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针砭时弊

灵魂的告白

时间:2014/3/30 20:01:27   作者:丫影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753   评论:0
内容摘要:这一切都好不真实。去了大学就自由了,那里是梦开始的地方。我们说好了,你画画,我唱歌。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收到录取通知书时的兴奋早已渐渐退却。我忘记了,大学是一个人的大学。走在学校的小道上,一双一对,成双成对。为什么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如果以前的班主任看到我...

  
  这一切都好不真实。
  去了大学就自由了,那里是梦开始的地方。我们说好了,你画画,我唱歌。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收到录取通知书时的兴奋早已渐渐退却。我忘记了,大学是一个人的大学。
  走在学校的小道上,一双一对,成双成对。为什么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如果以前的班主任看到我跟某位异性在公共场合接吻,他会不会说我在卖淫?——他总认为穿的花枝招展就是在招蜂引蝶。我们总说他封建保守,但是每个人还是按照他的话做的封建保守。看来,我是真的自由了——班主任早滚远了。只是不幸的是,大学还是有班主任。虽然我一直强调我已经成年了。我渴望那独立的孤独感,却又无法承受。
  我是独自报的这所大学,同学说学艺术都是有钱的人干的事,咱们山里人别做那不现实的梦。在土豪云集的世界里,会被钱的唾沫淹死。我说我要梦想,他们说梦想值几个钱。我说我要泡土豪,他们说土豪要的是白富美。我说我是有思想的人不要浪费生命,他们说你就自我安慰吧。任性的去离开所有的小伙伴,任性的想要去证明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不管怎样,我就是来了,虽然一来我就后悔了。陌生感总是很容易让我们对现处的环境感到不满甚至是厌恶,所以有了后悔药这一词。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能瞬间明白习惯的力量,当明白之后也许更多的是去习惯而不是后悔吧。
  我跟寝室里的人混在一起了,混的不是很好,只是大学里,没有小伙伴,寝室就是最亲的了。还好,大学大家都是孤单的。无论你来自何方,无论你是否能成为我的知己,反正必须要迁就你的室友——你无法猜测你哪天会不会被室友谋杀。所以我说现在的人思想开放,杀人在我眼里只存在于电视剧里,他们脑子里到底在装些什么!还是我真的不属于这,我那不知去向的归属感。
  道不同不相为谋,是我孤僻还是被孤立。生命变的豪无激情。老师有上课吗?我完全不知道我学了什么。问谁呢?老师?不——他只喜欢跟他关系好的学生。不冷不热的态度何必去受那个罪。同学?土豪的世界四分五裂,钱散了人也散了。何况我没有钱,连聚的机会都没有。
  大学的课果然自由,逃课的逃课,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玩手机。我还在紧张的摆弄着我的手机,想着这是对还是不对,会不会太不尊重老师了?没事,大家都玩。可我还是听吧,不喜欢也听吧。只是好多嘴巴在说,继续装。我可以抱怨这个乱七八糟的社会吗?忍吧。我是要学还是不学,我只知道我想退学。
  她们又在表演了。一个个大舞台,每个人仿佛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独坐在此,没有要呐喊的冲动,也没有一定要我加油的选手。我只是一个人。当然我是很友好的,看到同学我都笑笑,只是他们总是咧着牙对自己的小伙伴哈哈大笑。好吧。那也无可奈何,我太迟了。有些关系只是你迟了一步,并非是你不够好。——飞起来了,我在唱歌,我在跳舞。还弹钢琴。真是太棒了!!!所有人被我的表现都惊呆了。他们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我。老师表扬我表现的真不错。同学都来问我是怎么做到的。这些都太引人注目了!——又掉下来了,我跟着同学坐在那鼓掌。我看到我看上的人拥抱了另外一个人。无可奈何,我又迟了。可又有些关系,你再早也是没有用的。擦掉嘴角的口水,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一片漆黑,摸索着回到我的床位。——本来想看书的,坐北朝南的寝室光线该是很足的。现在还是中午,我确信这是中午,如果课表没出错的话。我又走出了寝室,而她们还在睡觉。我在做梦吗?还是我真的在做梦?因为我记得明明是要上课的。老师说为了公平要进行二次点名。我要喊到吗?三次“到”我能喊的出吗?拼了!我说了我很“友爱”的。老师的耳朵很灵光的抓到了我这个主犯——我真的没有不帮忙,只是没有借口还是我的错——她们被记旷课了。有一种十分残忍的报复,不是投毒,而是亲近你却忽略你的存在,让你感受不到自己生命的气息,然后被大众遗忘,渐渐迷失自我。这个时候,任何人给你的任何温暖你都会毫无保留的去接受。然后承担这份冲动的后果,因为在大学,想要给你温暖的人并不都是对你好的人。
  最安全的做法就是“装好人”。啥事都别插手,啥事都别议论。别说他妈的狗屁意见。当个烂人最保险。可总有忍不住的时候,当一个从来不扫地的人当着你的面说你啥事都不干。简直怒不可遏,恨不得把垃圾全倒她床上。大学生自杀的案例太多了,总在栏杆上想象着她们死了是什么感觉,就算觉得没有必要去自杀,但还是会好奇,是不是真的死了就解脱了。当你拥有一个自由的空间的时候,家庭的分量是微乎其微的。当我一个劲的贬低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死,对自杀的好奇就占据了心头,终于还是跨出了脚——从台阶上跳了下来。我们去大吃了一顿
  一切仿佛是如梦初醒,说话的一切其实都没有说好。我在浙江而她在江苏,她在上海。说好的一起读大学可很多人都已奋斗在工作岗位中。这或许就是生命给我的安排。淡然地去接受这一切的一切,因为生命是你自己的。
  我们一群人还在继续往前走.......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