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针砭时弊

多收了三五斗(教师绩效工资版)

时间:2014/1/20 11:08:13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466   评论:0
内容摘要:    局豪华办公楼旁的停车场,横七竖八停着乡村里进城来的摩托车、自行车、电动车。车上一般都坐了两个人,把轮胎压得很瘪。  局大门口上去是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楼梯,电梯是专供领导坐的。局里的大楼有好多层。早晨的太阳光从铝合金门窗斜射下来,绕过无数的空调外机,光柱子落在站在办公室外...

  
  局豪华办公楼旁的停车场,横七竖八停着乡村里进城来的摩托车、自行车、电动车。车上一般都坐了两个人,把轮胎压得很瘪。
  局大门口上去是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楼梯,电梯是专供领导坐的。局里的大楼有好多层。早晨的太阳光从铝合金门窗斜射下来,绕过无数的空调外机,光柱子落在站在办公室外面的,那些晃动的教师身上。
  那些教师大清早从四周八方赶来打听消息,到了局里,气也不透一口,便找到领导占卜他们的命运。“公务员每月人均涨1500,教师涨500!”领导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教师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忽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上个月,你们不是说教师有1000么?”“3000块也说过,不要说1000块。”
  “哪里有变得这样快的!”“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小道消息象潮水一般涌来,说不定今后连13个月工资就没了呢。而且地拨照例是要扣的!”刚才如同开F1似的一股劲儿,现在每个人的身体松懈下来了。我们是照国家政策办的,当官的常常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一年就这么点津贴,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哪里知道临到最后。。。。。
  “还是不要教书的好,我们回去在家里喂猪吧!”从简朴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大腹便便的领导冷笑着,“你们不教,就没人教书了?到处多是毕业生的大学生,本科生还多呢,许多硕士都回来教书了。”硕士、本科生、专科生,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教已经教了一辈子的书,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教呢?买房欠下的债是要还的,还有子女教育,吃饱肚皮。“我们到苏南去教吧,”在深圳,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我们,有人这么想。但是,大腹便便的领导又来了一个“嗤”,挥舞着手中的中华烟说道:“不要说苏南,就是去哪里也一样。这是政策性的东西。”“到苏南去教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这里到苏南要考试、面试,知道他们要我们交多少报名费!就依他们说的交钱,哪里来的这么多现钱啊?”“领导,能不能帮教师多少再争取一点?连别处都加了呢!这次经贸节上不是说我市经济形式一片大好吗?”差不多是绝望的语气。“再争取一点,说说倒是很轻易的一句话。你们要知道,这次工资改革,教师是最大的赢家。我都不好意思去为你们争取,去了肯定要被批评,也就是替你们白挨训,这样的傻事谁肯干啊?”明明教师法规定教师待遇不得低于公务员,你们局里的人也说过的。“领导,教书很辛劳,你们行行好心,多发点吧。”另一位领导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狠狠的扔到地上,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工资低,不要教书好了。是你们自己要教的,并没有人请你们来教。现在在我们这里罗嗦什么!我们有的是权,你们不教,大把的人等着呢。你们看前不久招聘几十个农村定向教师,几百人报名呢!”
  三四个教师从楼梯上没精打采的下来了,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教师的肩背上。“听说没有,到底加多少钱。”“没戏了,最多500!”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什么?”希望如同肥皂泡,一会儿又裂了三四个。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裂了,书还是要教的;而且命里注定,必须要服从局的管理,因为贫寒的教师还是离不了那一点点可怜的工资。在教师法是否具有权威辩论之中,在公务员的实际收入是否减少的争持之下,结果停车场的车越来越少了;教师把自己多年的心血献给了教育事业,得到的只是领导口头上说的准备了。”“领导,什么时候才能领到啊?”这是要经过人事局、财政局、教育局几道手续才能到你们手里的,似乎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适的。“乡下土包子!”夹着一枝中华烟的手按在键盘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射出来,“钱早晚会发给你们的!不会少你们一分钱的。发放是要经过一定程序的,你们慢慢等!”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心有不甘地离开了局大楼。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另一批人又从楼梯口跨上来。同样地,在办公室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教师们今天进城来,原来有很多的规划的。生活用品用得差不多了,须得买十包八包回去。各种教辅用书也要带几本。蔬菜、肉类什么的在乡下卖得贵,假如在城里的超市里买就会很划算。陈列在橱窗里的品牌服装听说在打折,女人早已眼红了好久,今天进城就嚷着要一同出来,自己一套,儿子一套,都有了预算。有些女人的预算里还有化妆品。难得今年政策好,工资也听说随着公务员一起上涨,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轻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房款,子女的学费、生活费,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对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余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买一台电脑。这东西实在怪,可以看电视,听说还可以在BBS上发贴,比起电视来,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看到局的工作人员每个办公室都有一个,还是笔记本的,个个流出羡慕的神情。他们咕噜着离开的时候,如同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总之,该到袋里的一叠钞票还没有飞了腰包。输是输定了,立刻回乡下去未必就会好多少,在城里走一转,买点东西回去,况且有些东西实在等着要用。于是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拖着短短的身影,在广场四周溜达。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得到的代价,咒骂那些没有良知的领导。女人臂弯里钩着包包,或者一只手牵着小孩,眼光只是向两旁的店家直溜。小孩给路边的游戏机、肯得基、玩具店勾引住了,赖在那里不肯走开。“小弟弟,好玩呢,小车车,买一个去,”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接着是--嘟嘟嘟。好吃好吃好吃,“佳乐士刮刮叫,鸡翅一只8元真公道,给宝宝买一只吧。”
  几家专卖店的伙计特殊卖力,不惜工本叫着教师,同时拉拉扯扯地牵住教师的皱西装,他们知道,教师难得逛一回街,这是不容放过的好机会。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教师把积攒多日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生活用品之类必须用,不能不买,只好少买一点。波奇屋的鞋子价钱太“咬手”,不买吧,还是商业城随便买双就是了。衣服呢,准备买两套的就买了一件,准备娘儿俩一同买的就单买了儿子的。SK-II什么的拿到了手里又放进了橱窗。小汽车、玩具什么在小孩手里刚玩上,给爷老子一句“不要买吧”,便又脱了下来。想买电脑的的简直不敢问一声价。说不定要五六千吧。假如不管三七二十一买回去,别的不说,白发苍苍的老爷子老娘亲就要一阵阵地埋怨:“猪肉这么贵,你们却贪好耍,花了几大千买这些东西来用,今年吃什么?你们看,我们这么一把年纪,谁用过这些东西来!”这罗嗦也就够受了。有几个女人拗不过孩子的欲望,便给他们买了最便宜的变形金刚。变形金刚的腿臂可以转动,要他坐就坐,要他站就站,要他举手就举手;这不但使拿不到手的别的孩子眼睛里几乎冒火,就是大人看了也觉得怪有爱好。教师们还打了一瓶老白干,向卤肉店里买了一点肉,回到广场的长凳上,几个凑着一堆便坐着开始喝酒。小孩在宽广的广场上打打闹闹,又拣起各种东西来玩,惟有他们有说不出的开心。酒到了肚里,话就多起来。这个学校的,那个学校的,落在同一命运里,又在同一的长凳上喝酒,你端起酒碗来说几句,我放下筷子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今年物价涨的太厉害了,去年猪肉只卖几块钱,还能灌几十斤香肠呢。”“我儿子成绩又下降了。唉,教师教不好自己的孩子!”“为什么那么认真教书呢,你这猪脑子!我们要将孩子培养成才,宁可教学成绩差些,让他们扣奖金!”“也只好这样了,将学生培养成才了,还不是人家的命好,贪图些什么。”“教书真是寒心!”“辞了职打工去吧。我看打工的倒是满可以的。”“打工去,各种摊派可以赖了,各种培训费、考试费也可以不交了,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去!”“谁出来当头?我们都要听头的话。”“我看,到深圳去打工也不坏。我们村里的小王,不是么?在深圳什么厂里做工,听说一个月薪水有七八千块。七八千块,相称于几个教师呢!”“你翻什么隔年旧日历了!金融危机之后,好多的厂关了门,小王在那里做叫化子了,你还不知道?”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酱赤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酒力,个个难看不过,似乎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我们年年教书,到底替谁教的?”一个人呷了一口酒,幽幽地提出疑问。就有另一个人想起了局大门口那“富国强市,教育优先”的横幅,就说:“就是替教育局教的。
  我们吃辛吃苦,摸里贪黑,把学生教了出来,“教育局能帮我们再多争取一下那就好了。
  “你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晓得么?他们局里的是公务员,他们自己有钱就行了,不肯替教师说话。”“那末,我们的教书的也有尊严,为什么要歧视教师?为什么不按照《教师法》办事?”
  “我刚才这么想,还是要将自己的孩子教好,让孩子出人头地,自己往后没得饭吃,就去吃孩子的!”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网着红丝的眼睛闪烁着一丝幽怨。“真不把教师当人看,惹毛了,老子们Ba课!老子不怕犯王法的!”理直气壮的声口。“最近,听说好几个乡镇的教师都在行动了!”“领导是早有防备的。”“今天在这里乱说,说不定也会秋后算账的,谁知道!”牢骚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酒喝干了,饭吃过了,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家。
  城市的街头便冷清清地刮着寒风。
  第二天又有一批教师或走路或坐车来到局里咨询。城里便扮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最近常常在各地扮演着,真是寻常而又寻常的。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