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曾经年少

我的数学系

时间:2011/6/9 9:57:52   作者:毛舜国   来源:原创   阅读:794   评论:0
内容摘要:我的数学系 黄羊川职业中学 毛舜国 身边的同事来来去去的多了,各种文凭、各色人等。中文系、英语系、体育系…,二十年后再回首遥望, 自己孤零零地, 也在努力求学,只为一纸像样的文凭,好慰藉父母、安慰自己,图个清闲,成为能够领取工资的公家人。在这种心境之下,某年的夏天,懵懵懂懂,随了几个同学到张掖师专去读数学系! 数学系是座高山,跋涉、翻越,相当费劲。矩阵、积分、向量…现在看看,怎么也觉得是似曾相识,煞费脑筋的知识点,因为在基层教学中应用较少,而渐次忘却了。但领我上山的教师和同学却不被岁月的流逝而阻

  我的数学系

黄羊川职业中学   毛舜国

    身边的同事来来去去的多了,各种文凭、各色人等。中文系、英语系、体育系…,二十年后再回首遥望, 自己孤零零地, 也在努力求学,只为一纸像样的文凭,好慰藉父母、安慰自己,图个清闲,成为能够领取工资的公家人。在这种心境之下,某年的夏天,懵懵懂懂,随了几个同学到张掖师专去读数学系!
   
数学系是座高山,跋涉、翻越,相当费劲。矩阵、积分、向量…现在看看,怎么也觉得是似曾相识,煞费脑筋的知识点,因为在基层教学中应用较少,而渐次忘却了。但领我上山的教师和同学却不被岁月的流逝而阻隔,反而在午夜的心头逐渐清晰明朗——我是一个怀旧的人。或许他们不曾知道,在遥远的乡村,有这么一个人,用一生,像仰望苍穹那样,在心灵的天空将他们深情地凝视着。
   
毫不夸张地说,张掖,是个水灵灵的好地方,地处市郊的张掖师专,其时,并不惹眼,我就住在毗邻312国道的一幢灰色小楼里,315,是我一生入住楼房的开始,来自甘肃省各地的7位,聚在一起,成为室友。然而,其中的一位,再怎么说,直到现在,我还是认为他心理变态!关于同学,我提前就说这么多,对他,我没有好生气。
   
说是数学系,其实也就是由几个班级构成的一个集体,没有出名的教授、没有富丽堂皇的办公室。我第一次见到的老师,当属后来成为我们班主任的乔占科老师。白皙的皮肤,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一口别扭的普通话:“∫ xcos x dx = ∫ xdsin x = x sin x - ∫ sin x dx = x sin x + cos x + c,其中,C为任意一个常数”,他给我们讲授数学分析,颇具特色的板书在黑板上由左到右,洋洋洒洒,惜乎我们,被分析得云里雾里,以致在我后来上西北师大本科段的时候,还是晕晕乎乎!这样说,就有点对不起老师啦,现在的记忆里,仍然是他的“罗比达法则、一次积分、双重积分”等等的名词。前几天在和同学聊天时,得知他已调往苏州科技大学,不知还是不是在讲授这些天文条例!呵呵。
   
王克文老师,是典型的书呆子,木楂楂的高等代数,我倒晓得一清二楚,在给学生讲解二元一次方程组的解法时,就会想起这位山丹籍的文人来,高高的个子,厚厚的眼镜,所有知识分子的特征,齐聚一身。过于高要求的他,让我领教过知识分子的愤怒——一位娇滴滴的同学在实习试讲时,大概不合他的胃口“下去!”一声断喝,声震庭宇,让人惊心呢。我还见识过王老师的大智若愚:一次座谈会吧,旁边的系主任,让他发言,竟然我、我、我了半天,手势做了几次,意思是让领导先来,涨红了脸,终究没有下文。哎,还是让他去流利地讲授行列式吧!
   
最是难忘的,应该是讲授解析几何的姜(蒋)老师,直到现在,不知该用哪个字?齐耳的短发,连珠炮似的语句,将曲线、曲面描述得像蜘蛛网,比起讲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那位女教师,俩人天壤之别。在西北师大的教室里,我遇见的是我老乡的夫人-----漂亮的叶国菊讲师,天水人,文文静静,一次病了,由她的先生代劳,“给大家画个圈圈看!”一出口,古浪人的腔调立马让我来了精神,在黄河之滨,乡音难觅,我在他的引领下,艰难地啃玩了《复变函数》、《拓扑学》这些现在看看都抽象的课程。
   
得说说王立民教授,我在张掖师专的数学系见过他,当时也知道他有点名气,弟兄俩,还有一个,王立仁,为了张掖市的一个人大代表资格,让我们数学系的学生在餐厅投票选举时,立仁老师很没面子,怎么选举,都是立明老师,立明教授现在很是了不起,西北师大的当家。1996年 ,因为他是工农兵大学生,尽管风生水起,但文凭折半。为了荣誉而战,在西北师大上本科段时,他将那些教授害得好苦,他是《近世代数》方面的权威,在全国,所以,给他讲授这门课程时,银发熠熠的教授,出了窘态,“还是你来吧,王先生”,立明老师也不推辞,上板讲授,绘声绘色。很是风光,算是狂人了吧!想想他在烈日之下,手捧饭盒、举着遮阳伞,真是苦行者,偌大派头,校方安排专家楼,他不去,兀自住在单身宿舍,一点架子也没有。据说,几何大师陈省身到西北讲学,皓首博儒的专家群体中,独识王立民教授,达到这个份上,多大的荣耀!
   
矮矮胖胖的数学系政治辅导员,出身第四军医大学,一身军人作风,颇有点挥斥方遒的意味,在中山陵考察结束回来后,折服于毛泽东行云流水般的祭文和磅礴大气的毛体书法,而将那位蒋先生鄙视得体无完肤,正如他讲课的神态,到得尽兴处,咪着的双眼大睁,手之舞之,完全陶醉在自设的意境中,从而让我们不由得意念相随。
   
张掖大佛寺的钟声亘古久远,偏出一隅的张掖师专,现在提升段位,成为河西学院,应了当时我们的心愿,满足了我们脆弱的心理,我们从中汲取的精神食粮、接受的熏陶,历久弥坚,愈发芬芳。那些专家、教授高尚的人品,幽默的谈吐、积极的人生态度,对我们都是一种潜移默化地深刻影响。在自己人生的经历中,能够与他们为伍,是荣幸、是骄傲!难忘我的数学系、难忘那段久远的时日!


上一篇:不够
下一篇:又是一年中考时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