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爸爸,最爱您的人是妈妈

时间:2014/3/6 21:57:37   作者:盐巴   来源:原创   阅读:817   评论:0
内容摘要:在外打工多年,很少与爸爸一起生活。他老人家七十多岁了,这次生病,我急飞回家,陪爸爸渡过了宝贵的七天时间。爸爸渐渐康复,他说,与我相聚的日子,感觉很幸福。我以为,除了幸福之外,这次回去,还给爸爸呈上了一份温馨的感动。我对爸爸讲的一个故事,深深地触动了他老人家的心弦。那故事,就发生在...

 

 

    在外打工多年,很少与爸爸一起生活。他老人家七十多岁了,这次生病,我急飞回家,陪爸爸渡过了宝贵的七天时间。
    爸爸渐渐康复,他说,与我相聚的日子,感觉很幸福。我以为,除了幸福之外,这次回去,还给爸爸呈上了一份温馨的感动。
    我对爸爸讲的一个故事,深深地触动了他老人家的心弦。那故事,就发生在爸住的医院,我目睹了那一幕。至今回想起来,还心潮澎湃,不得平静。那冷漠的人性,在我心头,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疤。
    这天上午,邻床病人的吊水袋没药水了,按铃许久,不见护士过来。不多久,隔壁也有人在叫唤:“护士,没药水了。”接着,爸爸的药袋也快没药水了(其实我不紧张,因为即使不采取任何措施,也是不可能进去空气或者流出很多血液的,稍懂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点),就是不见拿药来。我觉得很奇怪,护士和医生都去哪里了呢?
    我把针管流量调小了些,去护士办公室找,没人,再去医生办公室,还是不见一个人。
    于是,我每间每间地查看,到了最后一间病房,才看到了满屋子的医生和护士。我给爸爸讲的故事,就是在这里看到的,他老人家听后,现出了我从未见过的凝思和忧伤。
    讲完故事的我,好想哭。还记得,最后一句是:“爸爸,相信吗?最心疼您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哥哥和姐姐,而是我的妈妈。”
    我爱我的妈妈,也爱我的爸爸。曾在监狱里渡过数年,爸爸妈妈为我流干了眼泪,并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和安慰。他俩一起走过了几十年的岁月,风风雨雨,尝尽了人间的辛酸和苦痛,为儿女们创下了一个安乐富足的家。
    可是,在长途电话里,常听到爸爸妈妈互相责怨的话,让我每每想起,就会心事重重。
    我对爸爸说:“您知道医生和护士为什么叫不来吗?”
    “怎么啦?”爸爸喜欢听我说话,微笑地看着我。
    他们都在抢救一个病人,那位老人很危险,感觉只剩一口气了。
    “哦。”爸爸听后,笑容顿消。
    “爸爸”,我深情地说:“我刚才看到的一幕,好感人,我想讲给你听。”
    爸爸转过头来:“什么事?”
    “刚才许多人都在找医生的时候,我也去找了,到处都不见,后来,我在最后一间病房里,看到了她们。她们正在现场抢救一名糖尿病患者。情况很紧急,几台仪器连在病人身上。病人是位老爷爷。医生很忙,护士也有点慌张。那场面,看起来很揪心。
    那老人的病情突然恶化,快断气了,来不及送到急救室,只能就地抢救。您知道,那一刻,我看到了什么吗?”
    爸爸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等我说下去:“我看到,病房里站着许多人,是赶来送老头最后一程的亲人。有他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孙子和外孙。爸爸,您知道抢救的最揪心的那一刻,他们在干什么吗?”
    爸爸紧盯着我的眼睛,欲先得到答案。
    “爸爸,要是您看了,也会受不了的。他的儿子和女儿,还有孙子们,都站在一边,有的在与朋友打电话聊工作,有的在与孩子聊学习,有的在与亲戚聊家事……。医生和护士,忙得不可开交,眼看着老头就要断气了……,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位亲人站在老头的身边,爸爸,您猜是谁?”
    爸爸很紧张地看着我。我说:“这个人,就是他的老太太,一个陪伴了他几十年的人。她很慌乱,现出了极度危机的表情,谁都看得出她那没有主张没有依靠的带有危机感的心情,似乎让她感觉这个世界很快就不再安全了,她要挽留,哪怕是留下他时常吵吵架,肯定也能让她感到幸福!”
    爸爸还是没说话,我相信,他想说话了,只是这话儿,是想对妈妈说的。只可惜,当时妈妈在离医院几十公里的老家,照看着孙子,忙活家务。
    我看到,爸爸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爸爸,你无法想象,那老太太焦急成了什么样子。她一会儿问医生:医生啊,怎样?一会儿又摸着老头的额,低声呼喊:老头子,你好点了吗?医生忙,不理她,老头紧迫地呼吸,无力回答。她好无助哦,爸爸,那时候,我看到他的儿女们,还在拍着小孩的头,讨论着学习的情况,还在笑呢!”
    爸爸没说话,他知道我讲的故事是真的,也听出了我的用意。就这样沉默了一刻,我告诉他:“爸爸,相信吗?最心疼您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哥哥和姐姐,而是我的妈妈。”
    说完,我走出去,一个人在楼梯口,站了很久很久……。
    送爸爸去医院时,走得匆忙,他穿的内衣,都是保暖衣,天气热了起来,也该换了。
    估计爸爸还在想着我的故事,便去了九龙商场,为爸爸买来两套超薄内衣,名牌的。
    爸爸知道我买的衣服肯定不便宜,问:“多少钱一套?”
    “很便宜的。”我答。
    爸爸换上,说:“这衣服要得,一看就晓得不便宜。很舒服,哪里买的?我还要买两套。”
    我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说:“我再去买两套就是了。”
    可是,爸爸后面的话,差点把我感动得哭起来。他说:“不是我要,是买给你娘的。”
    我高兴得一笑,却笑出了满眼的泪花:“你休息啊,我马上就去买。”
    “不,我自己去。”爸爸没有看我。我相信,此刻,在他的眼里,有太多让我心碎的情感,他极力地掩饰着,躲过了我担忧的眼神……。于是,我也象傻瓜一样,全然当作没有察觉。
    爸爸捏着拐棍,在我的搀扶下,巍颤颤地走出医院。从一人民医院血防急救站走到九龙商场,五百米的距离,爸爸休息了三次。看着爸爸艰难地移动每一步,我感动得想哭。
    是的,爸爸,在这个世界上,最心疼您的人,是我的妈妈。

 

 

 


上一篇:《装嫩》
下一篇:老师,您生日快乐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