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刘国林散文《十四岁那年,我逮住个山狸子》

时间:2014/9/15 22:00:47   作者:刘国林   来源:原创   阅读:742   评论:0
内容摘要:  解放初期,我的家乡古木参天,荒草遍野,各种飞禽走兽应有尽有。小时候,每逢我到后山上放马,妈妈总是不厌其烦地提醒我要多邀几个小伙伴儿,妈妈的意思不仅是怕我遇上豺狼虎豹,更担心我遭遇传说中比豺狼虎豹还要厉害许多的一种小动物,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小动物就是山狸子,也有称它为山猫。老人...

刘国林散文《十四岁那年,我逮住个山狸子》

 

  解放初期,我的家乡古木参天,荒草遍野,各种飞禽走兽应有尽有。小时候,每逢我到后山上放马,妈妈总是不厌其烦地提醒我要多邀几个小伙伴儿,妈妈的意思不仅是怕我遇上豺狼虎豹,更担心我遭遇传说中比豺狼虎豹还要厉害许多的一种小动物,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小动物就是山狸子,也有称它为山猫。老人们讲,山狸子形状似猫,个头比猫大一些,但比起豺狼虎豹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别看它没法儿和豺狼虎豹相比,却横行山中,就是八面威风的黑熊和老虎见了它也要惧怕三分,堪称真正的兽中之王。何以这样说?原来山狸子刁钻诡诈、凶残异常,它身子骨特别灵巧,能任意扭曲伸缩。它一旦对某种猎物产生兴趣,能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闪电般地蹿上它的后腚,来个倒挂金钩,就在那一瞬间,便把猎物的小肠子从肛门处扯出来。猎物疼痛难忍,便没命地往前蹿,山狸子却稳稳地按住肠子头,眨眼间猎物的肠子都被扯出来,只能在惊恐万状与撕心裂肺的疼痛中死去。那阵子,我亲眼见死野猪肠子从它们的屁股或肚皮处流出来,惹得成群的乌鸦欢叫着来会餐,心想,这一定是山狸子的恶作剧,吓得我们一帮小伙伴儿东瞧西瞅,生怕遇上这家伙。那时我还小,虽是时时告诫自己千万别遭遇了山狸子,可天底下的事就这么巧,你愈不想遇上的事,偏偏就遇上了。

  清楚地记得那个残阳如血的黄昏,我与几个小伙伴儿在林子里放马。大伙儿玩“藏猫猫”正尽兴,不知谁喊了一声:“天黑了,回家喽!”大家便取下挂在树上的放马鞭子,飞也似找自己的马去了。我在林中穿梭了好一阵却不见自家的大白马,侧耳一听,周围已没有挂在马身上的铃子响声,伙伴儿没了踪影。眼看夜幕降临,四周阴森森的,我急得坐在地上哭起来。马是我家的宝贝,父亲曾一再说它比我的命都值钱。哭过一阵后,我便似无头苍蝇在林子里四处乱蹿。约摸过了半个小时,我终于寻到了大白马,不过那场面也把我吓呆了:在一低洼处,我家的大白马惊恐万状地站在中间,三只狼正呈掎角之势虎视眈眈地盯着它。我一下子竟忘了对群狼的恐惧,利索地从身上掏出火镰,点燃手里的火把,然后迅速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玻璃瓶儿,将那盛满黄澄澄的山狸子尿的小玻璃瓶儿紧紧地握在手里,大吼一声,朝三只狼冲过去。

  三只狼正欣赏面前那就要到口的美味呢,猛听我一声尖叫便迅速扭过头。那颇通人性的大白马听到我的声音在狼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几个蹶子便朝我奔跑过来。头狼先是一愣,当它省悟后,便将我也当作送上门的佳肴,带着两只狼慢慢朝我靠拢。起初,自己手上有狼惧怕的火光,身上还有让狼闻风丧胆的山狸子尿水,我怕它干啥?待群狼闪着绿莹莹的光亮的小眼睛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才一阵紧缩——原来它们似乎对我的两伴“法宝”无所畏惧。我已能嗅到狼嘴里吐出的腥味儿了,一种濒死的感觉猛地涌入脑海,头发根子顿时有种竖起来的感觉,两腿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我下意识地抱紧自己的头,绝望地后退着。

就在我即将成为群狼一顿意外的大餐时,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三只狼猛地抬起头惊慌地四处张望,我看见头狼的腿在抖。突然,头狼一声尖叫,刹时间三只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立刻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正当我茫然不知所措时,觉得一个极轻的东西闪电般地跃上我的肩头。我的头轰地一下子大了,心想,躲过一难又遭一劫,看来我肩上这玩艺怕就是传说中的山狸子了。这东西见我扎着裤角,不可能像传说中那样一下子从屁股后面伸爪往肛门里掏的,所以选择了我裸露的颈项。我虽然吓得浑身筛糠但神志尚还清晰。陡然间,我想起妈妈的叮嘱,这时候千万不要转动头颅,否则在你转头的瞬间,它会顺势用两只前爪抠出我的两个眼球,然后跳下去蹲在一旁慢慢地欣赏我的疯狂,待我精疲力尽这才瞅准机会撕开我的裤子从肛门处掏出我的肠子,尽情地享受美餐的。

山狸子再凶悍,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我才14岁,我要活!一种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着我。我感受到它的呼吸,断定它的颈项应该挨着我的后脑勺,再不下手还待何时?我一咬牙脖子一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一下子反剪手将那家伙死死箍住,与此同时眼睛一闭头猛地朝那家伙的头顶去。就在这时,我的脸像被刀猛地划了一下,感到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从脸上流了下来。我想,完了!是不是眼球被抠出去了?略一睁眼,知道眼球还在眼眶里。这会儿那家伙毛茸茸的爪子分明被我勒住了,只是那被我捏着的部分软软的愈来愈细。我想起妈妈说的山狸子有柔身缩骨的本领,于是拼命地将它越勒越紧。不好,有股热乎乎的东西从我后颈淌下来,顺着脊背一直淌到腚沟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钻心的痛痒,痛痒得我就地打滚儿也无济于事。我知道这是山狸子撒出的尿水,这东西奇毒无比,就是老虎黑熊沾上它的尿水都会溃烂得体无完肤,一直烂得露出五脏六腑,便一命呜呼了!不能坐以待毙,越打滚儿尿水越往肉皮里浸,溃烂得越深。我睁开血肉模糊的双眼。四处搜寻浸满松树油子的老松树。恰巧不远处有株歪脖子老松树,我急不可待地朝老松树跑去,猛地把后背靠在树干上,不停地上下揉搓,先是颈项,然后是脊背,再撅起屁股蹭后腚沟儿……渐渐地,衣服被蹭破了,沾山狸子尿水的部位接触到松树油子了,奇迹也发生了:先是感到沾尿水部位有股凉嗖嗖的感觉,紧接着痛痒止住了,越蹭越觉得脊背有股凉风往外冒,越蹭越觉得舒服。我的后背往歪脖子松树上越贴越紧,越蹭越欢,把后背的衣服蹭破了,把裤裆蹭开了,直到沾尿水的后背没有痛痒的感觉了,才发觉此时我已是坦背露腚的顽童了。我想,也别管羞不羞了,救命要紧!就这样过了很久,我觉得后颈项的东西松软了,不动了,心想它怕是死了,但还是不敢大意。我将那没了丝毫动静的家伙又架了半个小时左右,仍不敢轻意放下来,于是数着一、二、三,用尽全身力气闪电般地将它从头上摔到地上。

那家伙像现在孩子们玩耍的一个玩具猫,摊在那里一动不动,看来它确实被勒死了。我长舒了一口气,紧张的心这才得以松驰。我小心翼翼地拾起那动物,仔细看来,它嘴像狐狸,头似猫,通体呈暗灰色,毛质异常光滑,整个身子有二尺长左右。我穿着露着后背和腚沟儿的开裆裤,肩上扛着山狸子牵着大白马精疲力尽地朝家走。半路上正遇上家人带着一帮人打着火把来找我。我将与山狸子的遭遇说与他们,众人皱着眉头将我肩上的那动物翻看一遍,谁都说没见过这东西,但当时谁也没有认可它就是谈之色变的山狸子,众人又仔细地察看我脸上的伤疤和沾满松树油子的后背,一个个瞠目结舌,即而又说些:“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等安慰我和家人的话才纷纷离去。

村里的人听说我和山狸子遭遇了便来我家看稀罕,三爷把山狸子挂在屋梁上让大家观赏,然后又当着众人的面小心翼翼地在我的后背上一条一条地往下揭沾满山狸子尿水的松树油子。奇怪,三爷把这些松树油子揭下来时,屋子里陡然间弥漫起一缕奇香。三爷说这才是真正的山狸子,因为只有沾上它尿水的松树油子才会放出这样的奇香,是难得的珍贵药材。

一晃四十年过去了,我也离开了三十年前的小山村。童年的许多事情也都淡忘了,惟独没忘记遭遇山狸子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

 作者简介:  刘国林,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1978年以来,创作地域散文800多篇,先后在《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散文》、《儿童文学》、《萌芽》、《少年文艺》、《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青海湖》、《雪莲》、《四川文学》、《作品》、《青春》、《山西文学》、《厦门文学》、《黄河文学》等全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近400篇。其中《草塘风情画》1984年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地理学会、中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举办的《我爱祖国山河美》散文征文中获一等奖,著名老作家叶圣陶之子、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叶至善先生亲自为《草塘风情画》写了读后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分别对刘国林进行采访和报道。1986年,经叶至善先生的推荐,刘国林的散文《草塘风情画》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入小学课本至今,题目改为《可爱的草塘》。
  2006年,刘国林的散文《捉蛇记》发表在《儿童文学》元月号上。经日中儿童文学交流协会会长中尾明先生的推荐,该作品被译成日文,发表在《彩虹图书室》2006年第2卷上,成为日本少儿的课外读物,为中日文化交流,为日本少年儿童了解作者的家乡七台河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2013年聘为《中国散文网》专栏作家、《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