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寓言故事

天宝的故事

时间:2013/11/28 9:34:11   作者:飞翔   来源:自创   阅读:315   评论:0
内容摘要:自幼多病、没上过一天学的天宝,继承父业放羊的营生。傻人傻福,她不仅一个好媳妇秀秀,也拾到了跌果,生活一天比一天美好。

这个秋季的寒气,似乎比往年要来的早些,感觉也要冷的多,老汉们和小孩子都早早穿上了薄薄的毛衣。年轻力壮的男人和女人们,都忙着秋收过后的最后一点农活。

早晨六点钟了,天宝还一个人睡在自家羊圈边上的麦草上,眼神总也离不开不远处那片荒地。

太阳缓缓地从山顶上升起来了,照着天空红彤彤的,金灿灿的。不远处传来一串串哒哒的马蹄声和叮铃当啷的铃铛声,一两声女人清脆的笑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一辆载满围着大红头巾女人的小马车由远而近,从天宝家门前的大路上驶过,太阳照在她们喜洋洋的脸上和火红火红的头巾上……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马身上冒着的热气像一团团白雾,随着赶车人一声响亮的吆喝声,小马车扬起一片尘土,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是一群忙完自家农活的女人,她们要去山上沙葱——准备腌过冬的咸菜。

天宝躺在麦草上,太阳也照在他敞开的胸膛上和他漆黑的脸上。天宝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如果爸妈活着,能和他们一起在这天高地阔的秋天走一走,看一看,那该有多好啊!

天宝的名字是他母亲给起的,他一岁那年,得了肺结核,高烧40度,昏迷了整整七天,父母带着他跑到省城医院才治好了病。可到了两岁了,天宝还不会说话。母亲说这是上天赐给她的宝贝,就给起了个名字——天宝。

天宝自小病多,不喜欢和小朋友交流,母亲担心在学校受欺负,就没让他上学。

父亲说,就让孩子长大跟着我放羊和种地好了。

天宝十四岁那年就跟着父亲放羊了。为了能给家里多挣点钱,他和父亲除了放牧自家30只羊,还肩负着连队里另外8户人家羊群的放牧,总共有300多只羊呢。一个月他能有800多元钱的收入,在农场,这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了。天宝是个认羊的天才,他记羊群从不数数,而是看羊身上的图案颜色。如果哪只羊没跟上或者吃草跑丢了,他大眼一看就知道少了谁。为了让邻居好区别自家的羊,天宝给8户人家的羊群分别做了记号,比如,头上染色的是张大爷家的,鼻梁上染色的是二婶家的,背上染色的是李老大家的,左屁股上染色的是王三才家的……而且,更绝的是为了避免羊群里这家的土种公羊和那户的优质母羊交配后发生母羊怀孕纠纷,他还给父亲提议,给所有土种公羊的生殖器上都套上了一个塑料袋。

你看,那羊群就是比别人放的有特色啊,真是一个天造地生的羊倌,邻居们对他都很满意。

转眼间,天宝二十七岁了,可就是没找到合适的对象。亲戚们张罗着给天宝介绍了一个,可一见面,姑娘就跑了,嫌天宝身上羊膻味太大了,嫌天宝太脏了,嫌天宝是个傻子。也是,她们说的都是实话啊,天宝整天和羊群打交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除了看着人傻笑,语言功能退化了很多,还怎么和姑娘们交流啊,自己的那点两性知识,也是看着公羊和母羊交配时悄悄学到的呢。

好歹,连队里有个70多岁,人称疯老爷子的老人,为人和善,也是个难得的热心肠,他不知道从什么人那里打听到了一个农村姑娘,说是被坏人强暴了,还怀了孕,姑娘哭得像个泪人似的,整天不出门,家里人到处给姑娘紧着打听找婆家呢。姑娘和父母都决定尽快嫁人。疯老爷子得知这个消息,只和天宝妈说了一声,就到那个姑娘家说媒了,姑娘的父母听说天宝一直没找到对象,而且是农场的职工,二话没说就痛快的答应了。

天宝第一次见姑娘,也没记清楚姑娘长什么样子,只记得姑娘名叫秀秀,他都不敢多看姑娘一眼,也不敢靠近姑娘的身边,生怕被人家闻出身上的羊膻味。

结婚的日子还是疯老爷子给订的呢,选在了十一国庆节。由于姑娘家催着结婚,天宝的新房只是用白涂料刷了刷,没做什么大的装修。家具是天宝和他最要好的一个朋友亲自看着选的。天宝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橘红色的沙发和席梦思床了,家具支好的那天,他坐在床上,傻呵呵的笑了好几个钟头呢。

    天宝娶媳妇的消息惊动了分场领导,因为他是分场的老大难,所以距结婚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分场领导就开始给他琢磨娶亲的车和办酒席的餐厅了。

结婚的日子很快到了,天宝特意到镇上的澡堂子里洗了澡,在池子里足足泡了两个小时,回家后,他让母亲闻了闻,问道,还有羊膻味吗?母亲笑呵呵地说,没有了,没有了。

那一夜,天宝第一次失眠了,他第一次感受了黑夜的漫长和等待幸福的煎熬。

天亮了,天空蔚蓝蔚蓝的,暖洋洋的太阳照到粉红色的窗帘上,映的房间粉红粉红的。他迅速从床上坐起来,穿上崭新的藏蓝色西装和黑皮鞋,前来帮忙的朋友帮他打好领带,在他头发上喷了好多的摩丝,把头发梳的黑亮黑亮的,然后喜气洋洋地坐上分场领导的黑色桑塔纳小轿车,娶亲去了。

邻居们都说,天宝的级别和待遇好高啊,都和场长一样了啊!

天宝第一次坐小车,还是场长的小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新媳妇秀秀身穿红色衣裤,浓密的黑发像一朵黑云盘在头顶,长长的睫毛下,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忧伤的表情使秀秀看上去更加妩媚动人,天宝都看傻了。

天宝乖乖的给老丈人和丈母娘敬了酒、磕了头,乐呵呵的抱起哭哭啼啼的新媳妇坐上了小轿车。

新婚之夜,连队里的一些调皮年轻人,听说秀秀很漂亮,都跑来闹洞房。也不知道是哪个坏小子,找来一个鸡蛋用网兜兜上,几个人把秀秀抱住,硬是把鸡蛋塞进了秀秀的裤裆里,他们用大头针扎天宝,逼着他把那只鸡蛋捏碎。鸡蛋碎了,秀秀哭了,天宝吓坏了,男青年们坏笑着跑了,撂下一串笑声,他们边跑边说,天宝,这捏鸡蛋的游戏还是你爸爸当年创造的,哈哈哈……

日子过的飞快,半年后,秀秀为天宝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孩子长的和秀秀一样漂亮,可爱极了,天宝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一些男青年看见了,故意逗他说,天宝,你拾了一个跌果,行啊。天宝也不反驳,还乐呵呵的说,你还拾不上呢。哼,跌果怎么了!孩子出月的时候,天宝索性就给儿子起了个名字——果果。

    转眼工夫,果果十二岁了,可天宝的父母也相继去世了。

    没有了父母的天宝一下子长大了,他让小舅子到他家帮着放羊,自己除了承包的30亩地外,拿出家里攒下的积蓄,投资开了200亩荒地。第一年他种了大麦,由于没有管理经验,加上土地贫瘠和大麦市场行情不好,荒地上亏了6万多元。好歹那30亩承包地的收入不错,种的孜然,孜然市场行情好,出手后填补了一些亏损。

    这年秋收结束后,天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串门。他打听到农场的几个管理经验好、收入高的种植户后,亲自登门学艺。这一次,他对自己好好奢侈了一下,买了一条黑兰州香烟,出门就在口袋里装上一盒,见了人家,首先是让烟,说好话,小心的打听人家的种植技术。大伙也知道天宝的为人,见他老实厚道,也不对他隐瞒什么,他问什么就说什么。天宝真是天生的好记性,对人家说的种植方面的关键技术,都一一都记在了脑子里。

    恰好,农场利用冬季农闲办培训班,分场让天宝参加学习。农场高级农艺师担任培训班的主讲老师,负责给职工进行农业方面的技术讲座和指导,帮助职工分析市场行情,引导职工进行合理的农业种植结构调整,要求职工进行套田种植。套田种植技术是从外地引进农场的,一些胆子较大的职工进行试验种植,已经取得了成功。这为天宝提供了良好的学习机会。听课是一回事,可实际种植又是一回事。培训班结束后,天宝找到几个套田种植户,亲自登门拜访。

    第二年春天,他大胆的采用覆膜种植技术,进行了茴香、油葵套种。

    在天宝辛勤的耕耘下,茴香花悄悄地开了,散发着诱人的芳香。朵朵油葵花向阳盛开,精神抖擞站在田间,迎风摇曳着,展示着自己卓越的风姿。田地间一片金黄,一片丰收景象!

    天宝一边干活,一边在秀秀耳边悄悄地说,你看——你就是那茴香花,我就是这油葵花。媳妇啊,等我们今年赚钱了,我要给你买个金项链,我们一家人再下馆子美美吃他一顿饭。秀秀不多言语,但每当听到天宝这么说的时候,她就轻轻笑了。她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感觉到一种多年来一直萦绕着她的无形的力量和忠实的依靠,正在从四周涌来。

自从地里茴香、油葵花开后,天宝白天在地里劳作,尽情欣赏着庄稼美景,自言自语地和茴香、油葵交流着,好像对待自己的宝贝儿子果果一样。晚上,他躺在自家羊圈外的草堆上,呼吸着从地里飘过来的茴香花的香气。他告诉秀秀,只有这样,他才能睡个好觉。大家都笑他不搂着媳妇睡席梦思,却愿意睡草堆——多傻呵!可天宝却说,这也是感情投资,因为庄稼和羊和人一样,都是有生命的,庄稼也懂人的语言,羊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说,你这个说法可真是有点邪乎啊。

秋天到了,他的茴香因为粒大、籽饱,受到土产贩子们的青睐,果然卖了个好价,加上稳定的油葵价格,他的收入一下子就在分场名列前茅了,他不仅还清了欠款,还盈利了6万多,加上卖羊赚的钱,他的年收入已经超过10万了。

如今的天宝,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满身羊膻味、只会傻乎乎笑的天宝了。果果已经进了城里的中学读书了,秀秀的一双巧手把他们父子和他们的新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人们都说天宝的好运是秀秀带来的。他听了,嘿嘿地笑了!

也有人说天宝的好运是他的跌果儿子带来的。他听了,也嘿嘿地笑了!

当秋日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脸上的时候,他看着远处,又嘿嘿地笑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花妖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