斯公园后面旧围墙下的土沟出城。微娜,你马上就走,就跟你妈妈说,你去一个朋友那里帮忙,暂时不回家。”
  “好吧。”微娜说。尽管呆在城里好,可也不安,她也想去解放区。那里生活艰苦,还要打仗,可是和自己的同志在一起,她会克服掉自己弱点的。
  “我在门外等你。”说完,约万看来不打算进到房里,他只是不想跟微娜的妈看到他匆忙的举动,这样就让她妈担心。而他来,微娜的妈妈就到卧室里去了。于是他就转身打开门走出去,关了门。
  微娜匆忙拿上一件在沙发上的大衣,走到里屋,告诉妈妈:
  “妈,我马上要去加尔娜那里,她让我去照顾她妈妈,说得了肺病。我以后回来。”加尔娜是微娜的好友,两女孩都亲密。
  妈妈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有意这样说。女儿是地下党,可能离开一段日子更好。她也担心,被凶残的盖世太保那天抓去,自己就再也没有女儿了。可心里就放不下自己唯一的女儿。微娜等不及了,就亲了下妈妈的脸,就转身走了,非常得匆忙。
  到了非常冷的黑黝黝的街上。约万,把微娜带到了一处房子的黑暗处,
  小声喊道。“米苏!”
  这时,从暗黑处走出来一个29岁厚道机敏的青年叫米苏。还有另外一个青年叫维尔德26岁,非常的高。
  “约万!”米苏招呼。
  “你们和微娜去比尔斯公园,剩下的同志,已经在那里等你们。”约完向米苏交代这次行动的事,时间是越短越好。
  
  
  没有回答。南斯拉夫人说话做事都果敢,明白了就做。微娜,就看着约万,她知道眼前的约万,将再一次面临险境;而自己就脱离这一让人感到无法安宁,危险重重的城市斗争。然后,她听到,在夜色中的约万干脆有力的声音,只是更加小声。“同志们,好好消灭德国鬼子!”
  然后,就转身走了。
  然后,米苏说:“去比尔斯公园!”他非常的简捷说,好像对他而言,连一句废话都嫌多余的。然后,他一把牵住微娜的手,和维尔德沿着非常冷的夜风向尽量是小巷的巷子走。这样做,是尽量避开被秘密警察抓住。微娜就跟着同志,向时不时有街灯照在黑黑大街上,微弱的和散开的灯辉投进幽黑的巷道走着。她知道,这时的离开更是及时的,尽管见不到妈妈;她也想,看来也没有办法。她总有个一感觉:南斯拉夫将要解放的日子,将要来到……
  
  
  他们走过了一些小巷。这样,花去了近半小时的时间。终于到离居民区和贝尔格莱德主要大街很远的寂静如常的比尔斯公园。这里,多少看见较远的住家和街上的灯火或多或少的在黑糊糊的夜色里,星星般疏密不一的灯火,连公园的旧墙上也被映的微明。
  他们到了公园的一处隐黑的墙下。
  这时,米苏轻轻的再也不能轻声,喊不到:“萨沃!萨沃!”
  “我在这儿。”一个声音回答,就从黑越越的墙边,走出来。然后,他走了出来,看到了微娜,非常高的机灵沉着的米苏和维尔德,沉默地站在后面。
  “你们来了?”
  “是。”
  “约万,你要跟我们一起走吗?”萨沃问。他关心约万的去留问题,他还是希望和约完到游击队去。
  “留在这里。”约万回答。
  “除了你,还有谁?”萨沃又问。
  “布尔基,苏里,约内奇。”
  约万回答了他的话,就对米苏看看,萨沃身边没有人。就问:“人呢?”
  “他们都来了。”然后,萨沃就转过脸,稳重地说:“你们都出来吧!”
  然后,13个青年,就从黑越越的墙后,走了出来。
  看见他们在,约万就说了一句:“多打德国鬼子!”就走了。
  “咱们走吧。”米苏说,然后,他立刻转身看看附近,有没有盖世太保和秘密警察的特务和暗探。过了会,他才转过身来和萨沃带着15个青年,从公园背面的一段烂墙,一处长满了茂盛而粘着灰尘的没有水的干枯的旧孔下,出去……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